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 一夜寒筏
    寒冬。

    上玄月升的早,月落时,天将拂晓。

    此时的周庄水乡依然沉浸在茫茫的晨雾之中,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水乡轮廓。

    河岸上万籁静寂,寒风冷冽如刀。

    枯树梢头的一窝鸦巢里,寒鸦冻缩在巢内,偶尔发出一声啼叫,夜色中分外呱噪刺耳。

    苏尘踩着一副小竹筏,冻红的小手紧抓着一支丈长的竹竿,在水中晃悠飘荡,滑向河道中。

    他身后的竹筏上,放着一个竹篾编制的渔篓、一盏竹筒渔灯、一副打渔捞网。

    水花不时轻溅上筏子,打湿了他的草藤鞋,冰水透着浸肌砭骨的寒意。寒风吹来,瘦小单薄的身子顿时打了几个哆嗦。

    苏尘是周庄一户贫寒渔家的孩子。

    渔家日子艰难,姑苏县衙的舟税已经很沉重,再加上江湖帮派不时的敲诈勒索,如同两块沉重的巨石,压着苏家上下喘不过气来。

    爹娘每日去大湖打渔,早出晚归,也仅够一家五口勉强糊口。

    苏尘还是十二岁纤弱少年,却已经很成熟懂事,想趁着拂晓时分,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在河里捕些鱼虾卖些铜钱,弥补家用。

    竹筏到了河中,他将一丈长竹竿深插入河底淤泥,停泊下来。

    苏尘使劲搓了搓自己几乎要僵冷的小手,让自己暖和了一些。撸起麻衣袖子,从怀里掏出燧火石和干草,使劲撞击十多下,才终于引燃了一株干草。

    他急忙用干草点燃筏子上的那盏竹筒油灯,用小棍挑着竹筒油灯,放到竹筏的边缘,贴近水面处。

    竹筒油灯的光极为黯淡,在这片夜色朦胧的寂静河里,却是唯一的亮光。

    鱼虾趋光,夜里容易被明火吸引。

    如果再洒上一点鱼草叶子、蚯蚓和窝头碎粒之类的鱼食为诱饵,自然引来到更多的鱼虾前来寻食。

    “灯火诱鱼”这是渔民夜里捕鱼的小技巧,也是苏尘最拿手的捕鱼术。

    苏尘做完这些,才缩紧着单薄的麻布衫,蹲在冰冷浸水的竹筏上,拿着一副捞网,耐心的等待着河里的鱼群前来觅食。

    河里小鱼虾米很多,但不值几个钱。

    大老远运去姑苏县城的西门码头集市卖,满满一大渔篓子的小鱼仔虾米,也才换二三文铜钱,几乎不够渔民忙碌一天的饭钱。

    值钱的是数斤重的大鱼。

    周庄水乡附近的娄县有一座上百里的深水大湖泊,名叫淀山湖,湖面风高浪急,盛产大鲫鱼。

    捕上二斤重的大鱼,一条能卖上五文铜钱。

    不过,那是县城人家和酒家客栈的贵客才经常吃上的东西。

    周庄的渔民们打捞到大鱼都舍不得自己吃。

    通常运到姑苏县城里卖了换成铜钱,拿来应付县衙的舟税。剩下一点铜钱,才去换成米盐油布,勉强维持一家老小的生计。

    除此之外,大湖泊里还有极其稀罕的“银脊刀鱼、雪花石鱼、红尾大虾”三大珍品。

    想到这三大珍品鱼,苏尘便心热。

    一条仅半斤重的珍稀银脊刀鱼,卖给姑苏县城最大的酒家“天鹰客栈”,能卖出令人咋舌的五百枚铜钱的大价钱,几乎抵得上渔民打捞一整条船的鱼还值钱。

    苏尘经常跟渔民大人们去过县城的天鹰客栈卖鱼,认识天鹰客栈打杂的小伙计阿丑,三来二去之后,两名少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所以熟悉县城鱼市的行情。

    只是这些珍贵鱼种极难捕捞,每日数百艘渔船下湖,也未必有一两艘能捞到一尾三大珍品。

    哪怕是有数十年经验的老渔民,在深水大湖泊里,用数丈巨大的渔网,都很难打捞到银脊刀鱼。

    如果有渔民走运捕捞到一尾,一定向周庄所有渔民们都炫耀一番,恨不得人人都夸耀羡慕自己。

    可惜,只有壮年渔夫才敢乘渔船下大湖,撒大网捕捞。

    苏尘还是少年,力气羸弱,不敢下大湖,只能撑小竹筏子在平静的河里捞鱼。

    他对这些特产珍稀鱼,虽然羡慕,但也不敢去多法。

    在小河里偶尔也能捕捞到游出湖的大鲫鱼。

    只是,周庄通向姑苏县城的水道,是一条十分繁忙的河道。

    白天往来的大小商船至少数十艘,渔船更是数百艘,河中大鱼容易受惊,会被大船惊走,沉潜到七八丈河底,根本无法捕捞。

    只有在拂晓的短暂一个时辰内,河面上几乎没有大船往来,大鱼不会受到惊吓,才会浮到河面来觅食浮游的小虫。

    这也是苏尘唯一捕捞大鲫鱼的机会。

    ...

    不多久,一些小鱼群受渔灯吸引,在竹筏周围出现。

    苏尘忍着寒风刺骨,蹲在竹筏上耐心等着。

    肚子有点饿,从怀里掏出一个冷硬的窝窝头,掰了一半慢慢嚼着吃,垫一下肚子。剩下一半舍不得吃,放回怀里收着。

    他想要捕捞的不是这些装满一大渔篓才值得几文钱的小鱼虾米,而是大鱼。

    也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河中出现一道银光,如同一缕灵动的银线在水中游动,浮上水面吃鱼饵,被竹筏挂着油灯火光一照,夜色之中璀璨动人。

    这是银脊刀鱼!

    苏尘刹那间差点以为自己眼花。

    他漆黑灵动的眼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河里那道轻灵游曳的银线,呼吸急促起来,心中砰砰直跳,露出难以置信的之色。

    银脊刀鱼只有在大湖泊深处才偶尔能看到,恐怕是大湖里食物不足,它才在寒冬,游到河里觅食来了。

    看这条银脊刀鱼,至少有七八两重的个头吧!

    半斤重的银脊刀鱼就可以卖到五百文铜钱。

    每多增一两,可以多卖一百文铜钱。这条银脊刀鱼足足可以卖上七八百文铜钱的大价钱,抵得上自己忙活一年挣到的钱。

    苏尘脸色涨红,心头跳的怦然。

    家里贫寒如洗,他当然知道这么一条珍贵的银脊刀鱼意味着什么。

    要是捕捞到这条刀鱼,在姑苏县城的客栈卖出高价,便可以换回足足好几大袋的雪白米面、口粮、盐巴和新布。

    现在是腊月,很快就要过新年。

    今年过年便可以吃上一顿美味的虾米素菜饺子,大碗香喷喷的白米饭,再也不用去啃硬邦邦的窝窝头了。

    还能给弟弟、妹妹扯上几尺大布,做两套新年的新衣裳。

    多余的铜钱,甚至还能拿去缴姑苏县衙的舟税,替爹娘减轻一部分肩上的负担。

    爹娘知道他这么能干,肯定喜开颜笑,摸着他的头狠狠夸赞他一番。

    有了这条银脊刀鱼,今年一定能轻松过一个好年!

    苏尘连忙屏住呼吸,清澈的眼眸中闪耀着一枚枚铜钱的金光,一双小手沉稳的握着鱼篼网,极其缓慢的开始收网。

    “银脊刀鱼”,号称水中飞刀,绝非浪得虚名。

    它很容易受惊,游速非极快,切水如刀,一闪即没。

    打捞银脊刀鱼,非常考验一个渔民的功力。

    心静,气沉,眼准,手快!

    苏尘沉住气,慢慢收网。

    就在这时,河边树梢鸦窝里栖的一条乌鸦,不知怎的突然惊醒,发出一声凄厉的鸦鸣叫。

    “呀~~——!”

    全神贯注的苏尘吃了一惊,一双小手死死抓着的捞网不由轻颤一下,河面上惊起一朵轻微的小水花。

    河中银脊刀鱼顿时受惊,鱼尾猛然一甩,闪电般从鱼篼网的边缘蹿出三四丈远,眨眼间沉入河底消失不见。

    糟!

    银脊刀鱼被惊跑了!

    苏尘提着一个只有几条小虾米的空鱼篼网,不由气身子颤抖,直想哭。

    都是那只混蛋臭嘴乌鸦乱叫!

    这可是一条七八两重的银脊刀鱼,足足七八百文铜钱!

    可惜,被寒鸦这臭嘴巴的一叫唤,全没了!

    今年过个好年的愿望,也泡汤了!

    苏尘眼眶泛红,恶狠狠的瞪向河边树梢的鸦巢。

    他气恼无比,竹筏滑过去,拿起手里的长竹竿,捅向树梢上的一窝老鸦巢。

    “臭寒鸦,让你瞎叫唤!”

    鸦巢被捅,寒鸦惊的“呀哇哇”直乱叫,却在巢里装死不敢露头。

    半响,苏尘手臂酸软,颓然跌坐在竹筏上沮丧无比。

    被寒霜冻的通红的小脸蛋上,尽是一副丧气失望的神色。

    唉!

    苏尘也知道,这老寒鸦什么都不懂,只是半夜被霜气冻的惊醒,胡乱叫唤了一声而已,也不是故意害他。

    跟它怄什么气!

    苏尘叹了口气,反而有些歉意,望着枝头的鸦巢。

    “对不住!俺不该一时心恼气急就找你撒气,捅你的老巢。这天寒地冻,你在巢里也冻熬的苦,这些虾米就当是俺给你陪个不是。”

    苏尘从渔篓里抓了一把小鱼虾,丢在老树根下,随后撑着竹筏继续打渔去了。

    等他走远了寒鸦自然会飞下树去吃。

    寒鸦抗议的“呀呀”叫唤了几声,缩在巢穴里继续装死。

    一个时辰之后,苏尘终于打满了一渔篓的大鱼小虾。

    忙活了大半夜,虽没抓到那条珍稀的银脊刀鱼,但也有一些其它收获,抓了一条两斤重的大鲫鱼。

    一条大鲫鱼在周庄集市上,可跟樵夫换回一大捆柴火,冬夜里烧好四五个晚上。

    这五文铜钱不多,但只要经常打渔,在日夜积累也能填补一点家用,爹娘想来也会喜欢。

    渔篓里剩下的小鱼虾仔虽然卖不了几个钱,但是可以给弟弟妹妹熬几碗鱼汤喝。吃不完的,就拿去跟周庄农家换些青菜叶子。

    这个冬天很难熬,过的比往年更苦些。

    苏尘打满了一篓鱼,稚嫩的脸上多了一份喜色,划着竹筏往家里而去,寻思着过了这个大年,弟弟妹妹再长大一二岁,家里多了两个懂事的小娃帮衬着干活,日子总会慢慢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