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 渔火愁眠
    苏尘撑着小竹筏载着鱼虾满满的渔篓,往周庄水乡河岸停泊的一艘老渔船而去,兴奋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准备回老渔船见爹爹和娘亲。

    拂晓的河道雾气茫茫,勉强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几处渔家灯火,显得引人注目。在周庄水乡的一条河道岸边,停泊着苏尘家的老渔舟。

    苏家祖上世代在周庄水乡以捕鱼为业,一家老小五口都住在这老渔船上。

    老渔船,顶棚是用竹篾和干稻草捆扎成的简陋窝棚,棚里涂了一层黄泥浆抵挡寒风,早已经干裂,多出许多隙缝。

    窝棚入口被一条破旧的帘布闭着,用的太久,破碎漏风。寒风从帘布缝隙里呼呼灌进渔舱里来,寒意刺骨。

    被熏得漆黑的棚顶上挂着一盏昏暗油灯,油浅到底,摇曳着黯淡红光,勉强可以看清窝棚里的情形。

    在窝棚内靠门帘处,有一个小土灶,是用红泥土垒起来的,上面架着一口瓦罐,熬着小锅的清粥,粥上飘着几片白菜叶,里面没有丁点油水和盐花。

    灶底下烧着一根干柴火,往外面冒着呼呼的星火气。

    寒冬下的窝棚内,全靠灶里的这股热气,才勉强维持着少许暖意。

    灶边放置着旧木桶,里面养着几条张合着嘴巴快死的小鲫鱼。

    窝棚的最里面,则是陈旧的木板床和散发着淡淡霉味的被褥,被窝里睡着两名脏兮兮的三四岁幼童,缩在被褥里,偶然咛呢几声。

    周庄水乡大多数渔民,都过的这样清贫。逢年过节的时候能沾上一点油盐荤腥,就已经很不错了。

    苏老爹黝黑的脸上满是皱褶,蹲在灶台边,拿着一杆寒烟斗,吧嗒吧嗒沉闷的吸着寒烟。

    劣质的老旱烟叶,很是干烈,偶尔咳嗽几声。

    苏老娘手上忙不停,在床边缝织着一张破旧的渔网,脸上愁苦。

    “孩子他爹,今年俺们家又没攒下几个钱,一年忙到尾只攒下四两碎银。眼看要过大年,年前要向县衙交一笔舟捐,这点银子一下就没了。

    俺们打了鱼运去县城里卖,巨鲸帮的那笔过秤费还没有着落。这样下去,这个冬天只怕是熬不过去了。”

    苏老娘补织着旧渔网,絮絮叨叨,叹着气。

    姑苏县衙的舟捐是每年五两银子,必须在过大年之前上缴,否则县衙那群凶神恶煞的衙役就要下乡找上门,扣住渔船不许下水。

    巨鲸帮是吴郡十三县境内的五大江湖帮派之一,盘踞太湖,在偌大的吴郡之内横行上百年,垄断了上千里方圆的大小湖泊、河运,对周庄渔民们征收过秤费,每月一两银子。

    渔民月月要交,否则巨鲸帮不允许渔民运鱼去县城里贩卖,打了再多的鱼也只能烂在渔船上。

    渔民的鱼卖不出去,断了生计,那就是死路一条。

    对周庄那些老实巴交的渔民来说,巨鲸帮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猛虎恶狼,欺男霸女,勒索豪夺,比衙门官差还狠毒,不敢丝毫反抗。

    “吧嗒~!”

    苏老爹是老渔民,心里当然清楚这些账。

    还差了足足二两银子,也就是二千文铜钱,这个冬天很难熬。

    每逢过大年,就像过一场大劫。

    熬过这场劫,到明年春天大湖里的大鱼更多一些,收入才能稍微好转一点。

    没别的办法,只能每天天不亮就下湖,拼命多打一点鱼。他一个老实巴交的打渔汉子,一辈子都是这么硬抗着过来的。

    只是,现在已经是寒冬腊月,湖里大鱼很少。眼看就过新年了,这短短一个多月,就算晚上不睡觉,无论如何也挣不来二两银。

    逼不得已,怕是只能去找周庄的乡绅周大户借些利贷银子,来年再还上。但这乡绅的银子利滚利,借来容易,还起来难。

    苏老爹只是一声不吭,寒烟斗抽的更猛。

    “孩子他爹,俺们把大娃送到县城里的大户人家去当使唤吧。大娃现在十二岁,懂事了,也能干一些粗活,咱替他找一个善心点的大户人家,也能有个活路。”

    苏老娘寻思了好久,才神色哀戚,说出了一个主意。

    姑苏县城大户人家,经常会在腊月时节收一些穷苦人家的十余岁少年男女,从小养着当家仆、婢女,会给一笔十两银子的安置费,但要签下终身卖身契。

    签了卖身契之后,就不是平民籍而是贱民籍,整个人属于主人家。

    如果主人家不厚道,奴仆被虐待打死,也不犯王法,顶多再赔一点银子。

    所以穷苦人家但凡还有一点希望,都不会送自家子女去给大户人家当奴婢,把命放在别人手里。

    可是今年冬天,家里实在熬不过去,不把大娃送去大户人家里当奴仆,留家里又能有什么活路?

    虽然是给人家当奴仆,但县城大户人家的奴仆都穿得体面,吃的米面也比渔家要好,总比饿死、病死强。

    如果有别的出路,苏老娘也不想让自己的娃去别人家当家奴。

    但日子很艰辛,让苏老娘早就懂得一个最朴实的道理,想法子活下来才是硬道理。这是他们的命,也是苏尘的命。

    “闭嘴!娃能卖吗!”

    苏老爹大怒,激动的浑身颤栗,手指着苏老娘,似乎在愤怒她居然说出这番话来。

    让他卖掉大娃,这简直是割他的心头肉,挖他心头血。

    “孩他爹,大娃是俺这当娘的身上掉下来的肉。要是有其它法子,俺也不想啊!孩他爹,你可别忘了,他的病可是要命啊!要是今年他的病又犯了,这可怎么活啊!”

    苏老娘哭了,老泪纵横,诉说着。

    当年大娃刚出生,苏老娘没足够的奶水,大娃饿急了哭了一场,流出青泪滴在床上,结成两粒青石。

    才一会儿功夫,大娃就面色青白嘴唇发紫,眼看是不行了。

    他们俩从未听过“滴泪化石”的怪病。

    连夜带大娃去县城找大夫,找遍城里几十个药铺,大夫们都惊呆了,说这是闻所未闻,甚至在药书典籍上都没有记载的稀世怪病。

    甚至有大夫说这是早夭之病,就算这次救过来,依然活不过二三岁就会死掉,丢了算了。

    但苏老爹和苏老娘没把大娃丢弃,听县城里人说寒山道观的寒山真人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他们便在县城西门的寒山道观门外,跪了三天三夜,苦苦哀求老观主。

    好不容易求来老观主出面给大娃诊病,看了奄奄一息的大娃,说大娃的病很怪,这病应该是传说中的‘天恨病’,被老天爷给恨上了,不让他活。

    这掉下来的怪石是‘天恨石’,体内漏了元气。用参药补元气的法子,或许可以暂时续命。但也只能救得一时,治不了病根。

    这法子也很简单,就是参药很贵。

    他们急匆匆花了小半年的积蓄,在药铺买了一根十年份的野参,果然把大娃的命救下来,慢慢养到十二岁。

    这些年,苏家每年都会特意留下一两银子,专门给大娃买参。大娃要是哭出青石泪,就立刻用参药续元补命。

    “今年打渔收成不好,现在连县衙的舟捐、巨鲸帮的过秤费的钱都不足,还差了整整二两银子。要是他哭出青石泪来,没有银子买参药来救命,肯定熬不过这个冬天!”

    “可是俺们家这情况,哪有多余的钱去买参药?”

    “送大娃去县城大户人家当家奴,至少他吃穿不愁,说不定能存下点钱娶媳妇。可留在家里,万一生病,哪还有救命的钱啊?””

    苏老娘絮絮叨叨的诉说这些年的辛苦。

    苏老爹沉默下来,吧嗒吧嗒的抽着寒烟,头低的更沉了。苏老娘说的这些,他又怎么不清楚。

    大娃“尘”这名,还是寒山真人随手给起的,说天底下唯有尘土最贱,不遭老天爷忌恨,容易活下来。

    大娃自小懂事,很少哭,一年到头难得落泪一次。

    但这十多年积累下来,苏尘陆陆续续也哭过十几次,花了不少的银钱买参药。

    苏老爹这些年是一个铜钱一个铜钱,把买参药的铜钱积攒下来,对这些又怎么会不清楚。

    县衙每年五两的船捐、巨鲸帮每月一两的过秤费,对家里是沉重的负担,压得全家喘不过气来。

    苏尘每年偶尔发作的怪病,更是雪上加霜,在这些重担之上又多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苏老爹这些年一直咬牙,死硬撑着。

    今年冬天打渔收成太差,家里的银钱实在缺口太大了,根本没有多余的钱。

    谁也不知道大娃下次什么时候会哭。

    要是大娃再落泪一次,家里没银钱买参药来续命,恐怕就真的要病夭了。

    想到这里,苏老爹沉默,埋头愁眉猛吸着老旱烟。

    或许,孩子他娘说得对。

    把大娃送去县城的大户人家当奴仆,日子会很苦,经常遭主子家打骂,但好歹能换回十两银子,及时买参药活下一条命。

    这艰难的世道,能活下来,就已经是老天爷开恩了,哪敢奢望其它。

    要是没钱买参药,大娃的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老渔船,烟雾缭绕,油灯昏黄低暗。

    窝棚里苏老娘有一句没一句的哀叹。

    苏老爹大多时候抽着寒烟沉默着,寻思着等大娃回来,将这事情好好跟大娃说一说。大娃,或许会...同意吧。

    ...

    破旧的苏家老渔船外。

    苏尘孤零零站在小竹筏上,打渔归来的喜悦早已经消失殆尽,脸色苍白如雪,眼眸中尽是失魂落魄,瘦弱单薄的身子,无法抑制的颤抖着,小手紧拽着手中的竹竿。

    他牙齿死死咬着的下唇,几乎咬出血来。

    苏尘知道自己自幼天生怪病,每当落泪化成青石,就会元气大伤重病一场,几乎丢掉小半条命,还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里带来一场大灾难。

    他这脆弱的生命,就像一盏摇曳的竹灯渔火,随时可能被一股寒风吹熄灭。

    每当那时,爹娘都会愁眉苦脸,耗费大半年的积蓄去县城里的药铺买回一株参药,熬在鱼汤里给他补元气。

    苏尘对此一直心中内疚。

    他自五六岁懂事,就开始帮着爹娘干一些杂活,十余岁就可以开始独立打些小鱼虾米赚点小钱,想尽法子帮爹娘减轻负担。积蓄下铜钱来买参药,也让自己尽量能活下来。

    但是,亲耳听到爹娘想将他卖给县城里大户人家当奴仆,苏尘还是如遭雷噬,痛彻心扉。

    爹娘不要他了,要卖了他!

    苏尘脑子里一片浑浑噩噩,只剩下空洞,强忍着眼眶泛出的酸意。

    这些年他一直不想面对的噩耗,终于还是来了。

    他仰着头,闭上眼睛,好半响才从这噩耗中缓过劲来!

    心中不敢有丝毫的怨恨。

    爹爹每天天不亮就去大湖泊捕鱼,日落傍晚才息。娘亲白天陪着去帮忙撒网,晚上在家里补网、织衣,总是熬到深夜才息。

    爹娘辛苦养了他十二年,白发早生,恩重如山。

    他们已经尽力了。

    只是~...,只是~,亲耳听到爹娘商议着要将他卖给县城的大户人家当奴仆,苏尘心里真的很难受,难受的想哭出来。

    可是哭出来就会大病一场,他根本没银钱买昂贵的参药。

    没参药,就会死。

    他不想死!

    苏尘不敢哭,死咬着嘴唇,心中酸楚,强忍着眼眶泛起的酸意。

    在老渔船外徘徊许久。

    他比同龄人要更早熟懂事,但终究只是一名十二岁的懵懂少年。对自己命运的剧变,束手无策,茫然而彷徨。

    自己这病看来是一辈子治不好,不能再继续拖累家里了。少了自己这怪病拖累,家里的压力能减轻很多。

    是时候,去姑苏县城找一份活干,自己来养活自己,说不定还能多挣些铜钱寄回家里,帮爹娘减轻负担。

    要是犯病了...便在外面自生自灭吧!

    苏尘露出绝然之色。

    他感觉自己浑身冰冷,快要僵硬,使劲搓了搓手脚,把竹筏上一个装满了鱼虾的渔篓,轻轻放在老渔船的前头。

    想了想,又解下腰间一个小麻布钱袋,里面装了四五十余枚铜钱。

    每次苏尘夜里打了大鱼,跟着周庄渔民大人们去县城里贩卖,都会私下留一文铜钱,以防万一自己流出青石泪,也好去买参药续命。

    积攒下来的小袋铜钱不多,也买不了一株参药。马上就过新年了,这点铜钱留给弟弟妹妹添置二件新衣裳,让爹娘少一点忧愁。

    苏尘将这个小钱袋,也放在渔船前头。

    他怀里只剩下一个装着十多粒青泪石的小布兜子,以及拂晓打渔的时候没有吃完的半个冰冷窝窝头。除了这些,再也没有别的值钱之物。

    苏尘双膝跪在冰冷浸水的竹筏,端端正正的朝老渔船磕了三个头。

    俺走了!

    爹娘保重,恕孩儿不能在膝前尽孝!

    二弟、三妹,就此别过,哥哥不能天天看护你们了!一定要好好长大,替哥哥给爹娘尽孝。

    苏尘稚气的小脸上难掩悲伤,拜完起身,冻红的小手吃力的撑起冰凉的竹竿,缓缓滑向远方河道。

    ...

    “哗啦~!”

    苏老爹似乎隐约听到老渔船窝棚外面有水声动静。刚开始他也没在意,以为是其他渔家早起去大湖里打渔,经过老渔船附近溅起水花。

    突然,他想到大娃夜里起来去小河里打渔,往常这个时候差不多都要回来了。该不会是大娃的竹筏声吧?!

    苏老爹脸色一变,连忙掀开渔船破帘子,冲出窝棚外面。

    只见,老渔船的船头上,端端正正的放置着一个装满了鱼虾的渔篓,上面还有大娃的一个贴身小布钱袋,摆放端正平整,没有丝毫皱褶。

    苏老爹皱褶的老脸全是震惊。

    这是大娃的东西,可是人却不见了。

    难道大娃听到了刚才他娘说的那些话?

    别看大娃自小性子冷静,懂事不冲动。但是骨子里却是十分刚烈,打落牙都只会和着血,一声不吭往肚子里咽的那种倔强少年。

    大娃要是听到要卖了他,肯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知道做出什么傻事。

    “大娃~~,回来!”

    苏老爹不由急了。

    “娃儿啊!娘错了,回来!”

    苏老娘也慌了,踉跄着冲出了船舱,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河面上传荡。

    可是,暗夜河道之中,天地间一片灰雾朦胧,哪里还有苏尘那艘孤零零小竹筏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