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 星夜的渴望
    寒冬的深夜,柴房四处漏风,冷飕飕的北风直灌进来。

    顶棚还有破洞,甚至能望到暗夜的星空。柴房里自然没有被褥,好在堆了十几堆厚厚的稻草,可以当被子盖。

    苏尘和阿丑将厚稻草铺在冰冷的地上,钻入稻草堆里面,比棉被还暖和,就是锋利的稻草叶有些扎肉。

    柴房四壁的破漏之处,也早被稻草堆塞堵上。

    两名少年挤在稻草堆里挤暖,热气暖融,倒也惬意无比。

    “对了,尘哥儿,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往常不是跟着你爹一起来县城卖鱼吗?”

    阿丑有些奇怪。

    “俺这次来县城,不是卖鱼,是离家出走...”

    苏尘摇头,身子缩在厚厚的稻草堆里,清澈无暇的双眸显得黯然落寂,透过顶棚破洞望着星空,略显稚气的脸上无比茫然。

    他将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阿丑。

    家里今年十分困难,还差县衙的舟捐和巨鲸帮的过秤费银子,爹娘打算将他卖给县城一户心善的大户人家当奴仆的事情。此外,还有他得了青石泪怪病的事情,跟阿丑都一一说了出来。

    他不想被卖身为奴仆,也无法继续待在周庄老家,只能孤身一人前来姑苏县城讨生活。

    但在县城没亲没故,一时间也无处落脚,只能暂时先找兄弟阿丑帮忙,最起码有个容身之地,有一口饭可吃,不至于饿冻之下死在县城的街头。

    阿丑一听,差点跳起来,不由大急:“尘哥儿,千万别答应卖身为奴啊!县城里那些大户人家,对家奴简直像是对待猪狗一般,死了都没人管。

    别看俺在天鹰客栈只是一个打杂的小伙计,经常被大掌柜和客人骂来喝去,但是他们不敢真下狠手打死俺。要是打死了俺,县令老爷肯定要派官差衙役来拿人问罪,关大牢。

    但你要是卖身给了大户人家,那就是最低贱的家奴,要是犯了错,直接被主人家乱棍打死,也没人会给你做主,衙门顶多判罚主人家一两银钱而已。

    别听那些人说什么心善不心善,那都是瞎扯淡!就算这家主人心善一些,但哪天他不想要你了,转手一卖,你敢说下一家主子就一样心善?卖身为奴,一切就由不得自己做主了!”

    阿丑急的脸都涨红,生怕苏尘一时心软犯糊涂,答应把他自个卖了。

    “俺也是不想卖身给人家当奴才,才离家出走,来姑苏县城,想法子找一份活养活自己。”

    苏尘神情黯然,看阿丑这样激动,又有些奇怪:“不过阿丑,你怎么反应怎么这么大?比俺还急!”

    阿丑眼眶通红,神色说不出的悲伤,埋着头道:“你也知道,俺是个孤儿,从小没有爹娘疼,只知道自己姓斐...不过,其实俺还有一个姐姐。小时候就是她将俺拉扯大的,有年冬天俺得了咳嗽病没钱治,眼看快熬不下去,她为了筹钱为俺治病,不得已将自己卖身给了县城里一个大户人家当婢女。

    哪知才过了小半个月,那户人女主人说她勾引主子,便转手将她卖到了城里一座青楼。这些年,俺在客栈里当伙计,拼命干活挣钱,就想着有一天将姐姐从青楼赎出来...可是~,俺太没用了,一年也挣不来几个铜钱!”

    苏尘沉默了,不知该如何安慰阿丑。

    就算不问赎身钱,他也知道,想要从青楼里赎人,那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至少要十几两,甚至数十两银子。

    那可比他家每年应付县衙的舟税、巨鲸帮的勒索还艰难很多倍。

    不是阿丑没用,这根本不是客栈里一个十一二岁打杂小伙计能挣到的银子。

    过了好一会儿,阿丑从悲伤中缓过劲来,这些事情不是他能解决,伤心也没用。他又有些奇怪问道:“对了,尘哥儿,你的青石泪病又是怎么回事?俺从未听你提起过。”

    “俺这病很奇怪,每次俺一哭,滴下青色的眼泪来,很快就会化成一粒粒的青石。喏,就是这袋子里的小青石。然后俺就会大病一场,丢掉小半条命。至少要吃一株十年的野参药,才能补回元气来。”

    苏尘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袋来,从布袋子倒出里面的十余粒小青石。

    这些是他从小到大积累下来的,都小心的贴身保存着。

    一枚枚圆润如泪珠一样,隐约似乎散发着青滢的柔光,颇为神秘。

    只是苏尘想到眼中滴出这些青石之后,自己半条小命都快没,对这些小青石都心有余悸。

    “好漂亮的小青石,这些是你的眼泪化成的?”

    阿丑看着奇怪,拿了一粒小青石,用力狠狠一咬,差点把他牙齿都咬崩了,“好硬,牙都咬不动!”

    他仔细翻看,也看不出是什么名堂,只是觉得青石很十分漂亮,像小珍珠玉石一般。

    “县城里的一些大夫看过,他们说这是病石,碰都不敢碰!不过,俺从小一直将它们带在身上,跟寻常小石子差不多,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之处。我跟弟弟妹妹睡一张床,他们也没得我这病。”

    苏尘说着,轻叹息着。

    这青石泪怪病从小就是他的心病,从不轻易跟别人提起,所以阿丑以前也不知道。

    阿丑对这怪病是一副无所谓,只是对这些闪亮的青石很是惊奇,笑道:“我姐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这些年居然都没哭死,日后肯定很有福。

    尘哥儿,你说这青石这么好看,会不会是很值钱的珠宝?俺见过县城里有一家珠宝首饰店,就是专门卖这种奇怪的红红绿绿小石头,卖给那些大户小姐,老值钱了。要是这青石也能卖钱,那你可就发财了。”

    苏尘一撇嘴,苦笑摇头道:“肯定不是宝石,要不药铺的大夫们会认不出来?俺爹曾拿它去问寒山道观神通广大的老观主寒山真人,连他老人家也都看不出名堂。真要值钱,寒山真人肯定早就一眼看出来了。俺家也不用为买参药的银子发愁了,一株参药一两银子,俺家都快愁死了。”

    阿丑挠了挠头,想想也对,很替苏尘的怪病发愁:“俺在客栈打杂当伙计,每天就三文铜板工钱,一年才能勉强挣到一两银子。辛苦一年挣来的钱,也勉强只够吃。想要帮你挣到买参药的钱,太难了。尘哥儿,你现在离家出走,想在县城里找一份什么活?”

    “原先我来县城,也是寻思着找一份伙计的活干着。可是下午在客栈外,看到你被大掌柜欺负,想着当伙计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找一个有前途的活才行。”

    苏尘认真的说道,“俺在西门码头的时候,无意间听一个富商说,药王帮在腊月会招一批弟子学徒。

    俺下午便寻思了很久,打算明天去投药王帮试一试。万一成了药王帮的学徒,药王帮的药材多,说不定俺就不用花银子去买参药了。甚至还有机会学到药术,成为身份尊贵的药师。”

    “你想去投药王帮?”

    阿丑顿时吓了一大跳,“那可是江湖大帮派!你要去闯江湖吗?在江湖上闯荡,那可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随时可能掉啊!被人杀死了,官府可不会管你。”

    对于姑苏县城平民来说,江湖是另一个世界。

    吴郡各大帮的江湖豪客们横行霸道,出手阔绰,身份地位极高,连县衙官差都不敢得罪他们,平民百姓更是十分敬畏。

    但那些滔天权势和财富,都是用高超的武力和性命换来的。

    如果县城里哪个大户人家死了一名家奴,县衙还会派衙役去询问死因,罚一笔银子。但江湖帮派死了人,县衙官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过问,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俺没想这么多。这青石泪怪病要是治不好,指不定哪天我就一病不起,卖不起参药救命,直接死了。我去投药王帮,兴许还能多活几年,那都是白赚到的命。”

    苏尘摇头,并不在乎江湖上的那些危险。

    再危险也不会比他的青石泪之病,更要命。

    他离开家之后更是没多少牵挂,只想着能养活自己。

    如果能拼一把成为一名药师,在县城那也是有脸面的大人物,那这辈子就算是熬出头,不用再过苦日子,还受人白眼。

    “尘哥儿,这么说,你是真决定要去闯江湖了!”

    阿丑长顿时无比崇拜的望着苏尘。

    他在天鹰客栈当伙计好几年,在客栈见了许多江湖豪客,一向是敬畏无比,可还从来没有自己也成为江湖豪客的大胆想法。

    尘哥儿要去闯江湖...对啊,俺为什么不也跟着去江湖上闯一闯?说不定也能当上豪侠!

    阿丑目中涌动着奇光,心中蓦然生出一股热血冲动,整个人都脑热起来。

    他也不想在天鹰客栈当一辈子打杂小伙计,天天被王大掌柜吆来喝去,非打即骂,过着人下人的日子,他也想出人头地!

    要是有一天他成为一名江湖豪客,就不再受掌柜的欺负,每天还能在天鹰客栈吃大鱼大肉,让那个势利眼大掌柜卑躬屈膝的一旁伺候着,为他端茶敬水叫爷。

    甚至有可能赚到很多钱,为姐姐赎身。

    客栈小伙计根本挣不到几个钱,只有去闯荡江湖成为大豪侠,才能大富大贵。

    对!

    就这么干!

    “既然尘哥儿要去闯江湖,俺也一起去。俺早就也不想在这破鸟客栈干了,总是被大掌柜、大伙计们的欺负,天天打骂吆喝,受尽他们的鸟气!你去投药王帮,俺便去投天鹰门,学几门高强的武技,成为大英雄,出人头地,威风八面!”

    阿丑心中一定,振奋的猛挥拳头。

    他对药王帮的药术不感兴趣,只对天鹰门豪客们的武技很是羡慕,干脆去投天鹰门好了。

    这天鹰客栈就是天鹰门下的产业,他对天鹰门也熟悉。

    “好!俺去药王帮学药术,你去天鹰门学武技。日后咱们兄弟学艺有成,一个大药师,一个大豪客,一起结伴闯荡江湖!”

    苏尘听阿丑也想一起投奔江湖,不由大喜,这样那他日后在江湖上也有个好兄弟。

    “嗯!明儿天一亮,咱们就出发,投帮派去!”

    两个懵懂莽撞的少年,越聊越兴奋,想着两人去药王帮、天鹰门之后,成了帮中高手,地位扶摇直上。

    他们想要出人头地的渴望,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强烈!

    聊了一二个时辰,苏尘和阿丑说累了,睡意渐浓,小柴屋内渐沉寂下来。

    深夜屋外,寒风起。

    冷厉如刀的寒风,一阵阵鬼哭狼啸着朝破屋里灌进来,柴房里变得更冷了。

    阿丑做起了美梦,挥舞着拳头乱打几下,偶尔发出嘀咕声和咯咯笑,已然是在梦境里成为一名少年豪客闯荡江湖,打王大掌柜一干人的落花流水,再没人敢欺负他。

    苏尘缩在稻草堆里,不时被冻醒,哆嗦紧裹着一身破烂的麻布衣,尽量钻入稻草堆深处。

    他忍着硌人的稻草,默默想着李氏富商的那番话。

    “药王帮每年腊月都会招募一批学徒,估摸也就是这些天了!明早,俺就去投药王帮!从明儿起,一切就变得不同了,日子会好过起来的!”

    苏尘终于累的困乏了,窝在稻草堆渐渐沉睡过去,做一个又一个绮丽的美梦。

    他梦到自己加入药王帮,苦学十余年后成为一名大药师,在江湖上有了赫赫名气,甚至有幸再次拜见吴郡第一高人寒山真人。

    寒山真人果然是世外第一高人,告知他这怪病该如何根治。

    苏尘治好怪病,不再成为家里的累赘,衣锦还乡再回到周庄水乡,倍受周庄的渔民们敬仰尊崇,成为爹娘、弟妹心中的骄傲,家里的顶梁柱。

    然后自己又回到药王帮苦修武艺,二十年成为一名大豪客,他手持青剑,足踏太湖涟漪,把盘踞太湖的那群打家劫舍的巨鲸帮水匪们痛揍的哭爹喊娘,落花流水,狠狠的一泄心头之恨,从此没哪个江湖帮派敢欺压周庄的渔民乡亲。

    茅草屋里很冷,不时把苏尘冻醒,又昏沉的睡过去。

    苏尘在稻草堆里紧缩着瘦弱单薄的身子,脑海中想去投靠药王帮的念头,越发的清晰和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