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6 投奔江湖
    天色刚濛濛亮,天鹰客栈的后院开始忙碌起来。大院子里传来张屠夫磨刀嚯嚯声,猪羊鸡鸭哄哄咩咩乱叫声,打杂的伙计们则在院子里帮几位大厨师打下手。

    几名厨师们在备菜,将笨手笨脚的伙计们骂了个狗血喷头。

    一名火夫老头搓着冻红的手推开柴房门,搬几困木柴和稻草去厨房烧火煮饭,看到苏尘也在柴房里睡觉,不由惊讶,“哎呦,尘哥儿今儿怎么也在这。来找阿丑玩耍,没回周庄啊?这天寒地冻的,柴火房可睡不踏实啊!”

    苏尘被火夫老头推门的声音惊醒,连忙从暖和的稻草堆里钻出来,惺朦眼睛朝火夫老头打了声招呼,“李叔!这么早就烧火做饭啊!”

    他常跟着周庄的渔民大人来天鹰客栈卖鱼货,所以客栈的伙计多半都认得他。

    苏尘连忙将一旁睡着正香的阿丑也推醒。

    “不早了,再过一会儿,大掌柜就要来了。”

    火夫李老头客气的笑着,转头看到阿丑还在柴房睡觉,不由黑下脸骂道:“阿丑,你个懒鬼,还不起来干活!一会等大掌柜来了,看到你还没起来干活,非得揪断你的耳朵不可!”

    阿丑也醒了,听到火夫老头骂骂咧咧,从稻草窝里钻出来,不服气的哼哼叫道:“老李头,你别瞧不起俺。从今儿起俺不在客栈干活,不受你们的鸟气。俺要去闯荡江湖,投天鹰门去。日后俺学成武艺,成了一名江湖大豪客,别说你这老李头了,就算大掌柜见了俺,也得恭敬的叫一声‘丑爷’!看他还敢不敢揍俺,揪我耳朵!”

    “哎呦,鸡都没杀过一只,还学人家闯江湖呢,你有几个脑袋够被人砍的?有本事你当大掌柜的面说这话,看看他不一巴掌把你扇死。张屠夫正杀猪呢,你去试试帮他杀一口猪?你要敢杀猪,不用等以后,俺现在就叫你一声丑爷!”

    火夫老头摇头好笑,对阿丑的话根本不信,只当阿丑听多了街上说书人讲的江湖故事,迷了心窍。抱着柴火出去,到后院的灶堂烧火做饭去了。

    “哼!”

    阿丑想到大掌柜的凶神恶煞,顿时有些蔫,没敢再夸口。

    苏尘并没有因为老李头这话而受打击,见天色亮了,便想着早点去投药王帮,赶紧推柴门出了柴房。

    房外的屋檐,天鹰客栈后院的地面,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皑皑白雪。

    昨夜寒风大,不知何时下了一场大雪,天地间焕然一新,屋檐上都是白皑皑一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可惜眼前这片后院雪地,早就被张屠夫和厨子、杂役,以及院子里的那些猪羊鸡鸭给踩成了凌乱的泥泞。

    苏尘身子单薄,穿着一身薄薄的短麻衣,脚下一双露出脚趾的破草鞋,被清晨的寒风一吹,顿时浑身一阵疙瘩颤栗。

    阿丑跟随着出来,寒风中打了一个喷嚏,冻的缩着手脚。

    大院子里,张屠夫和他大胖儿子张铁牛,还有几名成年帮工正赶着一头四处乱蹿的肥猪,捆在木架上倒吊起来。

    三四名成年帮工汉子,费了老大的劲,才将肥猪绑死在木架上。

    那头肥猪似乎知道自己即将被宰杀的命运,四个蹄子拼命挣扎,凄厉的嗷嗷叫。

    张屠夫不敢怠慢,手起刀落,屠刀一刀精准的砍在肥猪喉咙上,肥猪哼哼唧唧挣扎着,“噗嗤”刺目鲜红的猪血四溅,在雪地上分外的刺眼。

    苏尘被惨烈的杀猪声吓了一跳,不敢去看,心中瘆的慌,眉头跳的更是厉害。

    老李头说的没错,他和阿丑连鸡都没杀过一只,提刀去杀一口猪都手脚发软打颤,更何况是闯江湖。

    在江湖上闯荡,杀人可比杀这头蠢猪不知难多少倍。

    苏尘嘴唇苍白。

    可是,他已经无家可归,没有退路。身上又有怪病,需要参药来续命,只能往前走去投药王帮,这是他最好的出路。

    要么在江湖上拼一个出人头地,锦绣富贵的前程。

    要么横死街头无人收尸,死的无声无息,比这头肥猪还凄凉。

    苏尘看了一眼阿丑,眼神中询问他可后悔,要不要留在客栈?

    阿丑立刻拍了拍他瘦弱的胸脯,脸上无比的坚定道:“尘哥儿,不用多说!俺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投奔天鹰门,成为江湖大英雄,谁劝我跟谁急。”

    若是放在前两天,他也只是安心窝在客栈当小伙计,想都没想过要去闯荡江湖,那个世界离他这小伙计太遥远了。

    但是昨夜和苏尘聊了一宿,心中早就被撩动,燃起了一股熄不灭的汹汹火焰。

    渴望着有朝一日成为人上人,搏一个大富贵,这股冲动怎么也压制不住了,他怎么可能继续窝在这毫无前途的客栈里。

    苏尘用力点头,正要和阿丑离开后院。突然,他眼角看到后院大门外,出现王大掌柜的身影。

    苏尘吓了一跳。

    这王大掌柜可不是一般的凶,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他怕连累到阿丑,连忙退回到柴房里躲起来,免得因为自己,连累阿丑被大掌柜责骂。

    阿丑也是脸色大变,惊慌失措。

    虽说他铁了心要走,可是大掌柜的积威犹在,可不敢去触犯大掌柜的霉头。阿丑急忙朝院子里一只咯咯叫的老母鸡抓去,装模作样在帮厨子抓鸡宰杀干活,以示自己没有在偷懒。

    平日王大掌柜对伙计们非常苛刻,非打即骂,天鹰客栈里谁都不敢顶撞他。

    王大掌柜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锦衣华服小子,腆着大肚子,威风八面踱步进了后院。

    王大掌柜并没有留意到阿丑,一反常态的没有对任何伙计喝骂,朝院内众厨子和伙计们笑眯眯道:“伙计们,今儿天鹰门要招学徒,本大掌柜要带儿子去参加内门弟子的招募,你们都给我在客栈里好好干活。要是我儿能通过考核进内门,回来我给你们每人发半斤米面、二两猪肉,庆贺一番!”

    在后院忙碌的张屠夫,几名厨子,还有众多的伙计帮工们连忙停下手头的活,都露出一副激动神色,大声恭贺着。

    “多谢大掌柜赏赐!”

    “大掌柜这么宽厚仁慈,小掌柜这次肯定能通过天鹰门的内门考核!”

    客栈里人人都知道,王大掌柜自己便是天鹰门的外门弟子,花费了长达数十年辛苦才爬上天鹰客栈大掌柜的位置,为天鹰门掌管着这座富得流油的客栈。

    但王大掌柜平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早年没能成为天鹰门的内门弟子,否则只怕前途更好,早就在江湖上呼风唤雨了,而不是窝在这客栈当大掌柜,伺候那些江湖豪客吃好喝好。

    所以对他这宝贝儿子,一向寄予厚望,悉心栽培,想让儿子通过天鹰门内门考核,成为顶尖江湖人物。

    这几年小掌柜虽屡次未能通过天鹰门内门弟子的考核,但至今并未放弃。

    王大掌柜对后院的众伙计们吩咐完,便背负着双手,带着他宝贝儿子离开客栈后院,去城里的天鹰门报道。

    张屠夫的大胖儿子张铁牛,抬头期盼的望着张屠夫,蹦出一句却很是煞风景的话来:“爹,俺也想去天鹰门当学徒...!”

    王大掌柜耳朵灵,听了这话顿时脸色一沉,脚步一滞。

    他刚说要带儿子去天鹰门参加考核,张屠夫的儿子居然说也想去。这是什么意思,想扫他的脸么?

    大院内的气氛,刹那变得无比沉重。

    所有大厨、打杂的伙计都悚了起来,噤若寒蝉。

    张屠夫脸色一变,急忙一巴掌将他的胖儿子张铁牛打飞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怒骂:“你个蠢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天鹰门是你能去的吗!那可是祖上十八代冒青烟,才能有这天大的福气!”

    说完,他不管被揍的哇哇大哭的胖儿子,赶紧向大掌柜讨好,“大掌柜,俺家的蠢娃不懂事,尽瞎说。对了,今儿孩子他娘想回趟周庄的娘家省亲,俺想向大掌柜告一天假,带娃和他娘回趟乡下!”

    “好,准你一天假!龙生龙,凤生凤。张屠子,你这娃生来就是一杀猪的命,别想东想西,徒惹人笑话!”

    王大掌柜扫了张屠夫一眼,不屑的哼了一声,这才满意的带着他儿子走了。

    等王大掌柜走远了,整个后院里众厨子、伙计才松了一口气,也不敢多嘴议论刚才的事情,各自重新忙碌起来,院子里响起杀猪宰羊声,很快又恢复了鸡飞狗跳。

    ...

    苏尘和阿丑见王大掌柜走远,这才急忙从后门,匆匆溜出天鹰客栈的后院,到了县城热闹繁华的街道上。

    苏尘想去的药王帮在城外,而阿丑要去的天鹰门在城内,两人并不同路。

    “尘哥儿,我先送你去城外药王山庄吧。”

    “不用这么麻烦,你还要去天鹰门,别错过了时辰,误了大事。俺自己去药王山庄就成了。对了,药王帮往哪边走?”

    “好吧。去药王帮的路很好认,出了城南门,沿着官道一路走上五里,有一座非常显眼的凤凰山。

    这山被药王帮占据之后,又被称为药王山。药王帮在山上建了一座非常气派的山庄,便是药王帮的总部山庄,非常威风显眼,走几里路就看到了。对了,尘哥儿你身上也没钱。俺这里还有几十文铜钱你收着,或许用得着。”

    阿丑掏出几十枚铜钱,想要塞给苏尘。

    “你自己留着,城里的开销大!”

    苏尘连忙推开不肯收,心中感动。

    阿丑在客栈一天也才挣三文铜钱,几十文铜钱至少得一个月才积攒的下来,这钱他不能要。

    “咱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你跟俺客气啥!等以后咱当了江湖豪客挣了大钱,随便就花一两银子,这十几个铜板算什么。”

    阿丑急了。

    “一枚就行,俺在路上买几个馒头垫肚子!阿丑,咱们就此告辞!无论如何也要闯出一条路来,成为江湖豪客,以后江湖上再见!”

    苏尘推辞不得,最后还是拗不过,收了阿丑的一枚铜钱。

    “好!俺们日后江湖再见,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阿丑狠狠挥了挥手,热泪盈眶。

    两名少年在姑苏县城热闹的街头道别,怀着成为江湖豪客的梦想,冷冽呼啸的寒风中,匆匆奔向各自的前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