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 帮派少年
    铁索寒桥下的溪涧河谷,早有几名渔夫在撑着竹筏等着。

    见小孩落水,他们立刻将落水挣扎的小孩捞起来,送上岸边,交还给他爹娘。

    他爹娘急忙为小孩更换浑身湿透的寒衣,家里的叔伯们早已经在铁索寒桥旁升起火堆,为小孩烤火驱寒,以免冻出毛病来。

    陆陆续续的,又有十多名小孩鼓起勇气上了桥。可惜,有一大半的孩子,或是坠桥落水,或是吓得哇哇大哭,畏惧根本不敢上桥。

    有倒霉落水的,当然也有幸运的。有两名年纪稍长,胆子大,气力又足的十二三岁小孩,咬牙忍着寒冻,使足了吃奶的力气,攀爬过了铁索桥。

    尤其是那张屠夫的儿子张铁牛,平日经常吃猪下水油水多,臂粗腰圆,力气颇大。

    他吼了一声爬上铁索寒桥,手足并用,居然“跐溜”一口气爬过了铁索寒桥,引来岸边百姓人群阵阵喝彩。

    苏尘都看的惊呆了,张铁牛这爬的也太麻利了,天生是一块练武的料子。

    “铁牛,好样的!爹回头给你煮一个,不,煮两个大猪腿吃!”

    张屠夫激动的满脸涨红,大吼大叫。

    过了铁索桥便是药王帮的外门弟子,从今往后他张屠夫的儿子再也不是低贱的屠户小子,终于成药王帮的外门弟子了,以后要发达了。

    而在铁索桥的对岸,有几名药王帮的白衣少年,接那些过了铁索桥的小孩进入药王山庄内。

    苏尘看的激动又惊心。

    想爬过这座铁索寒桥,说难也难,说易也易。

    只要像张铁牛一样身板力气十足,再加上小心些,就有机会爬过去,成为药王帮的外门弟子。

    苏尘虽然身子单薄,没有张铁牛这身子板魁梧强壮。但他从小就干粗重的活,经常上树掏鸟窝,下河潜水摸鱼,矫健灵活,攀爬的经验丰富。

    唯一忧虑的是,他没有家里的大人一起同来,万一要是失足坠入河里浑身湿透了,没衣换,没火取暖,不死也要冻掉半条命。

    所以机会只有一次,这次一定要过。一旦失败了,明年才有机会再尝试进药王帮。自己在姑苏县城很难找到活干,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明年这个时候。

    苏尘苦思对策,突然抬头看天上的太阳。

    寒冬的太阳升的晚一些,到了正午时分,太阳最暖和,那个时候可以避免手脚冻僵。铁索被晒久了,也会暖和一些。

    他心中有了计较,便安下心来。

    走动多了,容易发饿疲惫,他干脆在铁索寒桥附近大树下,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歇息,尽量减少气力消耗。

    苏尘足足等了一个上午。

    上午的二三个时辰里,有近五六十名小孩尝试渡铁索桥,但只有十余名小孩成功爬过去。

    大部分力气太弱的小孩都被淘汰,淘汰率非常高。甚至,很多年幼胆怯小孩根本不敢上桥,哪怕被大人们打骂,死活也不肯上去。

    到了晌午时分,天上太阳最热的时候,铁索上大部分冰凌都无声无息的化了。

    此时聚集在铁索桥头的百姓人群反而渐渐十分稀少,有胆量过桥的小孩早就上桥尝试,没敢过桥的孩子们也早就被失望的大人们带走了。

    能够通过这条铁索寒桥的少年,不足五分之一,甚至更少一些。

    苏尘不时打量日头。

    铁索链被晒了一个晌午,应该不太冷了。

    他不敢再等下去,从怀里取出三个粗粮大馒头,大口大口的吃饱,又在桥下溪涧含了一口溪水,在口里温热了才喝下肚,歇了片刻,养足了自己的气力。

    苏尘活动了一下手脚,这才开始尝试着渡这座铁索寒桥。

    能不能进药王帮谋得一个生计,拼上一个前程,就在这一全力搏了!

    苏尘小手谨慎的握住其中一条臂粗的铁索链,刹那间,他的手掌感到铁索链透着一股凛寒之意,冻彻入骨。

    铁索被太阳晒了大半天,居然还这么冰寒!

    苏尘冻得手心一颤,吃了一惊,连忙松手。

    难怪那么多小孩都爬不过去,这铁索太冷了。这样徒手抓着铁索链,手掌很快就会被冻僵失去知觉,最后抓不住,失手跌落河谷之中。

    苏尘想了一下,从衣角撕下两块破麻布,缠绕在两只小手上裹了一层,扎紧,用来防冻。

    麻布不能裹太厚,否则手指没感觉,容易打滑,抓不稳。

    但也不能太薄,否则抵挡不住寒气入侵。

    随后,他才再次双手抓住铁索链,手脚并用,开始攀爬这条冰寒的铁索。

    苏尘双手抓着冰冷刺骨的铁索,冻得直打哆嗦。但好在铁索上的冰凌霜气大多已经被太阳晒融化,不那么打滑。

    停留的越久,反而越容易被冻伤,冻得麻木。一旦手脚冻的麻木,落水几乎是肯定的事情。

    苏尘咬紧牙关,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耽搁停滞,手脚并用快速往前攀爬。

    爬到十多丈远,到了半途之中,他已经双臂微微发抖,感到有十分吃力。

    若非他刚才吃了三个粗粮大馒头,喂饱肚子,养足了一身力气,否则只怕早就撑不住跌下河了。

    苏尘很是担忧,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坠下河去,投身药王帮闯荡江湖的梦,可就在这铁索寒桥上断送了,而且掉下河,肯定是要被冻个半死。

    苏尘急切之下想到一个主意,连忙双腿缠住铁索链,然后将自己用困裤腰的带麻绳解开,一端拴在腰间,一端在铁索链上打个圈套,万一自己失手也可以用麻绳挂在铁索链上面,不掉下河去。

    守在铁索桥入口的四名青衣刀客站了大半日,早就站乏了,正坐在铁索寒桥边闲聊,也没有去瞧苏尘。

    剩下短短二十丈远的铁索桥,几乎耗尽了苏尘所有的体力,终于爬到对岸。

    苏尘已经疲惫不堪,勉强踏上桥对岸,手脚几乎脱虚。

    苏尘急忙将自己系在铁索链上的麻绳解开,以免被那几名护院刀客们发现,说不定取消他的资格,又或者罚他重爬一遍。

    他气力已经耗尽,如果再被罚重爬一遍的话,肯定没有机会进药王山庄。

    苏尘心虚的沿着山门前的数百台阶,进入药王山庄内。

    站在石阶上的一名白衣少年师兄,双手抱着剑,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带着他来到一座土墙大院。

    那白衣少年师兄吩咐苏尘一句,让苏尘和众少年们待在这座院子里不要乱跑,在这里等待明天的药王帮新入门弟子划分堂口,便自行离去。

    ...

    这座大院门口,也有两名护院的青年刀客守着。墙高院深,等闲之人无法进出。

    “又来一个!”

    “也不只是哪个乡里来的土包子,看他穿的破烂麻衣,真够寒酸的!”

    大院内聚集着众多的孩童少年,见苏尘一副小渔民打扮,不由纷纷嘲笑。

    苏尘回过神,朝大院内看去,这才吃惊的发现这座大院子里已经聚集了近一百多名少年,都是通过了铁索寒桥的测试,进入药王帮的新人弟子。

    大院子里众孩子们三五成群的各自聚集一起,神情极其兴奋。

    苏尘没理会那些嘲笑,也不想多事,低头来到在大院内安静的一角待着,谨慎的打量着院内的众小孩。

    所有少年们年龄约在九岁到十三岁之间,从他们的衣裳穿扮、神态气质上,明显可以看出出身不同,分成泾渭分明的几个大群。

    其中有十名穿着华丽绸衣,貂裘袄子,足下皂皮靴的少年和少女,气质十分出众,神情高傲,对院内的其他来自姑苏县城的平民,乡镇的小孩不屑一顾。

    他们看上去似乎是县城里的大富户,或是权贵子弟。

    苏尘很惊讶的看到,其中一位穿着厚实貂裘的秀气少女,正是他西门码头遇到的那位李氏富商的女儿,好像叫李娇。

    以李娇的这副娇弱身子骨,手无缚鸡之力,肯定是攀爬不过那座铁索寒桥的。只怕是她爹想了其它法子,将她送进药王山庄里来了。

    周围其他一些县城里的孩子,也在低声的窃窃私语着,谈论这些非富即贵,有背景靠山,跟药王帮内的高层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华服少年。

    “那位是王家少爷王富贵!听说他是王县令老爷的亲戚,和县令公子是堂兄弟,在咱们县城那可是首屈一指的权贵子弟!他肯定能成内门弟子,成为药王帮的核心弟子!”

    “不错,还有魏寒,本帮王堂主的一名亲戚,据说也是内定的内门弟子!”

    “那个是城里李氏米铺的大小姐李娇!虽不是权贵出身,但家里开好几间大米铺,很有钱的大富人家!也不知她爹使了多少银子,送她进来的。”

    “他们这些人应该都是内门弟子,有钱有势,比咱们这些外门弟子可强多了!大家都识相点,千万别得罪他们,否则在帮内吃不了兜着走!”

    王富贵颇有气度的和周围的新入门平民少年打招呼,非常享受众少年们的讨好。

    魏寒却是双臂抱胸,高傲的冷着脸,谁也不理会。

    在这十名华服少年少女的周围,则是县城里一些平民家的小孩。

    这些小孩大多身穿普通布衣,年龄虽然都不大,却早已经学会趋炎附势,察言观色。

    张屠夫的大胖儿子张铁牛也混在里面,因为长得五大三粗,一副憨头憨脑的摸样,但在平民之中似乎颇为混得开。

    像王富贵大少爷、魏寒少爷等人,基本上内定了药王帮的内门弟子,无疑最受其他平民孩子们的讨好追捧,想趁着刚入门之时,混个脸熟,打好关系。

    最后一些,则是县城周边数十个乡镇庄子来的穷苦小孩,多是佃户短工、渔夫猎户、农民樵夫家的孩子,老实木讷。

    他们连趋炎附势的资格都没有,被排挤在大院子里的最外围,被人欺负也忍气吞声,不敢多生事端。

    苏尘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很自觉的躲在大院角落歇息,恢复力气,没有挤过人群去自讨没趣。

    他看着大院内众少年们学着大人摸样在攀谈关系,也不懂什么是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觉得无趣,自己在院内独自待着,想着心事。

    他离家出走,在县城没有活可干,所以才寻思着来投药王帮,只是谋求一个好的出路。

    自然不在意什么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只要在药王帮能有一口饭吃就好,不想去讨好谁。

    下午,陆续又有几名小孩被送入这座大院里,大院内总共聚集了一百多名十余岁的孩童和少年。

    到了傍晚时分,药王山庄大门紧闭,今年腊月的新招募弟子截止,再想进药王帮只能等明年了。

    晚饭的时候,山庄内有几名厨子送来十几大桶的米粥和馒头、腌菜。

    “来,吃食!”

    “伙食稍微差点,将就着吃吧。明儿等你们入了门,拜了师父,就能开小灶了。”

    这十几桶满满的米粥吃食,很快被早就饥肠辘辘的一百多名少年一哄而上,瓜分的干干净净。

    苏尘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到前面,拼命抢到两个粗粮大馒头。

    然后回到自己的角落,一点点细嚼慢咽,将粗皮碎子都吃干净,总算是吃饱肚子,消减了饥饿感。

    他这才愕然发现,那十位少爷小姐们嫌恶的站的远远的,根本不愿意去碰那些米粥满头。

    苏尘惊奇的是,那位王富贵大少爷居然拿了一笔银子去贿赂厨子,而厨子竟然眉开眼笑,又单独开了个小灶给他们做了一顿丰盛的伙食,鸡鸭鱼肉,香气飘的满院子都是。

    其他众小孩看的一阵惊愕,只有羡慕嘴馋的份。这些内门弟子们家里有钱有势,果然在哪里都不会吃苦。

    ...

    入了深夜,十分寒冷。

    大院子里有客房和热铺炕头,但数量有限。

    那十个准内门弟子的少爷、小姐们,自然睡在最暖和的炕头上,也没人敢跟他们争。

    就算这样,诸位少爷小姐们还是不停的抱怨着。

    “这里的伙食太差,跟猪食差不多。”

    “连一间像样的卧室,洗洁浴盆,蚕丝被褥都没有。跳蚤真多,早知道,该让丫鬟老妈子们从家里带几床干净的被褥来。”

    “等正式拜了师,一定要单独的住处才行,否则待不下去!”

    他们占完了,多余的几个炕头,才轮到其它比较强势的县城平民少年霸占。

    剩下绝大多数孩子都睡不上热炕,只能在地上铺草席,挤暖。人多挤一挤,却也还算暖和。

    苏尘缩着身子在地上草席,习惯了家里老渔船的冷冻,倒也不觉得苦。

    就是有些欣喜和亢奋,睡不着。

    这座大院里少年很多,夜里也吵嚷着,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进了药王山庄之后,他们这些少年已经不再是姑苏县城的小老百姓子弟,而是一跃成为药王帮的弟子,从此衣食无忧,踏上了梦寐以求的江湖之路。

    苏尘心中也踏实起来,很是满足。

    至少入了帮,以后自己不用再为一日三餐垫饱肚子,或者是为了找一间不受寒冻之苦的屋子而发愁,再也不怕在县城里受那些泼皮、乞丐们的欺负,比之前在县城讨活干强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