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9 残酷的半年淘汰
    冷霜薄雾,弥漫整个药王山庄,沉浸在濛濛的晨色之中。

    大院内的一百余名少年们尚未醒来,况且大院子被臂粗的铁锁头给锁着,谁也出不去,醒来也无事可干,只能在原地继续缩着睡觉。

    此时,一群药王帮高层大人物,来到大院门外。

    为首的是一名威严的青须老者,身着绸缎大袍,掌中摩挲着一对壁色双珠,腰间挂着一枚青珵珵玲珑玉佩,一副雍容大气摸样。

    跟在他身后,是数十名中年药师们,或略显富态,或冷峻削瘦,三三两两的闲庭信步走在后面。

    最后面,则是十多名衣衫华贵的白衣弟子,一个个器宇不凡,腰携刀剑步履稳健,显得训练有素。

    两名护院青年刀客正在院外打盹儿,突然发现青须老者一行人到来,顿时惊醒。

    在众孩童面前神情傲然的他们,不由露出慌张之色,急忙站起来拱手施礼。

    “张大总管,您老来了!”

    “您老有什么吩咐?您只需派二名弟子过来,吩咐一声,小的便将他们带过去!”

    这位青须老者正是药王山庄的内务大总管,是他们这些山庄护院的顶头上司。

    “懒呗货!让你们在这里值守,就是在这一起打盹吗?”

    张大总管瞥了二名刀客一眼,拂袖冷哼了道。

    两名青年刀客护院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不敢辩解,连声告饶。

    药王帮等阶地位森严,高层对底层管束一向严厉,戒律惩罚苛刻。

    安排两人守夜的情况下,必须有一人随时保持着清醒,轮番交替歇息。他们俩居然都在打盹,这是犯了帮规戒令。

    “回头去戒律院,各领三鞭子!去,把院里的孩童都叫起来,准备入门拜师。”

    张大总管冷声道。

    两名青年刀客急忙掏出钥匙打开粗锁链,进入大院子里,大声吆喝,将众多还在美梦中的少年们驱赶醒来,列队迎接张大总管,以求能将功补过。

    大院子里顿时一阵慌乱,上百名少年们连忙列队。

    苏尘不知被谁狠狠踩了一脚,从美梦中惊醒,急忙用衣袖擦去口水,挤在众少年们的队伍里。

    好半响,他们才在青年护院的指挥下,排成了几列歪歪扭扭的队伍。众少年从未受过训练,能勉强列队已经算是不错。

    张大总管进了大院子,看到院内秩序井然,脸色稍微满意。

    那些器宇不凡的白衣弟子也跟随进了院子,神色倨傲的望着眼前众多懵懂无知的少年们。

    院内众新人少年们,无比羡慕的望着这些白衣师兄师姐们,暗暗给自己鼓劲。

    他们现在虽然青涩,但只要在药王帮苦心历练数年,气质必定脱胎换骨,成为这些白衣弟子一样气宇轩昂的少年。

    张大总管从宽袍衣袖内,拿出一份内门弟子的名单,神色和蔼的目光,扫过院内的十位新入门的内门弟子。

    “王富贵,得本帮季副堂主引荐,自幼精通笔墨,为不可多得的人才,特许成为本帮内门弟子,拜李魁药师为师。”

    “魏寒,得本帮王堂主引荐,少年习武,天赋过人,特许成为本帮内门弟子,拜郑成药师为师!”

    “李娇,得本总管引荐,自幼习文,精通珠算,才貌双全,为女中之人杰,特许为本帮内门弟子,拜李魁药师为师!”

    “....”

    “以上十人为本帮内门弟子,授予白衣学徒袍,学期三年。”

    张大总管点名,让这些内门弟子出列拜见各自的恩师。

    大院子里被点名的十位少爷、小姐们纷纷出列,拜见各自的恩师,随后站在一旁,脸上无不露出骄傲之色。

    有张大总管、各位堂主之类的药王帮高层大人物进行引荐,绝对不是普通孩童能够享受的优厚待遇。

    他们早就内定的内门弟子,等学艺一二十年之后,他们将会成为药王帮的中上层。跟其他外门弟子的待遇,自然是截然不同。

    苏尘看着他们,心中充满了羡慕。

    院内,众平民少年们也早知道如此,可是真正听到他们十人成为内门弟子之时,还是感到羡慕,甚至有些眼红。

    当然,羡慕归羡慕,对于大部分平民少年来说,虽然成不了内门弟子,但药王帮外门弟子的身份也已经值得他们炫耀了。

    要知道,随便一名药王帮的外门弟子在姑苏县城行走,那也是远高于县城平民,目无余子。

    县府衙役们都不敢轻易招惹大帮弟子,寻常百姓见了更是绕道,不敢得罪他们这些江湖中人。

    苏尘想法更为单纯,只想在姑苏县城里有一个让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

    他本是周庄的一名渔民之子,现在能成为药王帮的外门弟子,从此衣食无忧,不再受人欺负,已经很满足了。

    ...

    张大总管笑吟吟着,和气的叮嘱了王富贵、魏寒、李娇等十位新入门的内门弟子一番,让他们以后勤加修炼,勿要辜负家里长辈和药王帮高层的厚望。

    随后,他再次看向院内剩余的上百名少年们,却是神色淡漠了下来,变得威严肃穆。

    “接下来,是本帮外门弟子拜师!”

    “每位药师最多可以自行挑选五位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一起传授武技和药术,有三年的学徒期。凡是本帮学徒期的弟子,可享受诸多好处,食宿全免,可以在藏书阁免费借阅普通书籍等等。”

    “但是你们别高兴的太早,在接下来的每隔半年,师父根据五名外门弟子的平时表现,将淘汰掉一人。被师父淘汰者,不再跟着师父学艺,被分配入本帮的外门三大堂口,不再享受学徒待遇。

    第一、二名被淘汰的外门弟子,习得入门武技和入门药术,进入最低级的杂役堂。杂役堂内弟子可以在本堂内领取各种杂役任务,挣到少量的铜钱,是药王帮的最底层成员。

    第三、四名被淘汰的外门弟子,习得低级武技和低级药术,进入护刀堂。平日习武,负责看庄护院、保护药铺,以及参与江湖争斗,维护本帮利益。

    第五名被淘汰的外门弟子,习得中级武技和中级药术,进入内务堂。在我药王帮的药铺,做伙计、药师、药铺掌柜等等,待遇较高。

    内门弟子则可以学满整三年,习得高级武技和高级药术,然后进入炼药堂或执剑堂,日后晋升为本帮的药师、执法,甚至护法、供奉、堂主等等。”

    大院内,众新人少年们听完张大总管宣布的这番淘汰规矩,都惊呆了。

    这种淘汰也太残酷了。

    五名外门弟子每半年淘汰一名,意味着他们这些外门弟子最短的仅仅跟师父学半年,最长的则可以学满二年半。

    学徒们跟着师父学的越久,自然学到的本领更高深,前途也越好。

    而内门弟子的待遇最好,不会被淘汰,可以跟随师父学满长达三年之久。

    “你们也无需羡慕。内门弟子待遇高,那是因为他们的家族对本帮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或为本帮捐献重金,才获得内门弟子的优厚资格!

    而你们这些外门弟子,对本帮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贡献,反而吃喝用度都是花药王帮的钱,还要在本帮学艺。能进本帮当外门弟子,便已经是你们的天大福气,自然没有资格跟内门弟子平起平坐。

    本大总管告诫你们。药王帮只讲帮规和贡献,不讲私情。更不养闲人、庸人和废物,顽劣不堪之辈,将立刻驱逐出药王帮。”

    张大总管神色严厉的一番训话,继续说道:“当然,外门弟子只要努力,一样有机会出人头地!如果奋发努力一把,晋升为本帮的中层也是大有希望的。

    比如老夫,便也曾是一名外门弟子身份加入内务堂,为本帮尽心效力数十年之后,如今掌管着药王山庄总部的常务。仅在本帮帮主和诸位正副堂主之下,位居本帮众徒之上,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张大总管对自己的出身并不避讳。

    他以外门弟子之身跻身药王帮的高层之列,是药王帮外门数千弟子中的骄傲。在姑苏县城和江湖上跺跺脚都能震三震的人物,足以让无数江湖豪客羡慕和仰视。

    “好了。接下来,是药师们挑选自己名下的五名外门弟子,没有特别的讲究,药师看顺眼便可收下。”

    张大总管客气的请众位药师选徒。

    一共有二十多位药师,带大院内的一百位学徒。很快,大院内众少年们被炼药师们挑选完毕。

    苏尘惊讶的发现,自己被李魁药师随手挑中。

    这李魁正是王富贵和李娇的师父,一起被选中的还有张铁牛,以及另外三名县城的少年少女。

    这位李魁药师在药王帮的药师之中似乎颇为厉害,一人便带了足足两名内门弟子。而其他很多药师,并未带内门弟子。

    在张大总管的主持下,所有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都开始举行入帮和拜师仪式。

    新人弟子挨个上前割指滴血,滴入前方一个大血盆之中,共喝血酒,一起拜药王帮的药王旗。

    歃血立誓,永不叛帮。

    这样隆重其事的江湖仪式,让众少年们一个个热血沸腾。

    这象征着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不再是平民百姓,成了真正的江湖中人,将为药王帮而出生入死。

    誓毕,众新人弟子们,向各自师父敬茶。

    苏尘和另外四名外门弟子一起恭敬的献茶,拜李魁药师为师父。

    他领取了一枚药王帮外门学徒的腰牌、一套崭新的青衣学徒服、一床被褥、洗漱用具之类的杂物,正式成为一名外门弟子。

    拜师结束,众弟子们被分配住处。

    苏尘、张铁牛等五名外门弟子,都是同一位师父的弟子,所以被分配到一座弟子居住小院子。

    小院里布局简单,一间石屋,屋内五个热炕大通铺,几副石凳,非常简单耐用。院子里还几根硬木桩,能修炼武技。

    而王富贵、李娇等内门弟子地位高,跟他们外门弟子并不住一处,而是每人拥有独自一间屋子。

    “苏老弟、诸位兄弟姐妹,咱们几个都是拜同一位师父的师兄弟,以后相互多多关照!”

    张铁牛在炕上放下被褥,拍拍胸脯,满脸的自豪。

    他原先对苏尘这个周庄小渔民有些瞧不起,不怎么爱搭理。不过,现在他和苏尘都是药王帮的外门弟子,也谈不上谁瞧不起谁了,所以态度也好了一些。

    五人在屋子里坐着一圈聊天,自我介绍一番。

    苏尘这才得知,除了他和张铁牛之外,另外三位少年男女分别叫杨才志、秦慧慧和孔心巧。

    杨才志个子有些瘦小,眼神中透着精明。听他自己说,他老爹是县城的一位童生,没考上秀才,后来家道中落,成了县城一间店铺的账房先生。

    虽然杨才志没有上过蒙学,但是跟着老爹学过字,所以也识得一些大字,连猜带蒙还能看懂一些书籍,很令人羡慕。

    相比之下,其他四人的家境都要差一些。

    秦慧慧家里是姑苏县城的一户养蛇人,家里穷。孔心巧家里则是城外一户养蜂人,她们两少女都是小户人家出身。

    而苏尘家最远,是来自周庄水乡的小渔民,离姑苏县城最远。

    五名少年少女闲聊着,渐渐熟络,没有了陌生感。

    他们刚成了药王帮外门弟子,颇为兴奋,谈一些药王帮弟子在江湖上的威风事迹,姑苏县城的有趣好玩的趣事,都是好动的少年,聊起来便滔滔不绝。

    众位师兄弟姐妹们嘻嘻哈哈,一派和气的谈天说地。

    苏尘性子静,对药王帮和县城的事情不熟,大多时候都是听着,并不多话。

    他敏锐的察觉到,不管是粗鲁的张铁牛,还是看上去精明的杨才志,又或者是心思细腻的秦慧慧,单纯的孔心巧,聊天的时候似乎都有所保留,丝毫不提每隔半年,他们之中都将有一人被淘汰的事情。

    苏尘心里透彻明白,帮内残酷的弟子淘汰规矩,肯定会在众位师兄弟心底埋下间隙隔阂。

    虽是同门师兄弟,但他们之间存在强烈的竞争。每半年淘汰一人,这意味着二年后他们五位师兄弟姐妹,在药王帮的地位差距,将变得非常大。

    最先被淘汰的二个人进入最低级的杂役堂。杂役弟子最倒霉,只能干苦力粗活,根本学不到什么东西,日后变得平庸。

    而最后一位被淘汰的弟子进入内务堂,甚至有望成为县城里一间药铺的大掌柜,手下管着几十号人,威风八面,前途可以说是极好。这是除了内门弟子之外,最有前途的。

    拜师的时候,李魁师父交代了,从明日起他们外门、内门的七名弟子便要跟随他开始学药术和武道。

    他们也不敢聊太晚,入夜时分,庄院沉寂,早早便在炕头睡下。

    苏尘在暖乎乎的炕头铺上,这些日子头一次睡的这么踏实安稳。

    成了药王帮弟子之后,他不再为一口饭犯愁。

    但因为帮规淘汰的事情,让他的心思多了几分沉重。

    不过,苏尘相信,只要自己苦学,不会比其他四位师兄弟姐妹们差,日后肯定能在姑苏县城出人头地。

    也不知阿丑现在情况如何了,进了天鹰门没有?等他们兄弟两人学成药术和武技,一起去闯荡江湖,那日子肯定逍遥又快活。

    苏尘脑海中闪过各种纷乱的念头,渐渐安心的睡去,期待着明日李魁药师传授一两手绝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