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1 逛县城
    对于帮派的新人学徒们来说,三大丹田的理论还是高深了一些,对他们目前的修炼并没有太大意义。

    大院内,少年们在李魁药师的指导下,收敛心神,纷纷开始下丹田的入门修炼。

    老槐树下,李药师背负双手,神色严肃道:“习武入门,从扎马步开始炼起,腿、腰、背合一。这在淬炼你们的肌肉、筋骨和气血,血气旺盛,才能生出力道。”

    众少年们纷纷在院中扎马步,背脊绷紧如弓,双腿曲立。

    只坚持了小半柱香功夫,苏尘便感觉自己腿、腰、背都在充血发胀,尤其是大腿处如千蚁在噬,又酸又胀,仿佛血肉开始燃烧起来。

    按照李魁师父的说法,这恰恰是大腿得到淬炼,肌肉和血气在强化的现象。

    又过了一会儿,院内的诸位少年们便受不了,一个个双腿打颤坚持不住。

    尽管只是一式最简单的扎马步,对于练武学徒们来说也是难以坚持。短短一炷香下来,他们腿酸背痛,几乎牙都快咬碎了。

    “这才是下丹田淬体,习武入门第一式而已。连最起码的马步都扎不稳,腰背无力,腿脚虚浮,哪怕是你们手中拿着一柄绝世宝剑,也不过是幼儿在胡乱挥舞,毫无杀伤力。这种不入流的实力,在三流武者面前,一招都抵挡不住。”

    李魁药师冷哼道。

    苏尘等人这才明白过来,李药师说言不虚。

    哪怕是下丹田的入门修炼,对他们来说也绝非易事,至少要半年时间才能小有所成。

    对于他们这些新人弟子来说,更高阶的中丹田炼气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更别说虚无缥缈的上丹田了。

    众少年少女们足足练了一个上午的扎马步,累了歇,歇了再练。练的浑身筋骨酸痛,走路飘虚,两腿打颤。

    午休时,苏尘、张铁牛等众位弟子在伙膳房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大碗饭,三五个粗粮大馒头,回到小屋纷纷在炕头上倒头就睡。

    连平日里最嘈杂嘴贫的少年,此时也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了,满屋的呼噜声,雷响不醒,午休了一个时辰,才稍微缓过劲来。

    下午时分,李药师开始教众位新人弟子们,识文断字,以及辨识诸多的药材。

    只有先学会认字,才能学入门级药术“辨识药材”,辨认多达上千种常用的药材名字和摸样。

    至于低级药术,则包括诸如“分拣、晒药、切药、配药”等等诸多方面,要一年之后才传授。

    而中级药术则包括“看病问诊、配置药方”,这是内务堂弟子才会学的东西。

    高级药术涉及到“炼制药丸”,是内门弟子达到三年之后,才能涉足的领域。

    王富贵和李娇都上过蒙学,自然无需学识文,直接跳过这个环节,开始看李魁药师给他们的药书,辨识上千种药材。

    而苏尘、张铁牛、杨得志等五名外门弟子都是平民出身,未上过县城的蒙学,要从一个字一个字认起,想学完三四千个大字并非易事。

    好在,李魁药师也不强求他们把字都学全,只先教他们辨认药书上的草药名字,尽早看懂草药图谱。

    毕竟要学的东西太多,前半年只学入门级的药术常识,时间依然很紧张。

    ...

    不知不觉,腊月已过,便是除夕新年。

    药王帮给众弟子们放了一天假,有不少家在姑苏县城县城的新人弟子们回家过年去了。

    但是还剩下少数新人弟子,因为离家远,怕耽搁修炼的时间,所以在山上过了一个新年。

    过大年,剩下的少年们聚集在药王山庄内的火膳房一起揉面,切菜,包饺子,也颇为热闹有气氛。

    有些少年想家了,又哭又闹。

    苏尘吃着一碗刚出炉的热腾腾饺子,想起家里的窘迫,心中不由酸楚。

    不知爹娘近况如何,缴了县衙的舟捐和巨鲸帮的过秤费没有,弟弟妹妹今年有没有新衣服穿。虽然他不再是家里的负担,可是家里今年依然差了足足二两银子的钱,这个年关怕是很难熬。

    入夜了,药王山庄内外一片喧闹,一些少年闲来无事,用竹做筒,里面填充了硝石、硫黄和木炭,制成威力颇大的爆竿。

    远方,姑苏县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挂对联,充满了过大年的喜庆气氛。

    苏尘独自一人在小屋的炕头上,听着外面“噼啪”的爆竿声,心事重重,彻夜难眠。

    ...

    新年很快过去,离开山庄的众多新人弟子们返回,又开始了紧张的修炼。除了扎马步之外,他们开始练习入门级武技,如入门拳法、入门腿法、入门步法等等。

    苏尘等五名外门弟子,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

    王富贵和李娇在李魁药师的指点下,使用一些中低阶的淬体配方,用草药来辅助修炼,激发身体骨髓的血气。

    听李魁药师说,用草药辅助淬体有很多好处,一来加速激发气血,提升修炼进度。二来也可以治愈练武带来的磨损之伤,可以进行更长时间的练武。

    因为练武之时,经常会用拳脚捶打硬木桩,反复的熬炼自身的筋骨、皮肉,令自己血气强化。

    这样熬打身子,会给身体带来一些小瘀伤和隐患,所以每日最多修炼两个时辰,不能过于频繁,否则超过身体血肉承受的极限。

    淬体草药则能较好的治愈这些损伤,不留隐患。

    如果不使用药材辅助淬体的话,新手大约要二三年才有望完成全身筋络、骨髓、皮肉的淬炼,令气血饱满下丹田略有小成,从不入流晋升成为一名三流武者。

    而使用淬体草药的话,至少可以节约一大半的时间,修炼起来突飞猛进,很快超过同门弟子的修为。

    苏尘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神奇的淬体方法,让淬体修炼事半功倍。

    但这法子太耗银子,简直就是在烧钱。哪怕是一副最廉价的淬体药材,都要超过一两银子。

    也只有王富贵和李娇两位内门弟子,家里大富大贵有大把的银子支持,才消耗得起。

    苏尘、张铁牛他们五名外门弟子家里条件都很窘迫,可买不起昂贵的草药,只有羡慕的份。

    山庄外日月如梭,众学徒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门心思修炼武技、识文断字和学习药术。

    如此这般,一晃又是二三个月。

    众新入门弟子们不论是扎马步,入门级拳脚步法,都有一些像模像样。

    苏尘以拳捶打木桩,拳力十足,扎马步一口气一炷香功夫,双腿稳如木桩,也丝毫不颤抖。

    张铁牛的体质最好,甚至可以双臂举石,一口气举起一百斤重的大石,令苏尘和杨得志等众同门师兄弟们羡慕不已。

    不过,总的来说,他们这五名新人弟子依然是武技稀松,还是不入流境界,离三流武者境界都还差很多。

    而王富贵和李娇两位内门弟子,在淬体草药的辅助修炼下,自然是一骑绝尘,把他们外门弟子甩在后面,离三流武者境界很近了。

    时间久了,苏尘等人也渐渐淡忘了半年一次的淘汰规矩,完全沉浸在学药术和下丹田的武道修炼之中。

    ...

    这天清晨,李魁药师因为要出去办事,给众弟子们放了一天假,歇上一日,准许他们到县城去逛逛,但必须在晚上之前回来。

    众弟子们顿时欢呼雀跃,在药王山庄里憋了二三个月,苦学药术和淬体,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

    “走,我们这便去县城!现在太阳刚刚出来,还能去县城玩耍上一整日,落日再回来。”

    “去县城逛逛,顺便回家一趟。”

    张铁牛、杨得志几人相约,去逛县城玩耍。

    “我就不去了...还是在山庄里看药书吧。”

    苏尘坐在老槐树下,抱着一册厚厚的草药典籍翻看着,犹豫了一下,摇头。

    他对姑苏县城不熟,在城里也没有什么亲朋,不知道要去逛什么,还不如留在山庄内多学记下几味草药。

    “苏师兄,你再看下去,就要成书呆子了。在山庄里憋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才歇一天,还不趁机玩玩。”

    秦慧慧笑着拉起苏尘就走。

    苏尘拗不住,只得和众位师兄弟师妹们一起离开药王山庄,前往姑苏县城玩耍。

    药王山庄离县城仅仅四五里,他们走得快,一炷香功夫便到。

    王富贵和李娇二人向来不跟他们这五名外门弟子玩在一起,两人出了山庄便各自回家去了,只剩他们五名外门弟子一起逛县城。

    进了姑苏县城,街道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明显热闹喧嚣起来。挑着菜的农夫,挑柴的樵夫,赶路的商人和匆匆的江湖客,络绎不绝的马车进出城门。

    苏尘明显感觉到,路上的行人百姓,看他们一行五名药王帮新人弟子的眼神不一样,似乎多了一丝敬畏,自觉的疏远,不敢靠近。

    他们都穿了一身崭新的药王帮弟子衣服,十分显眼。药王帮在姑苏县的地位很高,哪怕是帮内最低级外门弟子,也非寻常平民百姓能及。

    苏尘不由心中暗自寻思,自己的身份终究是不一样了,身为药王帮弟子,已经一跃成为江湖弟子,虽然离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江湖大豪客有很大差距,但也不再是县城的平头老百姓了。

    张铁牛和杨得志等人,也明显察觉到了路人眼神的异样,不由眉飞色舞,感觉自己浑身都是江湖弟子的豪气。

    五人在姑苏县城里闲逛,可能是太久没有来县城,走街串巷,在街铺上吃几碗热乎乎的臭豆腐,街头有名的蟹壳黄,贩子的梅花糕、鱼香春卷,一切都充满了新鲜乐趣。

    苏尘还是头一次真正在姑苏县城里游玩,听了杨得志的介绍,这才弄明白姑苏城的布局。

    城中区是县衙门所在之地,县太老爷和众多达官贵人的府邸大宅,衙役们都在此地办差,气氛肃杀。

    城西是商铺区,街道两侧全是店铺,大多是城里富户人家的家产。随处可见货仓、米布茶盐商行、酒楼、茶馆、五花八门的店铺。因为西门外有河运的便利,城西最是繁华热闹,云集各方商人。

    城南是平民住宅区,住着数万平民,都是狭窄憋屈的土房木屋,低矮街道拥挤,遍地是难闻的臭水沟。

    尽管如此,想要在城南区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土屋木房,依然代价昂贵,不是乡镇小民能奢望的。

    城北是县城富户、大商人、各镇乡绅土豪的宅院,建有诸多的武馆、书院、豪宅、林园,一座座比肩耸立。街道宽敞,颇为清静,平日都是马车和轿子进出城北。

    在城西街道口,还有一座姑苏城里赫赫有名的青楼“烟雨楼”,里面莺歌燕舞,花枝招展,琴音缈缈。

    老鸨带着成群的姑娘们在楼门外招摇的招客,拉拢富家公子、江湖豪客进楼享乐。

    路过城西街道口的时候,张铁牛眼巴巴的朝烟雨楼里张望着,颇为羡慕,可惜囊中羞涩,再加上李魁药师的戒令尤言在耳,也不敢造次。

    众新人学徒们终究是青涩,不敢在青楼门前逗留,匆匆离去。

    逛到另一处街头,却见一大群百姓围聚着看一个杂耍戏班在表演喷火、钻火圈、铁锤碎胸石等把戏,不时引来人群欢呼高喝。

    杨得志眼尖,发现了人群中有个泼皮在调戏良家妇女,立刻大叫起来。“哎,我认得那泼皮,叫牛三,经常在这条街上干坏事!铁牛哥,快干他!”

    “兄弟们,跟我一起干他!”

    张铁牛听了顿时脑子一热,兴奋的冲在最前面。

    苏尘、杨得志等人怕他吃亏,连忙也也冲过去,揪住那泼皮便是一顿痛打,打的那牛三哭爹喊娘。

    姑苏县城里的泼皮,向来只敢在平民百姓面前装狠,遇到这些身穿药王帮弟子服的帮派狠人,哪敢抵抗,只吓得神色仓惶,抱头逃命而去。

    众师兄弟们在街头一番打抱不平,不由眉飞色舞,终于觉得他们开始成为真正的江湖中人。眼下痛打一个泼皮,只是他们在姑苏城的江湖,小试身手而已。

    到了中午时分,在县城玩了一上午,众人终于逛的有些累了。

    张铁牛、杨得志和秦慧慧都是姑苏县城人,孔心巧家里也在县城附近,他们四人便各自回家团聚吃饭去了。

    最后剩下苏尘一人,孤零零独自留在热闹的街道上,也没个去处,分外黯然失落。

    周庄水乡太远,一个来回至少要一天的时间,晚上肯定赶不回来。况且他心中芥蒂未消,也不想回去。

    在城里逛到了中午,肚子却是有些饿了。

    苏尘摸摸怀里空空如也,却是露出一抹苦笑。

    药王山庄为所有的新人学徒提供吃、穿、住,伙膳房的饭菜不用花钱,但是没有任何钱财可挣。

    张铁牛等师兄弟姐妹们,家里多少还会给他们少量的铜钱,有一些零碎铜钱可用。

    但是他身无分文,走在街头连一个馒头也买不起,十分窘迫。这也是他不大愿意从药王山庄里出来,和众人一起来县城闲逛的原因。

    “罢了,中午先饿一顿肚子,晚上回山庄的伙膳房再吃一顿饱的吧。”

    苏尘微叹。

    他寻思了一会儿,该去干点什么。

    下午正好闲着有空,去找阿丑,看看他的近况。

    之前,两人约好了各自进姑苏县的江湖帮派,日后一起闯荡江湖,也不知阿丑入了天鹰门没有,混的怎么样了。

    苏尘去了一趟天鹰客栈,在后院遇到了火夫老李头,打听阿丑下落。

    老李头看到苏尘穿着一身药王帮弟子的服饰出现,有些错愕,神色间很快多了几分拘谨和畏色。

    苏尘早已经不是昔日那个穿着破烂麻衣的渔民小子,而是药王帮新人弟子,身穿着一袭干练的青衫,又练了几个月的武艺,身子骨结实了许多,平添了许多江湖子弟才有的英武之气。

    老李头唠叨着说,阿丑自那日离开之后,就再未回来。听人说,似乎是进天鹰门,成了一名外门弟子。

    苏尘闻言不由大喜,立刻前往天鹰门总堂找阿丑。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天鹰门总堂不让外人进。

    而且帮派的新人都没什么名气,没人会去特意记他们的名子。想要请天鹰门总堂守门的刀客,去帮忙找人,没有任何好处,他们根本懒得理会。

    苏尘没能找到阿丑,心中未免有些遗憾,想着只能以后再找机会。

    不过,他还是感到十分欣慰,李叔说阿丑已经成了天鹰门的弟子,成了江湖中人。他们兄弟二人迟早还能在姑苏县城里遇上,也不急于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