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3 《龟息诀》
    深夜,藏书阁一楼的角落,一张老木桌上放置一盏昏暗的小油灯。

    苏尘挑灯夜读,经常熬夜到凌晨拂晓。

    藏书阁夜里不关门,帮内弟子可以在这里待到天亮。但不供应油灯,必须自己带油灯。

    苏尘可没有闲钱来买油。

    药王山庄后山有一大片野生的桐树林,可以捡取掉落的油桐干果子,在陶罐里用力捣鼓,压榨出桐油,然后用小竹筒装满,用野棉絮揉成灯芯,做了一盏小油灯。

    灯光虽黯淡,但是散发出淡淡的桐油香,颇为清香怡人,还有提神醒脑之效。

    苏尘自备桐油竹灯,埋首书桌,在众多的道书之中,又找到了几个重要的发现。

    “凡夫俗子,不可内于灵山。”

    “欲寻灵山,先封六识。一缕神念,直抵紫府。”

    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世上的凡夫不可能发现自己体内隐藏的神秘灵山。

    想要找灵山,必须独辟蹊径,封闭自己的六感,然后凝聚一缕神念,进入泥丸宫的识海深处,方能找到灵山所在。

    ‘终于找到办法了!’

    苏尘惊讶又兴奋。

    封闭自身的感官六识,凝聚出一缕神念潜入泥丸宫,这是寻找灵山的最佳途径。

    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做到封闭六识?

    藏书阁内杂书众多,或许有封闭自身六识的书籍。

    苏尘又花了数日的功夫,在杂书堆之中翻找。

    居然还真被他惊喜的找出了几本,专门用来封闭六识的道家法门,如《问心经》、《胎息法》、《龟息诀》等等。

    这几本简介上写着,都有让人封闭六识,获得入定静心的效果。

    最让苏尘满意的还是那册《龟息诀》。

    《龟息诀》是一册道家典籍,通常用来修身养性,并没有任何修炼的限制。里面没有记载任何一招武学招式,无法增强武者的战斗力,不属于武书,也更不属于药书。

    书上介绍说,可以修炼此法门,能让人在沉睡中渐渐封闭自己的六感,进入深度的沉眠之中。

    这让苏尘十分满意,因为可以一边睡觉的同时一边进行修炼,不用额外占用他的时间。

    而《问心经》和《胎息法》等等,都要专门花费大量时间去修炼。

    他整个白天要跟随师父学武技和药术,傍晚到深夜还要继续在藏书阁翻书查资料,寻找“青石泪”的更多线索。

    每天的时间都安排满满的,没办法抽出更多的时间,去专门修炼一门耗时的功法。

    “好!就修炼这么《龟息诀》了,封闭六识,或许能找到神秘的灵山!”

    苏尘决定尝试一番。

    藏书阁的书籍不能带走,他将这篇《龟息诀》默记于心。全书仅有二页,一共寥寥四五百字左右的正文,倒也不难记下。

    苏尘白天跟随李魁药术修炼武技和药术,傍晚前往藏书阁继续翻看各种药书,寻找有关青石泪的任何线索。

    到深夜时分,他才回到石屋睡觉,张铁牛、杨才志等人早已经睡了一二个时辰了,呼呼睡的正香。

    “龟虽有鼻,而息之以肤。睡则气以肤出,名曰龟息!”

    “身如龟背,气如游丝。耳目垂帘,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舌抵上腭。百脉舒畅,潜心入定,气沉丹田,心神守一。”

    “久之,心随意降,渐封六识,身躯遁入虚无。”

    “气息缓而悠长,心跳缓慢。”

    “此诀修炼到最高大成至境者,可一日一吐息,一时辰一心跳。”

    “旭日东升,大地复苏,知觉苏醒。”

    苏尘躬身躺在炕头,默默运行龟息之法,渐渐深睡了过去。

    如此修炼了大约一个月有余。

    苏尘发现,自己的呼吸果然变得缓慢而悠长,睡觉变得十分香甜。

    连旁边炕头,张铁牛的呼噜憨啸声,杨才志的磨牙声,秦慧慧的抠脚声,孔心巧梦中碎语,都完全消失了。

    哪怕是雷雨季节,药王山庄外春雷阵阵,他也都完全听不见。

    每次苏尘睡醒一觉之后,都感到自己精神旺盛,昨日的疲惫一扫而空。每天只需二三个时辰的睡眠,就足以保持整天的旺盛精力。

    别的不说,光是帮助恢复旺盛精力的这个作用,还是挺不错的。

    但是,除了这个好处,也没有任何其它更多的异状。

    “这龟息术,不会就是让人睡饱一觉之后精神好吧?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彻底封闭六识的迹象!”

    这让苏尘大为苦恼。

    其实,他有所不知,这《龟息诀》是很低级的道家修身养性典籍,只是让人呼吸变得悠长,根本做不到彻底封闭六识。

    要知道藏书阁一层的书籍,都是一些很普通大众的书籍,街头书店有卖,连秘笈都称不上。很多武者、道士都修炼过,根本没有奇特之处。

    苏尘苦思许久,也不知原因。

    他只以为自己的修炼时间太短,所以远远达不到《龟息诀》书上所说的大成境界,一日一吐息,一时辰一心跳的最高境界。

    自己的境界太低,无法彻底的封闭六识,自然也无法凝聚一缕神念,潜入泥丸宫中。

    “以目前的进展来看,《龟息诀》想要修炼出这样的效果,恐怕没有几十年,绝做不到一日一吐息的大成境界。我可没这么多时间,耗费在这上面。”

    “得另想办法,封闭六识!”

    苏尘在藏书阁内又耗费十余日,苦苦研究各种药书,甚至看各种江湖方士的偏方。

    这日深夜,他看到药书中记载着一个病例:“吴郡猎人张氏被金环毒蛇咬伤,陷入昏迷,几近气绝。幸得药师路过喂以解药,片刻救醒,得以活命。”

    苏尘看到此处,突然脑洞大开,灵光一闪。

    “金环蛇毒液,陷入昏迷,几近气绝?!”

    “对啊!金环蛇的毒液,能够麻痹肌肉和神经。”

    “仅需一滴毒液,便足以大幅降低血液流速,令人彻底丧失身体的感官知觉。严重者甚至令人呼吸困难,窒息,丢了性命!”

    “不过,如果大幅减少剂量的话,只用十分之一,甚至更少量....毒性大幅降低,并不致命。”

    苏尘精神一振。

    身为一名药师学徒,这几个月跟随李魁药师学了不少的药术理论。当然明白一个最浅显的药术道理,那就是离开剂量谈毒性,那是耍流氓。

    很多剧毒之物,剂量少到一定程度,便并不会致命,甚至出现一些奇特的效果,被药师们用来治病。

    所以,像毒蛇液、蝎子液、硫磺等剧毒之物,经常被药师们提取出来治风湿、癫痫等等,其它毒物用来治病更是不知凡几。

    苏尘不由异想天开。

    如果辅助以微量的金环蛇毒液,说不定可以大幅的强化《龟息诀》的封闭六识作用,将自己六识彻底的封闭起来!

    当然,此法有很高的危险性,稍有不慎便会致命。

    苏尘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冒险试一试,看看这个办法是否行得通。只要控制好毒液的量,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致命的威胁。

    他现在成为外门弟子已经五个月,快没有时间了。

    要是这次不成功,被师父淘汰成为一名杂役弟子,他便丧失很多学徒的好处,无法再像现在一样随意在藏书阁翻看这如山般的药书、道书。

    那样的话,再想要治好自己的青石泪治病,恐怕希望变得非常渺茫。

    这病治不好,他连睡觉都不踏实。

    ...

    药王帮以药为主业,药材自然包括诸多的蛇类。

    药物山庄的药师们会养各种毒蛇,经常有药师会提取金环毒蛇的毒液来做试验,或是炼制各种药丸。

    但苏尘如果想要他们的毒液,肯定要付钱去买,价钱颇为昂贵。

    苏尘身无分文,可买不起。他想要毒液,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去野外抓一条金环毒蛇,来提取它的毒液。

    他现在已经是学了近五个月的药王帮弟子,也学了一些毒蛇药材,对各类毒蛇的秉性已经熟悉,也知道如何抓蛇取液。

    苏尘准备去姑苏县城外的深山一趟,找一条金环毒蛇,提取毒液。

    顺便也在山里碰碰运气,看看能否采摘到野参,以备不时之需,万一自己突然伤感之下落下青石泪,他也用得上。

    苏尘向李魁药师告了三天的假。

    他不敢明说自己要进深山。

    药王帮并不允许学徒期的弟子私自进深山采药,因为学徒们的武力还是太弱了,连三流武者水平都还不到。

    深山老林颇为危险,猛兽毒蛇多,成年的豺狼猛兽几乎堪比三流境界武者的实力,学徒期弟子一旦遇到饥饿的豺狼,没有太多的抵抗之力,很容易出事。

    再说,崇山峻岭难以攀爬,容易迷失方向,进了山很可能出不来。

    只有达到药匠的实力,或者是三流武者以上,各方面的实力较高,才被允许进深山老林采药。

    苏尘不得已,此趟进山只能瞒着师父,称家里有急事,要回去一趟。

    李魁药师有些皱眉不悦,但考虑到苏尘是周庄水乡人,离姑苏县城有些远,还是准了三日之假,只是吩咐他早日回来,别耽误了武道修炼和药术学习。

    苏尘私下偷偷准备好一个药篓和行囊,匆匆出了药王山庄,前往姑苏县西郊数十里远的穹窿山脉一带,寻找金环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