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5 青泪,万鱼争跃!
    金环蛇王在灌木草丛间游走,庞大的蛇躯,缓缓的逼近苏尘,想不动声色之间缩短距离,寻找瞬间攻击的最佳时机。

    苏尘转身拔腿就跑,到开阔无遮拦的平地。

    金环蛇也顿时加速,钻出了灌木丛,朝苏尘身后猛追过来。

    苏尘见金环蛇王追来,突然猛然回身,将手中砍柴刀用力一甩,朝它的腰身处飞斩了过去。

    砍柴刀呼啸,在半空中疾速飞旋。

    “嗤!”

    飞旋的砍柴刀砍中蛇身,顿时在粗硕的蛇躯上劈出一道三寸深七寸长的血口子,蛇血汩汩的流了出来。

    砍柴刀也落在地上。

    刀口有些钝,砍的并不深,不致命。

    但这也足够了,金环蛇王伤口开始流出汩汩的暗红色蛇血。

    金环蛇王负伤吃痛,疯狂暴怒,再度游走朝苏尘猛追,但却怎么也追不上灵活矫健,在树林中快速穿梭的苏尘。

    苏尘见它追来,反而心喜,绕着古杉树游走,不时捡起大石块砸过去,引金环蛇来追赶,消耗着金环蛇王的气血和体力。

    金环蛇王血流不止,满地都是腥红,体力很快耗尽,半个时辰之后便软绵绵的倒在古杉树旁边的地上,没有动静,也不知是死是活。

    苏尘寻思着再补上一刀,但是那柄砍柴刀就在金环蛇王附近。他心头十分警惕,也不敢轻易上前去拾捡。

    在远处,耐心的等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眼看着天色马上就要黑了,金环蛇王依然僵直在地上没有动静。

    苏尘这才稍微确定,它很可能真的死了,谨慎的从金环蛇王身后小心接近,先捡起砍柴刀。

    不管它是死是活,他都准备将金环蛇王的头砍下来,以免它装死。

    苏尘举刀,手起刀落,朝金环蛇头狠狠剁了下去。

    原本一动不动的金环蛇王,就在这瞬间,弹跳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猛咬向苏尘握刀的手腕,腥臭的毒牙闪电般在手腕咬了一口。

    苏尘惊叫一声,手腕剧痛,痛的他直咧嘴。

    “该死,这头金环蛇王居然在诈死!”

    苏尘惊怒,不敢退却,挥着砍柴刀,朝金环蛇王的蛇躯猛的乱斩下去。蛇躯粗硕庞大,随便他怎么砍都能砍中。

    这个生死血战的关头,要是不拼命,恐怕就要葬身蛇腹了。

    金环蛇王被苏尘乱刀砍的血肉横飞,蛇尾狂甩,朝苏尘横扫打过来。

    苏尘躲避不及,被巨大的蛇尾猛拍在侧臂,顿时感到自己像被一条铁棍扫中,手臂脱臼,被拍飞出数丈开外。

    他摔在草地上,手臂一阵钻心的剧痛,咽喉内一口殷红鲜血喷了出来,脑中一阵嗡嗡响,只感到眼花昏眩,站不起来。

    金环毒蛇被苏尘狠狠砍了好几刀,都砍在蛇躯上,痛不欲生,勉强蛇躯游走,往灌木深处钻去。

    它无比悔恨,和这人斗了个两败俱伤,谁也没讨到好处。早知如此,还不如及早逃走算了。

    ...

    小片刻,苏尘才昏眩中缓过劲来,挣扎着在地上坐起来。

    歇了数息,他嗡嗡作响的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一些。朝四处看去,那头金环蛇王似乎已经钻入了深山老林,空留了一地的血迹,不知去向。

    苏尘咬牙,将脱臼疼痛的手臂接好,只觉得浑身疼痛乏力,也不敢去追进蛇王。刚才的一战,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耗尽了,还差点死在这深山老林之中。

    他看了一下右手腕,多了两个毒牙血槽点,流出少许墨绿色毒液,不由神色惶恐。

    中金环蛇毒了!

    苏尘在进山之前,仔细研究过金环蛇的毒性,清楚此毒的可怕。

    金环蛇毒液有强烈的肌肉和神经麻痹之效,只需一滴毒液,足以将他全身彻底麻痹。这是一种强烈麻痹性毒液。

    本来他只想抓一条金环蛇,提取一滴的十分之一,极微量的毒液用来辅助《龟息诀》,封闭自己的六识,凝聚一缕神念,潜入紫府寻找神秘的灵山。

    没想到直接被金环蛇王咬了一口,注入了好几滴,远超过数十倍剂量的致命毒液。

    被金环蛇王咬的那一下之后,伤口并不痛,只是轻微麻木感。

    但是这麻痹毒液会随着血脉中的气血,在体内迅速扩散,半个时辰之内,便会让人渐渐失去知觉,直到整个人神经和肌肉全被麻痹,呼吸完全停止,窒息而死。

    药王山庄内有门类齐全的解毒药丸,其中便有药师研究出,专门治疗金环蛇毒的特制解毒药丸。

    可他身在深山,在半个时辰之内根本无法返回山庄内去解毒。

    再说了,这种特制药丸一粒很贵,要小半两银子才能买到一粒,他就算立刻回到药王山庄也买不起。

    苏尘勉强站起来,将砍柴刀收在腰间。茫然四顾,无意间望见古杉树下的那株野参。

    这株数十年份的野参是用命换回来的,当然也不能放弃。

    他拔出采药小刀,将那株野参从地下挖了出来,塞入怀里。

    药篓里也有一些他在深山里顺手采摘来的低级解毒草药,对蛇毒的药效很一般,但聊胜于无。

    苏尘胡乱吃了几株解毒草,然后背着药篓,踉跄的往数里外山脚下的一座湖泊而去,想要清洗毒牙伤口。

    那是一座千丈小湖泊,深藏大山之中,幽静深远。

    苏尘脚步踉跄的来到湖畔,已经感觉到自己呼吸困难,气喘急促,几乎快透不过气来,半边身子开始发麻,感觉快要昏睡过去。

    他扑倒在湖边浅水中,拼命清洗着毒牙伤口,想将伤口内的金环蛇毒液洗出来。

    但是没用,昏沉的感觉一阵阵袭来,越来越强烈。

    苏尘一狠心,掏出锋利的采药小刀,在清澈的湖水中洗干净,随后在自己手腕的毒牙伤口用力一割,让伤口的血流出的更快点,将里面的毒液也流出来。

    汩汩的鲜血,从伤口往外流,染红了附近数丈方圆的湖面。

    苏尘脸色无比苍白,瘦小的身躯不停颤抖,神色渐渐变得绝望。

    割裂的数寸长伤口,没有丝毫的痛楚,依然只有麻木。

    痛觉丧失,这说明中毒已深。

    被金环蛇王注入的毒液太多,连握着采药小刀的另一只手都开始麻痹,哪怕很用力都快拿不住小刀。

    “我才刚成药王帮弟子半年,尚未踏入江湖,还来不及做点什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深山湖畔了吗?”

    苏尘头脑一阵阵强烈的昏眩感袭来,半跪在水泊之中拼命洗着伤口,感觉自己要熬不住,将要昏厥过去。

    他心中无比的酸楚和难过。

    想到自己出身贫寒的渔家,四五岁就帮衬着家里干活,经常在寒冬腊月下河打渔,十多年来受了不知多少的苦。

    他的命受青石泪病所累,卑微如草芥,弱小如灯芯,随时可能被一阵大风吹熄灭。

    可是,苏尘依然很珍惜自己的小小性命。

    为了不让自己的病再拖累家里,也不想卖身为奴仆。他才孤身离家前往县城的药王帮学艺,想自己养活自己。

    跟随师父苦学了半年武艺和药术,不顾寒冬酷暑,勤修苦练。

    他受得住贫寒和卑微,也耐得住孤苦无依。

    这次进山来,只是想取一点金环蛇毒液,治好自己的青石泪怪病。

    等他病好了,在药王帮内再苦修个三五年,说不定就能成为江湖三流武者,在周庄老家那也算有了大出息,被同乡的渔民们羡慕。

    说不定日后还能和兄弟阿丑,以及帮内的诸位师兄弟姐妹们一起闯荡江湖,成为吴郡内赫赫有名的江湖豪客。

    可是被这金环蛇王咬上一口,中了剧毒,他这一切的梦想都完了。

    青石泪怪病这十多年都没有折磨死他,反而被这深山里的毒蛇给一口咬死了。

    自己微渺的一生,早早到了尽头。

    为什么?!

    苏尘紧握着稚嫩的拳头,不甘心的猛力拍打在湖面,心中悲愤交加。

    坚强的他,哪怕听到爹娘要卖他为奴的噩耗,也不敢轻易落泪,生怕会大病一场,连累别人。

    但此刻,他真的要死了,终究还是忍不住心底的酸楚和难过,眼角无声的滑落下两滴青色的泪花来。

    ...

    两滴散发着玄妙青色奇光的泪滴,从苏尘泛酸的眼眶滑落。

    它们带着苏尘的体温,尚未凝固成石,“噗通~~!”一声落入湖中,荡起一阵阵轻微的涟漪。

    一股神秘的异香,顿时散发了出来,随着荡起的一圈圈涟漪,向湖中远处迅速扩散出去。

    湖中原本波澜不惊。

    但这股异香扩散的极快,仿佛是在一刹那间,湖中万鱼都嗅到了,顿时千丈大湖“哗啦”沸腾起来,如同一口煮沸的大锅。

    无数的大鱼小虾争先恐后的从大湖中拼命游过来,欲争食那两滴青液,唯恐落后一步。

    独占鳌头的,赫然是一只半尺长的红尾大虾王。

    红尾大虾王冲在鱼群大潮的浪尖,用尾翼不停的在浪尖上弹拍,每一次飞弹都能刹那间激射出四五丈远,令其它鱼虾望尘莫及。

    它最先赶到,一口吞下其中一滴青泪,抢到了头筹。

    可惜,红尾大虾王还来不及高兴。

    只见又一尾足足三尺长的罕见银脊刀鱼,在湖泊中劈波斩浪,疾若闪电,张开凶猛大口,吞下了那只吃了一滴青泪的红尾虾王,连须渣都没留下。

    眨眼间,这尾银脊刀鱼一甩尾翼,飞射出数十丈,消失在这座湖泊的深处。

    其它万鱼都看的目瞪口呆。

    这条银脊刀鱼太强悍,三尺长至少数十斤重,绝对是银脊刀鱼之王。它速度太快,背脊尾翼锋利如刀,可裂金石,寻常大鲫鱼若是与之争斗,瞬间肚腹便被它的尾翼切裂,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不过,湖中还剩下另外一滴!

    其余万鱼依旧争相冲去,想要吞食剩余的那滴青泪。

    此时,却见湖底深处暗潮涌动,一头足足二丈有余的巨型怪鱼从湖底涌洞深处,气势汹汹排浪而来。

    赫然是一头四五百年的雪斑石鱼怪,鱼脸丑陋如同石怪,浑身石色凸斑点,鱼鳞坚硬如石,恐怖的鱼躯如一块巨石磨盘。

    它从湖底深渊赶来,来的最晚,却最是霸道。乘着丈高的巨浪水花,将成千上万的纷乱鱼群排挤逼开,丑陋的脸孔恐怖而狰狞,朝苏尘所在的湖畔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