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6 封六识,见灵山!
    苏尘半跪在湖畔边,略显稚气的脸庞,难掩悲伤和绝望。

    他滴下青石泪之后,立刻便感到自己浑身元气,这一瞬间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迅速流逝,虚弱无比,奄奄一息,陷入濒死状态。

    这种熟悉无比的痛楚,这辈子曾经历过八九次。

    每一次都痛不欲生,让他不想再去经历。

    苏尘眼眶模糊,隐约看到眼前这座小湖里万鱼沸腾,似乎在争抢着他滴落的两滴青泪。

    但他已经无暇去看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心中充满了悲伤。

    “我是先被金环蛇毒死?还是先流下青石泪,发病而死?”

    苏尘再也撑不住,早已经麻痹丧失知觉的身子一软,“噗通”倒在湖泊浅水中,心中绝望的想着。

    但不管怎样,他都不想死。

    只要一息尚存,神智还在,就要想法子救回命来。

    再卑微的性命,那也是他自己的性命。

    他跟阿丑约好了,要成为大药师、大豪客,一起闯荡江湖。他还没有笑傲江湖,没能衣锦还乡回周庄去见爹娘。

    他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想去做,没来得及干。

    金环蛇毒无药可救。

    但青石泪泄露出去的元气,他还是可以补回来。

    苏尘用还能勉强还能动的一只手,从怀中哆嗦着掏出那株野参,艰难的塞在嘴里,咬下半截,用尽最后的力气嚼碎了,往腹内吞去。

    通常,这种数十年份的野参是不能直接吃的。

    这是二流武者经常用到的一味补气药材,用于中丹田炼气。

    野参里面蕴含的元气太强,大补元气之效,悍烈又霸道,武者根本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元气。

    哪怕是内家二流好手,也不敢这样直接服用数十年份的野参来修炼元气。

    必须将野参切成小片,熬汤煎药,温火慢炖。

    然后分成数次,慢慢服用,吸收其中的补气药力。

    可是,苏尘没有这气力去弄这些。流下青石泪之后,身子已经元气亏损,极度虚弱,能补多少算多少。

    他将这小半截野参在口中咀嚼了几下,嚼出甘甜微苦的参汁,便匆匆吞下了腹内。

    参药迅速释放出蕴含着无比强烈的元气,在他的腹内形成一股元气流,翻江倒海一般进入各条经脉之中,在体内横冲直撞,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苏尘很快感到自己腹内如刀割,剧痛难受。

    以前他仅仅吃过野参和鲜鱼一起熬制的参药汤,文火炖上半个时辰,药性变得十分温和滋补。

    从未这样直接吃数十年份的野参,哪里想到生吃的野参药,元气会如此霸道悍烈。

    一股强劲的元气流,从苏尘的腹内流向身体百骸的经脉,最后直冲向他的脑门。

    元气流不断的冲击着眉心的泥丸穴,苏尘脑中“轰”的一下剧痛,整个人顿时昏厥过去。

    苏尘昏迷在湖泊的边缘,任由湖水沉浮着,湖水中还遗落下一大截野参。

    此时,那头恐怖的雪斑石鱼怪,正排大浪而来,横冲直撞无可阻挡,无数鱼虾群惊恐四散而逃,不敢与之争。

    它巨大如磨盘的大嘴,威猛一张,直接将剩下的那滴青泪和昏厥的苏尘一起吞了入腹内,随后它甩动短小的尾翼,缓缓的游向湖底深渊处。

    良久。

    这座上千丈幽静小湖,沸腾的湖面渐渐平息,宛若什么也没有发生。

    湖泊的浪花,反复冲刷着湖边的血迹,淡去了所有的血腥和痕迹。

    雪斑石鱼怪在湖中缓缓游着,沉到湖底百丈深渊,在一块长满水草的石床上,沉坐了下来。

    湖底黯淡,静谧无声。

    在百丈深渊处,隐隐可见有一条湖底暗涌道,跟其它大湖相连。

    它丑陋恐怖的石怪脸,瞪着灯笼般的双鱼眼,呆木的望着整个空灵碧绿的湖泊,也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

    苏尘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整个人被腐臭肉壁包裹着,周围黑暗死寂,没有一丝空气。四壁都是黏膜粘稠,只有鱼怪如雷打鼓的蹦蹦心跳声。

    金环蛇王的毒液,从他手腕的毒牙伤口,沿着血脉流向身躯和四肢,彻底麻痹了他的肌肉和呼吸神经,让他陷入窒息之中。

    苏尘陷入了濒死状态,离真正的死亡仅仅一步之遥。

    但依然只是濒死,不是真的死了。

    苏尘的腹中,野参药逸散出来的一股强烈元气,向他体内各处冲撞,令他肌体的生机异常旺盛。

    体内经脉之中,元气流的涌动根本停不下来。虽然肌肉和神经已经麻痹,呼吸已经停滞,但是元气流却依然强劲的冲击着,带动气血流动。

    偏偏此时,苏尘在睡眠中早已经形成习惯的《龟息诀》,也自动运转起来,六识封闭,与外隔绝。

    庞大的元气无处可宣泄,势如破竹的冲破了脑海的泥丸宫穴道,打开了进入上丹田的通道。

    一缕微弱的神念,随着这股庞大元气进入了泥丸宫内,渐渐凝结起来。

    无意之间,苏尘在雪斑石鱼怪的肚腹内,在金环蛇毒的麻痹之毒和野参元气的强劲涌动合力之下,在《龟息诀》的自动运行之下,封闭六识,陷入了一个罕见的状态。

    如果有江湖宗师境高手看到,肯定会十分惊讶。

    这才是真正的“龟息”状态!

    这是江湖上无数顶尖一流武者,梦寐以求的一种修炼状态。

    在真正的“龟息”状态之下,武者不以口鼻呼吸,封闭六感,彻底断了外界的一切干扰,但是体内元气旺盛,生机却依然源源不绝。

    这种状态之下,最容易进入内视,一缕神念进入神秘的上丹田。

    内视上丹田,这是江湖中一流顶尖武者迈向宗师境高手的必经之路,也是最为艰难的一步。

    江湖无数一流顶尖高手止步于上丹田门外,离宗师境仅仅一步之遥,却苦修数十载而不得。

    此时,尚未完成下丹田修炼的苏尘,却在无意间凶险的撞入了上丹田。

    ...

    苏尘已经六识封闭,身躯被包裹在一层厚厚的粘液,甚至还混杂着异香浓郁青石泪液体。

    意识迷糊之间,他仿佛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极其黯淡微不可见的小光团,出现在一片虚空之海里。

    这虚空之海也不知几万里,浩瀚无边,看不到尽头。

    它忘却了一切,朦胧间不记得自己是谁,只是懵懵懂懂,漫无目的的飘荡着。

    这片虚空之海没有尽头,只有无边无际的虚无。

    空无一物,孤独的令人感到心悸。

    这样一个弱小的光团在虚空之海里游荡着,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自己,这种孤独和寂寞,简直能让人发疯。

    好在它懵懂,也不知道什么是孤独和寂寞。就这样,它在虚空之海里浑浑噩噩,飘荡了不知多久,飘行了多远。

    一次偶然,它惊异的发现了虚空之海内出现了一缕青气。

    这一缕青气,淡薄如烟,跟它一样毫无目的在这片虚空内飘荡着。

    它猛然惊觉,好不容易在虚无中遇到其它东西,大感惊喜的追逐了上去,跟那青气大声招呼。

    这缕青气好像没有看到它,根本没有理会。

    它追逐了一会儿,跟这缕青气说话也没有任何回应,它胆子大了起来靠近过去,碰触了这一缕青气一下。

    瞬间,这缕青气被它吸收,融为一体。

    原本黯淡无光的小光团,瞬间变得青亮了一分,似乎更强壮,更有生气。

    这无疑让它又惊又喜,这一缕青气对它居然有这么大的好处,好像大补的珍品一样,吃了可以让自己立刻强健许多。

    要是吃了更多,它这弱小光团岂不是会光芒四射?

    它想到这里,心动起来,在虚空之海内全力搜寻起来,想要找到更多的缕缕青气。

    很快,果然被它在虚空之海内找到了更多的一缕缕青气,足有十多缕。

    飞快的吃了这些青气之后,它这个原本黯淡不可见的小光团,明显亮了近三分之一。

    它不定的追寻着这些青气,往飘散过来的方向而去。

    忽然,它突然看到,前方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型之物。

    此物通体浑圆,就像一个大型的蛋卵,这些青气正是从混沌之物的方向飘过来的。

    它吃了一惊。

    在空无一物的虚空之海内飘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庞然大物。

    令它惊疑不定,又有些担忧和畏惧,生怕这巨物会吞了自己。

    在数十里之外徘徊许久,并没有察觉到这巨物有什么危险存在,它便小心的飞往混沌之物。

    那个巨物看起来越来越大,足有数千丈之巨,比高山大岳还雄伟。

    相比之下,它这个微弱的小光团,才豆子一般大小,渺小的可怜。

    它渐渐靠近了,才惊讶的看到,这个巨物的外壳上有一道数十丈长的裂缝。正是从这裂缝内,溢出一缕缕的青气。

    这道裂缝,就像蛋壳碎裂了一样,令它感到触目惊心。

    原本浑圆无缺的巨大蛋卵,硬生生裂开这么一道大裂痕,出现这么大的缺陷,成了一个残缺品。

    “呃...蛋碎了?”

    它呆愣愣的望了许久,不由替这混沌巨卵感到惋惜和难过。

    它现在就如同一个农家天真烂漫的少年,拾鸡蛋的时候,却伤心的看到鸡窝里的蛋居然壳碎了,流出一些蛋液来,莫名的悲伤好久。

    突然,它回过神来,又感到好笑。

    这巨蛋跟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瞎操心什么。

    对它有用的是那些青气。

    而那些青气,正是从这混沌巨物的蛋壳裂缝里漏了出来,正好白白便宜了它,拿来吃。

    要是混沌巨物没有裂缝,恐怕它还吃不着这些滋补的青气呢。

    这巨物里面应该有更多青气吧,它兴奋的使劲的往裂缝内钻进去,想要吃到更多的青气。

    混沌巨物的外壳很软,感觉就像一层薄膜。壳上的这道裂缝很长,却很细,仅仅比针尖略宽一些。

    青气是一缕缕丝状的雾气,从里面漏出来比较容易。

    但它却是一个小光团,比一丝丝的青气“肥圆”多了。

    它用尽吃奶得劲往里面钻,几乎把自己给挤扁了。

    “呼!”

    挤到一半的时候,它的气力几乎耗尽,累得够呛,卡在裂缝的缝隙里动弹不得。

    不多久,蛋壳内又有一丝丝青气往外泄露出来,被它吃掉,补充了一下体力。

    它恢复了几分力气,继续往里面挤。

    费了好大得劲,它终于钻过了蛋壳裂缝,进入混沌巨物的里面。

    混沌之卵内是一片很大的空间,中间悬浮着一座很小的小山。

    此山通体灰色岩石,仅一丈大小。

    山顶中央有一小块平地,平地周围尽是崎岖的岩石。

    小山上似有天然的山痕纹路,龙蛇游走,如同上古大符。

    它惊愕,从未见过这样的上古符文,原本混沌无知的意识里,却突然凭空冒出两个字。

    “灵山!”

    轰的一瞬间,它曾经忘却的一切记忆,都如潮水一般涌了回来。

    他记起来了。

    自己是苏尘,之前在深山老林里寻找金环毒蛇,意外发现了一株老野参,结果和潜伏在旁边洞窟内的一头金环蛇王打起来,被它的毒牙咬伤。

    他跑到了山脚下的湖边清洗伤口,却毒发,渐渐毒发失去知觉。酸痛悲憷之下,流下了青石泪,最后昏厥过去了,隐约间还看到了一头巨大如磐石的鱼兽。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清楚了。

    苏尘有些愕然,自己怎么变成一个青色小光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