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18 鱼怪
    雪斑石鱼怪沉坐在湖底的石床上发呆,有些纳闷。

    往常它吞食了食物之后,很快都会消化。

    但这次有些奇怪,那食物一直梗在它腹内,被它的粘液包裹着,但似乎没有消化的迹象。

    ...

    不知过了多久。

    蓦然间,苏尘从一堆厚厚的粘液中翻身,惊醒过来。

    “呼!”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像做了一场无比漫长的噩梦,终于从离奇的梦境中醒了过来。

    来不及细想梦境里发生了什么。

    苏尘只觉得胸口十分憋闷,好像是被闷在一个极其封闭的地方。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任何东西。

    一股无比浓烈的鱼腥臭味,呛入鼻内,他猛咳了几声,就像被一堆臭鱼包住一样。

    苏尘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伸手朝四周摸去,惊愕的发现四面都是蠕动的肉壁,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把他给包裹了起来。

    苏尘顿时有些慌乱和恐惧,莫非自己被巨蟒之类的大兽,吃进肚子里了?

    他本能的往后腰一摸,正好摸到了腰后挂着的一柄砍柴刀。

    立刻抽了出来,挥刀朝周围肉壁劈去,想劈出一条出去的道来。

    “噗!”

    一刀下去,血肉模糊。

    顿时,肉壁急剧收缩,翻江倒海一般掀腾了起来。

    前方肉壁突然张开,冒然出现一道亮光,大股的湖水倒涌了进来,淹没了这片狭小的腹腔空间。

    苏尘连忙双腿使劲在肉壁上一蹬,朝光亮处蹿射了出去,哗啦一下很快冲进了一片光亮的湖水之中,从黑暗的肉壁包裹中出来,恢复了明亮。

    湖水清澈碧蓝,透亮如水珀。

    苏尘从小在周庄水乡的湖水中泡着水长大,最善水中摸鱼,在湖中有一种无比的熟悉和安全感。

    苏尘在水中屏住呼吸,回头朝出来的方向一看,赫然看到一头二丈巨大的雪斑石鱼怪。

    这头鱼怪极为丑陋狰狞,鱼躯凸起大量肿瘤一般膦块,灰如石,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它是一块二丈大磐石。

    它嘴角正喷涌出一股腥血,一双铜锣巨目猩红如灯笼,怒瞪着他。

    鱼怪?

    苏尘吓了一大跳,手足乱蹬,差点呛了一口湖水。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太湖鱼怪?

    在周庄水乡的老家,渔民大人们常常口口相传,说在太湖之中经常有一头可怕的鱼怪出没。

    这头鱼怪躯巨大如舟船,脸貌丑陋恐怖,在湖中横行霸道,经常冲撞湖里的渔船,咬破渔网。甚至有小孩,被鱼怪吞食。

    所以每年的腊八,周庄水乡的渔民大人们都要用糯米、猪头、羊头祭祀大湖里的鱼怪龙神,祈祷大湖风平浪静,让鱼怪别出来害人。

    眼前这头恐怖的大鱼,分明就是渔民们口中传说的太湖鱼怪。

    苏尘此时也回想起来,自己昏迷之前,隐约看到一头巨大鱼出现。这头大鱼怪肯定是趁着之前他中了金环蛇毒,昏迷在湖边,把他给吞进了腹内。

    刚才他正是从这头鱼怪的腹内,逃出来的。

    鱼怪显然极其愤怒,吃进肚腹内的食物,居然自己又逃出来了。它横行太湖数百载,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

    “啪~!”

    鱼怪短小尾翼一甩,巨大鱼躯朝苏尘排浪而来,猛张巨口,想要将他再吞食下去。

    苏尘吃了一惊。

    他自知,自己水里逃命的速度,肯定不如这头鱼怪快。

    所以不能逃,只能迎战。

    他身为渔家弟子,自小在水里捕鱼长大,水性自然很好,经验也是极其丰富的,身子灵活如鱼,一招水中蹬月,一脚不偏不倚的飞踏在鱼怪最为脆弱的鼻孔上。

    这一脚下去,足足四五十斤的蹬击力道。

    “咔嚓!”

    大鱼怪心急着想吞苏尘,没防备被苏尘给一脚踢中,一着不慎,脆弱而敏感的鼻孔被苏尘一脚打凹下去,冒出汩汩腥血,顿时吃痛,痛的它酸楚无比,急忙调头就逃下水去。

    苏尘也不敢去追这头恐怖的大鱼怪,在湖水中踏水,摒着气往湖上浮去。

    很快浮上水面,急忙往湖岸边游去。

    那头磐石般巨大丑陋的大鱼怪腹内和鼻子受了伤,接连挨了苏尘两次重击,一时有些懵,并未追赶过来。

    它在湖中暴躁的游曳起来,巨口一张猛的一吸,湖中顿时出现一个数十丈的大漩涡,如河底暗涌一样强劲的吸力,想要湖面的一切都吸入湖底。

    片刻它又在湖面掀起数丈大浪涛,拍击向湖岸,宣泄着它的愤怒。

    它赫然如一头被激怒的水妖,在这座千丈静谧的湖泊中兴风作浪,悔恨到嘴的食物给溜了。

    “这头鱼怪莫非是真成水妖精怪了?”

    上了岸边,苏尘惊魂未定,回头看湖中巨大漩涡和阵阵大巨浪,不由一阵惊悚头皮发麻。

    这才是这头太湖鱼怪的恐怖实力,只怕江湖武道大宗师在这里,也不敢去招惹它。之前鱼怪急着一口吞下自己,没有施展出这些水中妖法来而已。要是刚才它就弄出一个暗涌大漩涡,恐怕自己逃都来不及。

    好在已经上了岸,他也不惧这头只能在湖中兴风作浪的鱼怪。

    苏尘浑身衣衫早被湖水浸的湿透,而且身上到处都是黏糊糊的腥液,散发着一阵阵的鱼腥臭味。

    他在浅水边将身上的鱼腥粘液都清洗干净,回想着之前发生的诸多事情。

    他在湖边中毒昏迷之后,被那头鱼怪给吞入口中,沉到了湖底。然后在鱼怪腹内又做了一个离奇的梦。

    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青色小光团,吃了很多青气,飞落在一座岩石灵山上。睡了一觉,长出了一条根须,扎根在岩石上动弹不得。哭天喊地也没有人应,这可是太难受。

    这让苏尘哭笑不得,心有余悸。

    还好,这应该只是一场奇梦,自己总算是苏醒过来了。

    要是自己变成一个小元神,一直被困在灵山,那可就郁闷死了。

    苏尘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发现金环毒蛇咬的两枚尖细牙印,青肿已经消退,伤口红润,看来毒液被大部分化解掉了。

    之前用采药小刀割开的伤口放血,此时伤口也已经愈合。

    在湖边的浅水处,苏尘看到自己那半截未吃完的野参居然还在,不由惊喜,连忙捡起,随后找到了他遗落在湖岸边的药篓。

    拧干湿漉漉的衣衫,抬头看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一抹绯红的晚霞映红了天空。

    苏尘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寻思着赶紧回药王山庄去,否则会被李魁师父责骂。

    他背着药篓和行囊,翻山越岭走了一会儿。

    天色很快便完全黑了下来,夜里山路不好走,山路崎岖湿滑且不说,而且还容易遇上豺狼,草丛里潜伏着毒蛇。

    苏尘见今晚出不了山,只好找了一处山崖峭壁下的山洞,篝火露宿。

    拾了一堆干柴,在草药篓里找出火折子,引燃了干柴下的枯叶,生起一堆熊熊篝火,准备歇一晚。

    篝火堆里摇曳的火焰,映照在他略显稚气的脸颊上。

    苏尘想到自己曾经被金环蛇咬了一口,虽然伤口愈合了,但神色多少还是有些忧愁。

    他跟着李魁药师学过药术,深知金环蛇王的霸道毒性,自然知道被金环蛇咬伤意味着什么。

    哪怕被咬之人侥幸没有当场毒死,残留的毒液也会持续的侵蚀肌肉和神经,造成轻重不一的残疾。

    这在药王帮可是早有先例的。

    前几年有一名炼药堂的师兄在山里采药,被金环蛇咬了,被同行的几名师兄紧急送回山庄抢救,瘫痪在床上足足半年之久,几乎成了废人。

    后来这位师兄虽然治愈,却也成了一瘸一拐的瘸子,走路不便,练武之路也彻底断送,只能在药铺里当伙计谋生,颇为凄凉。

    苏尘也不知道,自己中了蛇毒,体内还残留着多少余毒,会不会有后遗症。

    他从药篓里翻出一块烧饼干粮,喝了几口水就着吃了,便埋头在山崖下的一块干净的岩石铺下毯子睡下。

    只是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脑中纷乱,辗转反侧,有些睡不着。

    突然,他发现,自己身上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