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0 冷酷的淘汰法!
    夜渐渐深了,深山中万籁俱寂。一阵困意袭来,疲惫兴奋的苏尘终究熬不住困意,在山洞内席地躺下,昏沉睡去。

    黎明时分,山中鸟雀啼鸣,嘈杂起来。

    苏尘清醒过来,想到昨日自己也不知道在湖中鱼腹内待了多久,担心被李魁师父责罚,背起药篓,便匆匆赶往姑苏县城南郊的药王山庄。

    从穹窿山的深山老林到姑苏县城,数十里的崎岖山路并不好走。

    大约傍晚时分,他匆匆才赶回药王山庄。

    苏尘回到药王山庄之后,才发现自己在湖中鱼怪腹内仅仅昏迷了很短的时间,并未超过李魁药师要求三天内回来的期限。

    他不由松了一口气。

    至于自己在山中遇到的那些离奇事情,他自是不敢跟任何人说,这些事情太过离奇,说来别人也不信。

    况且,自己傻乎乎的以身试金蛇之毒,差点被鱼怪吃了,说出来也恐怕会遭到师兄弟姐妹们的耻笑。

    ...

    数日之后,药王帮半年一次的外门学徒淘汰,终于来了。

    这日,李魁背负双手,踱步来到练功小院,如往常一样严肃淡漠的指点了一番众位弟子们的武艺。

    这是最后一堂武修课了,上完这次课,就该做出最终的决定。

    苏尘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练,应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半年一次学徒淘汰。

    张铁牛、杨才志、秦慧慧和孔心巧四位外门弟子,修炼之时也都一个个表现的虎虎生威,生怕有半点不对之处,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让师父对自己有所不满意。

    只有王富贵和李娇这两位内门弟子,两人依然如往常一样修炼,谈笑风声。这半年一次的淘汰,对他们这两位将会跟随师父学满三年的内门弟子来说,自然是没有丝毫影响。

    到了正午时分,李魁药师神色突然冷清下来,略显阴骘的目光扫过苏尘等五位外门弟子。

    “这是为师最后一次指点你们武技修炼。半年之期到了,按照我药王帮半年一次的淘汰规矩,也是该做出决定了。都站好了!”

    正在修炼拳脚功夫的苏尘等五名外门弟子,顿时一个个神色悚然,连忙在师父面前站好,恭身垂手,听候训话。

    他们五人日后在药王帮的地位前途,被分配到哪一个堂口,此刻都由李魁药师的一言决定。

    王富贵和李娇二名内门弟子则好整以暇的退到一旁站着,低声交谈着,猜测着师父这半年一次的淘汰,会最先淘汰掉谁。

    李魁药师并未急于做出决定,而是冷淡的目光看过五位外门弟子。

    他教导了五名外门弟子大半年,对他们的天赋和秉性,自然是早就了如指掌。

    张铁牛出身屠户,自小吃的猪油多,长的一副虎背熊腰,天生就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下丹田的修炼天赋在七个师兄弟之间是最强。不过,等修炼中丹田,开始炼内家真气,则不好说了。还有,就是脑子愚笨,粗鲁冲动,容易被人挑唆利用。日后让他去护刀堂,自然是最好的安排。

    杨才志的老爹是城里一家店铺的账房先生,跟着他爹学了不少账房的本事,修炼天赋一般,但脑子算计的快,精明过人。是趋炎附势,见风使舵之辈...这到未必全是弱点,在江湖底层厮混,精明懂得变通的弟子,通常混得还可以。

    秦慧慧和孔心巧两个姐妹,乖巧朴实,干活勤快。女子在武技修炼和药术上,天生就要比男子弱一些。她们的实力在五人中偏弱。

    最后是苏尘,此子出身周庄渔家,稳重懂事,吃的了修炼的苦,耐得住性子钻研,经常去藏书阁看书到深夜才回。除开两名内门弟子来说,苏尘在五个外门弟子中的潜力最高。三年之内不好说,但十年之后肯定是五人中最强的一个。

    可惜苏尘始终跟他这个师父很是生分。每次他见到苏尘的感觉,就像看到一头养不熟的狼一样,让他颇为厌烦。

    总的来说,这五个外门弟子都平凡之辈,不好不坏。十年之后,如果能修炼晋升为二流境界的江湖好手,算他们运气好。

    他不打算自己来做出淘汰谁的决定。

    李魁看着他们五人,沉默了一会儿,才神色淡漠说道:“你们师兄弟五人实力相近,各有优劣,半年下来为师也都是看在眼里。要淘汰你们中一人,为师心中难以取舍。

    这样吧,你们五人自己去院子外面自行商量一下。商量好之后,再到屋里取一支空白的竹签,在签上写下你们想要淘汰掉的一人的名字,写好后把竹签交给为师。五支竹签上名字最多者,将被淘汰。

    你们之中谁被淘汰了,这是你们自己的决定,日后也不要抱怨为师。为师待你们每一个都一视同仁,不分薄厚。”

    苏尘、张铁牛、杨才志、秦慧慧和孔心巧等五名外门弟子,都忐忑不安等候师父的最终决定。

    原本以为,师父会直接指定一个他最不看中的外门弟子淘汰掉,这事情就算完了。

    苏尘甚至仔细分析过,自己是五名外门弟子中最不得师父欢心的一个,所以有心理准备,自己可能会被第一个淘汰。

    相比之下,杨才志等人往日颇得李魁欢心,还常常私下送礼,被师父淘汰的可能性很小。

    可谁也没想到,却听到了这么一个结果,李魁师父居然对他们“一视同仁”,既不对杨才志、张铁牛等人另眼有加,也没有薄待平日最疏远的苏尘。

    反而让他们五人自己去商议,并且投签决定,淘汰他们五人中的一个。

    他们五名外门弟子不由都懵了。

    王富贵和李娇也正在低声猜测着各种可能,闻言都是吃惊,疑惑不解。

    这个淘汰之法,太出他们的意料了,不像是李魁往日的一言九鼎,独断乾坤,不容反对的师道作风。

    李魁药师挥了挥手,五名外门弟子一个个神情恍惚的出了小院,到外面去商量去了。

    小院只剩下李魁药师,以及王富贵、李娇两个内门弟子。

    “师父对众弟子一视同仁,果然公道。”

    李娇找着机会,连忙恭维。

    虽然她是内门弟子,可学满三年,不用担心自己半途被淘汰。但平时多讨得师父欢心,师父指点她药术和武技的时候,自然也会更用心。

    “公道?”

    李魁冷笑了一下,一撩白袍衣角,在小院中央的一副石凳翘腿坐下,端起石桌上杨才志早早沏好的一盏碧螺春茶,抿了一口满溢飘香的香茶。

    论沏茶的功夫水准,众弟子中自然是杨才志独占头筹,所以一直都是杨才志来为他沏茶。哪怕是内门弟子王富贵和李娇,也是自愧不如,无法与之争。

    但就凭这些小玩意讨好取悦,沏几盏茶,送几斤腊肉,便想让他对杨才志、张铁牛等人另眼相待?

    哼,天真、可笑!

    李魁药师放下茶盏,淡声道:“这次对外门弟子半年一次的淘汰,也是师父给你们两个内门弟子上的重要一堂课。富贵,你来说说,师父为什么这么做?”

    王富贵心头也是疑惑,百思不得其解,听到李魁药师的询问,绞尽脑汁的斟酌了一会儿,这才谨慎的回道:“回禀师父。恩出于师可让弟子感恩戴德,罚出于师可令弟子敬畏,赏罚皆是师父对弟子的恩泽,也是您的权力。

    但师父却让他们自己商议着决定淘汰五人中的一人,您此举等于放弃了自己赏罚之权,有悖于常理。而且这样安排,怕是会引起五人的...内斗!”

    王富贵说到这里,本是无心。但突然咯噔一下,惊悟过来,顿生寒意。

    淘汰与否,可是涉及到极大的利害。相互谦让,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一旦争起来,必定撕破脸皮。师父让他们五人自行决定,最终他们不反目才怪。

    莫非,这貌似“一视同仁”的背后,挑起五名外门弟子的内斗,这才是李魁师父暗藏的深意吧!

    可师父出于什么原因,要采用这种看似一视同仁、无比公道,实则冷酷之极的淘汰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