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1 内外有别,尊卑有序
    “莫非,这才是师父的本意?”

    王富贵心惊之余,脑子转的飞快。

    李魁神情冷然道:“看来你们这些内外门弟子在药王帮安逸太久,浑然忘了半年前刚入帮派之时的情形了。

    你们两人要紧记,从新人弟子入帮派,划分内门、外门弟子这一刻起,就注定了你们和他们在帮派内的地位截然不同。

    每一个内门弟子,都经过了最严格的层层挑选,你们背后的家族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帮派传授给你们的本领,也是真才实学,是作为帮派的未来高层来培养的。

    而外门弟子,则是作为帮派的底层苦力来培养。药王帮大笔银子养着他们,免费入学,可不是让他们对内门弟子取而代之。为的是让他们为帮派卖力效命干活,其它都是多余的。不需要他们之间有多齐心,尤其是不能让他们私下拉帮结派。

    有一些外门弟子在帮里待的时间久了,总是会产生幻觉,以为真的有机会成为帮派核心弟子,前途无量。真是太天真了。”

    李魁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抿了一口茶润喉,让王富贵有时间思考。

    王富贵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他们这些内门弟子,要么是帮派堂主以上高层子弟出身,要么是世家豪门、大富大贵之家,花了不知多少银钱和贡献,才得的这么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

    付出这么大代价,本来就不是外门弟子可比的。

    “这些外门弟子的底蕴不行,不管如何修炼成就终究是有限,一辈子都是帮派的底层,不必指望他们能有多大前途。

    但帮内的底层弟子众多,懒惫自利,要谨防这些底层弟子沆瀣一气,对上层阴奉阳违。否则上层很容易被蒙蔽,命令也得不到底层弟子的执行。

    为师略施小手段,将他们分化。等他们彼此斗完之后,早就筋疲力竭,再也没有过多的奢望,只剩老实本分之心。

    但是你们俩身为内门弟子,自是不同。尤其是富贵,为师对你可是寄予厚望。以你的修炼进展,完全有望在三五年内成为一流高手,再熬几年后一举晋升本帮的中高层,成为扬名吴郡江湖的年青高手!”

    李魁对王富贵继续指点了一番帮派内的权谋心术。这种驾驭底层帮众的权谋术,只能在高层的师徒之间传承,不会轻易外传。

    李娇听着李魁和王富贵的对话,迷迷糊糊小半天,才终于醒悟过来,原来两人在谈论帮派权斗。

    她是米商富户出身,格局和视野都很小,爹娘不曾教她这些,也插不上话。

    只有王富贵可以不时和李魁药师探讨一二,提出一些请教和询问。

    她望向王富贵师兄的神色,不由多了几分崇拜。

    李魁师父看问题是如此的深奥,她是怎么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些,没想到王师兄却能和师父探讨的一板一眼,真是厉害。

    “多谢师父栽培提携,弟子一定不负恩师厚望,定尽快修炼到一流境界,成为本帮高层,扬名吴郡。”

    王富贵得到李魁药师的期许,不由心花怒放,拱手道谢。

    师父说的不错,他王富贵的命,跟那些低贱的外门弟子不同。

    他出身吴郡十三县内极为显赫的王氏世家,自幼受世家的培养和熏陶,原本是修习文道,打算通过科举考取进士,在朝廷谋取一官半职,根本不会跟江湖中人混在一起。

    只是这数十年来,天下世道日渐混乱,各州郡的江湖大帮派日渐强盛,朝廷对地方掌控变弱,颓势明显,恐怕迟早要天下动乱,而乱世都是以武称雄。

    吴郡王氏世家有远见的长辈们,便想让族中一部分少年弟子改修武道,做好应对天下大乱的防备,所以才有了王富贵投身吴郡四大帮之一的药王帮一事。

    在姑苏城,王富贵有王县令这位叔叔为官府靠山,又是药王帮内门弟子,有李魁这位资深药师的倾力栽培和提携,他很容易就能在药王帮内站稳脚跟,在药王帮的晋升高层之路肯定顺畅。

    估计五到十年之后,可晋升成为药王帮内最年青的副堂主,甚至是堂主级的核心高层。

    那时,他在吴郡的江湖上,那也是一跺脚震三震的药王帮高层大人物了。

    唯一欠缺的,是他练武的年龄稍微迟了一些,十三岁才弃文修武。

    但这也不是大问题,王氏世家财势雄厚,买得起各种档次的淬炼草药,足以将他的修为硬推上去。

    只用了短短半年,他便已经下丹田初成,达到了三流武者的境界,并且开始修炼一门高阶剑法。

    他乃是待飞的鸿雁。

    只等三五年之后,中丹田修炼大成,晋升为一流高手,便要鸿雁展翅高飞,一飞冲天,成为吴郡江湖年青一代光芒耀眼的江湖豪客。

    而苏尘、杨才志他们这些药王帮底层的外门弟子,哼~,一群只能在草堆里觅食的地雀而已。

    这辈子也被帮派高层操控于股掌之间,修为止步于三流境界,运气好也就二流境界到头了。还不得不相互勾心斗角,彼此牵制,费尽心思讨好帮派高层,永远爬不上去。

    王富贵心中一边遐想,脸上始终挂着从容的淡笑着,一边耐心的等待着这半年一次淘汰的结果。

    他准备看一场好戏,五名外门弟子肯定没人会心甘情愿被淘汰,怕是有一番勾心斗角,兄弟相残的热闹可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