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3 “江湖险恶,你不适合江湖!”
    李魁药师这话一说完,苏尘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他只考虑了抵抗师命,维持外门五名弟子之间的情分,免得外门师兄弟姐妹反目,被李魁和王富贵看笑话。

    却少计算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其四个他师兄弟姐妹,可能会在关键时候不遵守承诺。

    张铁牛一直强烈渴望进药王帮护刀堂,他是不甘心成为杂役弟子。

    杨才志为人自私,也必定想尽一切办法留在最后,成为内务堂弟子。

    孔心巧单纯,但性子有点怯懦,她...万一心志不坚,恐惧被淘汰,落笔写别人的名字,这也未必就没有可能。

    秦慧慧平日笑语嫣然,但很少会透露出她的心思,摸不准她会写下什么。

    这也意味着,自己和其他四人的约定,并没有任何监督和保证,只能寄望于每个人都遵守承诺,各签其名。

    五人都是单独在小屋内,单独在竹签上写名字。只要任何一人,私下不遵守,在自己的竹签写了别人的名字,那么被写名字的人都会立刻倒霉。

    苏尘心中急速盘算着,各种可能性。

    可是计算不出来......可能是某一个人,也可能是多个。最极端糟糕的一个可能,那就是五支竹签,都是他苏尘的名字。因为他在空白竹签,写下的是自己的名字。

    苏尘在李魁的嘴角上,似乎看到了一抹嘲讽,好像看透了自己,在嘲笑自己的自作聪明。

    “江湖险恶,容不得半点侥幸之心啊!你心念兄弟之情,人家可没顾你的兄弟之义。你不适合江湖,去杂役堂做个杂役吧。”

    李魁药师淡淡的说完,手掌握着竹签用内力一搓,五支竹签顷刻间化为碎片,投入了院子角落的炼药火炉中,燃气袅袅青烟,焚为灰烬。

    李魁药师这寥寥几句话,直击苏尘心口,心寒透凉。

    苏尘脸色苍白,神情落魄,思绪纷乱如麻。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魁师父本就打算淘汰自己,却又在故意用话语诱导自己,诱使他觉得其他人在背信弃义。

    他心中安慰着自己。

    可惜,这个秘密在炼药火炉里永远消失,无法看到真相。

    苏尘颓丧的叹了一口气,这主意是他自己出的,算来算去结果自己倒了霉,现在也怨不得谁。

    或许,这就是江湖!

    江湖险恶,容不得半点侥幸之心!

    “谢师父教诲,弟子谨记于心,告辞了!”

    苏尘跪在地上,认认真真朝李魁药师磕了个头,算是对这最后一课的道谢。从今他便不再是李魁药师的弟子了。

    被淘汰成为杂役堂的一名杂役,他心里倒也没有什么怨恨。

    毕竟,这半年来,他的入门级武技和入门级药术,在李魁药师的严厉教导之下,还是学的很扎实,受益匪浅。

    苏尘拜别了师父,随后起身,情绪低落的走出小院子。

    走出待了半年的小院这一刻。

    苏尘抬头望着晴空万里的蓝天,心中也说不出是失望更多,还是轻松更多。

    但心中终究是放下了一块大石。既然已经被师父淘汰,也无需再整天的提心吊胆,勾心斗角,患得患失。

    从今以后,他独自修行,无需再看人脸色。

    “去杂役堂,那又怎样!师父只把王富贵师兄当宝,也太小瞧我。”

    苏尘心中暗想着。

    他已经闯入过一次宗师境界高手才能进入的上丹田,获得了强大的宗师境超凡感知力。手里还有半截野参,防着青石泪发病。

    最危险的时刻,早已经在穹窿山的小湖中度过了。

    苏尘对这次学徒淘汰,本来就没有什么负担,可以接受任何结果。

    没有师父约束,在杂役堂,他或许还更自在。

    等到了杂役堂,自己找空闲仔细研究一下这宗师境超凡感知力,必能有一番作为,不比其他任何弟子差。

    ...

    张铁牛、杨才志、秦慧慧和孔心巧等四名外门学徒,在小院外面一直没走,都在焦急的等着苏尘出来,想问问结果。

    他们的神色有些焦虑,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李魁师父一言不发,就把苏尘给淘汰了。究竟是谁在竹签上私下投了苏尘,才让李魁师父二话不说就把苏尘淘汰掉?

    苏尘出了院子,心情复杂的看了他们一眼,没理会他们,只是心中叹息。

    他已经出局,但总算跳出了这个坑。

    剩下的外门四弟子,自求多福吧。摊上这么一位冷酷无情,又偏心的师父,也是倒霉的事情。

    苏尘回到药师学徒居住的宅院,收拾了自己的包裹行囊,便前往杂役堂报道。杂役堂的弟子另有住处,不再跟学徒混住一起。

    ...

    张铁牛、杨才志、秦慧慧和孔心巧四人眼睁睁的看着苏尘冷着脸不理他们,一声不吭的走了,一个个神情落魄,回到居住宅院小屋。

    众人聚在屋中,坐立不安,气氛沉重。

    张铁牛焦躁不安的在屋中走来走去,突然猛的一掌拍在桌上,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咱们好歹也是师兄弟吧,事先说好了,大家都在竹签上写自己的名字,怎么就有人这么不讲义气,做这卑鄙的小人!究竟是谁出卖了苏尘,自己站出来!”

    屋内一片寂静,自然没人肯站出来承认自己做了这卑劣的事情。

    张铁牛怒吼着,吃人的眼神扫过众人,最后盯着杨才志,大声道:“杨才志,是不是你干的?你投了苏尘师弟一签?”

    杨才志哪会认这事情,那是要败坏名声遭众人排挤,连忙否认道:“张铁牛,你别瞎说!”

    “不是你又能是谁!平日里,就是你最自私心眼最多,嫌疑最大,天天想着怎么讨好师父,好成为最后被淘汰的一个。

    你肯定是觉得,苏尘师弟日后会是你最强的对手,要把他先赶走。你要是对苏尘有意见,那就明刀明枪说出来,我服你是一条好汉。躲在背后,放暗箭伤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张铁牛恼火无比的吼道。

    杨才志被张铁牛这样当面痛骂,涨红了脸,不由激动得跳起来,反咬道:“张铁牛!你少在这里贼喊捉贼,谁知道你是不是平时故意装出一副四肢发达头脑愚笨的样子,让人以为你最蠢没心机。

    说不定是你自己偷偷投了苏尘一签,然后栽赃冤枉我,想要排挤我。后面还有三次淘汰呢,你先暗算了苏尘,再把这个罪名栽在我头上,坏了我的名声,半年之后和其他人一起联手把我淘汰了。这样剩下的人里面,就没人是你的对手了。

    还有,别以为秦慧慧和孔心巧你们两人不说话,就没有嫌疑了!看到我和铁牛在吵,恐怕你们心里乐着呢。谁心里有鬼,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别都来咬我!”

    “胡说!我张铁牛在江湖上混,讲的是义气。背信弃义那是要被人戳脊梁骨,老子才不是那样的人!你才是那个卑鄙小人!”

    张铁牛哪想到杨才志会说出这番戳脊梁骨的话来,急的眼红,拍桌子急声怒吼道。

    秦慧慧斜靠在屋子的木门柱上,抱着双臂,看着他们吵得不可开交,冷声说道:“都别说了,咱们这屋里谁都有嫌疑,谁也洗不清。这才第一次半年淘汰,就闹成这样。后面还有三次淘汰,下几次咱们岂不是要拔刀相向了?!”

    张铁牛和杨才志争吵的面红耳赤,都在指责对方,谁也不承认自己干了出卖同门兄弟的那种事。

    其实究竟是谁背信弃义,只要找李魁师父看一下竹签,就一切都明了了。

    但他们又不敢去问李魁师父,又都死硬不承认,自然是吵不出结果。

    “好了,铁牛师兄,才志师兄,你们俩别吵了!...下次,下次的半年淘汰,我不跟你们争了,我退出算了!”

    孔心巧哭腔说道,梨花带雨,原本好好的同门兄弟姐妹,结果闹成这样不堪,她也不知该如何自处。

    杨才志却瞥了她一眼,冷嘲热讽道:“哼,说得真好听,谁知道这次是不是你担心自己被师父淘汰,怯懦的暗中写了苏尘的名字。只怕是你现在心中有愧,良心过不去,这才主动说要退出...但话说回来,下次你又会偷偷写谁的名字,鬼知道呢!”

    “我~...我才没有!”

    孔心巧不由“哇”的一声痛哭起来,洒泪奔跑出了屋子,到外面哭去了。

    “一个个都口是心非,承认自己卑鄙有这么难吗?都是睡同一屋的师兄弟姐妹,谁有几分本事,大家不用说,心里门清。”

    秦慧慧轻咬着欲泣的红唇,双眸空洞木然的望着药王山庄的天空,喃喃说道:

    “是谁每天去后山捡桐子磨榨成油,在藏书阁熬夜看药书,到半夜大家睡着两个时辰了,才从回来?

    是谁每天只睡两个时辰,黎明起来已经不见他的踪影,我们到在小院子的时候他已经修炼了一个时辰的武技。

    又是谁,每次师父放假他都不愿出去县城玩,只待在山庄里安静的看药书?

    他一人看的药书,怕是比我们六人加起来都要多。师父不教,他便是自学。这才半年呢,师父屋里书架上那数十多册厚厚药书,都快被他翻烂了。藏书阁里的书,怕也是看了数百、上千册。

    他也从不说自己学了多少本事,但我曾无意间见他歇息时拿树枝在地上默写,什么‘龟息法、灵山裂...封六识’之类,根本不是药书上的东西。我不懂,便问他这是干什么用的,他只笑着说瞎写,也不愿说实话。

    我们是一同入帮,这才过了小半年,我已经看不懂他在做什么了。再过一年半载,我们还有机会跟他争内务堂弟子的名额吗?

    你们不知道,这几个月我心里有多恐惧,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在前面,却追不上他的脚步。我总担心师父有一天,突然发现他的好,要将他留在最后一个。

    可师父犯糊涂了,居然让我们自己投签淘汰一人。你们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开心,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机会把他尽早淘汰掉。

    铁牛师兄、才志师兄,你们两个,一个除了想着吃喝玩乐,一个除了会玩点小聪明,天天跟着师父屁股后面转,还会什么?

    孔心巧是单纯,但也不眼瞎,知道谁厉害。我看她从小屋里出来的时候,手都在发抖,不敢看苏尘师兄。她还能干出什么好事?

    他这次要是留下,最后成内务堂弟子的肯定是他。不管怎样,我这次都要投他的签。他不走,别人都没机会!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进内务堂,有一丝机会成为尊贵的药师。

    现在他终于走了,我们应该开心,是不是?!”

    秦慧慧脸上不知是哭是笑,无力的说着,从依靠的门柱滑落,蹲在地上,最后一双玉臂埋首痛哭起来。

    张铁牛和杨才志都是神情震动,望着失声痛哭的秦慧慧。

    她~,居然...自己承认了背叛承诺,投了苏尘一签。

    而心虚不敢承认的,还有几人?

    张铁牛双目失神,跌坐在椅子上,再没说半句话,手心在冒汗。

    屋内的三名外门弟子都陷入死寂,各自撇头,无言以对。李魁师父的一次投签淘汰,将他们全撕的支零破碎,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