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5 青泪之谜
    苏尘独自一人留在茅草庐里,他闻着茅草庐里的酸腐气味,不由皱起鼻子,马上撸起袖子,先将茅草庐内外,锅碗瓢盆都收拾清洗干净。

    随后,又在草药田圃里麻利的干起了活,给这十亩田圃挑水、施肥,将杂草清除干净,顺便松土。

    这跟干农活差不多,别伤到了草药根须就行。不同种的草药,培养方法也不一样,这需要掌握一定的草药知识。

    巡视了一遍草药田圃周围的荆棘栅栏,都扎紧,免得密林里的野兔、山鼠进来吃草药。

    干完这些活,苏尘便对这片十亩田圃里的药材做到心中有数。

    这片十亩田圃中栽种着数十种草药,主要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百姓寻常伤寒、病痛、跌打损伤的各类药材。都是卖给药王帮在吴郡十三县的药铺,自然不必多说。

    第二类是三流境界武者修炼下丹田所需要的淬体草药,又可以细分为补血、补筋、补骨、补皮、补髓等等方面,属下品药材。

    第三类是二流、一流境界武者修炼中丹田所不可缺少的培元固本、补气类草药,最常见的便是参药、莲子、黄芪等等,属中品、上品药材,年份越高越值钱。

    这些修炼用的药材,主要是供给药王帮内的中高层使用,或者卖给江湖上其他大小帮派,换取银子。

    田圃里每一株草药都有数的,被周蔑眼记在草药账簿上。药王帮刑律极严,手段比官府厉害多了,自然也不会有弟子大胆去打这些草药的念头。

    ...

    到了下午十分,苏尘干完活,在茅草屋的锅炉煮了酱拌米饭吃了,便开始研究自己的上丹田。

    这才是最要紧的事情,对他而言,可比看守药圃重要的得多。

    苏尘尝试修炼《龟息诀》,想要进入上丹田内,看看自己的那个青色小光团元神有没有什么变化。

    可是,令苏尘失望的是。

    他默运《龟息诀》之后,在茅草屋里睡了一个午觉颇为香甜,醒来之后精力也是异常旺盛。

    可惜,丝毫没有进入上丹田的极限。

    苏尘反复试验了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苏尘这才十分的确信,哪怕自己曾经进过一次上丹田,但依然无法凭借这《龟息诀》,让自己封闭六识,再次进入上丹田。

    苏尘不由回想着,自己上次在穹窿山脉脚下的湖泊,被金环毒蛇咬了一口,悲恸之下流下青石泪,还吃了半截野参,最后被大鱼怪吞入鱼腹内,默运转了《龟息诀》。

    正是在那些极为特殊的情况下,才意外的封闭六识,闯入了上丹田内,发现了元神和灵山。

    现在想要再次进入上丹田,却没有这么容易了。

    想到上次中了金环毒蛇的剧毒,又被那头鱼怪吞入腹内几乎成了鱼食,那种凶险让苏尘心有余悸,也不敢轻易再去尝试这种凶险的试验。

    ...

    后山清静,日子一天天过去。

    苏尘每天清晨早早起来,干活勤快利索,只用了二个时辰就挑了十余担粪肥,洒在十余亩草药田圃中,还干完了除草、松土的杂役活。

    上午修炼入门武技花了二个时辰。武者不用草药辅助淬体强身的话,每日修炼两个时辰便是极限,强行修炼下去只会伤筋骨,反而害多利少。

    而晚上睡觉,苏尘在默运《龟息诀》之后,顶多只需二个时辰就足够恢复精力,睡多了也睡不着。

    这样一来,下午和傍晚的漫长时间都空闲着。

    苏尘在茅草庐里枯坐着,望着眼前十亩药田的草药,无所事事的发呆。

    看守药田的任务活,果然是十分枯燥。

    也不能离开,以免被山猫、野兔之类破坏栅栏闯进来,或者遭到盗窃。

    一旦草药损失,看守弟子要被罚钱,严重的甚至会被杂役堂惩罚。

    过了数日,苏尘终于体会到,前面那位青年师兄为什么会满脸的颓丧和厌倦,甚至被克扣工钱也不愿和周蔑眼过多的纠缠,离开时有一种迫不及待的解脱感。

    在这孤寂无人的草药田圃看守足足三个月,无事可做,的确会让人变得极其郁闷和烦躁。

    苏尘盘膝坐在席子上,一副呆愣的摸样,脑子里在胡思乱想着,也不知该干点啥。

    如果能买一册藏书阁的低级武技秘笈来修炼,倒也可以打发漫长枯燥的时间。

    可他身无分文,根本买不起。至少要干完三个月照料草药田圃的杂役,挣够九百文铜钱,才可能买得起藏书阁的一册低级武技之书。

    苏尘倒是很想利用这个空闲来研究一下上丹田和元神,可是前几日反复尝试《龟息诀》都进不去泥丸宫中,让他颇为懊恼失望,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找点事情来干才行,否则要闷死了。”

    苏尘胡思乱想着。

    这时,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湖边,落下青石泪之后的异象。

    以前自己每次落泪,泪滴都是落在地上,然后迅速凝固为一粒粒小青石,跟普通顽石没两样,也从没发现有什么特殊作用。

    都被他用一个小麻布袋子贴身收着,当做留念。

    但这次落泪不同,两滴青泪直接掉入湖水中。

    可能是被湖水冲淡了,并未凝固,飘散开来,产生了强烈的诱惑性异香,吸引深水湖泊万鱼沸腾,争先恐后的抢食。

    “我的眼泪怎么会有香气,还引起那么大的动静.....莫非,这青泪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特殊好处,才会引来万鱼争食!”

    苏尘琢磨着,深深觉得其中有大问题。

    既然青泪的异香,能引来整座湖泊的万鱼,甚至连那头恐怖的鱼怪也被吸引过来,那恐怕是非常稀罕的神奇之物吧?!

    苏尘想到这里,不由生出一股强烈的念头。

    他打算试验一番,看看青泪是否有其它什么神奇的用处。

    自己现在进不去上丹田,无法研究元神和灵山的作用。但青石泪还是比较容易获得的,他只要流出眼泪,就能得到。

    以前苏尘不敢轻易让自己流泪,那是因为没有参药来补元气,大病一场之后元气极虚弱,会丢了性命。

    现在不同,苏尘从怀中拿出大半截二三十年份的野参药,那是他上次深山里采摘来的,只吃了剩下的小半截,还有大半没有吃。

    有这大半截野参,足以保证他不会因为流出青石泪而病死。

    当然了,苏尘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敢生吃野参。

    茅草屋里有一副锅碗瓢盆,可以煲药汤。

    苏尘在后山密林里,抓了一只山雀,拔毛去肚,在后山溪水里清洗干净。

    又在山林拾了点木柴,在火炕生起一堆火,将参药切成片,和山雀一起用锅熬煮了一大碗大补的山雀野参汤,掰了小块盐巴丢进去加味。

    他用一个大木桶,在后山的山溪处,接了一桶清澈的山溪水,准备盛接青石泪。

    苏尘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这才抱着大木桶,使劲的嚎啕大哭。

    他这辈子就极少哭过,干嚎了几声,发现自己根本哭不出泪来,哪怕是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摸样,但根本没用。

    苏尘不由狠狠的拧捏了自己的大腿好几把,捏的红肿起一个胞来,痛得他嗷嗷大叫。

    却依然还是哭不出来,硬是无法挤出半滴眼泪。

    为什么会这样?

    苏尘呆了许久,终于无奈的放弃了这种无效的尝试。“唉,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看来这些年自己压抑的太狠,连哭都不会了。”

    无法流出泪来,试验自然无法进行。

    只可惜,白白浪费了半株野参。

    苏尘惋惜的将大碗补元气的山雀野参汤,一口气咕噜噜喝下肚。

    这碗大补元气的汤也不能浪费了,对身子还是非常有好处的。喝完里面的参药汤渣和烂熟的山雀肉,肚里暖融融的,野参的药力渐渐散发到他的体内,滋补着他身子。

    药王山庄的天空黯淡下来。

    夕阳西下,斗转星移,也不知过了多久。到了深夜时分,夜阑星稀。

    茅草庐内,苏尘百无无聊的在席地躺着着,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看着星空下的草药园子,一副百无聊赖。

    看守草药园子是个苦活,能活活把人无聊闷死。

    苏尘翻了一下身,被腰间布袋子里的小石粒硌了一下,有些痛。

    他突然愣住,猛的翻身起来,一拍自己的脑袋。

    “哎呀,我怎么傻了,小布袋子里不是有十多粒小青石吗!就算哭不出青泪来,也可以拿它们来试一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