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28 入微境药术
    苏尘以前在李魁药师的厨房打杂,也帮忙替王富贵师兄和李娇师姐熬过几副淬体药材,知道如何煎药。

    煎淬体药材的手法跟普通百姓煎药差不多,不像淬体药方一样被严格保密。

    苏尘将这三味下品低级药材,投入锅中放水熬煮了一个时辰,熬去了大部分的水分,最后熬成一碗浓缩的药汤。

    苏尘弄出的这个淬体小药方,固然有胡乱琢磨的成分,但也不全是瞎猫抓耗子,而是有讲究的。

    因为他很清晰的“内视看到”自己的身体里的三处伤病,以及伤病的轻重程度,在诊断上绝对不会出错。

    很多江湖上的游方庸医和缺乏经验的药匠,他们最头痛的就是把不准病人的毛病出在哪里,只会瞎蒙着开药,猜中了算走大运,猜不中就把病人坑了。

    苏尘的“内视”比资深药师诊病还厉害,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

    那么剩下的就是挑三种合适的药材,专门治这三种伤痛就行了。只要小心药材不相克,那便问题不大。

    苏尘这次一共用了三味低级草药,不依赖药师们的药方。

    至于药效果,反复尝试吃几次,自然就知道效果好不好,在此基础上调整药方的最佳比例。

    反正也吃不死人,他自然是不怕!

    甚至,他给自己配的淬体药方,在份量上也是完全可以自如的掌控。

    比如,血脉堵塞更严重一些的话,则增加赤血藤药材的品阶和份量。如果不严重,则会相应减少赤血藤的份量。

    这是真正做到了量体裁衣,对症下药。

    苏尘以前在药王山庄的藏书阁里,曾经无意间看到过一本药书,给江湖药师们的药术水准划分了三个明显的境界:

    庸俗药术——知道为数不多的几个药方,但把不准病人的病脉,时而出错。一个药方生硬的套用在各自不同伤病上,此等庸药师害人匪浅。

    一般药术——熟悉很多药方,可诊断的出病人的基本病况,偶尔失误。

    资深药术——熟知大部分的药方甚至是奇门药方,擅长诊断各种疑难病况,极少误诊。但他们依然严格按照药方抓药,不敢随意调配药方。因为药方一旦变动,药力变化起伏极大,他们把控不住。

    而在这三大境界药术之上,还有最神奇的第四大境界,那便是“入微境药术”。

    药师掌握了此等境界药术,可对病人身体内的一切伤痛病情都了如指掌,清晰可见,可以随心的调整药方的剂量,量体裁衣的用最适合剂量给病人使用,从而达到近乎完美的药效。

    这便是江湖上无数药师、药匠们都梦寐以求,却终身不得的神奇药术境界。

    苏尘以前看到药书里记载的这几大药术境界的区别,便曾经遥想,自己若是学得了药术那该多好,哪怕是最普通的药术也足够骄傲了。

    苏尘有一次在厨房打杂,无意间还曾经听李魁药师跟王富贵交谈,以羡慕的口吻提起过,整个吴郡十三县的江湖上,仅有一人达到此等入微境药术。

    此人便是药王帮的帮主孙白鸿,他因此被吴郡江湖中人尊敬的称为“药王孙老”。

    药王孙白鸿之所以能踏进入微境药术,倒不是因为他对药道比别的资深药师更专研,理解更深刻。

    最直接的原因是,他是吴郡内仅有的七八位武道大宗师之一,数十年前已经踏入过上丹田的神奇之境,拥有神秘的超凡感知力。

    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之后,孙白鸿的药术在一夜之间暴涨,炼成如此入微境药术,在药王帮内众多资深药师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吴郡十三县内最高明的药王。

    而药王帮的其它药师,哪怕是数十年经验资深级药师李魁等等,都仅仅停留在资深药师的境界,都达不到此等高明的入微境药术。

    因为他们根本“看”不清人体内的细微伤病症状,只能模糊的判断出一个大概的伤病。这样一来,他们开药方自然也做不到细致入微,差的很远。

    可以说,入微境药术便是药道一途的宗师之境,药师们梦寐以求的无上荣耀。

    苏尘已经拥有宗师境的超凡感知力,他当然不会白白浪费自己的超凡感知力,立刻将它用在药术上。

    他尝试着,按照自己身体状况,来给自己调配药方。

    这也是为什么他配药之前,要先进行身体“内视”的原因。只有先看出自己身体哪里出了伤痛,才知道该如何配置哪几味用途的淬体药材,适合多少剂量,来治愈这些伤痛。

    茅草庐里。

    苏尘熬好一碗内服的药汤,又用紫罗果熬了一大木盆的药浴热水,用来熬淬自己的皮肉,治愈体表的外伤。

    苏尘一口喝了大碗药汤,脱下杂役青衣,在大木盆紫色药液中进行药浴。

    很快,苏尘的皮肤烫的发红,身子也渐渐热了起来。

    他隐隐感受着腹内一股微弱的药力在散发,扩散到血脉中缓慢的流动着,催动着气血加速流动。

    因为苏尘服下的是一副最低级的淬体药方,草药的药龄只有一年。药力极弱,正常人几乎感觉不到药力。

    苏尘的感知力太强,才能感觉到微弱药力在发挥作用。

    “难怪几乎没人喜欢下品低级的草药,淬炼之力太弱了,几乎等于是白用。下次,可以加三两份量的药量,效果就差不多了!”

    苏尘心中暗想。

    这对别的武者来说,这药方确实几乎是没什么用处。

    但对于苏尘来说,这点微弱的药力,还是够用的。

    苏尘在滚烫的热水中药浴,一股氤氲蒸汽,萦绕周身。

    他默运功法,将这微弱的药力精准的引导到伤处。微弱的赤血藤药力在他体内来回运转,打通了一个个细小的血脉瘀伤之处。

    药力渗透之处,肌肉在九香草的药力下缓解酸胀肿痛,磨损的筋骨得到黑山药的药力滋养,血脉气血都得赤血藤到激发,身体在迅速的调理到上佳状态。

    浑身舒畅无比,血脉内的气血流动,没有丝毫的迟滞。

    这个低级药方差不多治愈他体内的轻微隐伤,而且没有多余的药力。如果药力重了,反而是一种浪费。

    这意味着,他仅仅只用一两银子草药的淬体药方,得到的效果几乎比得上别人用十两银子的药方。

    接下来的一两个月时间里。

    苏尘每隔四五天,修炼完武技之后都会以身试药,辨别不同药材的淬体和治疗效果,调整药方品种和份量。

    在不断尝试之下,他的药术水平,对各种草药的理解和掌握,以眼见的速度在飞涨。

    而且,他的下丹田修炼气血提升,也开始变得非常明显。

    因为有草药淬体和疗伤,大幅消除了体内的伤病积累留下的隐患。他修炼的时间也大幅增加,从两个时辰增加到了足足五个时辰。

    苏尘每天的时间也变得紧张起来,打杂干活和修炼,几乎不够用。看守这十亩草药田圃,自然不会再显得枯燥和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