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0 任务交接
    三月之期终于到来,这日周蔑眼周执事带着一名新人杂役弟子准时来到草药田圃,接替苏尘看守这十亩药圃的任务。

    那名倒霉的小杂役垂头丧气的跟在周蔑眼的屁股后面,显然是一副很不乐意,却又无可奈何。这是周蔑眼硬给他指派的任务,他拒绝不了。

    苏尘算着日子,早在草药田圃的简陋栅栏门外,等候着周蔑眼等人到来。

    “周执事,您老来了!”

    苏尘看到周蔑眼带人过来,客气道。

    他心中想着马上就要离开此地,望向药圃的神色,多少有些不舍。

    自用青浊水浇灌出草药之后,这三个月以来,看守药田对苏尘来说便不再是一件枯燥苦闷的活。

    这段时间,他的修为突飞猛进,暴涨一大截,下丹田初成。而且还存下了大半年可用的药材,以后可以继续用来淬体修炼。

    可以说,这片草药田圃算得上是他的起步飞腾之地。现在,他终究是要离开此地。

    “嗯,小老弟这几个月还好吧,待本执事来查看验收一下!”

    周蔑眼背负双手正眼也没瞧苏尘一下,正准备好一番说辞,想要在田圃里挑出一些毛病,好克扣下苏尘的一些工钱。

    克扣的铜钱虽不多,但这是他身为杂役堂执事的最大乐趣。虽被堂内的众多小杂役咬牙切齿起了一个绰号“周蔑眼”,可他浑然不在意,反而引以为荣。

    此时,周蔑眼无意间瞥了一眼恭候着的苏尘,却意外看到苏尘一副神采奕奕,眼神里甚至对这十亩药田露出不舍之意。

    周蔑眼这才发现不对,顿时不由一愣。

    太反常了!

    要知道,照看草药田圃的杂役活太枯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在这种地方孤独的待上三个月就像是坐牢,会让任何一个杂役弟子憋得很想死。

    以前那些杂役弟子领了这个任务,三个月熬下来都神色无比颓废,看到他前来就像看到大救星,恨不得赶紧交接任务走人。

    所以杂役堂才有这么一个期限规定,杂役弟子三年内只能安排一次照料草药田圃的杂役活,且一次限时三个月。时间要是太长,任何一个看守药田的杂役们都会受不了。

    周蔑眼还从来没有见到像苏尘这副摸样,在这里待了三个月下来,非但没有变得一副厌恹恹的颓废样,反而比来的时候还更容光焕发,一副神清气爽好像在这后山游山玩水一样。

    看苏尘这脸上的红润气色,怕是下丹田气血大有长进。

    周蔑眼的水平有限,光从脸上气色也看不出苏尘的真实武道修为。

    他顿时心中大疑,警觉的朝四周打量了一番。很快,在茅草庐前看到一排十根练功硬木桩,都被一掌打断在地,满地的粉碎木屑。

    周蔑眼的神色不由一变。

    看这些练功硬木桩,每一根都至少臂粗,质地坚硬。怕是没有一百斤以上的力道,是绝无法一掌劈断的。

    这意味着苏尘突破下丹田的修为,达到三流武者的境界了?

    “你...下丹田初成了?”

    周蔑眼脸色难看,终于有七八成确定,苏尘突破了三流境界。

    “是!”

    苏尘淡笑点头,没打算隐瞒此事。

    杂役堂弟子只要达到三流境界,就可以按规矩自动晋升为一名低级执事。

    为了以后在杂役堂内的行事方便,能够自主的挑选杂役任务,他也需要尽快成为一名低级执事。等下离开田圃,就回杂役堂去晋升。

    而且他早就把剩下的药材藏好了,哪怕周蔑眼怀疑也没用,反正抓不住自己的任何把柄。

    周蔑眼听苏尘承认,不由惊跳起来,颤着手,指着苏尘唾沫横飞,激动嚷道:“这~,这怎么可能!你一个刚入药王帮才半年,进杂役堂才三个月的小杂役,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就突破三流境界?!没三年以上,那是想都别想。”

    想当初,他周蔑眼也是耗费了足足四五年,才晋升低级执事。又花了整整十五年辛苦,才熬为中级执事。

    苏尘这小子自入了杂役堂,在这里看守药田也才过了三个月而已,就下丹田初成,也太快了吧。

    这让周蔑眼心中又嫉又恼。

    这绝对有问题,超过了大部分杂役弟子的修炼速度。除非...是使用了淬体草药,辅助淬体修炼!

    “不好!他该不会真是胆大妄为....偷了淬体药材来淬体,所以才会短短三个月踏入三流境界。吧?”

    周蔑眼严重怀疑,想到这里,顿时脸色大变。

    苏尘这一副神采奕奕,还对这药田恋恋不舍,就是最大的证明。

    周蔑眼不由斜着眼,恶狠狠的瞪了苏尘一眼,心头惊怒交加。

    帮内弟子盗窃草药,一旦被发现抓住,那可是要被帮规严厉惩罚的。江湖帮派可不会将盗窃者送官府。都是自设刑堂,将盗窃之人活活吊打至死,以示惩戒。

    如果盗窃的药材数量太多了,后果会非常严重。

    甚至可能会牵连到他这个中级执事。

    敢在他周蔑眼的眼皮底下,盗窃帮里的药材,这是找死!

    周蔑眼绕着苏尘走了一圈,鼻子仔细的嗅了一嗅。

    但苏尘早有准备,昨日便用淘米水沐浴泡澡,身上只有淡淡清爽的气息,毫无草药气味。

    哼,小子,隐藏的可真好啊!

    以为身上洗掉草药味,就挑不出你的毛病了?

    但这在我周蔑眼的火眼金睛之下,一切都将显露无形,有什么用!

    周蔑眼露出一副狞色,警告道:“小老弟,三月前在来的路上,本执事可是好心的告诫过你,千万不能碰药圃的草药。

    药王帮的长老刑堂之残酷,抽筋拔骨点天灯之痛,不是你一个小杂役能想象的....你若是主动招了,将功赎罪,本执事还能帮你求求情,少受一点苦头。”

    “周执事,您老这些话,我怎么就听一个字都不懂呢。您还是先验收了草药,再跟我说这些吧!”

    苏尘好整以暇的淡声道。

    就算周蔑眼怀疑什么,告到了药王帮长老戒堂说他偷了药材,那也得拿出直接的铁证来说话。

    长老们只会关心他有没有偷药材,哪有闲工夫来探究他为什么突破了下丹田境界。

    要知道整个药王帮的弟子数千计,大多数的新人内门弟子,大多短则二三个月,长则四五个月就突破下丹田,便踏入三流境界。

    而杂役堂的一名新人杂役弟子,自入帮以来总耗时八个月才晋升三流,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比内门弟子慢了一倍多。除了杂役堂的弟子会有些惊叹苏尘的修炼速度之外,其他堂的人哪会当一回事。

    药王帮的长老们事务繁忙,更不会有这闲心去关心“一个底层杂役为什么八个月突破三流境界”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情。

    苏尘根本不惧周蔑眼,等自己成了低级执事,以后可以自选任务活,周蔑眼根本没办法找机会来刁难拿捏他。

    “哼,不知死活!等着瞧好吧,你就有天大的本事,我周蔑眼也能把你的把柄给揪出来!”

    周蔑眼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本厚厚的草药账簿,来到草药田圃一一对照,清点这十亩田圃里的药材。

    为了防止弟子监守自盗,草药田圃里的所有达到一年份药龄以上的草药,包括它们的数量和具体年份,都在账簿记得一清二楚。

    只有低龄小幼苗不会去仔细清点。

    毕竟它们没有丝毫的药力,既不能用来淬体入药,也不值几个铜板。而且初生期幼苗死亡率都较高,数量又多,哪怕死了少量的幼苗也是正常的损耗,不会被记录到账簿。

    只有损失了一年药龄以上的药材,才会罚扣工钱。如果损失了十年份药材,那更是要遭到重罚。

    周蔑眼从田头走到田尾,仔细的逐一清点完账簿和田圃内的草药,却傻愣住了眼。

    药田里的一年份以上草药,半株也没少!

    这~,这是怎么回事?

    药材没少,可这小子却短短数月突飞猛进,修炼完了下丹田,这也太蹊跷了。

    究竟哪里出问题了?

    周蔑眼急的满头大汗,抓耳挠腮,又重复清点了两遍,依然是一样的结果。

    那个新来的杂役弟子,也是满脸的惊愕,不明白怎么回事。他无比羡慕的望着苏尘,原本是跟他一样新入门的小杂役,一转眼就成了低级执事,在杂役堂的地位从此高出一截,不必再忍受周蔑眼的刁难。

    “周执事,您看这些田圃的草药长势怎样?”

    苏尘袖手在旁看着,一直等周蔑眼清点了好几遍也找不出丝毫的问题,这才笑问道。

    “还~,还行吧!”

    周蔑眼完全懵了,捧着账薄,失魂落魄的坐在田埂上。他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以他的火眼金睛,居然查不出问题来。

    他甚至连去挑田圃草药的毛病,都没心思了。

    而且也挑不出毛病,这十亩药田的药材,都长势良好。浇水够,浇的肥也足。该松土的地方,也是经常松土,可见苏尘是非常用心的打理这十亩药田。

    哪怕他鸡蛋里挑骨头,硬扣几十枚铜钱。这点钱,对一名马上就要晋升低级执事的人来说,算什么!

    “周执事,要是没问题,那就完成任务交接。我去杂役堂领工钱去了...对了,还要顺便去更换一块低级执事的牌子!”

    苏尘笑了笑。

    他身上的草药味被其它气息掩盖,所有用过的药渣都被他丢进炉子里烧掉,周蔑眼自然是发现不了什么。

    他心头也是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交接了此任务。

    连周蔑眼都挑不出问题,他用青浊水浇灌幼苗淬体修炼的事情,自然再没人能知道。

    这件事情神不知鬼不觉。

    他更不会傻到拿剩下的草药去卖。

    吴郡十三县内的药材生意,是药王帮垄断的行业,岂容他人染指。哪怕是本帮弟子,私下倒卖药材也不行。

    包括姑苏县城的药铺,几乎有八成是药王帮名下的产业。剩下二成也跟药王帮关系密切,绝不敢得罪药王帮。

    要是私下拿草药去贩卖,马上就会被药铺怀疑草药的来路,药王帮追查下来,解释不出,肯定会倒大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