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1 下山
    苏尘从后山回来,到杂役堂大院换了一块低级执事的令牌。

    低级执事依然是杂役,但比最低级的小杂役更高一层,有了一个小小的权利,那就是从此可以自己挑选杂役任务活,而不是被其他中高级执事随意的指派任务。

    有了这个便利,苏尘以后便可以选一些收入较为丰厚,灵活的杂役活来做。

    虽说苏尘入帮八个月突破下丹田,在偌大的药王帮内不足为道。但在杂役堂内,还是引起了了小小的轰动。对于杂役弟子们来说,这还是很少见的。

    随后,苏尘又交接了看守药田的杂役任务,从账房先生手里领了九钱碎银。

    苏尘摸着这些充满铜臭味的碎银,装在钱袋里哗啦啦作响,有一种莫名的欢喜和极大满足。

    他有些百感交集。

    以前在周庄小河里打渔,忙活一个月下来,身上顶多积攒下可怜巴巴的数十个铜板。

    没想到自己来到药王帮,仅仅是当一名小杂役三个月便赚了足足九钱银子,可以说是他平生第一次挣到这么多的钱。

    如果是其他堂口的弟子,只怕赚的更多。

    药王帮弟子在吴郡江湖上号称是富的流油,这还真不是空口无凭。

    苏尘将装着碎银的钱袋子塞入怀中,贴身藏好,以免自己的辛苦钱遗失,或是遭盗窃。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要花起来,这不足一两银子的碎银,根本不经用,每一粒碎银他都恨不得掰开两半来用。

    原本苏尘打算去藏书阁买一册低级武书,但藏书阁最低级的一册武技秘笈,也足足需要一两银子。药书也是一样昂贵。

    他还差了一百文铜钱,暂时是买不起。

    苏尘盘算了好一会儿,还是打算去一趟姑苏县城。

    他在罕无人烟的药王帮后山照料田圃待了足足三个月,几乎没见人气,都快把他给憋坏了。

    去热闹的姑苏县城逛逛,人多的地方沾沾人气,顺便找点好吃的小吃解解馋。

    ...

    苏尘下了药王山庄,出了铁索寒桥,不多久的功夫便来到四五里之外的热闹姑苏县城。

    他在街头铺子上,买了几份好吃的桂花糕、臭豆腐,也算犒劳自己这几个月下来的辛苦。现在手里有几钱碎银子,不像刚来县城那阵寒酸,身上一文铜板都没有。

    姑苏县城的街道,依然如往昔一般繁华热闹,到处是熙熙攘攘的商人、轿子和马车,运货的车水马龙。

    街道两旁的酒楼茶肆,江湖豪客盈门,络绎不绝。

    随处可见富家公子哥,带着几个随从仆人,溜着三两天土狗,带着蛐蝈和鸟笼逗弄玩耍。

    还有打着油纸伞的小姐姐们在逛街,三五成群的进出精美的饰品铺子,叽叽喳喳兴奋的挑选着她们喜欢的饰品和胭脂粉。

    还有许多的小摊贩挑着新鲜的瓜果,沿街吆喝着,大声叫卖。

    苏尘独自走在街,轻松惬意,享受着这热闹的市井气氛。

    他又来到这热闹的姑苏县城,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周围一切都是那么的生动,有一种恍如隔世的亲切感觉。

    苏尘如今对这姑苏县城,已经没有了初来的疏离和陌生感。

    他已经晋升为药王帮里的一名低级执事,能够自己的本事挣到一些银钱。

    在这座繁华的姑苏县城,算得上是站稳了脚跟,不用再担心寒冬腊月里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肚子饿的发晕,颠沛流离。

    而且,他作为一名三流武者,已经踏过了江湖弟子的最低门槛,这在吴郡江湖都一些数十人的小帮派里面,甚至都能算一号小人物,不再是那些不入流的小喽啰。

    只是药王帮家大业大,是吴郡五大帮派之一,帮内弟子数以千计,这才显得他在帮内依然是最底层。

    苏尘现在的处境,比起大半年前的流离失所,好了不知多少倍。

    想到当初,自己身无分文刚来姑苏县城,被泼皮、恶犬追撵,还被几名乞丐欺负,差点饿死街头,幸亏好兄弟阿丑收留了一夜,给了口饭吃,才熬过来。

    每次想起这些,苏尘心中都有些嘘唏。

    也不知这八九个月,阿丑去了天鹰门之后的情况如何了,有没有打下下丹田的根基?他跟阿丑有约,日后修炼有成,一起闯荡笑傲江湖。

    不知不觉,苏尘闲步走到了天鹰客栈附近。

    在天鹰客栈的后院,苏尘见到了正在杀猪的张屠夫,也就是张铁牛师兄的老爹,客气的寒暄了一番。

    他自拜别李魁师父之后,便跟张铁牛等师兄弟的关系淡薄了。不过,他和张屠夫是乡亲,却是另一层关系。

    苏尘向张屠夫打探阿丑的消息,但是张屠夫也不清楚阿丑现在近况如何,这大半年来他没看到阿丑回过天鹰客栈,几乎没了消息。

    苏尘不由有些遗憾。

    他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张屠夫的婆娘是周庄人,经常会回周庄省亲。他便托张屠夫帮着带五钱碎银,送回周庄老家捎带给他爹娘。

    他自己身上存几钱碎银,以后留着买武技秘笈来修炼。

    张屠夫自然是满口应承下来,他偶尔也会和婆娘回周庄省亲,顺便帮苏尘捎带回去便是,也不费事。

    ...

    苏尘从天鹰客栈出来,在城内的街道上闲逛着,寻思着去干点什么。

    突然,他看到热闹街道前面数十丈远处,一名十二三岁的灰麻衣少年正推着一辆粪车,车上堆着七八个粪桶,往东城门外走去。

    那少年脸上一块青疤,相貌有些丑,肩上披着布汗巾。

    苏尘一愣。

    那不正是阿丑么!

    “阿丑!是我啊!”

    苏尘惊喜,连忙招手呼喊阿丑。

    那青疤脸少年听到街上有人唤他,不由回头张望,看到街头不远的苏尘,神色不由一愕然,却连忙低头,用力推着粪车匆匆往东城门外而去。

    苏尘见阿丑没理会自己,反而低头遮掩着脸,想走,不由诧异,连忙快步追上去。

    他早在几个月前就曾经来姑苏县城和天鹰门找阿丑,只是天鹰门总堂太大,帮内弟子又多,他也不知该怎么找。

    现在好不容易在街市碰巧遇到,岂会让阿丑就这样离去。

    苏尘快步追上去,欣喜的一把拉住阿丑。

    “阿丑!我之前去天鹰客栈找你,李叔和张叔都说你进了天鹰门成了天鹰门弟子。好几次想找你,都没找到。你最近是什么情况?”

    阿丑却是汗巾遮面,目光躲闪,神色有些羞愧,似乎不愿和苏尘相认。

    但是被苏尘拉住,走不了。

    阿丑只能将粪车把手放下来,拿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强颜欢笑道:“哎呀,是尘哥儿啊,刚才没看着。俺现在也进了天鹰门了。不过天鹰门招人的管事说了,俺要先在门内替他们白干三年的苦役,所有的粗笨脏累活都要干。等过了这三年,我便是一名真正的外门弟子。尘哥儿你放心,我一定会修成武艺,咱们兄弟日后一起闯江湖!”

    “干三年苦役?”

    苏尘一愣。

    挑粪、洗衣之类,这些是仆人丫鬟们干的活。药王帮的杂役弟子虽然也是干杂活,但是照料田圃、巡逻、守夜之类,不干这些的。

    这些也就算了,进天鹰门门之前要先干三年苦役,这倒也没什么,毕竟能成天鹰门弟子,吃苦也算是有回报。

    但苏尘吃惊的看到,阿丑的衣袖底下,露出还有一道道的刀棍伤痕。

    “你身上的这些伤痕是怎么回事?这些是刀棍伤,而且很多都是最近一个月内的,别说是你摔伤的。天鹰门里有人欺负你?”

    苏尘目光一寒,立刻翻开阿丑的袖子,将里面遮掩的伤痕都露了出来,触目惊心。

    这伤口有的连疤都没有脱落,可不是八九个月前天鹰客栈王大掌柜揍的老伤,肯定是最近受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