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4 驱逐和“把脉”!
    “哦,我也想起来了,原来是你这乞丐头子!那日你追撵了我三条街,我正想着什么时候奉还呢!”

    苏尘看到乞丐群中那个最威风的方脸青年乞丐,立刻认了出来,神情一笑,没有丝毫的惧意。

    当初他刚从周庄来到姑苏县城,在街头贫寒落魄流浪,被这青年乞丐误认为是抢地盘的,被追撵了几条街巷,差点跑断了气。

    放在大半年前,苏尘饥寒交迫,肯定不敢去招惹这一大伙乞丐。

    但是,他现在药王山庄苦练大半年的武技,更是突破了下丹田三流境界,已经算是真正的江湖弟子,等闲三五个壮汉也不是他对手,又哪里会将这些落魄的乞丐们放在眼里。

    这十多名乞丐大吼大叫扑上来,看似一副气势汹汹,想要围殴的摸样。

    但是苏尘瞥眼看去,发现他们之间毫无配合,出拳没有章法,脚下更是踉跄虚浮,看样子饿了何止三两天。

    苏尘身影一动,一阵风冲入乞丐群之中,耳目感知力顿时变得敏锐无比,洞察秋毫。

    在他眼里,众乞丐们扑过来的拳脚动作,像是放缓了数倍,拳挥脚踢,如同乌龟般的缓慢。甚至不用眼看,光是耳听风声,便知道四周有几道乱拳打过来。

    阿丑正鼓起勇气想要冲上去帮忙,却吃惊的看到,战斗即将结束。

    在十余名乞丐数十个乱拳脚踢的围攻之下,苏尘居然在他们中间游鱼般轻灵游走,没有任何一个拳脚落在他身上。

    况且,苏尘就算挨了一拳两脚也不在乎。

    这些饿的脚下虚浮的乞丐,手下软绵绵根本没有几十斤的力气,打在他身上跟挠痒痒似得,不痛不伤。

    相反,苏尘身为三流武者,随手一拳力道已经突破了一百斤。

    上百斤冲击力道的拳头,在对方身上轰一拳,那可是比牛犊子一头撞上还厉害,直接打出内伤来。

    苏尘的拳头,每一拳都打在一名在围攻过来的乞丐的腹部,或者是后背,没有一拳落空。他手下留了几分劲,没往死里下手。

    “砰!”

    “噗~!”

    “哎呦,痛死俺啦!”

    “少侠饶命啊,别打俺的头,都成猪头了!”

    阿丑还来不及冲上前去帮忙,短短的几个眨眼功夫,十多名乞丐就被苏尘的拳头给打的踉跄跌倒一片。

    “邪门了,咱们这么多人,数十拳脚,居然一下打不中他!”

    “完了,我们丐帮要亡了!逃吧!”

    众乞丐们一个个被揍的鼻青脸肿,吓得屁滚尿流,朝城隍庙外夺路而逃。那方脸青年乞丐被揍的最惨,鼻青脸肿,成猪头。

    阿丑在后面都看着的都惊呆了。

    苏尘打出的这拳脚...简直行云流水一样,顺畅无滞!

    他在天鹰门待了大半年以上,经常路过演武场,看到天鹰门的弟子们在切磋武技。

    大部分的底层弟子的武技,都很笨拙,出一个招比划小半天,都根本达不到苏尘这个水准。

    只有极少数的二流好手前辈,才勉强能将武技运用的如此行云流水。

    ...

    众乞丐们逃出城隍庙,逃到数里之外的官道上,没见苏尘追来,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一个个神色凄凉又茫然,不知该怎么办。

    “帮主,城隍庙被抢了,咱们怎么办,日后去哪里落脚?”

    他们望着青年乞丐道。

    “唉,出师不利啊!”

    朱老八也是满脸的悲哀。

    这年头,乞丐们的日子太艰难了。

    原本想着建立丐帮之后,人多势众,能过上好日子。

    没想到吴郡的四大帮派的实力如此之强悍,连药王帮的一个入帮才大半年的新人少年,都揍的他们一伙人仓惶逃命,哪还有希望去挑战四大帮的高手。

    “连一个小孩都能欺负俺们,看来这姑苏县城是没有俺老朱的容身之地了!这吴郡之大,何处是我容身之地啊?”

    “帮主,不如我们也去投四大帮派吧?不学到一点真本事,咱们乞丐根本斗不过那些江湖恶人。”

    “可是,吴郡四大帮都只会招收十余岁小孩,谁肯收留我们这样的穷酸乞丐!”

    众乞丐纷纷道。

    朱老八摇头,神情沮丧道:“吴郡四大帮派是不行,他们不会收我们。巨鲸帮水匪穷凶极恶,也不能投靠。不过,我听说娄县有一个白莲教,教主仁慈,会收容咱们这样的穷苦无依之人,咱们去投白莲教混口饭吃。”

    “帮主,这白莲教在哪里?”

    “不远,白莲教的总舵,听说就在娄县淀山湖的小岛上!”

    朱老八颓丧的带着众乞丐们一路乞讨,沿着驿路官道,前往娄县淀山湖而去。

    ...

    苏尘赶走了乞丐朱等一伙乞丐,和阿丑占了这座荒废的城隍破庙,将破庙略微收拾一下,清理庙里的尘埃和蜘蛛网,干净清爽了些。

    刚才打斗的时候,摔在地上的大瓦罐未破,还能用来熬汤。

    “阿丑,把手给我,替你把一下脉,看看有没有内伤!”

    苏尘在庙内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

    阿丑身上的外伤一眼就可以看到,容易治。但是内伤是看不出来的,他必须把一把脉才行。

    苏尘更担心阿丑体内有暗伤隐患,对日后武道修炼影响更大。

    “尘哥儿,你还学会看病?”

    阿丑满脸的惊奇,席地坐下伸出右手,让苏尘帮他把脉。

    “那是当然,药王帮的主业就是专门开药方给人看病,比寻常的大夫郎中更厉害,练武只是副业。我在药王帮里没事就胡乱看一些药书,这大半年下来,也学了几分本事。”

    苏尘笑道,把手搭在阿丑伸过来的右手腕脉搏上,沉下心来仔细的把脉。

    他当然不是真的“把脉”诊病。

    这是资深药师才能掌握的本事,需要长达十年甚至更久的经验,才能真正领会贯通,连药匠都很难学会这门本事。

    李魁药师没有教他把脉。

    苏尘根本就不会。

    但这不影响他,他打算用的超凡感知力,来直接“内视”病人。

    这可远比药师的靠经验“把脉”更精准上百倍,可以把病人体内的骨髓、肌肉、血脉里细微的情况,比如哪处骨骼、肌肉里有伤,哪条血脉有血栓堵塞,全都“看”的一清二楚。

    苏尘指尖才搭上阿丑的手腕,便意外的发现,阿丑的血脉跳动颇为强劲有力,应该在不入流境界的中期。再过一年,怕是能达到不入流境界后期。

    “阿丑,你在天鹰门炼过武道?”

    苏尘不由惊讶。

    血脉强劲有力,这明显是下丹田得到修炼强化的结果,这意味着阿丑修炼过颇长一段时间的武艺。

    “是啊!”

    阿丑连连点头,眉飞色舞,充满了得意。

    “管事让我在天鹰门内先白打三年苦役,但我也不傻啊,可不是只会在天鹰门里呆傻的干活。我去投天鹰门就是奔着学武去的,哪怕是干苦役,没有师父教,可是我可以偷学啊。

    我每天干活都会路过总堂内的一座演武场,经常看到其他师兄们在练武切磋。我记性不大好,每次就只记下一招,然后回到住处偷偷苦练三四个时辰。

    这大半年下来,我至少也偷学到了四五十个招式。要不是少掌柜他们经常一伙人找我麻烦,我不得不四处躲避,否则还能偷学到更多。”

    阿丑说起自己在天鹰门内偷学武技的事情,便大为兴奋起来,颇为自豪。这也是他在天鹰门唯一感到快乐的事情。

    他以前在客栈当小伙计,所以干活非常麻利迅速。

    经常一个上午就把要干的苦役活都干完了。

    然后下午和傍晚时分,自己一个人找地方埋头苦练拳脚,常常修炼到半夜,长达三四个时辰。

    这也是他经常被王少掌柜等一伙同门弟子揍,却依然舍不得离开天鹰门的重要原因之一。

    只要还留在天鹰门,他就能偷学到东西。

    “三四个时辰?”

    苏尘一听,却是深深的皱起眉头。

    阿丑没师父教,偷学了同门的武技,倒也懂得机灵变通。

    只是每天强行修炼长达三四个时辰,这是大问题。

    武者在没有足够的淬体草药滋补身体的情况下,修炼二个时辰已经是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

    每天超过时限的强行修炼,短期内固然会暴涨实力,但会给身体造成巨大的损耗负担。

    这样的巨大损耗,等于是在透支自己的性命,去换暴涨的修为。

    这一点别的帮派弟子可能不太在乎,经常超过二个时辰。

    但药王帮弟子,最善药术,所以非常忌讳这一点。

    阿丑肯定买不起淬体草药来淬炼身体,这样超强度的拼命修炼,只会迅速的损耗自己的身体,迟早导致身体崩坏,直到病痛瘫痪。

    苏尘也没说话,继续仔细“内视”阿丑的骨骼和血肉。

    苏尘之前只是“内视”过自己的身体血脉。

    现在,他尝试着用自己的超凡感知力,看看能不能“内视”阿丑的血脉。

    这一把脉之下,苏尘惊讶的发现,果然能行。

    这意味着,通过接触“内视”阿丑体内的血脉、筋骨的伤势,完全可以对症下药。

    他很快看到,阿丑的骨骼和肌肉,到处是伤痕累累,血脉之中各种瘀伤,尤其是骨髓损耗最严重。

    阿丑这些内外伤,除了经常挨王少掌柜一伙人的揍带来的之外,还有一部分是强行修炼带来的内伤损耗。

    看样子必须尽早用各种补血、补筋骨的草药进行调理,疏导血脉的瘀伤,疗养骨髓和血肉才行。

    现在阿丑十二三岁,少年气盛一时间没什么大碍。但是持续下去,再过三五年便会开始病痛缠身,气血衰退。这样下去,怕是要废掉,更别说成为江湖高手了。

    把完脉,苏尘对阿丑的体内伤势,心中已经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