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5 蛇羹血参大补药膳
    “我去抓条草花蛇回来,咱们炖蛇汤喝,补补身子!”

    苏尘替阿丑把完脉,便起身,带着阿丑在城隍庙附近的农家稻田埂边,溜达了一趟。

    他之前在药王山庄后山待了三个月,天天盐油酱拌饭,嘴巴里都快淡出鸟味来,正好抓条草蛇改善一下伙食。

    只一小会儿的功夫,苏尘在田埂下发现一个拳大的洞穴。伸手探去,一把抓了一条二尺长的草花蛇,掐住蛇头三寸之处,提出来。

    这对苏尘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拥有宗师境超凡感知力的他,所走过之处,周围数丈内的东西都一清二楚,哪怕藏在底下洞里深处的动静,也一清二楚。

    阿丑一路疑惑的跟在后面,却是惊得目瞪口呆,差点咬了舌头。

    这草花蛇可不好找,藏在田埂草丛隐蔽的洞穴深处,洞口小,没有大半个时辰根本找不到。

    再说了,谁也不敢肯定洞里没有毒蛇。

    万一不小心碰到毒蛇,冒然伸手进去,被毒牙咬了,那更是会倒大霉。就算不死,送去药铺抢救,也会破财。

    除了县城的捕蛇人经验丰富,敢去野外抓蛇之外。寻常百姓都闻之色变,避之不及,谁又敢去徒手抓蛇?

    苏尘也就是在药王帮,学了很多药理知识,其中便包括蛇类药材,知道不同蛇的毒性,草花蛇没毒,才敢去抓。

    苏尘到附近的田埂溪边,用采药小刀将草花蛇剥皮,去了内脏。回城隍庙,清洗一下瓦罐锅,将蛇肉切了一块一块,下锅,生火熬蛇羹汤,一气呵成。

    这草花蛇性甘,养气血通血脉,祛风邪补虚,最适合熬汤滋补身体。

    苏尘弄好之后,说柴火不够,让阿丑再去城隍庙附近的小树林,拾一些干柴枯枝回来。

    阿丑点头,出庙去了。

    苏尘随后将怀里掏出几味十年份的淬体药材,补骨黑山药、赤血藤、血参等等。

    每样只切了几片,丢进瓦罐里,跟蛇羹汤一起熬煮。

    剩下的药材,又收了起来。

    阿丑的内伤积累了大半年,长久下来有些重。低龄的药材药力太弱。他必须下猛药,用这些十年份的药材,才能药到病除。

    对症下药,当然不在于药材的份量多,而是要恰到好处。这样既不浪费药材,又达到最有效的药力。

    苏尘这三个月给自己经常配置药方,用各种草药来淬体修炼,早就有了丰富的药方经验。

    阿丑不久回来,带回了一大捆的枯枝和干柴。

    半个时辰之后,蛇羹汤炖好,一阵浓郁的香气扑鼻,溢满了整个城隍庙。虽然没有油盐酱醋,但味道纯正,而且还有草药的香气,只是被蛇香掩盖了。

    “来,尝尝我的手艺!小时候经常下河插鱼,烤鱼吃,最近没怎么弄,倒是生疏了。”

    苏尘尝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笑着说道。

    阿丑早就被这蛇羹汤的一股浓浓的香气吸引,嘴馋不已。

    天鹰门的伙膳房天天都是馒头和稀饭,哪里有这么香的蛇羹汤可以吃。

    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沾过荤腥,连忙盛了一大碗蛇羹汤,风卷残云的吃下肚,满嘴都是清香。

    阿丑从未尝过淬体草药,也不知这汤里的草药香气是什么香。

    吃得太快,都还没尝出蛇羹汤的甘甜味道来。

    不过,阿丑很快感觉腹内一阵热气升腾,似乎有什么在强力的催发他的气血。

    阿丑感到奇怪,很久以前也曾经在天鹰客栈吃过一次蛇汤的残羹,但从来没有这样浑身热气腾腾的感觉。

    这感觉...好像是在吃大补药一样。

    阿丑觉得不对。

    他也不傻,想到了什么,立刻拿树枝削成的筷子,在瓦罐的蛇羹汤里捞了几下,捞出一片血参,还有几根赤血藤之类的淬炼药材。

    “这~...这不会是药铺里卖的那种血参吧?”

    阿丑吃了一惊,顿时瞪圆了眼睛,吓得手都在抖。

    他之前在天鹰门偷学武技之后,曾经其实也幻想过买药材来辅助淬体修炼。

    但是他去了姑苏县城里药铺,一看各种淬体草药的价钱,最低都是一两银子起步,稍微好一些的药材甚至要五六两白银,直接死了心,再也不去打这念头。

    血参,尤其是上了十年份的血参,那是固本培元、增强气血的淬体药材,药力很是雄厚,对武者淬体打根基非常有好处。

    姑苏县城的大药铺里都有血参、赤血藤等药材卖,但一两银才一小根,寻常百姓哪里吃得起这样的好东西。

    这蛇羹汤里放的几味药材,太贵了!

    这得天鹰门那些有钱有势的内门弟子,才吃得起啊。

    阿丑震惊的快说不出话来,手都在打颤,他以前在客栈打杂,一年到头也才挣一两银子,而且存不下几个铜钱。

    现在加入天鹰门干苦役,更是一文铜钱都没有,为帮派白干活,没有任何收入。

    他隔三差五的挑粪车出城,卖给农家大户当粪肥,一车才勉强能换回三四个铜钱。连他平日吃穿用度都不够,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财买药材来淬体修炼。

    这一锅蛇羹汤里的药材,少说他也要几年功夫才挣得到。

    “尘哥儿,这在县城药铺里可是得花几两银子才买得到的淬炼药材,这么贵的东西,你怎么能给我吃?!”

    阿丑从瓦罐里捞出一片血参,都激动的哭了。

    他还是头一次吃上这么昂贵的淬体药材。

    他自幼孤儿,因为相貌丑,总是受人欺负,除了他唯一的亲姐姐之外,便再也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

    苏尘是他在姑苏县城里,唯一对他这么好的好兄弟。

    苏尘见瞒不住,只能笑着说道:“药王帮别的没有,就是药材多,也不值几个钱。我一个药王帮的弟子,弄点药材还是容易的。”

    事实上,药王帮的外门弟子也用不起这样贵的十年份血参。

    苏尘用青浊灵水栽出来的这些十年份药材,连自己都没舍得用,原本是准备三流后期修炼的时候,慢慢熬药淬体喝。

    不过,现在阿丑内伤有些重,这些补血、筋骨、治内伤药材正好用得上,便先给阿丑用了。

    只是阿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内伤重,只以为这是一副简单的淬体修炼药材,用来补气血的。

    苏尘怕阿丑有负担,也没说。

    “这...还是太贵了!还是你自己喝吧,也能早一点成江湖高手,给我喝太浪费了。”

    阿丑摇手,不敢再喝剩下的蛇羹血参汤,随便一小口,足够他干上一个月的杂役活。

    “这药是专门给你配的。你要不喝,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苏尘板起脸来。

    “好,我喝!”

    阿丑愣住,想到大半年前在天鹰客栈的柴房,他说过的这句话。他忍住泪,又喝了一大碗蛇羹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