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7 一寸之遥,如隔大山
    影子明明就在眼前,伸手就能碰触到。可是,他一快,影子立刻也变快。他一慢,影子也慢。

    不论阿丑速度怎么变化,从任何角度出招,这影子仿佛全身都长了眼一样,就是离他的拳头远了那么一寸远。

    “怎么会这样?我居然打不到你?!”

    阿丑越打,越是感到心惊和骇然。

    他可是和苏尘同时前往药王帮和天鹰门拜师学艺。苏尘在药王帮修炼,他在天鹰门偷学武技,也并没有耽搁多少时间。也才过了大半年而已,武技的差距居然这么大。

    而且苏尘一直没真正出手反击,如果出手反击的话,恐怕他一招都挡不住。

    “你打不中我,当然是有原因。”

    苏尘已经知道阿丑的武技水平,停了下来,摇头道:“光是学那些大威力招数,却忽略了入门级武技的才是武技的根基。这样修炼下去,只能炼出一个空架子,遇到高手会吃大亏。”

    “什么是入门级武技?我在天鹰门的演武场,没有见过谁用入门武技。修炼这个,能有什么用?”

    阿丑也停下来,脸上十分疑惑。

    在天鹰门的演武场上,敢上去切磋的都是新人弟子中实力不错的高手,都用大威猛、迅猛的低级、中级以上招式,没人用入门级武技。

    “入门武技分为拳法、步法和腿法,招法非常简单,直来直去,通常情况下没什么威力。但它们恰恰是其它中高级武技的根基所在。”

    苏尘知道阿丑没有师父教,只从同门弟子那里胡乱偷学了一些低中级以上的武技,对于最根基的东西反而是一窍不通。

    “我这样说,你也听不明白。你看我的步法,就知道为什么追不上了。”

    苏尘打量了一眼城隍庙周围空旷场地,随后让阿丑用大瓦罐装满一罐子的水,沿着庙外洒一大圈,将泥地全都浇湿了。

    阿丑听的一头雾水,完全不懂。

    不过既然苏尘说了,他自然是照做。

    抱着大瓦罐装满了水,然后绕着城隍庙,将四周的泥地都浇湿了。

    苏尘看到地面湿漉泥泞,足以留下浅显的脚印,这才沿着城隍庙的泥地飞快的跑绕了一圈,然后他又回到破庙前。

    “行了!你去看我的脚印。”

    “这样就可以了?”

    “不错,你只要能看懂我留下的脚印,就明白为什么你打不中我,哪怕是仅仅只隔了一寸。”

    “额,好吧...!”

    阿丑带着疑惑,去看苏尘的足印。

    城隍庙周围的泥地一片泥泞,苏尘在上面留下了一排浅显的足印,清晰可见。

    刚开始,阿丑也看不明白这些足印里有什么奥妙。可是看了片刻之后,阿丑突然瞪大了眼睛,赫然发现里面果然藏着奥秘,顿时吃惊无比。

    他连忙捡来一支枯枝,丈量每一步脚印。

    阿丑震骇的发现,苏尘绕着城隍庙走了足足一百五十步,每步三尺。每一步的间距都是一样的,不多一厘也不少一厘。

    唐尺规定,丈、尺、寸、分、厘、毫,十而分之。

    这意味着,苏尘踏出的每一步三尺远,步步之间差距低于厘,少于千分之一。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精准程度。

    要知道,人在走路的时候,哪怕是刻意保持每一步的距离,也总会有一个差距浮动,或者多一二分,或者是少一二分。走的步数越多,累积下来的差距自然变化越大,走一百多步差距一丈远都正常。

    一个人想要在疾跑的时候,长达一百五步都保持一样间距,每步距都低于一厘,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尘哥儿,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阿丑用枯枝一步一步的丈量,发现一百五十步之间无一偏差,不由震惊的抬头望向苏尘。

    “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就是反复的修炼,控制自己每一步法。正是因为我步法可以精准到一厘之内,所以我可以用步法轻易的控制住你我的间距。始终保持着间隔一寸,你的拳头永远沾不到我的衣裳。”

    苏尘摇头说道。

    刚入药王帮时候,光是这入门级步法,他每天要练上半个时辰。

    在后山看守药圃,他又增加到了一个时辰。

    这样修炼了足足八个月之久。

    自从他踏入宗师境感知力后,他对江湖武技的领悟,一夜之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越发觉得这三大入门武技奥妙无穷。

    这是武技入微的神妙境界,可以探究到武技的本质。

    不入流的武者,通常都会觉得一寸非常近,手指一伸就能碰到。但是江湖高手才会明白,这短短的一寸之遥,如隔大山。

    苏尘也越发明白,入门拳脚步法打的越牢固,日后再去修炼药王帮藏书阁里的那些所谓的低级、中级、高级武学秘籍,那简直是信手拈来,没有什么难度。

    “这么厉害?!”

    阿丑惊得咋舌,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拳头离苏尘总是差了一寸。

    因为他根本没有刻意去修炼过入门级步法,无法精准的控制自己脚步移动间距,所以他踏出的每一步间距,都在数寸之间浮动。

    而苏尘的步法可以精准到仅仅一厘的程度。

    一寸是一厘的百倍,意味着他在步法上差了苏尘足足百倍的精准。

    在这之前,阿丑总是贪图那些威猛、华丽的大招式,以为越是大招越是强悍,根本不在意不起眼的小招式。

    阿丑终算是明白过来,光练这些“大招”,只能用来唬人。一旦遇到武技高深的高手,他连碰都碰不到对方的衣角,肯定败得一塌糊涂。

    “那入门级的拳法、腿法呢?也是一样的效果?”

    阿丑无比的兴奋。

    他隐约摸到了一点,大幅提升自己武技威力的奥秘。以后说不定,他也可以修炼到这么厉害。

    “二流以上招式,涉及中丹田的内家真气,我没修炼过,还不清楚里面的奥妙。但是三流武者的武学招式,一技通万技通,对我而言没有多少奥秘,仅八个字——‘一寸之遥,如隔大山!’”

    苏尘若有所思,抬头望天,说道。

    城隍破庙前梧桐树,一片落叶正随风飘落。

    在这一瞬间,苏尘朝半空飘下的落叶,挥出一掌,踢出一脚。

    阿丑神情呆滞的看到。

    嗖!

    嗖!

    苏尘那一掌如刀,将半空中飘零的落叶,沿着主叶脉瞬切成两瓣。

    那一脚,再次将落叶瞬切成四瓣。

    一掌一脚,极端的务实,威力很弱,恰好可以切碎落叶,没有浪费丝毫多余的力气,也没有任何花俏的架势。

    拳脚力道、出击速度和距离控制,千锤百炼的凝练,凝重如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