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8 又是一年
    苏尘和阿丑在城隍破庙里吃完了蛇羹血参大补药膳,又修炼切磋了一番武技,一晃到了傍晚时分,方才尽兴。

    两人约了日后在姑苏县城再见,便各辞别而去。阿丑惦记着他的那辆值几个铜板的粪车,匆匆回县城去了。

    苏尘则回到药王山庄,路过山庄内的一座演武场。

    这演武场占地数十亩,可容纳上千之众。

    每天傍晚时分,药王山庄的演武场都会很热闹。总是围聚了成群数以百计的新人少年,以及青年师兄师姐,或者在观战,或者下场切磋。

    江湖帮派弟子习武,当然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仗剑江湖,名扬天下”。

    可是,药王帮内的新弟子们在没有达到三流境界之前,是不允许随意参与江湖上的纷争打斗。

    新人弟子们大多也只能在山庄内的演武场,同门师兄弟“切磋”一番,过一把江湖战斗的瘾。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聚集了一伙内门和外门新人弟子们热闹火爆,似乎有几名内门弟子在切磋,众外门弟子们在呐喊助威。

    苏尘早先忙着修炼,又或者是干杂役,极少来演武场观看切磋。

    这次他跟阿丑在城隍庙切磋了一番,可惜阿丑还是不入流境界,而且武技杂乱缺乏根基,这让苏尘感到意犹未尽。

    他不由心中一动,便朝聚集的人群而去,想看看药王帮其他新人弟子的实力,看看自己的真正深浅。

    当然,苏尘也只是去看看,并没有自己下场切磋的想法。

    他是杂役堂弟子。

    杂役堂弟子在药王帮内毫无地位可言,如果那个杂役弟子在演武场找人切磋,肯定会引来其他堂口弟子的一阵哄笑,让他们赶紧离开,别占了地方。

    最起码也要护刀堂弟子,三流武者境界修为,修炼了一门低级中级武技,才敢在这演武场上崭露头脸,跟其他同门弟子“切磋”一番。

    当然了,如果是炼药堂和执剑堂的内门弟子下场切磋的话,那肯定气氛火爆热闹,足以吸引数以百计的弟子围观捧场。

    “好!李师兄这一招‘流星摘月’,果然高明!”

    “王师兄厉害,‘铁砂掌’一下就挡住了。”

    在周围观战的外门弟子们,不时爆发出阵阵喝彩,呐喊助威。

    苏尘在旁看了半响,却是有些失望。

    他发现这两名所谓的内门弟子高手,招式生疏缓慢,漏洞百出,水平实在是很一般,没多少看头。

    苏尘疑惑,不明白那些外门弟子怎么会大呼叫好。

    但仔细一寻思,很可能是跟自己眼力变得极高,而且对武技的领悟突飞猛进有关。

    他早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大部分的低级武技,在他眼中瑕疵毕现。

    而那些药王帮那些真正的二流好手、一流高手,都闯江湖去了,根本不会出现在山庄的演武场上。

    苏尘看了一会儿便不再感兴趣,转身离去。

    ...

    回到杂役堂,苏尘恢复了平静单调的生活。每日只在杂役堂安心干活,挣点工钱。

    杂役堂的杂役弟子,没有师父管束,平日比较自在。

    苏尘身为低级执事,可以自己选杂役活,自行安排时间修炼,每个月只要完成一定分量的杂役任务交差就行了。

    他专门挑那些只需要很短时间便能干完的杂役活。

    比如,巡山守更、值守仓库、往各县药铺运送一批廉价的草药、前往邻县送信等等,诸如此类。

    巡山守更,挣的铜钱最少,一次只能挣个十枚左右的铜钱。好在,只是晚上守二个时辰而已,他白天可以节省下大量的时间用于修炼。

    而前往邻县送货和送信,一次可以挣三五十枚铜板,往返通常耗费长达一两天的时间。

    不过,他在路途上可以修炼入门级步法,也等于是一直在修炼武技,并未真正浪费时间。

    这样的杂役活,也是苏尘最喜欢的。

    苏尘去外县出任务,途径荒山野岭,凭借自己的超凡感知力强,经常能发现路边深沟草丛里藏着的野生草药。

    顺手采挖下来,留着自己淬体修炼用,省了他再用青浊水去栽培草药。

    这样一个月积累下来,苏尘大约能挣到七八百枚铜钱。

    并不是太多,却也足够他用了。

    大多数时间,苏尘都则浸心于下丹田和入门武技的修炼中,每天修炼至少四个时辰。

    这样高强度的修炼,身体损耗极大,必须大量的滋补和草药淬体。

    大约每隔四五日,苏尘便内视一遍自身血脉、筋骨,专门配上一副低级淬体药材,在野外抓野蛇、野兔之类,熬药汤内服,激发自身气血、弥补骨骼磨损,以确保身体不会因为高强度的修炼而损耗。

    因为是专门对症下药,苏尘的草药淬体效果极佳,修炼起来自然进展神速。

    就这样,苏尘在杂役堂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门心思修炼武道,同时研究各种草药的药性。

    他每月偶尔会到县城东郊,城隍破庙去走一趟.

    阿丑经常会在城隍破庙练武,两人一起吃蛇羹汤,切磋武技,增加实战经验。

    阿丑修炼进展也颇为神速,短短数月功夫,便突破三流境界。

    有苏尘这个“三流顶尖高手”陪同切磋,阿丑的武技大涨,甚至可以在苏尘的手中撑上个一两招而不落败。

    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实力了。

    有一日,阿丑振奋的向苏尘说起一件事情。

    王掌柜的儿子王少掌柜又带三五名外门弟子来找他“切磋”,借机欺负他。

    阿丑被欺负了一年多,突破了三流境界之后,再也不想忍下去。

    他当场和王少掌柜等一伙外门对打了起来,结果三两拳就把这位高傲的王少掌柜给打趴下了。

    那王少掌柜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花架子,不入流的实力,早已经不如他,被一拳打在脸上鼻子都被打歪了,狼狈趴地求饶。

    其他几名外门弟子一起围攻,也依然不是阿丑的对手,被阿丑打的落花流水,慌乱逃走。

    这事让阿丑大为扬眉吐气,以后在天鹰门再也不用受王少掌柜这些外门弟子的鸟气。

    苏尘听了此事,自然很是替阿丑感到开心。

    他给阿丑开淬体药方,助阿丑迅速突破三流境界,就是希望阿丑不再被天鹰门的同门弟子欺负。

    ...

    时间过得飞快。

    夏消秋至,冬去春来,苏尘在杂役堂一晃便是一年多过去了。

    算起来,进入药王帮已经整两年。

    苏尘从十二岁的渔家瘦弱少年,成长十四岁药王帮的弟子,长高了不少,身子也结实许多。

    这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勤修苦练,从下丹田初期一口气修炼到了后期境界,已经气血雄厚,算是达到小圆满。

    再往上,便是中丹田,真气境界。

    在同年加入药王帮的外门弟子之中,苏尘已经无人能及。

    就连同年的内门弟子,达到他这个修为境界的也寥寥无几,只有王富贵、魏寒等寥寥三五人而已。

    除了武道境界大幅提升之外,他的药术水准也有长足进步。

    药王帮的新人弟子,不论是内门弟子,甚至炼药堂的年青药匠们,都还仅仅停留在死记硬背各种草药和药效上,对药性缺乏深入的了解。

    苏尘却早已经在不断的亲身试药,调配淬体药方,体验各种药方的药效。

    凭借超凡的“内视”,苏尘对每一种草药的不同药效,在用药之前和用药之后,给身体带来的激发气血、舒经活络、化瘀、骨质磨损、疗伤等等效果对比,能够一目了然的看到。

    苏尘的药术水平,自然是一日比一日明显的大增。

    短短一年下来,苏尘对大多数草药药性的理解,已经比得上炼药堂内那些二三十年经验的药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尘对自己的武道境界、药术境界的提升,都十分满意。

    只是有一个遗憾,那就是他的武技还是入门级的。

    他每个月可以在杂役堂挣到七八百文铜钱,一年下来挣个八两银子,按理也算是不少了。

    但身为一名杂役,伙膳房的伙食都要自己掏钱,每月要用掉上一百文铜钱。

    而且,苏尘每月都托张屠夫帮忙,往周庄老家给爹娘捎一些碎银,这里用掉了四五两银子。

    苏尘将自己用青浊水栽种的药材,以及野外采摘回来的一些淬体草药,都熬药汤和药浴自己用掉,身上带有明显的药香气味。

    为了让别人不对自己的药浴来历起疑,他还得去炼药堂买回几株最廉价、最低药龄的草药来使用。

    如果有人对他修为进展和身上的药香气味起疑,也能在炼药堂查到他的采购淬体草药的记录,洗清嫌疑。

    而哪怕是购买最低药龄和最低品级药材,这样的草药依然要二三百枚铜钱,每月买一次便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他在杂役堂挣了一年的钱,花个七七八八,只剩下不足一两银子。

    药王山庄藏书阁的武技秘笈,购买一册低级武书需要一两银子。

    至于中级武书,那就更贵了,动辄十多两。高阶武技甚至要上百两银子,高的令人咋舌。

    苏尘虽然能用青浊灵水培养一些高级草药,但又不敢拿去外面的药铺贩卖,只是自己私下偷偷的淬体用掉,自然也换不回银子。

    苏尘原本还想着,在杂役堂多干几个月年,再买一册低级武书。

    但他的修为提升太快,眼看下丹田已经圆满,即将踏入二流境界,可以炼出内家真气。

    这个心思不由淡了,干脆放弃了购买低级武书的想法。

    苏尘寻思着,自己现在下丹田精血饱满,再过一个月指不定就能迈入中丹田大境界。

    他还不如多积攒一些银子,干脆去买一本修炼内家真气的中级武书来学,也不用在低级武书上浪费上千枚铜钱。

    苏尘这些天,已经在尝试着感悟内家真气,中丹田已经隐隐产生有真气感的征兆。

    总的来说,苏尘自进入杂役堂一年多来,对自己的收获还是很满意的。

    除了武道和药术之外,苏尘的江湖经验也大增不少。

    苏尘频繁的在吴郡十三县执行杂役任务,对吴郡江湖,显得越发熟悉和老练。

    再也不是那个对江湖懵懂,青涩无知的帮派新人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