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39 李氏落难
    苏州大河。

    大山沧海,云雾如烟,濛濛的雾气笼罩着河面。

    一条简陋的竹筏,顺着大河飘零。

    这日,苏尘在杂役堂领了一个去娄县送信的杂役活。送完信之后,他正乘竹筏返回姑苏县城,去交差。

    因为是顺流而下,便任由筏子在雾气蒙蒙的江面上飘着,往县城方向顺流而去。

    他在筏上打坐,默运大周天,修炼中丹田,尝试着感悟内家真气。

    苏尘的下丹田已经修炼圆满,最近很少再使用下丹田的淬体补血药材。而是开始服用参药之类补气类的药材,培养内家真气。

    随着修炼,他的气感也越发的强烈。

    苏尘盘算着,自己持续服用补气药材,应该只需要再修炼三五日到小半月,便有望能在中丹田内培养出内家真气。

    一旦在中丹田产生微弱的真气感,便正式踏入了二流武者的境界。在偌大的吴郡十三县江湖上,二流好手也算是拿得出手的人物了。

    ...

    此时,在苏尘小竹筏前方大约数百丈远处。正有一艘运米大货船,在雾气蒙蒙的河面上徐徐航行着。

    只因雾气大,相互隔了数十丈远看不清。

    这艘运米货船是水密货仓,船面则是宽敞明亮的客舱。在船头宽敞的甲板上,正摆着一副桌子,桌上摆满了下酒菜肴、美酒和七八副碗筷。

    颇为富态的李氏富商,和美艳贵气的李夫人坐在酒桌的主人席上。

    李娇在一侧端盏陪酒。

    十多名丫鬟、家仆则在旁伺候着添酒菜。

    酒桌对面,则是英俊潇洒的王富贵。他身姿挺拔,一袭金丝银边锦衣华服,腰配一柄寒光宝剑,神情雍容,赫然是一副翩翩的世家公子风度。

    李娇陪着李氏夫妇喝了几口小酒之后,脸上有些娇红,偶尔望向王富贵,都是一副崇拜仰慕之色。

    此外,在酒席就坐的还有药王帮的几位跟王富贵有交情的内门弟子,陪坐捧场。

    众人正在酒桌饮酒,观看两岸朦胧山色,欢笑畅聊着。

    李氏富商此行外出,前往县城郊野的乡镇收购了一批粮食,正准备运回姑苏县城的米行。

    李娇向李魁药师请假歇息数日,陪爹娘一起下乡购粮。

    王富贵自然是陪李娇一起下乡游玩。

    他追求李娇许久,想打铁趁热跟李娇的爹娘搞好关系,把这桩好事成了。

    十四五岁男女正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况且他们二人也早就达到了三流武者境界,不再担心动摇下丹田的稳固。

    “王师兄在我们药王帮年轻一代弟子中,那可是少有的佼佼者,数一数二的人物,前途无量!”

    “日后王师兄成为一流高手,定能在我药王帮中一飞冲天晋升高层,我等日后还需要王师兄提携!来来,我等敬王师兄一杯!”

    席上,其余几位内门弟子,也不时吹捧王富贵一番。

    “哪里哪里,师兄弟们相互提携!”

    王富贵虽然骨子里带着吴郡世家子弟的傲气,但面上从来都是颇为谦逊,连连摆手。

    李夫人不时的打量着王富贵这位低调的“未来贤婿”,笑不拢嘴,自然是百般的满意。

    听说这位王富贵是姑苏王县令的侄子,是吴郡王氏世家子弟,这等出身当然是极其显贵,前途无可限量。

    李氏富商对王富贵的此番来意,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这几年,女儿长得越发出落,娇美动人,再加上是药王帮的内门女弟子,追求者自是多入过江之鲫,姑苏县城的媒婆们都快踏破了李家的门槛。

    但他迟迟未肯答应,是想着待价而沽,择一位上好的夫婿。

    王富贵堪称是李娇的众多追求者中,家世最好的一位。

    不过,世家权贵出身虽好,但如果是纨绔不堪之辈,他李氏也断然不会为了攀附权贵而将女儿推进火坑。

    这数日下来,李氏富商对王富贵的谈吐举止和修养,仔细暗自观察,还是颇为满意,很有大族子弟的风度。

    只是,李氏对王富贵的家世底细还是不太肯定。毕竟,王富贵是王县令侄子一事只是坊间的传闻,没有能亲自证实。

    这件事情他还需亲口确认一下,免得闹笑话。

    “王公子!我听说你的父亲,在吴郡太守府任职?!”

    李氏富商旁敲侧击,试探的询问。

    “不错,我父亲在太守府内任主薄一职,父亲让我来姑苏县,是想我在叔父的管辖之地历练一段时间。”

    王富贵带着几分谦逊之色,平淡说道。

    他知道李娇的父亲想询问什么,委婉的点明了他的叔父是谁。

    姑苏县城的人,未必知道吴郡太守府的主薄是谁。但人人都知道,管辖这姑苏县城的自然是王县令王大人。

    “甚好,甚好!是该趁着年轻,多历练历练!”

    李富商心中略一盘算,笑容满面。

    王富贵是以新人内门弟子第一人的身份进入药王帮,这家世应该不假。

    哪怕是这王县令侄子的身份是掺了水分,最不济也是县令大老爷的远房亲戚,官宦出身,依然比他这富商的身份要强许多。

    李氏夫妇对此都颇感满意,以后李氏一家攀上这门高枝,飞黄腾达也是指日可待。

    其实,按习俗说,官宦世家子弟,一般很少跟富商联姻。

    不过王富贵和李娇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们在药王帮同师学艺,时间久了,生出儿女情愫也是正常。

    师兄妹联姻,这在江湖上也是一桩美谈。王富贵是在江湖上也混,不考科举进官场,自然也不太讲究那些习俗。

    这些年李氏经商,着实挣了不少钱财,也算是姑苏城里的一户大富户了。

    他女儿李娇对这位王师兄一向也颇为钦慕。如果王家不太在意女方是商贾之家,成就一番好事也是可能的。

    众人饮着酒,相谈甚欢。

    双方虽未点明,但已经有默契,既然都满意,那只等王府遣媒人前来李家提亲,成就一番好姻缘便是了。

    李氏货船上李氏夫妇和王富贵等众人正在饮酒欢笑。

    完全不知侧方百丈远,隐约出现一艘可乘十余人的梭型快船。

    快船头站着一名鼻如鹰钩的冷峻瘦汉,皮肤黝黑,手提一把明光灿灿的分水刀,望着前方李氏货船,眼眸中含着贪婪的凶光。

    “弟兄们,用力划!逮住那头大肥羊,每人赏白银十两!”

    冷峻瘦汉沉声吆喝。

    快船上,十余名彪悍的恶汉一个个眼中冒着兴奋的红光,双手拼命持桨划船,追赶前方的货船。

    这艘快船吃水轻,轻便灵活,最利水战。

    十余名恶汉一起持水桨,划得飞快,速度远非载了沉重货物的货船可比。

    快船无声无息的冲出大河浓雾,破浪疾行,朝货船追来。

    李氏货船上,一名水手喝了几口小酒,满脸酣意,来到船尾放水,无意间瞥见一艘快船冲出薄雾,追在货船后面。

    水手正愣了一下,仔细瞪眼朝不远处瞧去,看到那快船上的十多条恶汉们各个面目凶狠,携带寒兵利刃,不由惊得浑身一颤,吓的全尿裤子上。

    “水~水匪!不好,水匪来袭!”

    一声惊恐的尖叫,响彻货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