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42 蒙面杂役(冲榜,第三更!)
    李氏货船上剩下的药王帮几名内门弟子,家丁水手们,见王富贵落水,已经是骇然。又被丁十三这番凶狠的叫嚣,吓得一个个面如土色,胆气全无。

    他们这些药王帮内门弟子,实力最高的王富贵也不是这水匪头目丁十三的对手。

    这还怎么打?可是不打又不行,水匪头目丁十三叫嚣着将他们这些药王帮的内门弟子也全都杀掉,投降都不行。

    “完了!这货船所有人都要被这股凶残水匪杀死,谁还能来救我们?!”

    “李家要完了,夫人,来生再见!”

    李氏富商抱着慑慑发抖李夫人,躲在货船甲板的桌下,夫妇二人绝望相顾,抱头痛哭。

    前一刻,他们还在船上设宴,摆酒席欢乐,游山玩水风光无限,想着日后攀上了吴郡王氏世家的高枝,日后过上豪门权贵的日子。

    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天就塌下来了,他们夫妇即将要在这股凶悍的水匪手中,男的要被杀喂鱼,女的要被劫回匪寨当压寨夫人,他们一家人是何等的苦命啊!

    李娇看着包围过来的水匪,粉脸惨白,玉手上的一柄软剑颤抖,无比的绝望。

    她原先还指望着王师兄能击败水匪头目,解救李家于水火之中。

    结果,她心目中那位风度翩翩,在药王帮众新人弟子中一向是翘楚的的王师兄,却连那悍匪一招都不敌,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跌落水中成了落汤鸡,自身难保。高手的形象一下,完全坍塌了。

    李娇心头激烈挣扎着,是苟且偷生,还是趁自己被俘之前自刎?

    要是被掳去匪窝,遭到这水匪头目的百般凌辱,她还不如现在死了算了。

    ...

    上百丈远外的河面,依然笼罩着濛濛大雾。

    苏尘正在一条小竹筏上,盘膝打坐,中丹田酝酿着真气感。

    突然,他眉头一皱,竖耳倾听。

    透过河面上的茫茫薄雾,隐约听到前方有两艘船在并肩航行,风中传来些许嘈杂喝骂,激烈的打斗之声。

    轻微的嘈杂声也很容易被河风掩盖。别人可能会忽略这微弱的声音,但他的耳力,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莫非又是两伙人,在江湖厮杀?”

    苏尘心头寻思着。

    依然在竹筏上打坐,纹丝不动。

    这一年多,他常在吴郡各县跑杂役,见了许多世面,知道吴郡江湖复杂。

    吴郡光是大帮便有五个,其余小帮派数十之多,江湖械斗厮杀那是司空见惯。各种世代恩怨仇杀,正邪黑白是非,外人是分辨不清的。

    敢去管这些闲事的,唯有江湖上那些一流高手,“路见不平一声吼”这是豪客大高手们才有的特权。

    对此,苏尘也只能一叹。

    以他的实力,大多数的江湖械斗,都不是他一个杂役堂三流弟子能掺和的。

    苏尘也不想管这闲事,正想撑着竹筏离远一些,免得被前面两条船误会,卷入这是非之中。

    此时,却听到一名少女的娇喝怒骂声。

    如果是别的女子声音,苏尘也未必听得出来是谁。

    但这个娇喝声他颇为熟悉,一下就听出来。

    “咦,李娇师姐?”

    苏尘不由一动。

    他再听,似乎还夹杂着许多人的哭喊,向水匪大声求饶,刀剑金鸣声。

    水匪!

    吴郡内的水匪多如牛毛,在大湖大河行驶的大船遇到水匪打劫,这并不稀奇。连各地官府县衙都清剿不过来,只能放任自流,往来的船只需雇佣家丁或者护镖客自保,自求多福。

    只是苏尘有些诧异,李娇没在药王山庄,怎么会出现在前方的船上。

    “莫非是李家的货船在前面....这倒是巧了?”

    苏尘神色一凝。

    他想起自己两年前,在西门码头遇到李氏富商外出贩米的情形。李老爷经常会乘船去各乡镇贩米,运回到县城里卖。

    李娇这位师姐,向来骄傲,瞧不起他们这些外门弟子。

    他本也不想去热脸贴冷屁股。

    但是想一想,这一条船上除了李氏夫妇,还有家丁连水手至少也是二三十多口人命,就这样不闻不问,终究是心中过意不去。

    至少,也该过去看一看情况。打的过就上前帮一把,打不过就回药王山庄搬救兵,他也不会冒然冲动。

    况且,苏尘出身周庄渔家,自小无比痛恨那些经常勒索渔民。不仅作恶多端,更害的他差点被爹娘卖身为奴,被迫离家出走。

    自加入药王帮之后,苏尘日夜苦修,经常梦想着有一天自己剿灭水匪,出一口恶气。他遇到水匪打劫,总寻思着给这些水匪一些教训。

    小竹筏陡然加速,飞快嘈杂声的方向而去。

    很快,苏尘的小竹筏接近前方两艘大船,大约还有二三十丈远。薄雾笼罩河面,普通人只能隐约看到船只的模糊轮廓。

    苏尘的目力,却已经看清楚两艘船上的战况。

    快船上,一名水匪头目颇为厉害,凶悍的一刀,就把王富贵劈落水中。

    苏尘讶然。

    他知道王富贵的实力,三流后期境界在药王帮新人内门弟子中也算是高手,却被水匪头目一刀击败,差距如此之大。

    以他看来,倒也不是王富贵的剑法太弱,而是太怕伤怕死,被丁十三这悍烈的刀法给吓懵了。

    “那水匪头目的武技一般,一股子杀气倒是挺凶悍的...!”

    苏尘观察了着船上的战况,心中飞快的盘算胜算。

    他虽然也只是三流武者,还差三五日才能突破下丹田,但武技远在王富贵之上。

    况且,他还有超凡感知力的巨大优势,只要能和水匪头子打上几十招,拖延时间。货船上的众人趁机解决其他十余名水匪,最后大家一起围攻水匪头子,应该可以挽回败局,胜算有七八成以上。

    苏尘想到这里,从衣角“唰”的一下撕裂一大块青布,蒙在自己的脸上,竹筏飞快靠近李氏货船。

    ...

    王富贵坠入河里成落汤鸡之后,李氏货船上李氏夫妇和李娇,几名药王帮内门弟子,还有众家丁和水手们已经陷入绝望,只是在用铁棍叉、船桨顽强的抵抗。

    这股水匪非常凶残,要夺他们所有人的性命,他们当然不肯丢了自家性命。

    结果一番缠斗下来,那十余名水匪始终没能将这艘货船攻下来,依然僵持不下。

    水匪头目丁十三见手下水匪们迟迟未能攻下货船,不由有些恼火,正准备提刀亲自动手攻下货船。

    却见,一条小竹筏冲出了薄雾,迅速向两船靠拢。

    “哗啦!”

    竹筏溅起水花声,立刻引起了两艘船上,双方激战之人的注意。

    “丁老大,又有一条筏子靠过来了!咱们在这里办事,居然还有人不怕死敢过来凑热闹...怎么他还戴着蒙巾,藏头露尾,不敢露面啊?!”

    一名水匪看到濛濛雾气的河面上冲出一条竹筏,朝他们而来,不由怪叫。

    李氏米船上,李氏富商、李夫人和李娇,药王帮弟子们等众人看到有一条筏子破雾直冲过来,以为来了援兵高手,一时振奋欣喜。

    可是众人仔细又一看。

    竹筏上,只有一名青衣杂役,布巾蒙脸,连一件兵器也没有带,撑着一副竹篙,便莽莽撞撞的冲过来。

    常跑江湖的人都知道,各大帮派弟子服饰有明显区分,底层杂役是青衣,内门弟子是白衣、锦衣,前辈护法、供奉等是各色大袍之类。

    江湖帮派等阶森严,服饰讲究,不得逾越,所以通常一眼便看出身份来。

    这青衣少年的穿着打扮,分明就是药王帮的一名外出办事的低级执事杂役,见到此处打斗,过来帮忙搭一把手。

    估计是怕惹上麻烦,被水匪们时后算账,才蒙上面不敢露出真容。

    可是,以这青衣杂役的装束,显然是个三流境界小角色,别说救他们了,恐怕连自身小命都要白白的搭进来。

    众水匪们,无不捧腹大笑。

    李氏货船上的众人,却是黯然失望。

    “哈,爷还以为来了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大豪,没想却是一个小杂役,吓爷一跳。你们三个过去,砍了这个不长眼的小杂碎,剁成肉酱喂鱼!”

    水匪头目丁十三不屑的淬了一口,甚至不愿让这青衣杂役脏了自己的手,只勒令手下喽啰出手。

    -----

    下一章,12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