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44 险恶毒招!
    苏尘跟丁十三一交手,便知道自己的武技水平远在丁十三之上,棒打这水匪头子也是寻常之事。

    只是,手里的这支干竹篙轻飘飘,棒打起来的威力太弱了些。

    他用竹篙连抽了丁十三好几棍,依然没能把这个二流境界的水匪头子死,居然还敢用一副凶狠不服的眼神来瞪自己。

    苏尘不由暗道一声可惜。

    如果再等上三五日,自己中丹田炼出真气来,在竹篙上灌注入少量真气,威力至少翻个两三倍,恐怕就能一棍子能让这水匪头子哭爹喊娘求饶。

    苏尘看到丁十三突然一副不顾一切,要冲来拼命的疯狂攻势,不由心头一凛。

    “这水匪头子,莫非是要做困兽之斗了!”

    他不敢怠慢,转身便往后撤,拉开数丈远的距离。

    现在李氏货船上的战况已经开始逆转,王富贵他们一伙内门弟子和家丁水手,很快就能把剩下的七八名水匪喽啰们干掉,回过头来围攻这水匪头子。

    有八九成胜算在握之下,苏尘自然也不打算跟丁十三这水匪头子近身拼杀,确保自己安全为上。

    丁十三一副作势欲冲,见到苏尘转身而逃,他却陡然停下,露出一副阴谋诡计得逞的冷笑。

    “哼,小杂役,上当了!果然是没经验的嫩鸟,跟丁爷我这二三十年的老江湖斗,还嫩着呢!”

    丁十三左手臂迅速一抬,露出长衣袖内藏着的一副暗弩。

    这副袖弩很小巧,仅有巴掌大小,是精铁打造的精密机关暗器,巧妙无比。可惜一次只能安装一支短弩毒箭,而且需要手动安装,用起来非常麻烦。

    毒弩的射程也仅有三四丈,并不远。但是射速极快,可谓电光火石之间就能射中目标。

    这是丁十三暗藏的杀手锏,平日里极少使用,也只在遇上二流以上好手,情急保命的时候,才会亮出来做最后一搏。

    一旦施展,还无法解决对手的话,那他穷途末路,就只剩下跳水逃命一途了。

    丁十三手臂袖弩,“咻——!”的一声,爆射出一支三寸长弩箭,激射向苏尘的背心要害之处。

    苏尘正回头往后跑,陡然感到一道阴沉的寒芒,从背后疾速袭来。

    他不由吓得骇然,整个身子瞬间扑倒在前方甲板上。

    “嗖——!”

    一道数寸乌色黑光,微弱的箭鸣声,几乎贴着苏尘的后背,擦背而过,狠狠的钉在他前方的船舷处,尾羽还在剧烈震颤。

    “毒箭!”

    苏尘抬头,看到狠狠钉死在船舷上,那支不断震颤的短弩毒箭,不由惊吓出一身冷汗,差点魂都飞了一半。

    水匪头子这一招也太阴毒了,先是一副作势欲扑拼命的架势,让他急忙转身逃远,却突然在背后用暗弩偷袭。

    要不是自己超凡感知力极强,发现背后弩箭射出一瞬间,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果断的扑倒在甲板上,肯定要中招。

    这要是被这枚毒箭打中,自己这条小命就交待在这里。

    什么日后武道大成,仗剑傲笑江湖,衣锦还乡之类的美梦,统统都不用再想。这闯江湖,果然是脑袋挂在脖子上,刀口上舔血。

    丁十三从背后偷袭,射出毒弩之后,正喜滋滋等着青衣杂役中箭毙命。

    却见,那青衣杂役神奇的一个扑倒在船板上,差之毫厘的躲过了短弩毒箭。

    “不会吧!你姥姥的,这背后的暗弩你也能躲得过,太邪门了,莫非是背上也长了一双眼睛?”

    丁十三不由惊得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他混迹江湖十多年,这暗弩毫无征兆的骤然施出,射速极快,哪怕是一流高手也被他暗算,命丧江湖之中。

    这青衣杂役不过区区三流武者而已,居然像是背上长了眼睛一样,背对着他,居然还能避开这支毒箭。

    “该死的水匪头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当我这杂役弟子好欺负是吧!”

    苏尘惊魂之后是大震,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起来。

    他抓起身旁那条竹竿,瞬间漫天泼雨一样,竹影朝丁十三当头砸了过去。

    之前,那是苏尘的江湖首战,遇到的还是中丹田二流境界,所以打的小心翼翼,只寻思着拖延时间,根本没打算和丁十三做困兽之斗。

    现在,苏尘惊怒交加之下,全力猛攻,那股霸道气势,犹在丁十三这悍匪之上。

    丁十三神色大骇,刚想挥刀抵挡的时候,苏尘的竹篙却在眨眼间变化了十多个方向。

    竹影刁钻无比,捅、刺、扫、劈,就像一条无孔不入的幽灵幻影一样,从他刀影缝之间钻进来。

    这根本不是一个三流武者能够掌握的招式境界,至少是一流境界的高手,才有这样入微境界的武技。

    “这家伙的武技根本不像是三流...他还蒙着脸,该不会是一流高手,故意装成青衣杂役吧?不好,得逃!”

    丁十三护体真气被竹篙“噼里啪啦”生生打的涣散,打的他满脸是血,神色惊惧。

    他顶不住了,急忙转身,扑向河中。

    在跳河的一瞬间,他又朝李氏货船上瞥了一眼。

    只见,剩下的七八名水匪喽啰们,也完全抵挡不住王富贵、李娇等几名内门弟子和十多名水手、家丁的猛攻。

    完了,大势已去!

    丁十三心头一阵悲哀,“噗通”一声跳入大河,潜水逃遁。

    ...

    李氏货船上。

    “诸位师弟,杀,杀光这些水匪~!”

    王富贵大吼着,浑身衣裳湿漉漉,正手持长剑,恼羞成怒的拼命砍杀那些让他丢尽了颜面的水匪。

    因为坠河成落汤鸡,丢了内门弟子高手的威风和面子,想要在这些水匪小喽啰身上找回来面子来,出一口恶气。

    他虽不是丁十三这个二流水匪的对手,但是对其他水匪小喽啰们却是绰绰有余,一手精妙绝伦的剑招,那些水匪喽啰不是他三五招之敌,被当场斩杀两人。

    有这位王富贵这位“高手”投入战斗,药王帮弟子、李家家丁们迅速占据上风,将最后剩下的五六名水匪们逼到了船角边缘。

    众水匪们还指望着丁十三击败苏尘,前来支援他们呢,没想到丁十三居然先一步落败而逃。

    他们却绝望的发现,头目丁十三居然打不过那个青衣杂役,比他们还先一步跳水逃了。

    顿时,他们哪里还敢继续厮杀下去,纷纷“噗通”跳船下河,跟随丁老大逃命。

    苏尘收起竹竿,正要去追杀这丁十三,却被身后李氏富商的呼喊声叫住。

    “小恩公且慢一步,多谢救命大恩,敢问小恩公高姓大名,可否一视真容?此恩重如山,老夫回去之后,一定要登门拜谢,好好报答感谢恩公的大恩才是!”

    李氏富商和李夫人二人死里逃生,惊喜过望,踉跄着从甲板的酒桌底下爬出来。

    他们连忙向苏尘行了一个叩拜大礼,感谢救命大恩。

    整条货船上的水手、家丁和丫鬟们,也纷纷跟着李氏夫妇拜倒在船甲板上,高声叩谢这位青衣杂役的救命之恩。

    只有王富贵和药王帮的几名内门弟子,手足无措,神色极其尴尬,不知该怎么和这位杂役堂的低级执事招呼。

    按说,他们这些药王帮的内门弟子,身份尊贵,自然是比杂役堂的低级执事要高许多。杂役弟子需先向他们行礼。

    但是现在,他们亲眼目睹,那个厉害无比的水匪头目丁十三,被这青衣杂役一举击败,一个个都是心头深受震撼。

    他们这些一向自视甚高的内门弟子,却差点连那些普通的水匪都对付不了,全体覆没。反而是这位杂役堂弟子出手,救了他们这些内门弟子的性命。

    这让他们这些内门弟子惭愧无比,脸上实在是挂不住。

    “不必了,我也就碰巧路过此地,搭一把手。算起来,我跟李老爷也是昔日有缘人,了却一份因缘!”

    苏尘平淡道。

    两年前,他离家出走,在姑苏县城的西门码头找挑夫的活干,无意间听到了李氏富商和李夫人之间一番话,说药王帮在腊月那两天正招募弟子,要带李娇去寒山道观,找青河道长托关系,进药王帮当内门弟子。

    他无意听了,这才萌生起去投药王帮拜师学艺,成为江湖弟子的强烈念头。

    如果当日他没听到两人那番话,错过了药王帮腊月两天的招募,能不能熬过那个腊月也难说。哪怕熬过去了,只怕也是混迹在姑苏县城的底层平民之中,每日想着如何找活填饱肚子。

    他自然也不可能在药王帮里修炼武艺,阴差阳错的又在今日救下李氏夫妇。没有他出手,李氏夫妇、李娇和家丁、水手们这二三十口人命,今天怕是都要死在悍匪丁十三的刀下,成为大河里的冤魂。

    李氏夫妇和他,一因一果,缘分也是奇妙。

    谁救了谁,这还真说不清了。

    就当是了清了这份前缘吧。

    苏尘也没打算在众人前,暴露出自己的身份。

    万一被水匪们逃回巨鲸帮,打探到他的身份,伺机找他报复,反而可能会给他带来大麻烦。

    巨鲸帮固然不会因为几个水匪,跟药王帮全面开战,可是派出一流境界的高手,来报复他这么一个药王帮低级杂役执事,还是很容易的办到的。

    李氏富商和李夫人闻言,却都满头雾水,这位恩公跟他们昔日有缘?!

    他们什么时候结识过这样一位江湖高手?

    李氏富商来不及再问什么。

    苏尘丢弃了不趁手的竹篙,深吸一口气,一跃跳下大河中,遁着水,追杀潜逃的水匪丁十三去了。

    这水匪头目丁十三穷凶极恶,而且阴险奸滑。

    刚才差点用暗弩毒箭要了自己的性命,不将这丁十三杀死,万一这水匪头目不甘心,发现什么线索顺藤摸瓜找到自己,那可就祸害无穷。

    “丁十三刚潜入河不久,定然逃不远,今日必须死!”

    苏尘沉入河中,顺手摸出小腿绑着的三寸采药小刀,暗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