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46 青河通匪
    苏尘望着寒山道观布满青苔,散发着古老气息的青砖院墙,不由吃了一惊。

    在他还是很小的时候,便常听周庄的渔民大人们提起寒山道观,知道寒山道观是一处庄严圣穆之地。

    而观主寒山真人更是在吴郡百姓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威望,乃世外第一高人。

    且不说平民百姓,哪怕姑苏达官显贵,甚至县令大老爷想见寒山真人,也得毕恭毕敬的亲登道观拜访。

    后来苏尘加入药王帮成为一名江湖弟子,更是对寒山真人在吴郡江湖上的真正影响力,有了更深的了解。

    寒山真人是吴郡江湖公认的七位宗师境高手之一,位列第一。

    吴郡五大江湖帮派,巨鲸帮、天鹰门、药王帮、铁剑门、马帮,他们帮主虽也都是宗师境高手,但不如寒山真人。

    只是,寒山道观乃是世外修道之地,道士们吃得是吴郡百姓的香火,极少涉足江湖帮派之间争夺地盘的利益纷争,飘然于江湖之上,可谓是与世无争,深的江湖中人的敬重。

    观主寒山真人,不常在寒山道观内,传闻他喜好结交各方高人,经常外出远游,神龙见首不见尾。

    平日在寒山观内是寒山真人的五大亲传弟子青河道长等人,以及徒子徒孙众多小道士。其中不少是一二流境界的顶尖高手。

    苏尘不由心生疑惑。

    这丁十三只是巨鲸帮的一个水匪二流小头目,怎么敢偷偷遛进这高手众多的寒山道观里去?

    “这寒山道观可是吴郡圣地,哪怕是吴郡五大帮派之强势,不敢触犯分毫。这水匪头子居然也敢躲藏到这里来,真不怕死啊!”

    苏尘暗道,在寒山道观外逗留片刻,决定跟进去看一看,便跟着翻墙潜入了寒山道观内。

    ...

    寒山道观颇大,庭院深深。

    白天的寒山道观有很多信徒香客进出,烟熏缭绕,颇为热闹。

    前院是威风凛凛的宝殿,院中是飞檐翘角藏经阁,道意书画苑,六角形重檐的钟楼,还一座座古风气息的诗碑廊。

    后院则是道士居住之地,少有人走动,显得清静,空幽许多。

    苏尘嗅着空气中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腥刺气息,潜行到寒山道观道士们居住的后院,一座别院厢房附近。

    苏尘潜行到厢房的墙角,很快便听到那厢房内,隐约传来水匪丁十三和一名中年人的交谈之声。

    “丁十三,谁让你来道观的?立刻走!幸亏师尊没在,否则他见你出现在道观,必取你狗命。”

    那中年道长语气低沉严厉,甚至有些恼羞成怒。

    巨鲸帮的水匪们向来遭到吴郡各县官府的大力围剿,有名号的水匪都在城门口张贴画像通缉。

    水匪头目如果私下进出寒山道观,被人发现,肯定会给道观引来很大的麻烦。

    “我知道仙尊大人不在,才敢溜进来。仙尊若在,谁敢这么大胆子在他眼皮底下出现。”

    丁十三死皮赖脸不肯走,嚷嚷道:“不过,青河道爷,那李家货船的情报消息是你给我的,说能发一笔横财,我这才带了十多兄弟们去劫船。可是点子也太扎手了,船上居然藏有药王帮的一流顶尖高手!

    你可把我坑惨了,现在我栽了大跟头,折了手下十多号弟兄。这么大的损失,银子却没捞到,你让我怎么回帮里向上面的堂主交差。这事你得给我一个说法,别想一句话就打发我走!”

    “哼,那李氏,是本道爷养了好几年的大肥羊,卖于你是便宜你了。你自己出手之前,不仔细打探清楚货船上的情况,撞上药王帮的高手,还怨肥羊太扎手?!”

    青河道长猛的一拍桌子,指着一副赖皮脸的丁十三,气怒的发抖,将丁十三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水匪头目丁十三打劫李氏富商这件事,是他提供的情报。

    姑苏大河的船只来往频繁,但并不是什么船,水匪们都敢下手。

    吴郡各县的那些渔船、小舢板,已经向巨鲸帮缴纳了一个月一两的过秤费,那是每月稳定的财源,巨鲸帮的水匪们自然不会再去抢劫。

    而那些南来北往的大型商货船,看似颇“肥”,往往暗藏了一流高手镖师,随船押运贵重的货物。

    尤其是吴郡四大帮派的货船,那更是扎手,有各帮派高手护送。

    水匪们刀口舔血,不小心撞上有一流顶尖高手保护的商船,那是倒大霉,覆没也是寻常之事。

    所以水匪们想要在大河上打劫到某只肥羊富商,顺利的大发一笔横财,事先必须要有非常准确的情报,包括随船人员、货船行踪,否则常常走空,白忙一趟。

    寒山道观的信众极多,经常有姑苏城的富户商人在出门前,会来祭拜一番,乞求出入平安。

    青河道长身为寒山道观的代主持,常和富户商人们打交道,自然的消息无比灵通,对这些信众的家底财力,知根知底。

    但他不好亲自动手,便跟水匪勾结,一起合谋发大财。

    这李氏富商在姑苏县城经营了多家大米铺,是颇有钱财的大富户。

    数年前,青河道长曾动用药王帮的高层关系,引荐李氏的女儿去药王帮当一名内门弟子,鲤鱼跃龙门,李氏夫妇从此以后对他无比信服。

    李氏富商经常来道观进香,每次出门前来道观上香祈求平安,甚至跟青河道长唠叨几句行程。

    青河道长寻思着李氏这头羊养了几年很肥了,至少能宰出上万两银子,便把李氏货船出行的消息卖给水匪小头目丁十三,让他带水匪在半途上劫道。

    青河道长本想借机捞一笔横财,劫到的银两他跟丁十三分脏,他八成丁二成。这丁十三是水匪小头目,胃口少拿的少。

    可没想到出了意外,丁十三带着一群水匪洗劫李氏富商,居然意外撞见了药王帮的高手,失手了。

    这让青河道长很是失望透顶,丁十三固然是损失了十多名水匪手下,但他也白白丢了数千上万两银子的入账。

    那李氏富商遭到此次打劫,肯定会警觉许多,甚至会有所怀疑在哪里泄露了行踪,短期内难以再次下手。

    至少数年内,不方便再去动这头肥羊。

    “丁十三这个蠢货,肯定是在给自己失手找借口,才故意推脱遇到了药王帮的一流高手。真要是遇到一流高手,早就被大切八块,下河喂鱼去了。”

    青河道长心头无比的恼火。

    突然,他神色微变,仔细嗅了嗅,似乎在丁十三身上闻到有奇怪的刺激气味。

    “蠢货,你身上被人留了追踪的草药记号,亏你在江湖上混十多年,居然这么大意!一流高手知觉敏锐,万一被追踪到道观,岂不连累我道观!”

    青河道长不由震怒,唾骂道。

    丁十三被劈头盖脸一顿训,本就觉得一肚子委屈。他闻言吃了一惊,不由仔细嗅了嗅身上,也闻到一股水草气味。

    “道爷不用担心。水腥草的气味而已,经常下水,哪能不沾上点水草味。再说了,就算真有一流高手追踪过来,也没这胆子在寒山道观撒野。”

    丁十三浑不在意。

    他经常在大河里厮混,难免在河里沾上一些鱼腥草、水苦草的之类的难闻气味,不会放在心上,也没觉得不对劲。

    青河道长不耐烦,连连挥手,让丁十三赶紧走人。

    “哼,那是自然,我师父寒山真人乃吴郡第一高人,谁敢来我寒山道观闹事!只要没当场抓到你这个铁证,王县令来了也没用。你立刻走,下次我再给你一头肥羊的消息,弥补你的损失。”

    这次丁十三宰肥羊失手了,他也没办法挽回补救,只能让这水匪头子尽快离开。此事,不能有一丝一毫,牵连到寒山道观的声誉,否则师尊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这可是道爷你亲口说的啊!”

    丁十三惊喜,却担心青河道长反悔。

    “快走!本道爷说话算话。”

    青河道长十分不耐。

    “行,行!说好了啊,一定要再卖我一头肥羊!”

    得了许诺,水匪头目丁十三这才戴起斗笠,匆匆翻墙出了道观。这次肥羊没宰成,反而损失了十多号手下,算是倒了血霉,也只能看下次找机会翻本。

    苏尘隐藏在院外屋后的角落,听着了青河道长和丁十三的这一番对话,心头却是震惊的翻江倒海。

    这青河道长可不是一般道士,是寒山真人的五大亲传弟子之首。

    平日寒山真人云游四方,都是青河道长代替真人,在主持寒山道观。

    苏尘难以置信,堂堂寒山真人的首徒青河道长,居然和水匪勾结,利用道观香火之便,掌握香客的外出行踪消息,泄露给水匪,让他们打劫,一起分赃银钱。

    “通匪”可是大罪,是官府定下的杀头大罪之一,仅次于“造反、谋逆、匪寇”等罪。

    最近这些年,吴郡十三县内的灾患颇多,流民四起,各县的匪患也越来越严重,官府四处通缉水匪,严惩通匪之人。

    一旦查获通匪,必定抄斩。

    苏尘目中生寒,暗自不齿。

    当年寒山真人给他这毫无身世的小渔民治过病,救了他一命,他对寒山真人是十分敬仰。

    没想到寒山真人的大弟子青河道长,却给师父蒙羞,成了道士中的败类。

    寒山真人这些年很少在道观内,常年在外云游四方,神龙见首不见尾。这青河道长恐怕正是趁着他师尊不在道观,才敢为非作歹。

    这青河道长才是这次大河劫杀的幕后黑手,比丁十三还可恶。

    只是,苏尘很清楚,就算自己把这事情说出去,旁人也不信,反而会说他在诋毁青河道长,侮蔑寒山道观的声誉。

    通匪之罪,空口无凭,当然要拿到实物铁证。

    苏尘暗暗寻思着,青河道长这语气,应该是和丁十三很少见面,那必定有密函来往。只有罪证确凿,才能让这青河道长无从狡辩。

    或许青河道长居住的这厢房内,可以找出密函,或是劫来的脏货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