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48 算计布置
    苏尘在西门码头闲逛,苦思许久也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能够让青河道长离开他的厢房,让他有机可乘。

    回到药王山庄的杂役堂,继续干杂役活挣钱,修炼中丹田。

    他现在是三流后期武者,再过三五日就能在体内诞生内家真气,踏入二流境界。只是心中一直惦记着这事,不解决它,干什么都如同嚼蜡,不是滋味。

    苏尘空闲时去药王山庄的藏书阁,查阅道书,想找到那张火焰符箓的线索。可不管他在藏书阁的道典书籍上如何寻找,始终找不到任何相似的符文图样。

    越是如此,越是让苏尘心中如挠痒痒。

    这日,苏尘心事重重来到姑苏县城东郊的城隍破庙,找阿丑玩耍散心。阿丑正在城隍庙修炼新偷学到的武技,见到苏尘来了,不由高兴,连忙拉着苏尘切磋武技。

    两人切磋半个时辰,精疲力竭之后,便在破庙的石阶上歇息,闲聊着江湖上最近发生的事情。

    苏尘忍不住将青河道长勾结水匪丁十三谋财害命一事,说了出来。

    这事情他也不敢跟别人提半句,会惹来杀身之祸。

    阿丑是他在姑苏城唯一可以信任的好兄弟,遇到这种事可以商量一二。虽然未必能商量出什么好主意,但二人总比一人想的多些。

    “什么,青河道长勾结水匪,还有这种离奇的事情?”

    阿丑听了脸都吓白了,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是姑苏县城人,打小是天鹰客栈的小伙计,现在又是天鹰门苦役,经常会去寒山道观里拜一拜各路仙尊。

    虽然没钱孝敬香火,但是从来将寒山道观的道士们视为世外高人,敬畏不已,不敢有半分不敬。

    他哪里想过,堂堂寒山道观的代观主青河道长,吴郡第一高人的大弟子,居然会干出这样卑劣无耻的勾当。

    “阿丑,你也不信?...唉,要不是我亲眼所见,只怕李家上下数十口丧命大河就成了一桩无头冤案。别人就算告诉我,我也不肯信。”

    苏尘看到阿丑这样震惊的神情,不由长叹道。

    他对寒山道观的崇拜和敬重,不在阿丑之下。若非寒山真人帮他诊出那青石泪怪病,只怕他出生不久就死了,他对寒山真人是心存感激。

    最近这一二十年来,寒山真人在吴郡百姓人家的心目中蒸蒸日上,信徒遍布吴郡十三县各地,地位可谓是无人能及。不管是官府县太老爷,还是吴郡五大帮的帮主,谁也比不上寒山真人的地位之尊崇。自然,连带他的徒弟和道观,在吴郡内都是声誉极高。

    阿丑尚且如此惊疑,其他人听到这种事情只怕更不会信,反而认为他在污蔑。

    “其实,青河道长本身不重要。我最担忧的,寒山真人会不会给他撑腰....否则就算药王帮和天鹰门两大帮派加在一起,也都不敢去招惹寒山真人,更何况是咱们这两个小喽啰。”

    苏尘神色担忧道。

    吴郡十三县的江湖,敢去招惹寒山真人的,只怕还真没有出生。

    “这倒是。”

    阿丑挠了挠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尘寻思了一会儿,认真道:“不管怎样,我还是准备再去探一探这寒山道观,看看能不能找出一点什么来。要是什么都没有,我也就死心,不去多想了。”

    “尘哥儿,既然铁了心要再去探寒山道观,一定要带上我!虽然我武技不高,但也能帮忙探风、放哨什么的!”

    阿丑顿时兴奋起来。

    他对青河道长和水匪勾结一事,其实也并不关心。但苏尘准备再探寒山道观,却让他感到无比的亢奋和惊喜。

    这就是传说中的闯荡江湖,风险巨大,紧张刺激无比。

    他在天鹰门干苦役,偷学、苦炼武技,为的不就是这么一天,能够和苏尘一起闯荡江湖,笑傲天下。

    只是这一天来得比阿丑想象中还早一些,他也才刚刚突破三流境界不久,修为还是太低为了,还没有准备好干一番大事,只能先帮忙放风之类的小事。

    “嗯,等我准备好,过几天叫上你一起去。”

    苏尘点头。

    他正缺帮手,阿丑虽然实力弱,但也可以在外围帮上一些忙。探风、放哨之类,甚至故布疑阵,引走追兵。

    ...

    苏尘下了决心,再去一探寒山道观。

    只是,这事情必须谨慎小心,做好万全的准备。

    青河道长老奸巨猾,行事慎密,内功修为又非常深厚,远比丁十三这水匪头子难对付。稍有不慎,都会惊动这老狐狸,遭到疯狂的追杀。

    得好好谋划一番,才能下手,否则只会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

    苏尘花了数日的时间,前往寒山道观摸底探查。

    进入寒山道观,非常简单。

    寒山道观的香客信众很多,凌晨开门迎客到傍晚闭门谢客,不下数百、上千计的香客从姑苏城和吴郡各县而来,进进出出,甚至在偌大的道观内游览,道士们根本不可能分辨每个香客的身份。

    苏尘用香客的身份大摇大摆进道观内,装模作样在观内献上一炷香,然后在观内的各处走动,熟悉宝殿、藏经楼、庭院、假山、阁楼、廊亭,一草一木记在心中,也不用担心会被怀疑。

    这几日下来,他果然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道观的前院松懈,道士们也不管。但是后院有小道士把手,禁止外人出入。

    苏尘潜入后院发现,这青河道长的作息非常规律,居然极少离开所住的厢房。

    如果青河道长要长时间离开此地,必定吩咐三四名青年道士高手一起守在厢房外,寸步不离。几乎都是一流高手,外人没有丝毫机会可以潜入。

    其余时间,青河道长整日就是在房内看一看道书,念诵经咒,不离寸步。

    每日三餐的伙食,也都是其他年轻小道士送到他的房内。

    只有深夜临睡前的时分,他才会偶尔离开厢房,前往远处的茅厕解手。而且每日仅这一次,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便返回。

    这极其短暂的一盏茶时间,青河道长并没有安排其他道士守着厢房。

    “这青河老道也太谨慎小心了,他估摸这一盏茶功夫别人也干不了什么,才会放心去解手...不过,这老道对这厢房严防死守的这么厉害,恐怕里面真藏有什么赃物和贵重东西,他怕丢了不成?”

    苏尘心中嘀咕着,越发坚定了再探之心。

    他花了数日功夫,彻底摸清了寒山道观内的情况,以及青河道长的活动规律。

    每天深夜青河老道临睡前那极短的一盏茶的时间,这是他唯一能够出手的机会。

    “看来,再次潜入厢房不难。”

    “利用那短暂的功夫,搜找重要物品也不难。”

    “最难的,还是如何才能安全离开!”

    “我搜查这偌大的厢房,差不多要耗费半盏茶的时间。另外半盏茶功夫,用来逃离道观。而青河老道,也差不多就要解手返回。

    以青河老道的小心谨慎和敏锐,恐怕很快就会发现房内丢失了重要的东西,必定全力追击。

    假如他立刻就发现的话,那留给我逃离道观的时间非常短暂。如何才能顺利逃脱老道的追杀呢?”

    苏尘心头飞快的盘算着。

    那些东西涉及到青河老道的身家和性命,惊怒之下肯定会带着寒山道观里的道士们,不顾一切的追杀出来。

    寒山道观的道士们不少都是一流高手,而且擅长轻功。

    这短短的半盏茶的功夫,自己能逃多远?

    苏尘可不觉得,自己能跑得过这群道士轻功高手。

    半盏茶,恐怕自己顶多跑出二三里远左右,这是他奔跑的极限。

    必须在这期间,迅速找一处安全而隐蔽起来,否则肯定会被道士们半途追上。

    苏尘在寒山道观周围反复踩点,精心计算逃离的方向和距离。

    以寒山道观为中心画一个圈,二三里的范围非常小,只有“西门码头、姑苏县城”两个方向最适合逃走。

    寒山道观往西,大约走半里,便是西门码头。从码头直接跳入大河,然后借助大河潜水,逃往乡野荒郊之地。

    但是,姑苏县的乡野地广人稀,乡里村民都是熟人,很容易排查出外人,并不容易藏人。人要吃饭,要住宿,这些都很容易暴露。

    如果寒山道观的道士们发起狠来,一路在各乡野的交通关卡要地,布下天罗地网,自己最后被抓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而往东半里,则可以从县城西门进入城内,可借繁杂的巷道逃命。

    姑苏城里有近十万户人家,最是人口繁华,是最佳的掩护之地。只要逃入县城内,选一处合适的地方隐蔽,寒山道观的道士们人手极少,想在如此大的县城里要找出一个“窃贼”来,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自己可以鱼入大海,在县城里消失无踪。

    当然了,除了这两个撤离的方向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逃命之处,便是逃往药王山庄。

    药王山庄内有本帮的高手坐镇,寒山道观的道士们虽然势大,但也无法硬冲守卫森严的山门,更别说搜查找人了。

    可惜的是,药王山庄离寒山道观,大约有五里远。

    苏尘并不觉得自己能一口气逃回五里外的药王山庄内,很可能跑出二三里,在半途上就被道士中的轻功高手们发现并且追上。

    “这样看来,进入姑苏县城才是上策!人越多,难以追查,越是容易排除自己的嫌疑!不过,我得在县城内,先找到一处稳妥的藏身之地才行。”

    苏尘进入姑苏城的西城门,又往城里走了大约小半里。心中一边盘算距离,一边寻找着合适的藏身之地。

    普通的民宅不便躲藏的,外人进入,很容易被住人发现。

    此时,苏尘走到了城内街道口,最为繁华热闹之处。

    苏尘抬头一看,便看到街道口一座豪华奢靡的阁楼。阁楼前站着数十多名年轻貌美的姑娘,一个个打扮的燕枝招展,妩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