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49 踏入二流境界!
    苏尘抬头望向灯红酒绿的青楼上悬挂的一副大匾招牌,不由心头一动。

    “烟雨楼!”

    这座青楼很有名,是姑苏县城最高档一座青楼,吴郡五大帮派之一马帮的产业。

    苏尘经常路过西门,自然是知道。

    因为有强势的马帮做靠山罩着,各路江湖豪客们不敢在这里闹事,就算寒山道观的道士们也不能在马帮的地盘上胡来。

    青楼的人流最是混杂,姑苏县城的达官显贵、江湖豪客,富家公子和商人,甚至平民百姓,各种三教九流之辈,都会进出此地。

    每到傍晚时分便热闹起来,络绎不绝,灯火彻夜不息。

    苏尘对这个地方用来藏身,自是满意。

    从西门城门进姑苏县城,这座青楼刚刚好在二里范围之内,位置显然是极佳。

    自己这么一个药王帮的底层弟子,在这种鱼龙混杂之地,毫不起眼,名正言顺的躲藏在里面,暂避一个晚上。

    等这一波的风头过去,道士们放松追逃之后,他再伺机逃回药王山庄去。

    苏尘唯一感到有些肉痛的是,青楼是挥金如土的地方,只怕是要破费一些银两。

    他盘算着,苦笑:“烟雨楼,最是方便混淆耳目,洗脱嫌疑。罢了,为了安全,只能耗费一点银两了。”

    ...

    苏尘并未急着动身,继续为夜探寒山道观做各种细致准备。最重要的一个准备,那就是尽快突破二流境界,迅速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苏尘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中丹田内,隐隐有微弱的气感,应该也就是这两三日之内的事情。

    但这气感又很快消失,若隐若现。

    这是即将诞生真气的征兆,可总是差了一点。

    这日,苏尘在药王山庄,自己的住处,如往常一样服下一碗补气参药汤之后,便开始默运大周天,感悟着体内的真气。

    不多久,他再次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感。

    苏尘不敢怠慢,立刻内视自身所有的经脉。

    他惊奇的在自己的中丹田之中发现了一些微量白色气雾。这些白色气雾黏在中丹田的壁上,如冬日呼出的水蒸汽一样,渗了出来。

    苏尘刚开始还疑惑,那是什么东西。

    寻常的二流武者因为无法内视,是完全看不到自己体内状况,也不知道内家真气是什么样子,没武者说清楚过真气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体内丹田中有强烈的气感,却说不出那是什么。

    “莫非,这是真气?”

    苏尘脑中灵光一闪,醒悟过来。

    他能够内视,所以能够第一时间看到,丹田洞壁上比往日多出来的这些奇怪的白色气雾。

    这应该就是最原始的雾态真气,附着在壁上,尚并未形成一股真气流。

    苏尘小心翼翼的尝试着,将这些白色气雾收集起来,让它们凝聚在一起。他惊喜的发现,这些气雾果然可以凝聚,并且形成一缕微弱的真气流。

    只是这股刚刚诞生的真气流,太微弱,如果不小心呵护的话,甚至容易涣散,在丹田之中再度消失掉。

    很多三流后期的武者,就是因为无法“内视”自身,看不到这一丝丝微弱气流,难以将这微弱的白色真气呵护长大,导致功亏一篑,境界陷入迟滞,无法踏入二流境界。

    苏尘小心的呵护着这一丝微弱白气,让它沿着体内七经八脉在不断的大周天循环,不断的汲取沿途经脉中的白色气雾。

    就这样,每循环一周,这一丝真气流汲取了血脉壁上的那些白色气雾,又增强变粗了少许。

    这样连续十二经脉大周天循环之后,它终于壮大了十多倍,成为一缕稳定的真气流,在经脉之中缓缓运转着,最后回到中丹田内,气沉于丹田之中。

    “中丹田,内家真气!我终于迈入二流境界!”

    苏尘大为振奋。

    他自成为杂役堂弟子以来,耗费长达一年半的苦修,终于顺利突破二流境界,正式成为一名江湖二流好手。

    他花了几个时辰,尝试着真气的各种用法,让自己熟悉这种新的力量。

    江湖中人对真气的研究,可以说是非常透彻。内家真气的妙用无穷,只要它流向哪里,便能大幅增强哪里的力量。

    真气聚在眼部和耳处,根据雄厚程度,可以让武者的视力和听力小幅增强,最高约达到三倍左右。

    真气凝聚在拳中,能形成拳罡之气,拳劲更为霸道。如果真气灌注入刀剑之中,那自然也是大幅增强杀伤力。

    真气凝聚在足底,能健步如飞,速度增快不少。

    可以说,正是因为真气带来的诸多好处,才让二流好手实力得到一次全面提升,得以一举凌驾于三流武者之上,成为江湖的中坚力量。

    至于二流好手和更强的一流高手之间,本质上并无区别,都是修炼中丹田,仅仅在真气量的雄厚上有明显的差距。

    在此之后,武者只有踏入宗师境内窥上丹田,才能有下一次的本质飞跃。整个吴郡十三县的江湖,能够达到此层次的寥寥无几。

    这次突破二流境界,非常及时,令苏尘再次夜探寒山道观的底气增强不少。

    ...

    苏尘突破了中丹田境界,已经将各方面,都差不多准备妥当。他准备就在今晚深夜时分,再探寒山道观。

    他也不知道,在青河老道的厢房里,能翻出一些什么东西来。最不济,把那张一团火焰的符箓偷出来,琢磨一下,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苏尘不想等太久,怕时间拖久了犹豫不决,反而没有勇气再去一探寒山道观。

    算好时辰,苏尘在傍晚时分,来到姑苏县城街道口的烟雨楼前。

    他需要先来此地,预先布置一番。

    这是算计的关键一环。

    他得在烟雨楼留下足够多的人证和物证,证明他今晚就待在青楼里,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青楼,去夜探寒山道观。得手之后,再神不知鬼觉返回这烟雨楼。

    如此一来,哪怕有道士们发现丢了东西,追到此地,烟雨楼的人都可以为他作证,自己今晚就待在青楼之中。

    寒山道观里不管是丢了任何东西,都跟他无关。

    ...

    傍晚时分,恰是烟雨楼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莺歌漫舞之时。

    大门口,一名老鸨带着数十名姑娘们,打扮的花枝招展,笑迎着姑苏县城的各路富家公子、江湖豪客光临,忙得不亦乐乎。

    在楼内,十多名青楼护院打手们也留心的盯着每一个进出客人,以防有不长眼的在这青楼里闹事。

    苏尘鼓足了勇气来到烟雨楼前,临头,看到烟雨楼内那靡靡的胭脂气,却有些脸红,驻足不前。

    虽说江湖人难免会跟青楼打交道,但他以前从未来过这地方,心中忐忑。

    青楼门口的那老鸨阅人无数,那是何等的眼尖,一看有个药王帮的十四五岁摸样的少年郎,在不远处一副羞涩忸怩之态张望,便知道是个青涩的雏儿,未经过人事,怕是有心逛青楼,临头了却不敢进来。

    “哎呦,这位小哥儿一看就眼熟亲切,咱烟雨楼这里的姐妹们可日思夜盼,等你十多年了,可算盼着了你来了!”

    老鸨连忙挥着一块香喷喷的绣帕,快步上前,笑容满脸的热情招呼,拉着苏尘就往青楼内走。

    “这~...你们这都能做什么?”

    苏尘腼腆道。

    “哎呀,瞧您说的,哪样不能干啊!豪放一点的江湖豪客、商贾富豪,最喜欢让三两姐妹陪喝花酒啊,文雅一点显贵、富家公子们喜欢听清倌人弹琴唱曲啊,风流才子们最喜欢懂吟诗诵词的姐妹,玩得尽兴之后,自然是姐妹们陪你共度今宵良缘!

    咱烟雨楼的姐妹们十八般舞艺样样精通,莺歌燕舞,什么都能干,档次更是有从一两到一二百两,还不是包你满意为止啊!你这是要让姐妹儿作陪喝花酒,还是想听清倌人弹琴奏曲?”

    老鸨笑道。

    苏尘想了想。

    他不好酒,也不懂吟诗诵词。至于共度良宵,这个什么的...就算了吧。这样一来,也只有听琴可选了。

    他有点腼腆问道:“呃...听琴,不知多少钱?”

    “听琴的话,最低一两银子起步!”

    老鸨打量苏尘的一身药王帮底层弟子装束,知道这是刚入江湖的雏儿,通常手头不会太阔绰,估计兜里有个几两银子,就已经是顶天了。

    不过,一回生二回熟,银钱少不要紧,日久常客才是生意。

    她生怕苏尘不懂青楼的规矩,胡乱来,详细说道:“不过,李妈跟你说啊,青楼有青楼的规矩。你要听清倌人的弹琴,那就是听琴儿的价钱。想要姐妹作陪喝花酒,或者共度良宵,那可得另算,各有各的价钱。

    而且,清倌人并未出阁,是只卖艺不卖身,咱这里未出阁的姑娘身子可是金贵的很。这是马帮的场子,小哥切不可乱来。其她的姐妹儿则随意挑,你若在楼里看中那位,只需跟李妈说一声就行了。”

    苏尘听了,心头暗暗咋舌。

    听琴最低一两银子起步!

    这青楼果然是销金窟,姑苏县城的寻常百姓一户人家,一月下来就挣一两银子而已。拿出一两白花花的银子,只为听清倌人弹琴,这不是百姓能消费得起。

    也只有姑苏城的那些富商、江湖豪客、富贵公子哥们,才在烟雨楼玩得起。

    “听李妈给你介绍一位好的。咱烟雨楼新近有一位出道的姑娘,耗费三四年时间才培养出的清倌人!

    她名唤阿奴,十四岁,善长古琴和琵琶。只因刚刚出道,虽琴术好,但价钱低,只收你一两白银。不如让她为你弹上几曲,消遣消遣,如何?”

    老鸨热情的将苏尘带往烟雨楼的三楼,一间颇为宽敞的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