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0 阿奴小姐
    苏尘点头,倒也不介意是不是新出道的清倌人,只要让他在青楼待上一晚就行了。

    李妈乐滋滋,推门进了闺房。

    苏尘入得房内,胭脂淡香扑鼻而来。

    这是颇为高档雅阁内,陈设自然不会寒碜。朝闺房内望去,粉色纱帘,绿色帷幔,房内装饰帘席屏风都精美别致。

    两侧书台,琴棋书画,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还有其它摆设的典雅瓷器。

    在一道纱帘帷幔后面,朦胧可见一名年约十四岁的白色素衣娇柔少女盘膝而坐,一双白玉小手轻扶琴案,缓缓修习着琴术。

    显然,这里是烟雨楼内一处难得的安逸清静之地。

    阿奴姑娘虽是新出道的清倌人,但这起步的价钱却很高。

    一两银子足足是一千枚大铜钱,抵得上县城里人家苦干几个月的活挣到的钱。那可真不是谁都愿意掏这个钱,花出一两银子在这里听上清倌人弹上一首小曲的客人,自然是很少。

    况且,这还是一位刚刚出道,尚无名气的清倌人。偏偏定价还这么昂贵,又没有熟人捧场,养在深闺中人不识,至今没有做成一单生意。

    若非苏尘是江湖新人,不懂青楼的行情,恐怕这样的价钱根本无人问津。

    老鸨李妈乐滋滋的吩咐,让苏尘在这里坐着,便退出了闺房。

    苏尘微微点头,也不多话,只在房内一副团蒲席地坐下,静心听琴。

    隔着一层淡若薄纱的粉色帷幔,隐约可见对面那位少女秀美的容颜,颈脖间晶莹似雪的肌肤若隐若现,气氛有些微妙。

    “客人贵姓?”

    少女的声音轻甜柔弱,令人听着十分舒服。

    “姓苏,名尘。”

    苏尘道。

    少女拨弄琴弦的玉指,轻颤了一下,抚平琴弦,很快平静。

    “那公子想听什么?”

    少女又问道。

    “姑娘喜欢弹什么,我就听什么吧。”

    苏尘不太懂琴曲,也不挑剔,来这里只是为了预备好一个藏身之处。等他从寒山道观里出来,也好在此藏身。至于听琴,只是顺便打发一下时辰。

    “好,那便为公子奏两曲《高山流水》吧,乃是俞伯牙鼓琴遇钟子期,知音难遇的名曲,望公子能喜欢!”

    素装少女寻思了一下,应诺,徐徐弹奏着。

    琴音空灵,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忽而回旋婉转,如山涧清澈的溪流泉水,嬉戏无拘,奔腾跳跃,清脆短促,如空谷幽灵一般清新脱俗。

    过了不久,素装少女奏完两曲。

    她抬头看帷幔对面,苏尘依然一副正襟危坐着,不由轻笑道:“公子也是个雅人,能枯坐着听上半个时辰,算是难得!换成别人,恐怕早就坐不住了。”

    隔着一道粉色帷幔,苏尘依然能感受到素装少女这一笑的嫣然娇美,果然是烟雨楼耗费数年心血,精心培养的妙曼清倌人。

    但苏尘哪是在听琴啊,只是消磨时辰而已,笑了笑道:“阿奴小姐琴术精湛,令人心旷神怡。对了,久坐伤神,不介意我点上一炷香,提提神吧?”

    “公子雅兴,无妨!焚香弹琴,这是上乘琴道,别有一番意境。桌上便有香台,柜子里还有几支檀香,是我昨日用剩下的。”

    阿奴讶然一笑道。

    苏尘尴尬笑了笑,他可不懂什么焚香弹琴。

    只是另有所图而已。

    他从桌上取来一盏香烛台,用的不是檀香,衣袖中不动声色的滑落出一支药香,插在烛台上点燃,青烟萦绕,袅袅如雾。

    一缕清香渺渺,在房内萦绕。

    阿奴姑娘在帷幔后,继续扶琴弹奏,闻着燃香,小片刻之后不知不觉一股睡意袭来,竟伏在琴案沉睡了过去。

    苏尘早知会如此。

    这支药香是他用草药特制的,有强烈的催眠之效,闻着很容易会睡着过去。

    这株香会燃烧许久,可以保证阿奴在一个时辰内醒不过来。

    苏尘见她睡着,便立刻一条黑巾蒙上脸,迅速翻窗出了闺房。

    一个时辰足够他夜探寒山道观,并且从容的返回烟雨楼。

    ...

    入夜。

    苏尘化作一道灵敏的黑影,如山猫一般从烟雨楼的窗户后面出去,避开青楼的众多护院打手,无声无息的出了烟雨楼。

    出了县城西门,他很快便来到寒山道观的院墙外,一处偏僻无人的角落。

    此时,夜色已深,寒山道观已经闭门谢客,没有信徒香客出入。

    只有守更的小道士,在道观内守夜巡视。

    “尘哥儿,这儿!”

    阿丑早就守在院墙外,一个阴暗的角落,看到苏尘来了,神色兴奋低声招呼。

    “嗯,阿丑,东西准备好了吗!”

    苏尘点头。

    “带了!”

    阿丑得意的拍了拍旁边的一个鸡笼,里面装着一只大公鸡,用草绳捆住了它的啄、爪和翅膀,免得它咯咯乱叫,发出声响。

    “好!我先潜入道观内守着。那青河老道作息怪癖,在三更之后上了茅厕才会入睡,我大约还有小半个时辰就动手。

    你仔细听着县城里的打更人的锣声,听到第三更锣响,便立刻将鸡杀了,提着它将血从院墙一路滴到西门码头的大河处,将鸡丢入河中。

    做完这些之后,你不要在码头逗留,也别回这里等我。立刻回县城躲到天鹰门总堂,半个月之内你都别再出门,一切等这阵风头过了再说。”

    苏尘看了一下天色,仔细吩咐。

    阿丑实力太弱,唯一能办他做的,也只有布下疑阵,帮他诱敌。

    深更半夜,这些新鲜洒落的血液,肯定会引起道士们的注意力,将道士们引向西门码头的河边,这样可减少许多追兵。

    “好,记住了!尘哥儿你千万小心,你可比我危险多了。”

    阿丑认真的点头。

    此时,寒山道观,朱红大门紧闭。道观里冷清了下来,几乎没什么人走动。只有少数道士在守更,各处巡逻,以防火走水。

    苏尘翻墙而入,凭借自己的超凡感知力,避开方圆十余丈内的明岗、暗哨和巡逻,小心的往青河道长居住的向后院潜行过去。

    青河道长本身就是一流高手,再加上寒山道观内还有其他一流高手道士,以及颇多的二流好手道士,随便惊动了哪一个,都会导致功亏一篑。

    不过,或许是因为寒山道观一向太安全,是姑苏县城一带最为圣穆之地,比姑苏县衙还庄严。

    几乎从来没有窃贼敢来寒山道观闹事,盗窃之类事情自然是少之又少,巡逻守更的小道士们平日都比较松懈,守夜也只是随意看看,以防火为主。

    苏尘顺利的潜行到了青河道长的厢房外。

    厢房内的书桌上,已经点起了几盏明亮的油灯。

    青河道长在房内团蒲,盘膝而坐,翻看着一卷道书经文。坐了半响,偶尔动一动,喝上一口茶水。就这样,足足半个时辰,在房内枯坐着。

    苏尘也在外面耐心的等着。

    他这些天早就摸清楚了青河道长的作息,再过一小会儿,青河道长就应该起身去茅厕,一盏茶的功夫,再返回厢房。

    这是他下手的唯一机会。

    苏尘耐着性子继续等待着。

    又过了一小会儿,从姑苏县城方向,隐约传来守夜人敲打三更的铜锣声。

    青河道长果然闻声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出了厢房,虚掩上房门,往后院角落的茅厕而去。

    苏尘听脚步声走出四五十丈之外后,这才迅速从窗户一跃,翻身进了房内。

    一盏茶功夫很短暂,必须抓紧。

    苏尘将自己的超凡感知力全放开,扫过厢房的每一处角落,全力搜寻房间内任何可疑之物。

    厢房颇大,是一间很高档豪华的道士卧室。

    书架上,摆满了各色道家典籍。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等物品。

    但是苏尘往桌上看,却发现他上次来时,所见到的那张火焰符箓,已经不见,也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苏尘不由暗道一声可惜。

    他飞快扫了一眼书架、柜台,以他视力感知之敏锐,十丈内任何细微异常之处都可以发行。

    但并没有他所想要找的东西。

    信函,没有!

    贵重品、赃物之类的东西,依然没有!

    床榻底下,更是空荡荡的。

    这些通通没有,这间房内家居摆设也很简单,几乎什么没有可以藏东西的地方。所能找到的,都是一些寻常的道士日用之物,道袍衣衫。

    连稍微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似乎一派清廉道士作风。

    但青河道长勾结水匪丁十三干了那么多事,怎么会没有钱财,那些钱财藏哪去了?

    “不可能啊,如果没有重要的东西,这青河老道为什么天天守着这厢房干什么?甚至他白天离开时,也总是派三五个至少一二流境界的青年道士弟子守在门口,这里必定是一处机要之地。否则,根本无需派人守着,这不合理!”

    苏尘有些疑惑。

    他突然想到,很多江湖故事之中,会有密室、暗柜、地道之类的地方,用来收藏重要物品。

    莫非,青河道长的房内也有此类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