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1 机关密室
    苏尘想到此处,立刻在四面墙体摸索了起来。

    他手碰到四周的墙壁,超凡感知力也随之渗入墙内,至少达到一二尺深,直接“内视”到墙内部。

    他立刻惊奇发现,其中一面墙体内,果然藏着有一间不小的暗室。

    但是墙面上光秃的,怎么打开来?

    苏尘感知力沿着内部的墙体,朝四周蔓延开来,仔细搜寻。很快发现,墙后有一个转盘机关,通过一条铁索链,连着厢房墙角的一座固定烛台。

    “原来开关是在这里!”

    苏尘暗喜,闪步来到烛台前。

    这座点着灯盏的烛台,就是密室的机关钥匙。

    苏尘发现,这座烛台可以转动,在转动到恰当的位置,可以开启密室。

    烛台上有灰尘,用手碰触,容易留下手印。

    苏尘小心的用一块布,包裹住自己的手掌,手握着烛台,超凡感知力也立刻渗透入其中。

    他很快“看”清楚里面的构造。

    这座烛台居然也颇为复杂,是一种圆盘螺旋的机关结构,如浑天仪,可以左右旋转。里面轮、轴、钩、联锁杆、制动装置和锁合,非常精密的机关,令人叹为观止。

    每次旋转都有刻度,需要转到一定的刻度,才能打开。

    如果寻常人,就算知道这烛台是一道机关,可以开启墙壁暗室,也一样束手无策。

    因为根本不知道机关是如何设计的,需要如何转动,才能开启。弄错了机关,打不开,只能干瞪眼。

    哪怕是高手,没有半个时辰以上,也破解不了这道烛台机关的奥秘。

    但这丝毫难不倒到他。

    苏尘用感知力仔细探查,发现机关上,留有曾经转动过的旧痕迹。他琢磨了一下,按照这些旧痕迹,顺着扭动了三圈半刻度,又逆着扭了一圈半刻度,将烛台按了下去。

    “咯!”

    伴随着一声轻响,密室墙体无声的打开。

    这密室墙体外面看似青砖,里面却是一块坚硬浇筑铁板,从外面根本无法靠蛮力打开。

    “开了!”

    苏尘惊喜,小心进入密室。

    这座密室并不大,大约数丈左右大小的空间。探查了一番,并无凶险的机关暗器,他这才进去。

    密室地上,放着十口沉甸甸的青铜宝箱子,有的装的太满,连箱盖都没盖上。

    苏尘打开这些宝箱一看,惊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一口口的宝箱,里面全堆满了金光闪闪的金锭子,还有宝光四射的珠宝,彩光四溢翡翠、玛瑙,宝玉,夜明珠等贵重之物。

    苏尘用力抬了一抬其中的一口宝箱,发现以他二流好手的力道,使足了力气依然是纹丝不动,根本搬不动。

    这随便一口宝箱,也至少是上万两重的黄金吧。

    这整整十口宝箱的金银珠宝是什么概念?恐怕吴郡的五大帮派,也没有这么有钱吧。

    “这么多金子!”

    苏尘吞咽了一下口水,脑子发晕,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庞大的金银财货,惊得眼珠子都瞪圆了。

    他这辈子只跟铜板打交道,最多的时候也不过身怀几两碎银而已,连一锭金子都没摸过。

    而这十口宝箱子里,随便拿出一锭十两的金锭,都比他这辈子见到的钱财更多。

    这每一口宝箱内,还放着一册厚厚的账簿。

    苏尘还以为是青河道长和丁十三分赃的账簿,连忙惊喜的拿起来翻看。一看之下,却是大失所望。

    账簿上清晰的记载着,这是香客信徒们每日进献的香火钱,兑换成的金银珠宝,囤积在这里。

    “这如此庞大的财富,居然都是寒山道观香客信徒捐献?!”

    苏尘脑子快转不过来。

    不过,寒山道观的香客信众极多,每日都有源源不断的香火钱。道士人少,香火旺盛,自然富得流油。如果这些宝箱的金银,是寒山道观的数十、上百年积蓄的财力,倒也不意外。

    苏尘拿起一锭十两重的金锭子,在手中沉甸甸的。

    这些金银珠宝太沉重了,装上一小袋就有数十、上百斤沉重,一口箱子何止上万两黄金,根本带不走。

    要是兜里装上一袋,恐怕他连寒山道观都出不去,就会被道士们抓住。

    苏尘想了想,这些可不是他冒大风险潜入此地的目标。

    在密室之中继续翻找起来。看看有没有其它什么更好的东西。

    他无意间,碰触到暗室的墙壁,感知力渗入其中,惊讶的发现,密室之中的墙体上,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暗柜。

    这暗柜保存的非常隐秘,和墙体青砖一色,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除非是一块砖一块砖敲打,才能听到空腔回声。

    苏尘连忙抽出这个暗柜。

    “嗽——!”

    暗柜内,闪耀着一阵刺眼的金玉之光,几乎让苏尘睁不开眼来。

    苏尘不由眯起眼,伸手遮挡,再看,却发现暗柜里面平放着一卷金光灿灿,灵气十足的玉简。

    他神色惊讶,小心的拿了起来。却发现这并不大的玉简,落在手中出奇的沉重,估摸至少有十斤重。

    这玉简书籍一共是十八枚玉简,每一枚都有半尺长二寸宽,用昂贵的金线穿孔,一一串了起来,就像是一卷古老的玉简书籍。

    每一枚玉简都镶着金边,色泽温润,毫无瑕疵,显然是极品美玉。

    苏尘讶然。

    他以前从未见过如此金贵,用极品美玉制成书简,编制成的一册书卷。但是这卷玉简书籍上没有任何文字,也看不出是做什么用途的东西。

    “这玉简看上去像一卷书籍,却没名字,是做什么用的?”

    苏尘有些心疑。

    这玉虽是极品好玉,但这十口箱子里都是珍贵的金银珠宝,也有不少绝美的玉佩。按理,根本没有必要单独用暗柜,将这卷玉简之书分开存放吧!

    这玉简书籍比这十口宝箱金银珠宝,藏的还更严实,莫非是什么宝物,生怕被人发现?

    苏尘暗道。

    如果有盗贼发现了这间密室,恐怕忙着盗窃搬运这十口箱子的金锭和珠宝,根本无暇顾及到墙上暗柜,还藏着这么一卷奇怪的玉简书籍。

    这样看来,这玉简的价值,还在这十口箱子金银珠宝的财货之上。

    “这应该是一件好宝贝,份量也轻,带回去仔细研究一番.....这青河老道丢了这东西,也不知道会不会急的火烧眉毛,被气死!嘿,这贼老道要是被气死,倒是省了我不少事!”

    苏尘抿着嘴琢磨了一下,想到此处,立刻将这册玉简书籍用布包好,塞入自己的怀中藏好,随手关上暗柜。

    苏尘仔细搜了暗室的每一个角落,居然没有发现青河道长和丁十三勾结的信函、财货之类的东西,这让他颇为懊恼。

    苏尘正失望,想离开密室。

    突然,他一拍脑袋,想起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次来夜探寒山道观,在青楼听琴,肉痛的花掉了自己身上最后的一两银子,他已经成了穷叮当响的杂役了。

    但是仔细一琢磨,这不对,不该自己掏这笔银子!

    他这笔逛青楼的开销,完全是为了姑苏百姓斩奸除恶,因青河老道而起,自然要找青河老道报销一下。

    想来,青河老道也是明事理的人,知道别人行侠仗义那也是要花钱的,理应垫付这笔青资。

    苏尘做事一向讲良心,明道理。

    他想到此处,立刻顺手从一口宝箱内拿走几锭沉甸甸的十两制式金锭,塞在怀中。掰碎当碎金来用也方便,不像珠宝不好出手。

    也不多拿。

    倒不是替青河老道省这逛青楼的公差钱。

    只是这金子太沉,会严重的拖累他的身手,而且太多金锭子在怀兜里很容易碰撞发出清脆声响,深夜里容易惊动道观里守夜的道士。

    苏尘心满意足的出了密室,原本还想着在厢房内继续找一找,看看是否有遗漏之处。

    此时,却听到七八十丈外的茅厕,传来茅厕开门,地面传来清晰的木鞋脚步声。

    苏尘不由的一惊,这一晃的功夫已经一盏茶时间过去了,再待下去,青河道长就要从茅厕回来了。

    “也罢,这次就探查到这里。如果青河老道没有发现丢了东西,过几个月我再来这宝室逛一逛。”

    苏尘立刻一闪退出密室,然后小心的转动烛台,将密室关上。以免被青河道长立刻发现有人进入厢房。

    他翻身跃出窗外,也不停留,飞快朝寒山道观的院外潜逃而去。

    苏尘也不知道,青河道长会不会发现有人潜入了他的厢房。

    但万一青河道长震惊狂怒的发现厢房遭窃,以这老道的一流功夫,轻功又高,追起来肯定是速度极快。

    他必须立刻走,撤往姑苏县城的烟雨楼,不能在寒山道观内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