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2 江洋大盗
    苏尘身法灵巧,如一只无声息的野猫在庭院、阁院之间行走,避开道观内巡逻守更的道士,来到院墙边。

    他一个翻身,到了道观院墙之外,不由松了一口气。

    看来今晚之行,还算是颇为顺利。

    只要潜行回到姑苏县城的烟雨楼,就彻底安全了。

    苏尘看到,院墙外地上已经有一滴滴的生鲜血迹,延伸向西门码头河道的方向,消失在河道之中。

    这是阿丑在三更天,用大公鸡洒下的新鲜鸡血,尚未凝固,用来迷惑和诱敌,他人应该已经回天鹰门总堂去了。

    苏尘立刻往姑苏城而去。

    ...

    青河道长如往常一般,上完茅厕,回到厢房,便打算就寝歇息。

    刚踏入房内,他便皱眉。

    一流顶尖高手对气息是非常敏锐的。

    尤其是这是他的寝室厢房,他对这里的一桌一椅一书,哪怕是角落的尘埃,都是无比的熟悉。

    房内极少有外人允许进来,外来的异常气息侵入,很容易被察觉到。

    虽然房内一切如旧,但他本能的直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似有新鲜的气息闯入过,令房内熟悉的气息,变得紊乱了一些。

    青河道长凌厉的目光扫过厢房内。

    房内书架、桌子上并无异常,没有翻动的迹象。

    或许也可能被翻动过,但被小心的恢复原样,看不出动过的痕迹。因为他经常会擦拭,桌台上没有灰尘,翻动了也看不出什么来。

    突然,青河道长目光落在墙角的一座烛台。

    这座烛台经常会点灯,但他从不随意擦拭,台面留下了些许灰尘。但现在,灰尘有被布轻微擦过的痕迹。

    虽然来人很小心没有留下指纹,但抹去了烛台的少许灰尘,显然是不久被人动过。

    “有人碰触过这盏烛台,打开过密室?!”

    青河道长神情一惊,闪步来到烛台前,便想要打开密室,进入里面看看,有没有失窃丢东西。

    “且慢,会不会是引蛇出洞?”

    青河道长想到另一种可能,犹豫了一下,停下。

    哪怕有人碰过烛台,没有一两个时辰反复的转动和尝试,那也打不开这道机关。他担心有人躲在暗处偷窥,故意引诱他打开烛台密室,好记住开启密室之法。

    但这寒山道观内一流高手多达数十位之众,谁敢在此地放肆~!

    青河道长还是决定立刻开启密室,看看有没有丢东西。他飞快的将烛台,左转三圈半,右转一圈半,按下去。

    “咔!”

    密室门打开,里面十口满满的宝箱,金银珠宝光芒璀璨,几乎装不下。

    青河道长看到这十口宝箱内满满的万两黄金尚在,不由松了一口气。

    金银珠宝分毫未动,应该没人进入密室。

    如果有江洋大盗转动烛台,打开了密室,看到这数以万计的金银珠宝,岂会不生贪念?肯定会在狂喜之下,拿走大量的金银珠宝。

    但是,青河道长看到宝箱尚在,并没彻底放心,又打开暗室墙壁上的一个更为隐蔽的暗柜。

    这里面藏着一件奇珍灵宝,那才是整个寒山道观最重要的宝贝,是举世无双之物,师尊的心头肉。其它十口宝箱里的金银珠宝加起来,也不如此物重要。

    青河道长小心打开暗柜查看。

    这一看之下,他整个人都头皮发麻,瞳孔中闪过一道惊悚恐惧之色。

    暗柜里面的那卷玉简灵书,已经不翼而飞。

    “灵书,失窃了!”

    青河道长浑身汗毛立起,吓得亡魂大冒。

    他才出去茅厕一盏茶功夫而已,密室居然失窃,丢了最重要的宝物。

    如果别的东西丢了,哪怕是密室里一口万两黄金的宝箱子失窃,那都是一般的损失,他可以用自己的私财尽量弥补回来。

    可是,那卷玉简灵书,可是师父寒山真人的传家宝贝,绝世珍宝。

    哪怕是整个吴郡十三县内,也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这件宝贝更有价值。

    师父每次出门远游,必定叮嘱,要小心看管这密室,灵书不容有失。

    如果师父外出远游回来,研究灵书,发现玉简灵书丢了,那他怎么向师父交代?

    怕是以死谢罪,也难赎此罪!

    “该死!”

    青河道长不由惊怒交加,

    这江洋大盗居然之疯狂,胆敢趁着他上茅厕这短短的一盏茶功夫,就进入密室内,窃走了玉简灵书。

    那窃贼想要打开密室,必定要费一番功夫,此时肯定还没有逃远。

    立刻派人追逐,定能追回来。

    “速速来人,道观遭了大盗!”

    青河道长一阵旋风冲出厢房,一声震天的怒喝。

    整个寒山道观,都被他一声怒喝所惊动。

    原本在各院各房准备睡下的众多道士们惊醒,从各院各厢房涌出。还有那些巡逻守夜的道士,一个个高举着火把,冲到青河道长的房前,照耀的灯火通明。

    “青河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师尊,是什么东西失窃了?”

    所有众道士脸上都是一片惊怒之色。

    寒山道观之威名,威震江湖数十年,大小蟊贼都是闻风胆寒,至少有十多年没有发生过任何盗窃案件了。

    众道士们为首的,赫然是寒山道观的五大一代弟子中的四位,青山道人、青云道人、青石道人和青木道人。

    包括青河道长这个大弟子在内,他们五个师兄弟是寒山真人的五大亲传弟子。

    而其余的则是二十多名青年道士和七十多名年轻小道士,是寒山道观的二代弟子和三代弟子,修为在一二三流不等。他们之中也不乏顶尖的一流轻功高手。

    青山道长等众人,望见大师兄青河道长那一副被怒火笼罩的扭曲面孔,前所未有的狰狞和可怕。

    “诸位师兄弟,密室内刚刚有一件重要物品刚刚失窃。全观弟子立刻分兵各路,往不同方向去追!沿途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和可疑之人,都不要放过,立刻扣留,严加盘查,务必要失窃之物追回来!”

    青河道长脸色铁青,看向众道士们,沉声道。

    “大师兄,究竟丢了何物,如此惊慌?”

    青山道长等众师兄弟纷纷问道。

    “师尊的灵书丢了。”

    青河道长咬牙切齿,也不敢跟其他师兄弟进行隐瞒。

    此灵宝丢了,不找回来。一旦师尊回来,他怕是大难临头。只有追回灵书,戴罪立功,才能逃过此劫。

    “啊!”

    “丢的居然是灵书,这...这,我们如何向师尊交代?!”

    青山道长等四位亲传道人举着火把,都是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脸色骇然惊变。

    其他二三代的小道士们或许不知此书的重要。

    但他们身为寒山真人的五大一代亲传弟子,曾经跟师父一同研究过此灵书,自然知道此宝物的绝世珍稀程度。世俗道典千万卷,难比此灵书一卷。

    “诸位师兄弟别慌,灵书失窃,也就在短短一盏茶功夫之内,那大盗也是刚刚得手,在如此短时间内必定逃不远!”

    青河道长冷静下来。

    想他青河道人闯荡江湖二三十年,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虽然突遭大乱,却也没有乱了分寸,沉声道:“二代弟子听令,由两名一流高手带一队人马,分头带人去追!”

    “是!”

    寒山道观内,二十名中青年道士们各举火把,从正门侧门鱼贯而出,带着众多的小道士们,疯狂的追了出去。

    因为不知道窃贼往哪个方向潜逃,他们兵分八路,朝不同方向追赶。

    寒山道观的道士本就不多,仅仅一百余人。

    这样一分散,每一路的人手都只有十余名道士而已。如果在半路上遇到岔路,继续四散开来,那人手就更捉襟见肘了。

    走出数里之外,只怕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

    寒山道观的众道士们分头去追,小半柱香过去,却并未有道士追到窃贼的身影。

    倒是找到了一个相当可疑的线索,道士们迅速禀报给青河道长。

    那就是在道观的后院墙外,发现一些十分可疑的血迹滴痕,往西门码头方向去了,到河边便消失。

    青河道长等众一代弟子们,来到院墙处,捻了一点气血,嗅了嗅,神色变得凝重。

    夜色太暗,也看不出什么来。

    只是血腥气浓,尚未彻底凝固,手感颇为黏稠。

    “很新鲜...估计也就一两盏茶工夫之前留下的。沿着运河两岸上下游如果重点搜寻,至少要三四十名人手才勉强够用!...但不排除这是窃贼的调虎离山之计,更大的可能,是窃贼潜逃往了姑苏县城。”

    青河道长闯荡江湖数十载,江湖老手,当然不会凭借这些血,就断定江洋大盗逃入河道,被误导追错方向。

    西门码头河道方向和县城方向,这两处最可疑。

    但庞大的姑苏县城,居民十万户之众,这比河道更容易隐藏。以姑苏城之大,根本不是道士们能够搜查的过来的。

    青山、青云、青木、青石等寒山真人的四位亲传弟子们,神情惶恐不安,显然也想到了这个可能。那江洋大盗一旦逃入姑苏县城,逃之夭夭,怕是很难再抓住。

    灵书虽是青河道长丢的,但是他们其余的四名亲传弟子也难免受牵连。包括道观内的其他道士,一样逃不了惩罚。

    “大师兄,那玉简灵书藏的如此隐秘,有烛台机关,外人如何能在短短一盏茶的功夫破解机关,窃走此书?!”

    “不错,虽然我们师兄弟五人都知道灵书的藏在密室,但是烛台机关的开启之法,却唯有大师兄你一人才知道!”

    “师尊将此灵书交于你看管,吩咐你日夜守护,你是怎么看护的?大师兄,你不会是监守自盗吧?”

    他们四兄弟不免怀疑起青河道长。

    “混账,我知道烛台机关如何开启。但我要看玉简灵书,直接取出来看便是。偷它干什么?等着被师尊严惩?”

    青河道长不由恼怒的看着其他四人。

    其余四位师兄弟们一想也是,立时哑口。

    青河道长负责看管,自然随时可以看那玉简灵书。青河道长背着寒山真人窃书,并没有好处。

    此玉简灵书,寒山真人和他们五名亲传弟子已经研究近二三十年,但至今收获非常有限。恐怕还是有顶尖的江洋大盗,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消息,窃取了寒山道观的灵书。

    青河道长目光阴沉下来,盯着远方暗夜寂静的姑苏县城。

    那江洋大盗如此厉害,在他眼皮底下动手,绝对是非凡绝顶之辈。此等人物肯定清楚,姑苏城才是绝佳的藏身之地。

    寒山道观人手太少,无法布下天罗地网,抓捕此大盗。需要调动黑白两道,整个江湖之力才行。

    “那就来瞧一瞧,是你藏身的功夫强,还是我寒山道观的力量更强!”

    青河道长神色冰寒如刀,紧握拳头,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