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4 搜查青楼
    苏尘沿着街道墙角暗处,一口气飞奔溜回姑苏县城,从后门避开护院打手,攀上了烟雨楼的三层,翻窗进了阿奴的闺房内。

    闺房内一切如旧,阿奴小姐此时依然伏琴案沉睡之中,还未从催眠药力中苏醒过来。

    唯有香炉内的那一支药香,香烟袅袅,已经燃烧了大半,房内满是药香气味。

    苏尘摘下蒙面黑巾,将那支残余的药香,一起丢入房内取暖的火炉之中焚烧干净,不留残痕。

    打开窗户,引外面的新鲜空气进来,迅速冲淡房内的药香气息。

    他从柜子中另取了一支檀香,折去一大半,然后在香台点上。又弄了两支燃尽的残香,插在香台中。一炷香是四分之一时辰。按檀香数量算下来,大约也就过了大半个时辰左右。

    檀香气味渐浓,掩盖了原先的药香气味,他这才重新关上窗户。

    做完这些,苏尘再检查了一番,是否有遗漏。

    他摸了摸怀中的那卷冰凉的玉简之书,有些担忧的看向窗外远处的街道。

    只见,街道上已经出现一些高举着火把的衙役,照耀的暗夜下寂静的街道一片通红,大声吆喝着。

    “寒山道观失窃,丢失一卷宝书,姑苏城实行紧急宵禁!”

    “县太爷下令,紧急封闭各座城门,缉拿大盗。”

    衙门各大班头,带着成群结队的衙役、壮丁鱼涌而出,走街串巷,挨家挨户搜查,设卡抓捕可疑之人。

    苏尘看着窗外,举着火把在街头奔走的衙役,不由深深的凝眉。

    他从寒山道观窃了玉简之书,逃到烟雨楼,才过了这么短的工夫,整个姑苏县城已经风声鹤唳。

    寒山道观的道士居然能请动县衙的三班衙役,大肆搜城缉捕,在姑苏城的雄厚影响力,果然恐怖。

    苏尘心头莫名的震惊。

    他知道自己招惹上大麻烦了,这个麻烦比想象的还要大。

    也不知那玉简之书究竟是什么,像捅了马蜂窝一样,让寒山道观如此大动干戈。

    幸好,他出手之前谨慎,提前做了布置,在烟雨楼布置了一处安身之地。

    姑苏县城很大,多达十万户人口,哪怕出动大队的衙役,一时半会也搜查不过来,否则他现在就会陷入被动,疲于在城里奔命躲藏,恐怕真要糟糕了。

    苏尘寻思了一下,那卷玉简之书和金锭子不可放在身上,将布它们包好,藏房梁极为隐蔽之处。

    ...

    苏尘在房内团蒲枯坐,又觉得干坐着也不妥。便从厢房一侧的书架上,取下一册闲书,装模作样在看书。

    桌台上的檀香袅袅,轻烟缭绕。

    又过了小片刻,阿奴药力过去,终于悠悠醒来,一双清澈的美眸四顾,发现自己居然在弹琴之时睡着了,苏尘依然在帷幔对面坐着,不由露出歉意。

    “呀,苏公子,不好意思,阿奴本想给你弹一首琴曲,没想居然睡着了。我这是睡了多久?”

    “啊,不多久,也就小憩了半个时辰。我略懂一点药术,看你脸色略有些白,气色不大好,估计是阿奴小姐这段时间练琴太伤神了,疲惫之下才会睡过去!我见你有些累了,便没有打搅唤醒,看了一会儿闲书。”

    苏尘轻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翻着手中的书籍,笑道。

    他也不担心被看出什么来,玉简之书和金锭子早就被藏好,无凭无据,谁又能拿他怎样。

    阿奴姑娘和苏尘隔着一层薄纱帘,望了一下香台,那支檀香燃了大半,炉内还有两支残香,怕是有大半个时辰以上。

    她有些迷糊,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这小憩一下,就睡了许久的时间。

    “砰砰~!”

    “开门,县太爷有令,紧急抓捕一名江洋大盗!”

    一名衙役班头,带着数十多名衙役,闯进烟雨楼来。

    原本,守在烟雨楼的门口的护卫打手们,看到衙役们凶神恶煞的冲进来,一时都懵了。

    县衙的这些衙役们也是烟雨楼的常客,跟马帮和烟雨楼的关系一向和睦,很少如此粗暴的闯进来抓人。

    如果没有强力大人物的撑腰,这些底层衙役们也不敢得罪烟雨楼,这可是江湖五大强势帮派之一马帮的地盘。

    烟雨楼里姑娘们,更是惊吓的芳容失色一片慌乱。

    老鸨李妈急忙带着众护院打手们,阻挡那群如狼似虎的衙役,认出那领头的班头,连声道:“张二爷,咱烟雨楼是马帮名下的地盘,你们可不能乱闯!”

    “李妈,对不住了,这次谁来也没用!寒山道观丢了一件宝书。县令老爷这次下了死命,全城重赏抓捕这名大盗,现在整个姑苏县城的城门都已经被封锁了,正在挨家挨户搜查!

    你们烟雨楼,鱼龙混杂,本爷知道此地最是容易藏人,所以是本班头重点搜查的对象。要是敢阻拦...马帮虽是大帮大派,怕是也得罪不起寒山仙尊和县衙门吧。在这姑苏县城,是龙也得给我趴着,听从我衙门的管束!”

    领头的班头张二爷颇为得意,咧嘴笑道。

    平日,他这班头在江湖大豪客面前就是一孙子,能借这次县令大老爷和寒山道观的威风,拿捏一下烟雨楼,这种机会并不多见。

    此时,却见马帮的一名大总管从外面神色匆匆进来,挥手让老鸨李妈和打手们退下,沉声道:“李妈退下,不必阻拦!我马帮帮主已经同意了,配合县衙,全力抓捕大盗。张二爷随意搜查吧!”

    张二爷颇为嚣张的一把推开老鸨李妈和众护院打手们,带着成群的衙役们冲上阁楼,挨个房间踹门搜查。

    “房里的人出来,都给本爷出来,衙门检查!”

    “衙门***洋大盗,发现大盗和宝书线索者,衙门重重有赏!”

    烟雨楼内乱成一片,房内的姑娘、富家公子,江湖豪客们纷纷被出来,吵杂谩骂声一片。

    ...

    三楼的闺房内。

    阿奴收起心思,正准备重新为苏尘弹奏一曲。

    却听到烟雨楼内,传来的大群衙役搜捕一名江洋大盗的喧闹之声。她不由心生疑惑,想到自己刚才莫名的昏睡了过去,隐约有几分猜测。

    她刚才睡了半个时辰,足够做很多事情了,莫非是苏尘半途离开过?

    但她又见苏尘手拿着一卷书,一副淡定从容之色,似乎一直待在闺房内看书,她也看不出什么来。

    阿奴不由有些忧虑,她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惹来衙门全城大肆搜查,连马帮的地盘烟雨楼这样地方,都未放过,只怕不是小事。

    苏尘处之泰然,他心思慎密,哪怕是这闺房之中也没有留下破绽之处。连香台的那支檀香,都折断了剩下少量,在燃烧着。旁边留了两支熄灭的残香,时辰完全对的上。

    “砰——!”

    一声巨响,闺房门被张二爷和几名衙役给直接踹开。

    几名衙役冲入厢房内,却见一名少年和一位少女隔着帷幔薄纱,相对而坐,正在弹琴听奏。

    “呀,几位官爷有何事?”

    苏尘正听着琴,看了一下闯进来的衙役班头,吓了一跳,神色惊讶。

    衙役班头张二爷颇为傲横,蔑视了苏尘一眼。

    苏尘身穿药王帮青衣杂役服,身份很明显,是杂役堂的一名低级执事,属于最底层的弟子。

    张二爷顿时失望。

    这等药王帮的杂役弟子,江湖小喽啰而已,兜里存了几两碎银,居然就跑来逛青楼,真没出息!

    这显然不属于江洋大盗这一级别的大人物。

    李师爷也吩咐,衙门此次重点盘查和审问对象,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尤其是有前科的盗贼。此类人物,方有可能从寒山道观的众高手之中,青河道长的眼皮底下,将宝书窃走。

    “你这杂役,兜里有了两个小钱,居然来逛青楼了,比爷还会享受啊!寒山道观失窃,丢了宝物。

    本班头奉县老爷之命,搜捕一名江洋大盗,审问任何可疑之人。...你今夜可曾出去过城?”

    张二爷不由冷嘲,知道可能性不大,还是例行审问一番。

    “我自傍晚时分进了烟雨楼,便在阿奴姑娘听琴,未曾离开半步...不知道观出了什么事?!”

    苏尘摇头,神色茫然。

    “几位官爷,这位公子自傍晚时分,便一直待在奴家这闺房里,未曾离过此房半步。怕是官爷有所误会!”

    阿奴小姐也连忙起身一礼,作证道。

    张二爷扫了房内几眼,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知道再问下去也是白费时间,便退了出来。

    他招来老鸨李妈,问这药王帮杂役是什么时候进烟雨楼的。

    老鸨李妈顿时乐了,挥着芳帕道:“张二爷这您可问对人了。这位小哥傍晚时分便来,是我亲自迎进来的。咱这楼里这么多姑娘、护卫,都是亲眼看见的,我们这么多人又不瞎!”

    后面的青楼姑娘们一个个纷纷点头。

    张二爷见既然有人证,见苏尘傍晚进入烟雨楼,未曾离开半步,自然是没有嫌疑,匆匆离去,搜查别的房间。

    “张二爷,咱这烟雨楼傍晚就开门迎客,哪有什么嫌犯啊!这里面是一位贵客,您老还是上别处搜去吧!”

    李妈拦着那房门,苦劝道。

    “少废话,所有房间都要搜!”

    张二爷气势汹汹,率众衙役,踹开那间厢房。

    在门外的众人却听见,班头才进房内,“啪”的一个巴掌,紧接着一声厉叱。

    “张二狗,瞎了你的狗眼!本公子的房也敢搜!”

    原本嚣张跋扈的班头张二爷,捂着被扇了大嘴巴子,满脸委屈的慌乱退出来,屁话也不敢嘣出一个字。

    屋子里面,传来几名女子受惊后委屈的哭泣声,那声音又连忙讨好哄女子。

    跟在班头后面,众衙役们都看的惊呆了,一时不敢闯入。

    这里面谁啊,这么强势!居然敢顶风作案,把班头给打了!

    张二爷捂着红肿的脸颊,真是欲哭无泪,满肚子的憋屈只能往肚子里咽。

    这房间里面,居然是县令王大老爷的大公子王富豪,正在厢房内和烟雨楼的几位姐妹儿热闹的喝花酒,准备共度春宵,被他给搅黄了气氛。

    这他娘的晦气。

    要是知道王大公子在,他才不会傻的一头冲撞进去,白挨了这一巴掌的晦气。

    李妈在旁边笑的眉毛都弯了,她可是早就提醒了,这房里有贵客,乱闯不得。这不,自找罪受了!

    班头张二爷这回学乖了,知道这烟雨楼内,权高位重的人多,不敢再踹门,带着众衙役们老老实实敲门问候,在烟雨楼数百个房间上上下下搜查了一番。

    但这江洋大盗,真心不好找。

    这烟雨楼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权贵公子,江湖大豪,走南闯北的大商客,各个看着都挺可疑,仔细一瞧全都没证据,一个也不敢去抓。

    衙役班头张二爷盘查了一遍,也找不着江洋大盗,捂着红肿的脸颊,带着一伙衙役灰头丧气的走了。

    “张二爷,改日有空再来啊!姐妹们想着你呢,可别再这么一副凶神恶煞闯进来,吓死人了!”

    李妈挥着手送别。烟雨楼内的众姐妹们笑成一团,乐不可支。

    ...

    苏尘依然在楼上阿奴的闺房里待着,听着楼下的动静消失了,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这帮衙役总算是走了。只要躲过了这头一波的大搜查,后面就容易应付了。只有衙役才有权上门仔细搜查。其它江湖帮派弟子,是不允许的,只能在街上设卡盘问。

    听衙役们说,姑苏县城四面城门已经封锁,出不了县城。

    苏尘只能先在烟雨楼待着,等着封锁解除。

    看来,暂时是不能轻举妄动,只能等这几日的波风头过去,他再携那件神秘的宝物回药王山庄藏身。

    估计回去之后,还得在山庄里躲一阵子,避避风头。不过,倒是可以趁机研究一番这件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