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8 风平浪静大半年
    苏尘记下八枚灵符玉简中所记载的众多灵系材料,将仙人玉简贴身藏好。随后,背着小药篓离开深山老林,继续去外县执行杂役任务。

    心中寻思着,这灵材料该怎么找。

    玉简上说制作灵符很容易,只要找到“笔墨纸砚”四种灵材料就行了,没有提及其它的限制条件。

    但是苏尘真打算去找灵材料,却立刻发现了一个让他挠头的问题。

    吴郡世俗材料显然绝大多数都是凡材。想要肉眼看出来,怕是不可能。自己要怎样才能看出一件物品是不是灵材料?

    苏尘手中摸着仙人玉简,心中一动。

    他用超凡感知力渗入其中探查,看到里面有一团微弱的濛濛青气,笼罩着密密麻麻的字迹,果然是颇为神奇玄妙,并非凡物。

    “这玉简,也是一件灵材料?只有靠感知力才能发现它们的存在。那我岂不是每个物品都要摸一下,才能知道是灵材料,还是凡材?”

    苏尘感到很头疼,天下那么大,他总不能见什么就摸什么吧。

    ...

    苏尘做完这趟去外县的任务,回来药王山庄,每日继续干着杂役活。

    他对灵材料毫无头绪,也不知该去哪里才有这样的好东西,只能慢慢看机缘。玉简里面记载的灵材料,甚至有很多苏尘以前从未听说过东西。

    日子慢慢的过去,一晃便是小半年。

    苏尘修炼《蜉蝣篇》的第一层功法“蛰伏诀”,已经长达五六个月之久。

    “蛰伏诀,吸收天地之浮游灵气,炼化为真元,蓄积储存于上丹田。一半入元神,一半存于上丹田。”

    此诀的意思是,天地之间漂浮着非常微弱的灵气,浮游在空气之中,无处不在。他要像一只弱小的蜉蝣一样,去吞食这些浮游的灵气,炼化吸收为元气,一半强化元神,另一半积蓄起来。

    苏尘修炼了半年,每天夜里全神贯注的打坐修炼一个时辰,默运蛰伏法诀。

    在修炼的时候,他的超凡感知力隐隐可以感到,似乎空气中的确有浮游着的微弱灵气粒,以前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这游离的灵气,也太稀少了。

    在数丈范围的空间内,他察觉到漂浮着“数十微粒”游离的灵气粒,哪怕是全汲取了,也是...沧海一粟。

    那种感觉,就像鱼儿在大海里游了数百里,才吃到一粒米一样。砸吧两下没吃出味来,就没了,又得继续游到上百里外的远方去吃下一粒米。

    这种汲取灵气的效率,太缓慢了。

    苏尘修炼了《逍遥游之蜉蝣篇》长达半年,上丹田也没有感觉出反应,身体一切也没有变化。

    因为他无法内视上丹田,也看不出元神的变化进展。

    他只能看到自己中丹田,里面的内家真气依然是白色的真气,并没有丝毫迹象会转变成“仙家法力”。

    “这《蜉蝣篇》的修仙功法,见效也太缓慢了。也不知寒山真人修炼到什么境界了?以他老人家七八十岁的高龄,在江湖上一直传闻他是宗师境的第一高手...只怕是也没炼成吧!

    否则他真成了仙人,吴郡江湖上应该敬畏的称他为至高无上的‘仙尊、仙人’,而不是依然是世俗道家的‘真人’称谓了。

    至于青河老道他们这五个寒山真人的亲传弟子,都是五六十岁,混了江湖数十年依然是一流高手,仅仅得到一个‘道长’称号,连‘真人’的称谓都没有拿到,只怕是修仙的边都没沾上。

    他们这辈子,一流顶尖资深高手也就到头了。能踏上一代宗师境界,怕是他们毕生最大的奢望。”

    苏尘砸吧着嘴巴,嘀咕琢磨着。

    苏尘在修炼《蜉蝣篇》的同时,当然也没有将自己的中丹田修为放下,每日至少两个时辰,一直在继续修炼着。

    毕竟,相比于玄妙不可琢磨的修仙功法,不知道多少年,才可能修炼出结果来。

    苏尘显然对自己中丹田的修炼更有信心,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数年之内就足以一跃成为江湖顶尖高手。

    这种效果,自然是立竿见影,手里摸得着的实在。

    这半年下来,他经常自己给自己开一些补气的药材配方,中丹田修为明显进展神速。

    这需要颇多的补气药材。

    苏尘并没有用青石再去弄成青浊水栽种药材,他手里的青石数量太过稀少,用来栽培药材,感觉有些浪费。

    苏尘依然十分的低调和小心。

    他将一块十两重的金锭子,掰成上百计的小碎粒。这半钱、一钱重的一小粒碎金,大约也就值个半两到一两银子左右。

    在前往吴郡十三县城执行杂役任务的时候,偶尔会用一小粒的碎金在街头小草药铺子买上几株低级草药,或者在路边店铺兑换成一两的银子,神不知鬼不觉花出去。

    这种极低价值的碎金碎银,在市面上流通非常大,根本没人会去注意。

    哪怕是帮派的底层弟子,手里半钱重的小粒碎金,也是普通的事情。

    而且苏尘从不在同一家商铺买第二次,从不让同一人看到他两次买东西。这要是都被人怀疑上,那简直就见鬼了。

    只用了半年,苏尘已经从二流初期达到二流中期境界,中丹田的真气明显雄厚了许多。

    至于炼制灵符的材料,苏尘虽然颇想得到,但并没有刻意去寻找。这些东西急不来,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只能一切随缘,能意外碰上自然好,遇不到也不苛求。

    这场惊动整个江湖的风波,毕竟只过了小半年。

    苏尘甚至疑心,吴郡有灵材料的地方,会不会遭到寒山道观道士们的监视,自己冒然去搜寻,这样可能会打草惊蛇,引火烧身。

    反正他也不着急,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着这场风波彻底被江湖中人遗忘掉。

    这小半年的时间里,杂役堂还发生了几件小事。

    李娇这日不知怎么想的,来到杂役大院,似乎想寻找一位不知名的杂役,这让杂役堂内的弟子们大为惊奇。

    内门弟子向来高傲,可是从来不愿意踏足杂役院这种脏乱的地方。

    李娇跟杂役院的弟子不熟,不好意思找别的杂役打听。

    她正巧碰上来杂役大院领任务的苏尘,便托苏尘帮忙寻找这位不知名的杂役。

    苏尘纳闷。

    不知名,这该怎么找?

    李娇吞吞吐吐,神情颇为复杂,她说不上姓名,只说是一位年龄约在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弟子,大约有二流中后期的境界,武技极为高明的青衣杂役高手。

    苏尘这才想起来,半年前自己救了李氏一家上下数十口人,李娇这是找自己来了。

    但李娇显然不是在找他“苏尘”,而是在那位“神秘杂役”。

    苏尘不由暗自摇头。不管李娇出于什么原因,要找“神秘的杂役高手”,他都不会泄露半点。这是个麻烦事情。

    “咱杂役院哪来的高手?我在这里待了一两年也没听说过。...李师姐,会不会是哪位执剑堂的师兄,故意换了青衣乔装打扮,戏弄了你?”

    苏尘满脸的惊诧道。

    李娇听苏尘也找不到那位神秘的青衣杂役高手,不由芳容失落而去。

    她也根本没有去想,那青衣少年会是苏尘。

    因为她跟苏尘一起学艺半年,知根知底,太熟悉了。

    这一二年来,苏尘在杂役堂的地位也是一般,至今才三流境界的低级杂役而已,怎么可能是水匪头目丁十三这位二流好手的对手。

    只有二流顶尖的好手,甚至一流高手乔装打扮成低级青衣杂役,轻松击败二流水匪头子丁十三,这种推测才是合理。

    ...

    李娇离去之后,苏尘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后来,苏尘听同样成了杂役堂弟子的孔心巧无意间说起,李娇对王富贵的态度这半年时间变的很冷淡,甚至争吵过几次,原本是准备三媒六聘的婚事也告吹了。

    王富贵这大半年来,意志颇为消沉,常借酒消愁。

    这件事让很多药王帮的内门弟子,感到吃惊。

    没想这位本帮的内门翘楚,风流倜傥的王公子,居然也是一位痴情种。

    要知道,王富贵可是药王帮内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很多女弟子想攀这门姻缘还攀不上呢。

    她们都觉得李娇,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恰好是师妹,才侥幸被王富贵看上。

    没想到,这婚事怎么说黄就黄了,而且还是李娇自己推掉的,真是让很多弟子大为诧异。

    苏尘只能感叹,王师兄太倒霉。

    水匪丁十三袭击李氏货船的时候,王富贵的表现太糟糕了。

    王师兄空有一副风流倜傥的好皮囊,平日里在药王帮内的新人内门弟子之中一呼百应,以内门翘楚弟子自居。可真遇到这样大事,却变成了银样镴枪头,不顶事。

    不管是哪个女子遇上此事,都会心灰意冷。

    李娇对王富贵失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苏尘对这些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自然是懒得去理会。每日只在杂役堂内,静心修炼,提升自己中丹田的修为。

    以他估摸着自己的修炼进展之快,突破一流境界也就在这一两年之内吧。那时,他也是江湖一流高手,除了少数高手之外,足以俯视大部分的江湖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