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59 娄县行
    当然了,这大半年来,苏尘在灵材料上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

    他经常外出执行各种杂役任务,需要在各县之间奔波,在山野之中跋山涉水,有一次过小河的时候,居然在溪流之中踩到一小块有蓝色水灵气的小石头。

    又有一次在小树林里歇息的时候,无意间摸到一小截不知哪里来的梧桐枯木,神奇的发现,它里面居然有微弱的青色木灵气反应。

    它们蕴含的灵气非常弱,但毕竟那也是灵气反应,而不是完全无灵气的顽石枯木等死物。

    这些纯粹是走过路过,意外捡来的,简直是惊喜来的猝不及防。

    苏尘这半年来,不无惊讶的发现,这吴郡内其实还真是有少量的灵气材料。只是世俗凡人的肉眼,对灵材和非灵材无从分辨,毫无所觉而已。

    哪怕是宗师拥有超凡感知力,也未必就会去留意到它们的存在。

    如果苏尘不是获得了《逍遥游》,知道仙人是真的存在,开始对灵材料格外的留意,经常会用超凡感知力探查碰到的东西的话,只怕他也完全不知道,在这大山大野之间,居然还真能找到少量的灵系材料。

    唯一让他遗憾的是,这些无意间得来的灵材料太零碎、脆弱了。

    灵气太弱的话,留不住灵气。

    苏尘曾尝试着将那梧桐木头制成一块灵墨,结果研磨成粉之后,里面的灵气居然直接溃散消了。

    其它的几样件灵材料如小块水灵石头,但也不成一套完整的灵符体系,根本无法制作成一道灵符,暂时对他也没多大用处。

    这让苏尘惊喜之余,又多了几份遗憾。

    “搜集这些灵材料,也太艰难了,这得多久才能筹齐一套灵符用具?以前经常听江湖上的人说,寒山真人极少待在道观,神龙见首不见尾,喜欢云游四方结交各地豪侠。

    那时,总觉得真人的日子过得无比悠闲。现在仔细想来,根本不是那回事,只怕是累得够呛,在数千里方圆四处奔走,忙着搜集灵符的材料去了,哪有闲工夫去游玩。

    而且这事情还得自己亲力亲为,别人看不出灵材料,根本帮不上忙。”

    苏尘不由的感叹。

    若非亲自经历这大半年,知道灵材料获得之艰难,他也不会想到寒山真人常年在外奔波之苦。

    ...

    这一日,苏尘风扑尘尘的来到离姑苏县上百里远的娄县,给药王帮名下的一间药铺掌柜送信函和一批廉价的晒干草药。

    娄县是吴郡十三县城之一,离南北运输大运河这条繁华的水上商道有些远,自然不如姑苏县城人潮接踵的热闹和繁华,要逊色许多,更为安静和祥和。

    苏尘干完这趟杂役任务正准备回姑苏城,走在娄县的一条清静的老巷街道上,无意间看到有一家门匾非常陈旧的老字号笔铺。

    这间老笔铺藏在老巷的依角旮旯里,稍不留神就错过,根本不会注意到。

    苏尘来了娄县数次,还是第一次留意到这家不起眼的老笔铺。

    “李氏笔铺!”

    “祖传五代,百年老号!”

    苏尘看了看这老笔铺的匾牌,心中一动。

    “灵笔、灵墨、灵纸、灵砚”,是书写绘制一份灵符的四大件,但收集起来太艰难,几乎都是靠运气。也不知道这家百年老号的笔铺,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苏尘并未立刻冒然进去。

    在野外山岭找灵材料也就罢了,不会被人看见。

    但在这种有人经营的店铺找灵材料,他还是十分谨慎,不能留下可以追踪自己的痕迹,以免被人盯上。

    苏尘转到另一条街道,找了处无人角落,换了一身的麻布长衫,戴上一顶竹编斗笠。压低了斗笠边缘,这才走进这间百年老笔铺。

    这间并不大,甚至有些腐朽的陈旧老笔铺子里。柜台前,正有一名中年铺主,用一副老旧算盘拨弄着,核算着最近数日的进出账目。

    “店家,这里可有符笔?”

    苏尘以斗笠遮挡着自己的面部,不让店主看清楚自己的脸,声音也压的低沉了许多。

    “小哥是要道士用的符笔?咱这家铺子是娄县最老的笔铺,祖传五代,最擅长制作各种笔具,包括秀才文士用的各色毛笔,道士用的符笔,还有江湖武者用的判官笔。都在小店柜台里陈设着,客官随意挑!”

    中年店主头也未抬,随意问道。

    “哦!”

    苏尘点头,在几个前柜台走了一遍。

    柜子里面摆满了各色符笔,很是廉价,档次最差的只需十枚铜板,稍好一点的也就四五十个铜板。

    他细细看了一遍,并不满意。

    光是看它们的品类和色泽,都是一些最常见的俗材毛竹,以兔毫、鸡毫、猪鬃等制成的符笔,离他想找的灵笔就差远了。

    这材料是不是灵材料,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也无从分辨。

    但苏尘最近大半年接触过少量灵材料,经验多了,自然眼力劲也练出来几分。基本上可以一眼看出三成把握,再手摸一下就能完全确定是否灵材料。

    苏尘很容易便看出来,柜台里的这些符笔品相差的太远,并非他想要的灵笔。

    那中年店主看苏尘眼光有些挑剔,看不上寻常货色,不由来了兴致。

    他放下算盘和账本,抬头笑问道:“这位小哥颇为眼生,这符笔还真不是寻常人家用的上。也只有道士们,在画符箓的时候会用。小哥莫非是咱们白莲教新入教的兄弟,准备学画白莲道符?”

    “咦...店家,也是白莲道士?”

    苏尘被店主这一问,不由微愣。

    他走江湖已经有两年多,又常来娄县送信送货,自然是知道这娄县是白莲教的地盘。白莲教的总舵在娄县境内淀山湖的一座岛屿,在江湖上颇有影响力,却又处事低调。

    这白莲教信奉光明王和无生老母,并不受官府的欢迎,在吴郡一向很神秘低调。

    而姑苏城外的寒山道观信奉的是三清仙尊,这才是受大唐朝廷承认的正统道教派,和白莲教自然是大不同。

    吴郡十三县的江湖,都被吴郡五大帮派瓜分。

    唯独这娄县境内,白莲教才是第一强的本地势力,经营的铁通一般,简直油泼不进,水滴不入。

    以吴郡五大帮派的强势,也插足不进来,任何常驻的分舵都会被白莲教铲除。药王帮也只能在这里经营药铺卖卖药材,无法发展分舵和弟子。

    甚至连吴郡声望如日中天的寒山道观,都在这娄县没有多大的号召力。

    娄县里有大多数百姓私底下都信奉白莲教,以白莲道士自居。

    药王帮便对弟子告诫过,在娄县行走,万不可得罪白莲教的道士。

    苏尘向来低调,也从不跟白莲教的弟子打交道。他一念至此,不由沉默下来,并未回答自己是,也没有否认自己不是。

    “小哥无需紧张,我白莲教的居家弟子,经常去淀山湖的白莲忏堂听从茅教主的敦敦教诲!

    咱们白莲教的弟兄都是一家人,经常有白莲教兄弟来本店买符笔。小哥想要什么样的符笔,尽管说,便宜些卖给你!”

    中年店主可能是觉得苏尘是一名新入白莲教比较警惕的年轻弟子,不由和善了几分,连忙说道。

    “店家,没有更好的符笔吗?!”

    苏尘不想多谈白莲教,免得露出破绽。

    中年店家爽快的从柜台底下,取出了几盒高档的符笔。

    这些符笔的材质档次,做工都更加精美,多用紫檀香木和狼毫、黄鼠狼毫制成。当然价钱也高了许多,少则五百枚铜板,多则一两银子。

    这已经是符笔中的高价了。

    毕竟,在娄县有谁家吃饱了没事,会买花上一个月的收入,买上一支只能画道符,没有其它用处的符笔?

    白莲教底层弟子们很多是老百姓,也大多不宽裕,不会花这冤枉钱。

    苏尘将这些符笔拿在手里,用自己的感知力去感知,但毫无感应,不由摇头道:“还是不行,就没有更好的了吗?”

    他有些失望,看来娄县这家所谓的百年老笔铺,也找不到他想要的灵笔了。

    “这个档次,都看不上眼?”

    中年店家这会惊讶,不由沉吟道:“如果还想更好,那恐怕只有小店的镇店之宝了!只是这价钱颇贵,小哥可买得起?”

    “先取来看看是不是我想要的符笔,价钱另说。就算现在钱不够,以后我攒够了钱,再回来买。”

    苏尘道。

    “好吧!”

    中年店家很快从柜底下,一个旧铁锁着的木盒子里,取出一支金色符笔,给苏尘过目。

    这金色符笔异常精美,笔杆为金石材质制成,而笔尖是一撮不知名的金色兽毛。

    苏尘将这金色符笔拿在手里,便惊讶的感到金石般沉甸甸透着冰凉,用超凡感知力探查进去,笔尖上的一撮金色兽毛,仿佛一团融融的金光在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