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61 蛰伏三年
    冬去春来。

    自苏尘从娄县回来,又是三年岁月,一晃而过。

    苏尘十七岁,个子长高了不少,不再如少年时候一般孱弱清瘦,已经成为一名年青人,面容清秀,沉静平和。

    这三年,他都在药王山庄杂役堂蛰伏着,静心的修炼,干干杂役活,几乎不再关心吴郡江湖上的事情。

    只有在他身边那些药王帮师兄弟们的事情,多少会听到一些。

    当年和苏尘一起入帮,拜资深药师李魁为师的众弟子们,已经陆续出师。

    孔心巧在第二次半年淘汰的时候,果然如她所言主动离去,跟随苏尘进了杂役堂。

    张铁牛也很快在第三次半年淘汰时,去了护刀堂。

    他倒不是谦让杨才志。

    而是前两次淘汰的弟子会入杂役堂,他自然是非常不愿去。只有中间两次淘汰的弟子,才可以进护刀堂。而剩下最后一名弟子,入内务堂。

    可张铁牛喜欢舞刀弄枪,他相中的是护刀堂。

    内务堂虽然比杂役堂和护刀堂的地位更高,但是要专研药材,努力成为药铺掌柜,张铁牛又本不擅长用脑子,自然不喜欢。

    只有杨才志才一门心思想要进内务堂。

    这意味着,张铁牛唯一剩下的竞争对手只剩下秦慧慧。

    张铁牛为了表示自己师兄的风范,这才主动第三个退出,不跟秦慧慧争。

    此事后来被张屠夫知道了,差点气的把张铁牛打了一个半死,但事已至此,却也无可挽回。

    秦慧慧早已经在历次的淘汰中心灰意冷,她和杨才志成了最后两人,想想护刀堂也并非坏事,不想跟杨才志撕破脸皮去争,便主动走了。

    杨才志笑到了最后,如愿以偿的成为内务堂的一名弟子,在药铺学着抓药、配药,日后有望成为郎中,甚至是药铺掌柜。

    当然了,如果说境遇最好,众弟子中却是谁也比不上李魁的两位得意门生王富贵和李娇二人,分别进入了执剑堂和炼药堂。那是成为一名尊贵的药师,晋升本帮高层的最佳途径。

    苏尘得知这些,颇为感慨。

    想当年众少年们一起进入药王帮,短短数年下来,有的跟他一样在最低级的杂役堂,有飞黄腾达入了最好的执剑堂,境遇已经是截然不同了。

    ...

    苏尘只是感慨一下,也没去在意这些,更没有一日埋怨过李魁药师。

    毕竟,从进入杂役堂看守药田以来,这几年他一直都很忙。

    忙着内视肉身,修炼中丹田。

    忙着研究药术,各种自己琢磨出来的淬体药方、补气药方,哪一种药方对自己的修炼最有效果。

    忙着默诵《逍遥游之蜉蝣篇》的总决,修炼《蜉蝣篇》的第一层功法蛰伏诀,汲取天地间浮游的灵气。

    忙着吴郡十三县内奔波,找灵材料。

    几乎每天的时辰都安排的满满的,哪里有空闲去理会吴郡江湖上那些闲事,或去抱怨什么。

    在杂役堂的这三年,苏尘的中丹田,从二流初中期,一跃迈入一流后期,修炼至大圆满境界。

    他的已经内家真气异常雄厚,比得上江湖那些混迹二三十年的一流高手。

    对于绝大部分的江湖武者来说,资深的一流高手已经是他们武道修炼的毕生极限。一流高手之间的区别,仅在于内功的深厚程度和武技的高明与否。

    难以再上升一步。

    因为一流境界之上,便是神秘而强大的宗师境界。

    而宗师境界,不是靠中丹田修炼就能达到的。那必须是一缕念力踏入过神秘的上丹田,内视元神之后,获得超凡感知力,才能享有的巨大荣誉。

    这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秘境界,江湖之中毫无方法可寻。

    整个吴郡十三县的江湖之中,达到宗师境界的高手屈指可数,仅仅七位。

    为首的自然是寒山真人,其次则是吴郡五大帮天鹰门主寒鸦、马帮帮主李朔、铁剑门主韩平山、药王帮帮主孙白鸿、巨鲸帮帮主刘洪等五位,才拥有如此深不可测的实力。还有娄县白莲教的茅子元教主据说也是一代宗师,只是极少有人曾见,难以揣测其实力。

    苏尘也有些迷糊,自己现在的状况,算是一流顶尖高手,亦或是一代宗师?!

    苏尘早在三四年前,便曾经意外进入上丹田,发现了一座方寸灵山和自己的元神。

    那时他才刚刚开始修炼武道下丹田都未炼成,谈不上成为一代宗师。

    这几年又回头将下丹田和中丹田和的修炼补上了,内家真气达到一流境界。

    这样算下来,他也是一名宗师境高手?

    苏尘也未见过江湖上的其他宗师境高手,并不知道自己和其他宗师境高手,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不过,苏尘其实也不太关心这些。

    这三年多来,吴郡江湖离他渐行渐远了。

    ...

    苏尘这几年真正用心去专研的,只有从寒山道观得来的那卷修仙之书。

    他每日都花一个时辰,先看上一遍《逍遥游之蜉蝣篇》总决,然后修炼第一层功法“蛰伏诀”。

    《蜉蝣篇》的总决极为深奥,讲的是蜉蝣朝生暮死的短暂一生,不容易明白其中的深意。

    然而每日读一遍,书读百遍其义自见,总有一天他能琢磨出其中的奥妙。

    苏尘觉得自己这几年修炼蛰伏诀下来,也汲取了不少的蜉蝣灵气,是并未发现自身有什么突破的征兆,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在成为修仙者之前,仙书中记载的八道灵术根本无法修炼。

    剩下的时间,他只能用在灵材料上。

    每次趁着执行杂役任务,前往吴郡各县的途中,顺便找一找灵材料。

    苏尘在吴郡十三县内,收集各种灵材料,进展艰难和缓慢。

    每一种灵符的制作,都需要一整套的单独制作材料,相互之间并不通用。灵符的制作材料太难搜集,需要到各地去寻找,而且经常跑空,未必能找到。

    这几年下来,苏尘还是搜集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灵材。

    比如,一支金狐符笔,从娄县一家百年老笔铺得来。

    又如小半块残缺的赤砂灵墨,是从乌程县的一位落魄秀才手里得来的。

    这位秀才祖上曾是一名举人,在郡府得到高官的赏赐,后来家道中落,才忍痛将这祖传的赤砂灵墨,拿去市面上售卖,打算卖个七八两银子当生活费。

    苏尘路过,无意间看到,给这落魄秀才留下了十两银子,悄然将灵墨取走了。

    再如一方破裂的水灵砚台,则是苏尘在丹阳县的偏僻乡村的私塾里意外发现。

    那私塾教书的老先生从山上泉眼里,发现的一块蓝色石头打磨成的砚台,也不知它的灵物,但经常看到虫蚁在水灵砚台上攀爬,以为沾了邪气,丢弃在臭水沟里。

    苏尘听闻此事之后匆匆赶去,感知到砚台内浓郁的水灵之气,欣喜不已,给老先生留下五两银子迅速离去。

    这些意外的发现,颇费周折,但还算安全。

    苏尘最担心的是在娄县城老笔铺遇到的那种情况,和寒山道士们遇上。

    所以他每次都百般小心谨慎。

    他得到消息,也不急着出手。往往先耗费数月仔细打听和侦查,在附近数里内没有发现寒山道观道士出现的踪影,才会果断出手。

    而且他是留下一笔足够份量的银钱之后,不问自取,便直接撤离,不留下任何可以追踪的痕迹。

    寒山道士想要追踪,机会是异常的渺茫。

    苏尘耗时三年之久,仅仅收集到一套完整的“灵墨、灵纸、灵笔、灵砚”灵材料,那便是金灵符材料,可以用来制作一种名为“金甲力士符”的金灵符。其它种类的灵符,则依然还缺少材料。

    据仙书玉简上介绍说,这“金甲力士灵符”可以给释放者提供一种防御力超强的护身罩,可以抵挡刀枪、普通威力灵术的伤害,可谓刀枪不入。同时还会增加神力,如同佛教的一尊金刚力士。

    苏尘对这灵材料的搜集之艰难,算是深有体会。

    终于得了这一套完整的金灵材料搜集齐全,苏尘便打算制作出金灵符,想要看看《金甲力士符》,究竟有多大的威力。

    他可不希望看到,自己费了三年功夫,好不容易收集齐全的一套金系灵材料,制出来的灵符结果却并不如意。

    --------

    ps:苏尘三年终于成一流/宗师高手。这两章过度完,获得第一个仙人手段。耗时长达一个月,写了足足六十多章的铺垫和伏笔,基本算是圆满的结束。

    下个月开始,揭开一部分早期埋下的伏笔。将展开一个完整的江湖篇高潮大剧情,“以江湖风云变开局,以苏尘衣锦还乡为大高潮的最后一波高浪”,持续一个月之久,一波一波十八叠高浪推向云霄,飚到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