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63 岁末,又逢腊八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岁末。

    这日清晨,药王山庄内外遍布皑皑积雪,树木屋檐冰凌垂挂,寒风萧瑟。

    苏尘早修完一个时辰的《蜉蝣篇之蛰伏诀》,身着一袭青衫,如往常一般来到杂役堂大院。却看见不少弟子们正在忙碌着大扫除,请香,祭灶,准备迎接节庆。

    还有一些杂役堂新入门少年弟子,在孔心巧等年青师兄师姐们的指导下,制作一盏盏高挂的大红灯笼,用细竹筒填上硝石制成众多爆竿,用来驱逐瘟邪。

    还有的弟子则在准备着腊八粥,鸡鸭鱼肉等祭祀品,杂役大院内充满了嬉笑声,热闹非凡。

    “又是...腊八了?!”

    苏尘看到这每年一次的熟悉场景,不由微愣,方才想起来,明天就是腊八。

    他心情低落下来,轻叹了口气。

    这些年,每逢腊八,他总是想起自己以前在周庄老家,和爹娘一起祭祀先祖,然后在老渔船的灶台,熬煮咸味腊八粥,总会多加上一小勺猪油,小粒碎肉,少许盐巴和各种葱蒜,飘起浓浓的油香气。

    二弟和三妹捧着小木碗在一旁嚷叫着,眼巴巴的望着灶台瓦罐里的腊八粥,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热闹又开心,那段欢乐的日子。

    不知,爹娘可安好?二弟三妹,可置办了新衣裳?

    这些年,他常托张屠夫往周庄捎带银两回去。

    张叔来药王山庄探望铁牛的时候,也未曾说过周庄家里有什么不妥之处。只是替爹娘捎来几句话,嘱咐他好好在杂役堂干活,勿挂念家中,以报药王帮收留之恩。

    想来,家中应该一切安好。

    只是,那一年的寒冻腊月,他悲伤的离家出走,来到姑苏县城求生活,差点饿死街头。幸得好兄弟阿丑接济一把,度过难关,加入药王帮后才熬了过那段颠沛流离的日子。

    想起那年冬天,他常在梦中惊醒起坐,心中惶然,彻夜难眠。也不知多久,才能解开这心中之结。

    苏尘正想到,天空又飘零起了小雪花。

    “又下雪了...还是一般的冰冷!”

    苏尘神色有些黯然,伸手指尖接住一瓣冰寒的雪花,愣愣的望着出神,仿佛独孤迥然遗世。

    “苏师兄,这怎么了?”

    “是啊,苏师兄脸色有些黯淡,不好看?是不是染上风寒了,师兄好好歇着!堂里的活,有咱们呢!”

    一些进出杂役大院的低级杂役弟子们,看到苏尘愣神,不由奇怪,纷纷打招呼,颇为关切。

    “哪里啊,苏师兄这是越来越有高手风范了!他望见飘雪出神,定然是对修炼心有感悟,在想着旷世绝学,跟咱们这些修炼天赋低的弟子可不同!”

    孔心巧在忙着教几名新人少女扎红灯笼,听了众低级杂役们的议论,不由嬉笑道,神色颇为羡慕。

    “呵!”

    苏尘摸了摸鼻子,一笑。

    不久之前,他向堂里领了一块中级执事的令牌。二流境界的弟子,便可以晋升杂役堂的中级执事了。

    这还是他隐瞒了大部分的实力。

    否则,按照真实的修为,他早已经晋升高级执事,仅次于杂役堂的正副堂主,属于杂役堂的高级管事层。

    苏尘不想引来太多麻烦,也不愿去当堂内的高级管事,所以只当个中级执事便好。

    但他的低调,在杂役堂其他人的眼里,可就不一样了。

    以苏尘的年青年龄,在杂役堂数百弟子之中,短短四五年便突破二流境界,晋升中级执事,可以说是极为罕见。

    这三年来,很多新弟子加入了杂役堂。众新人弟子们都将苏尘当成杂役堂的年青高手来看待,极为钦佩和敬重。

    再说,苏尘人好亲善,在杂役堂从不欺负晚辈新人,名声一向极佳,连杂役堂的高层也颇为赞赏。

    周蔑眼每次见到苏尘,心中都嫉妒的发狂,却也不敢去招惹苏尘。

    因为他也不过二流境界而已,混了数十年才混到今天这地位。可以预见,苏尘才十七岁就比肩于他,在杂役堂迟早要跃居他之上。自然,也不敢得罪于苏尘。

    “没什么,就是最近数月在山庄里待的太久,未曾出门,心情有点闷。你们做事吧,我去县城转转就好!”

    苏尘朝孔心巧和那些新人杂役弟子们笑了笑,长叹一口气,不再多想那些烦恼的事情。

    既然明日就是腊八,那姑苏县城的街道肯定会十分热闹。姑苏县城街头,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准备着明日的祭祀,祈求来年有一个丰收年。

    苏尘想着去姑苏县城热闹的地方闲逛散心,沾沾喜庆的气氛,免得心中堵得慌。

    而且,十里八乡的村镇百姓进城兜售年货,县城各种小摊贩特别多,会从各地带来珍稀特产售卖。

    他说不定,还能在县城里搜集到几样灵材料。若是找不到,就当是散心吧。

    另外,顺便到东郊的城隍破庙找阿丑,苏尘最近在山庄内闭门修炼,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阿丑了。

    ...

    姑苏县城东郊,城隍破庙。

    一名脸上黝黑有一道青疤的年青武者,正在庙前的一块空地练武,额头两侧太阳穴凸起,浑身肌肉结实,背上热气腾腾,显然内家真气颇为雄厚。

    “噗!”

    阿丑一双赤手空拳急速打出,瞬间撕裂寒冷的空气,爆出一阵轻鸣之声,刚烈威猛。

    庙前雪花随风而动,一股强劲雄厚的真气在他周围数丈内暗涌,搅动周围的积雪。

    苏尘知道阿丑嗜武,平日里就喜欢在城东的城隍庙练拳,这里很少有外人会来打扰。

    他来到城隍庙不远处,正看到阿丑在修炼拳法,颇有一流高手武学大成的风范,也不由赞叹。

    这三年来,不只是他自己的修为提升极快,阿丑的修为和武技也进展颇为神速。

    阿丑修炼起来就是拼命三郎,沉醉于修炼之中,几乎每天都保持着长四个时辰高强度的修炼。

    短短四五年下来,一跃成为一流中期高手,在天鹰门也堪称是年青一代的翘楚之辈。

    尤其是最近小半年,天鹰门不少的新人弟子都知道,门中有一个名叫阿丑的武痴,从一名毫无地位的苦役,修炼成了一名一流高手,名声鹊起。连天鹰门高层都颇为赞赏,常常鼓励门内的新人弟子,以阿丑为榜样,能吃苦,熬得住日复一日的苦练。

    跟苏尘不一样的是,阿丑走的是完全刚猛招数路子,学的武技招法依然杂乱,将天鹰门多达上百种截然不同的武技招式,完全混杂在一起。

    原本,这并不是好的武技修炼方法。

    但是有苏尘亲自开的草药方子,以草药淬体补气,阿丑的下丹田和中丹田的真气根基底子修炼的非常扎实。只要根基扎实,武技威力自然是凶猛。

    再加上,这四五年阿丑经常有机会和苏尘这位高手切磋武技,实战经验也变得越来越强。反而被阿丑闯出一条适合他自身的武技路子来,琢磨出一些奇门偏招。

    阿丑专练“乱招”,天鹰门一些年青的一流高手不服气,跟阿丑交手,猝不及防被阿丑“不拘一格,毫无征兆”的出招方式打乱节奏,常输的灰头土脸。

    阿丑眼角瞥见苏尘出现,不由惊喜的停下,收拳,道:“尘哥儿,好久没见你来县城了,今儿怎么有空来县城玩?”

    “阿丑,数月不见,你的修为又精进不小!我在药王山庄里待久了,今日有些烦闷,便来县城逛一逛。想着你可能在这里修炼武技,便先过来看看。”

    苏尘淡笑着,踱步来到庙前。

    “哈,正是!我可是埋头苦修了三个月,武技大为精进。来,我们切磋切磋,试试我新学的一些武技!看招——!”

    阿丑得意大笑,突然足下一点,化为一道诡异的身影爆射而出,带着一股烈风朝苏尘猛攻过来,连施展在天鹰门里新学来的好几个奇招。

    苏尘目光微凛,身影一晃,脚下连踏了几步,闲庭信步,轻松的闪避开阿丑最近新学来的险招奇招。

    苏尘只修炼过三个最浅显的入门级武技,入门拳法、腿法和步法。他未曾修炼过什么中、高级武技。

    但他早就过了“以招破招”的境界,而是“以无招,破无招”。

    因为,对手的武技招式对他来说,都被瞬间分解成了一个个简单的肢体动作。

    而这些肢体动作,对苏尘而言,显然并无秘密可言。哪怕这些动作蕴含了强劲的真气,也有着明显的征兆。

    苏尘自己没有招式。在他眼里,敌人也一样没有招式。

    阿丑爆喝一声,双拳闪电一般的连击轰出,悍烈霸道,数寸的拳劲真气拳芒,透体而出。

    可惜,连苏尘的影子都沾不上。

    “再来!”

    阿丑大喝,知道这样无法打赢苏尘。

    他猛的一足踏地,蕴含强劲真气的一脚,“轰”,庙前一丈地面,三寸厚的石板寸寸龟裂崩解成粉末细砂。

    刹那间飞砂走石,迷雾沙尘笼罩了十丈方圆之地,彻底遮蔽了视野。

    唯有造出大片遮挡视野的沙尘,他方有那么一丝的机会,趁着混乱,在切磋中赢那么一拳两脚。

    可是,阿丑震惊的发现,他在这漫天迷雾沙尘之中,却依然沾不到苏尘衣角。

    阿丑全力施展了一招连环飞踢,落空,沙尘之中反而失去了苏尘的踪迹,不由神情错愕,“尘哥儿,沙尘弥漫,你又看不见,怎么还能躲开我出招?”

    “我听得到...我告诫过你,出招一定要留余地,要不然遇到高手会吃苦头。”

    苏尘平淡道,抬脚飞扫,瞬间踢在阿丑的腿上。力道一般,但是足以瞬间让阿丑失去平衡。

    阿丑“噗通”一声,跌在地,顿时蔫了。

    苦修了数月,还是不行,以他一流中期境界,如今在天鹰门同龄的年青一辈中难逢敌手。却连苏尘的衣角都打不到。这份实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这不是跟你切磋,才使全力嘛!唉,罢了,不打了。等我再修炼个十年,到了一流后期,迟早能追上你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