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64 热闹姑苏
    阿丑从一片狼藉的砂石地上,一个鲤鱼翻身而起来。

    这些年,早就习惯被苏尘打趴下,他也并不气馁,嬉笑着说了几句,修炼武技有些累了,便在城隍庙的门槛石阶上歇息。

    “这么有信心,可以达到我的实力?”

    苏尘笑道。

    “那是当然,我才是一流中期,而尘哥儿你是一流后期巅峰境界,差距看上去不小。但咱们这辈子修炼到一流后期巅峰境界,也差不多就到头了。

    成宗师的希望太渺茫,咱也不去指望。只要尘哥儿你不能踏入上丹田成为一代宗师,那我迟早有一天也能达到后期巅峰境界,追平你的实力!”

    阿丑拍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说道。

    苏尘不由轻笑。

    是啊,阿丑这四五年的根基扎实,武技水平已经非常的娴熟高超。

    如果他不是一代宗师的话,以阿丑这般拼命的苦练五年到十年左右,确实能追平他的实力。毕竟同样是一流后期巅峰境界的话,只有量的差距,本质的差距并不是很大。

    只有大境界的差距,才显得不可跨越。

    正如,二流好手拥有真气之后,能轻松碾压三流武者。而一流高手凭借雄厚的真气,才能击败真气薄弱的二流好手。

    一流顶尖高手只有面对一代宗师的时候,才会显得软弱无力。

    两人在城隍破庙前,闲聊了一会儿。

    苏尘想到自己这几年修炼的仙书功法,不由有些感叹道:“阿丑,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仙人,在一代宗师之上?”

    他总觉得,自己已经隐约触摸到了一个远比江湖更加神奇的仙人世界。

    可是他想要再往前踏出一步,却又显得遥不可及。

    苏尘一辈子没有见过仙人,传说中仙人拥有移山倒海般的仙力,白日飞升的神通,令人无限遐想。

    可是,他虽有《逍遥游蜉蝣篇》这仙家法门在手,但不知为什么,修炼了足足三年也没什么动静,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反而是那八枚普通的灵符玉简,有了少许收获,三年下来弄出了几张“金甲力士符”,才让他觉得,这仙书并不假。

    苏尘怀疑,吴郡唯一的一个最接近仙人境界的人,应该是寒山真人。

    吴郡百姓都说寒山真人神通广大,神龙见首不见尾,乃是吴郡第一世外高人。

    但江湖中人都知道,这“世外高人”其实也仅仅是指宗师境第一高手而已,并非说寒山真人是一名仙人。

    寒山真人或许比他知道更多一些关于仙人的事情。

    但苏尘从青河道长的房内拿走了一卷《逍遥游》仙书,哪敢去找寒山真人,躲避都来不及。

    阿丑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才挠了挠头疑惑道:“这世上有没有仙人?县城茶馆的说书先生,倒是喜欢讲一些仙人的传说,说仙人可以长生不老,施灵符、驾飞剑,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不过,谁也没真见着仙人在咱们头顶上飞过啊!咱们江湖人讲究的是眼见为实,淬炼气血、修炼真气,这些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像那些说书人和道士们,喜欢故弄玄虚来,天天吹嘘仙人的厉害来糊弄老百姓!”

    阿丑显然是不觉得,这世上有真正的仙人存在。或许有吧,但也离世俗凡尘遥不可及。

    ‘灵符,我倒是有两三张。但我也不是仙人,还差的好远。’

    苏尘心里暗想着,这些话只能憋在肚子里。

    他站起来说道:“罢了,不说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这几天在山庄里憋闷,好久没进县城了。走,咱们去逛逛,明日就是腊八,今天的县城里肯定非常热闹,小吃糕点摊贩多,咱们买些好吃的去。”

    他兜里带了几两碎银子,手头宽裕,自然不吝啬。

    “好嘞,城里有家新开张的路边铺子,卖的豆腐花很不错!”

    阿丑大喜点头,一跃而起,拍拍屁股跟苏尘往姑苏县城而去。

    他身上没什么银两,这些年打杂积攒了一点闲钱,也都买草药淬体补气修炼去了,平时哪舍得花钱买些糕点吃。

    正好可以跟着苏尘,去县城混吃混喝,解解这几个月的馋。

    ...

    两人从东城门,进了姑苏县城。

    苏尘发现姑苏县城街道上异常热闹,随处可见乡镇来的摊贩走卒,这也不稀奇。

    让他惊讶的是,县城里出现了众多外县来的江湖豪客,一个个携带刀剑,骑着高头大马,气宇轩扬,顾盼自若。

    他们身上大多有显眼的帮派标识,其中不乏大帮派天鹰门、铁剑门、马帮的长老、护法,甚至堂主级的一流顶尖高手。

    还有众多小帮小派的弟子,二三流弟子,或背着包裹,或是带着刀剑兵刃。

    看样子,他们似乎都是行色匆匆的往姑苏城赶来。

    苏尘不由有些纳闷。

    往年,他也在腊八来姑苏县城玩上一天,并没有这么多江湖豪客,眼前至少多了不下七八倍。

    阿丑看苏尘这副纳闷的神情,不由笑道:“尘哥儿,你在药王山庄待了几个月未出来,莫非是没听到最近江湖上发生了几件大事?!”

    “哦,江湖上又出了什么大事?”

    苏尘奇怪。

    他这几个月没离开山庄,又在闭门修炼,确实没听到什么事情。而最近三年都忙着在吴郡十三县搜集灵材料,对江湖上的事情,也很少主动去过问。

    他亲身经历过的唯一一场吴郡江湖大风波,那就是寒山道观的宝书失窃案,几乎惊动了所有大小帮派势力。除此之外,他知道的都是水匪丁十三打劫之类的江湖小事,不值一提。

    阿丑立刻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吴郡江湖上最新的一起滔天大案。

    原本在十来年前,吴郡五大帮派的实力相近,是平起平坐。

    但最近五六年,流离失所的流民大幅增多,巨鲸帮大肆收拢流民,实力连番的暴涨,已经凌驾于诸帮之上。

    “数月前,巨鲸帮出动了数千名精锐水匪,打劫了数十艘运往北方的大型官粮船只,杀了护船的官兵。整个吴郡的大小帮派,都被巨鲸帮的大手笔给震惊住。”

    “以前巨鲸帮的水匪们,也只是常打劫地方富商,勒索渔民,小打小闹而已,不敢对官府下手,对朝廷来说只是地方小患。现在巨鲸帮打劫了大批官粮,这可是公然和朝廷为敌,跟谋反差不多,就差公开举兵造反了!”

    “南方各郡盛产粮食,是供应北方的大粮仓。巨鲸帮这抢劫了这批运往京城的官粮,直接威胁到了南北大运河的安全,甚至是京城的安危。”

    “朝廷震怒,吴郡太守立刻带数千精锐水军官兵,前往围剿盘踞太湖的巨鲸帮。但是太轻敌,剿匪不利,反而损兵折将。吴郡太守已经被朝廷革职查办,大批的府衙官员倒台。”

    “据说朝廷派了一位新太守来吴郡。只是眼下,那位新任太守尚未到任,整个吴郡都是人心动荡不安。

    而吴郡辖内的十三座县衙,衙役和城丁的战斗力薄弱,更是奈何不了巨鲸帮,现在那些衙役和城丁都死守着县城,不敢远离,以免在外面遭到巨鲸帮的水匪袭击。”

    “不过,好在咱们吴郡还有白道四大帮派,天鹰门、铁剑门、马帮和药王帮,势力丝毫不弱于巨鲸帮。四大帮的主力,都在各县城内或者是附近,和黑道的巨鲸帮向来是不合。

    巨鲸帮水匪们畏于四大帮的实力,暂时也不敢来攻打各大县城。我听天鹰门的师兄说,当今大唐朝廷的大患并不在江南诸郡,而在北方西域的吐蕃、突厥等部族,北方的兵力吃紧。所以,江南诸郡一带一直兵微将寡。

    现在吴郡江湖中人都说,朝廷空虚,已经无力镇服吴郡十三县,以后这吴郡就是咱们吴郡江湖五大帮派的天下。”

    阿丑添油加醋,唾沫横飞的快速说着。

    苏尘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件大案。

    这巨鲸帮也真是疯狂,连朝廷官粮都敢去打劫。这事情,可比寒山道观失窃案,影响更大。

    “除了‘巨鲸帮劫掠官粮’这件大案之外,紧接着一件影响颇大的事情。寒山真人已经回了寒山道观,和王县令一起出面,准备在我们姑苏县,举办吴郡首届江湖大会,邀请各帮派,商讨如何稳定这混乱的江湖局势。

    这江湖大会,吴郡内的所有大小帮派都会参加。而且大会的日子,就定在腊八的晚上。所以你才会看到,咱们姑苏县多了大批,从吴郡十三县赶来的大小帮派弟子。”

    阿丑继续说道。

    苏尘有些惊讶道:“腊八晚上,那不就是在明天吗!这场江湖大会,巨鲸帮的水匪也来?”

    “寒山真人的威望高,他亲自出面主持这场江湖大会,这么大的面子谁能不给?咱们吴郡五大帮中,除了黑道上的巨鲸帮水匪没有邀请之外。其余的四大帮派,天鹰门、铁剑门、马帮、药王帮高层,全部都会参加。

    我估计,这场江湖大会应该是打算为各帮划分地盘势力,免得起争执。吴郡十三县城的小帮小派更多,他们肯定不愿意缺席,几乎都会来姑苏城凑热闹。这可是上百年来,吴郡江湖帮派的第一次大聚会,毕生难得一见!”

    阿丑有些激动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

    苏尘微微颔首。

    黑道巨鲸帮的水匪们遭到官府的通缉,跟白道帮派也不合,自然不受江湖大会的邀请,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这至少说明,江湖黑白两道,依然是势如水火不两立。如果水匪们也公然出现在江湖大会上,这吴郡的天恐怕就真的大变了。

    苏尘细细琢磨着,这两件江湖大事,会对自己的处境会有什么影响。

    他明显的感觉自己变了很多,对这些热闹非凡的江湖大事,有些不上心,自己的心中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或许,一切都变了吧。

    对于苏尘来说,他宁愿在《逍遥游》的修仙功法之中沉醉,想尽办法去搜集灵材料,解开每一道灵符的奥秘,并乐在其中。

    仙书中的神奇世界,那是一个远比江湖更为奇妙的世界。

    苏尘已经在修仙的边缘,仙山就在前方不远的飘渺之处,却被迷雾所笼罩,只差拨云见山。

    至于吴郡的江湖纷争、扬名立万之类,对现在的他而言,食之乏味,不知不觉中已经失去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