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65 神秘高手
    苏尘和阿丑两人,在姑苏城繁华热闹的街道上,边走边聊。

    “除了这两件大事之外,尘哥儿你不知道,最近各大帮派都有一些年青高手冒出来!...他们大多是各大帮内门弟子中的一流高手,跟咱们年龄差不多,却在江湖上早早博得大名气。这次吴郡江湖大会,云集了各帮高手,咱们也找机会扬名立万!”

    阿丑又说了一些吴郡江湖上发生的趣事,谁谁在江湖上一举扬名。

    说起这些,他亢奋的唾沫横飞。

    当他还是天鹰客栈小伙计的时候,心中便一直羡慕那些在江湖上威名远震的豪客,只盼着自己也有那么一天成为笑傲江湖的大豪客。

    这些年他日夜苦练,已经踏入一流高手境界,离那一天不远了,差的只是那么在江湖上露脸,名动江湖的机会而已。

    苏尘微微点头,虽然他少了在江湖扬名之心,但这不妨碍他对这江湖大会凑上一份热闹。也不减在县城里逛街的兴致,顺便看看能不能搜集到制作灵符的灵材料。

    他在药王山庄待了好几个月,需要出来透透气,沾沾热闹喜庆的气氛。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阿丑所说的那家路边新开张的豆腐铺子,阿丑说这家新开的铺子,豆腐花的口味新鲜好吃。

    苏尘好奇究竟这豆腐花是个什么新鲜法,便想来看看。

    “店家,来两碗豆腐花,加一勺糖,外加两根油条。”

    苏尘在铺子的一桌坐下,朝店家道。

    “哎,我那碗不要糖,要咸味的!要两个煎饼,也是咸的。”

    阿丑连忙叫道。

    “咸的豆腐花,还有这种吃法?味道不觉得怪怪的吗?”

    苏尘很是诧异。

    “我就知道你会奇怪!”

    阿丑一咧嘴,捧腹大笑道:“这是一位北方来的客商带来的新吃法,最近在姑苏城里颇为流行。这咸味豆腐花,再撒上一小把的炒豆子,再加一小勺的麻油、醋、青红辣椒和些许葱花,连豆子吃起来带嚼劲,这样吃才酸辣爽的够味!”

    店家应诺一声,很快端上两碗不同的豆腐脑。

    “你这哪是吃豆腐花啊,分明是在吃调料!”

    苏尘看看阿丑碗里的一堆杂色料,又看看自己碗里的清豆腐花。

    他是看不懂,清爽的豆腐花里为什么要加一些炒豆子、辣椒、麻油和葱花,这样味道不是变杂乱了吗?如何分辨各色滋味,哪能尝出豆腐花本身的甘醇口感。

    “你是不懂这酸辣爽的滋味,自从尝过一次这放炒豆、辣椒、麻油和葱花的咸豆腐花,我就再没去吃清淡的甜豆腐花了。”

    阿丑大笑道。

    苏尘摇头,也不理阿丑,用勺子独自吃着甜豆腐花。

    在他看来,这豆腐花就要微甜味的,才能品尝出豆腐花本身醇正的滋味,色泽清白,味道纯正。

    再加上两根新煎的酥软油条,香气扑鼻,那就更美妙了。每天若是能吃上一回,简直神仙享受,令人心满意足。

    苏尘正在小摊子上尝着豆腐花,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他不由抬头,朝街头远处望去。

    却见一名戴斗笠的黑袍客,腰间系着一柄朴素的三尺青锋剑,从对面街头远处走来。

    那黑袍剑客身上一股冷清孤绝之气,脸部被斗笠遮挡一大半,只能看到嘴角以下脸颊冷峻的线条。

    街道上,热闹如常。

    可是苏尘却震惊的发现,那黑袍剑客在热闹的人群中,看似随步而行,但每一步仿佛天成毫无瑕疵。

    他所过之处,整条纷杂而吵闹的街道,仿佛都在这刹那间都清静了下来,吵杂声消失不见。

    这位戴斗笠的黑袍剑客,仿佛与世孤绝,孤独一人走在这红尘世间。无人相随,也无牵无挂。

    这是宗师特有的步伐。

    这是心境达到极强的境界,方能如此!

    高手!

    绝代高手!

    苏尘心神一震,他从未想过,吴郡江湖的一代宗师,可以达到如此非凡出尘之境。

    自然,也只有同样是宗师,才能看出这黑袍剑客的与众不同。

    黑袍剑客在姑苏城繁华热闹的街头信步而行,也不知在逛什么,踱步至路边卖豆腐花的摊子旁。

    他瞥了苏尘和阿丑一眼,却是意外的停了下来,平淡的笑问道:“两位小哥,这桌可有其他人坐?”

    “没,没人坐!兄台请!”

    阿丑正埋头吃咸豆腐,突然听到有一位路过的江湖豪客主动找他们攀谈,不由心喜,连忙热情招呼。

    他平日少交际,除了苏尘和少数的天鹰门弟子之外,几乎也不认识什么江湖中人。

    尤其是这样一位,明显是江湖大豪客风范的人物,愿意跟他们攀谈。这显然,是对他们两人的认同。

    那黑袍剑客也未客套,在桌子一旁空位坐下,瞧了阿丑碗里的豆腐花一眼,淡笑道:“这咸味豆腐脑,倒是新奇!店家,也来一碗这样的,待我尝尝滋味。”

    很快,店家端了一碗咸味豆腐花过来。

    “这咸豆腐的滋味确实奇特...香、酸、辣,各色口味俱全,炒豆子还有北方的爽劲!”

    黑袍剑客用勺子,浅尝一口,品味一番。

    “哈哈,大哥也这么觉得?”

    阿丑见他赞赏,不由大喜,连这位素昧平生的江湖大豪客都这么赞同,这足以证明他的眼光不错,“大哥高姓大名?”

    “某,姓寒。”

    黑袍剑客道。

    苏尘眉头微跳了一下,神色平静如常。

    “韩?这姓好像也不多见,韩大哥豪爽,适合吃这咸豆腐花。”

    阿丑浑然无觉,笑道。

    “这位小兄弟,你我这也算是一见如故了!”

    黑袍剑客没有再吃,放下勺子,淡淡道:“这滋味固然是新奇,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北方的咸味豆腐脑,居然在以甜为美的姑苏城风靡一时,那是乱了我吴郡的风气。

    兹事体大,我辈吴郡江湖中人当有坚定的立场,不食这外来之味。最近几日可能不太平,两位小兄弟小心为上!保得有用之躯,方是长久之道。”

    黑袍剑客语气淡泊,但说出来的话,却有一种说不出沉重感。

    “这...”

    阿丑一时错愕,摸不着头脑。他不过是图嘴馋新鲜,吃个咸豆腐脑,怎么变成了兹事体大?

    他正想开口问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苏尘若有所思,却是心头一凛,在桌底下暗踢了阿丑一脚,让他别问。

    阿丑顿时知道有异,老实的闭嘴。

    “日后再会!”

    那黑袍剑客说完这番话,便不再多言,起身离去。

    正如他来时孤清冷绝,迥然一身。

    走的时候周围人也是悄然无觉,仿佛在这街头从未出现过。

    阿丑望着那黑袍剑客在热闹街头,翩然消失的背影,不由大为惊叹和振奋。

    “尘哥儿,你瞧!这才叫真正江湖大豪客的风范,挥一挥衣袖,飘然而去!有朝一日,我也要成为他这样的江湖大豪!”

    他心中羡慕不已,又有些不解的问道:“不过,刚才是怎么回事?他说那番话怎么感觉怪怪的,为什么不让我再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