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70 在下,斐兴丑!江湖我来了!
    阿丑击败王富贵,这第一场打的较为轻松。因为苏尘几句话就点出了王富贵的性格上的致命弱点,容易战而胜之。

    但接下来的两场,则艰难了许多。

    跃上擂台挑战的,一个是吴郡小帮派鹰爪门的青年第一高手,出招凶狠异常。另一个是某县武道世家子弟,修炼金钟罩的外家横练青年高手,最善防守反击。

    阿丑苦战了半个时辰,才拿下这两场,损耗了大半的真气。

    毕竟不是谁都像王富贵这位骄傲的王氏世家子弟一样,没有逞凶斗狠的血性,还被苏尘无意间发现,让他抓住这个弱点猛打。

    换成其他江湖上的青年高手,同样的战术却并不奏效,最终还是得拼武技水平,和内功的深厚程度。

    好在阿丑的根基扎实雄厚,还经常有机会跟苏尘这位超凡高手切磋。

    苏尘眼光锋利,每次切磋都专门争对他最薄弱之处来打,打的阿丑痛改弱点。这些年下来阿丑在武技上的弱点也变得极少。

    如果一定要说阿丑身上还有不足之处,那就是他的一流中期境界的内家真气不够深厚,比不上一流后期高手的修为。

    同等修为的青年弟子,是很难胜过阿丑。

    顿时,城南广场的擂台附近,围观的众江湖弟子们,爆发出阵阵喝彩高呼之声。

    “好!”

    “那丑汉,好样的!”

    “这个丑汉虽长的丑点,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连败三位实力强劲的青年高手!啧啧,看来咱们吴郡江湖伤,又要崛起一名新秀高手了!”

    “这位丑兄弟,敢问高姓大名?以后江湖上行走,大家伙也好有个照应啊!”

    “对啊,报上名来,说不定咱们日后还能同桌喝烈酒,结伴闯荡江湖!能跟这样一位年青高手相识,那叫一个痛快!”

    这擂台上已经打了两个多时辰,登台的青年高手有一二十余名,能够撑过三连胜的寥寥无几。

    毕竟,能修炼到一流境界的青年高手,随便哪一个在各自的帮派里都是最出色的弟子之一。

    能够在擂台三连胜,那就不仅仅在本帮实力出色。在整个吴郡江湖的同辈中,那也是佼佼者。

    阿丑三战三捷。

    他们总算又见到了一个三连胜。

    一时间,擂台周围聚集的数以千计的人群一片欢呼,甚至有许多江湖弟子向阿丑大声招呼,想要结交这位江湖新秀。

    “在下,天鹰门阿丑,斐兴丑是也!江湖新人出道,多谢诸位江湖好汉的捧场支持!”

    阿丑拿下连胜三场,听到周围传来的热烈高呼声,脸上也是激动的涨红,连忙拱手朝擂台下热情高呼的众多江湖弟子们致谢。

    他今日登上这擂台,虽主要是为了挣那一百两银子,但是能够借机在江湖上打出自己的名气,扬名立万,这种大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这也是他少年时的梦想。

    早在当年还是天鹰客栈的小伙计,和尘哥儿一起投奔江湖的时候,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有一天成为吴郡的江湖大豪,挣到好多好多花不完的银子。

    放在四五年前,那是瞎想。

    而现在,他苦修五年,这梦想在迅速变成现实。这几年在尘哥儿亲自配药方淬体补气的助力下,实力涨的迅猛。

    风起云涌高手辈出的吴郡江湖,他阿丑已经是一流中期高手,终于熬出头了!

    只要再赢下五连胜,他阿丑从此便再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至少在这擂台观战的数千名江湖子弟,会记得他阿丑的名号。

    “阿丑!这名字不大好听,样貌也确实是丑了点...不过不要紧,江湖弟子相貌丑点算什么,手里有实力才是硬本事!”

    “他原来是天鹰门的一流高手!”

    “难怪这么强悍,原来又是四大帮天鹰门的弟子。今天擂台上的几名三连胜青年高手,几乎都是四大帮的精英弟子。”

    “也就只有这样的大帮派,才能培养出如此出色的高手!其它小帮派,上台就败下阵来,看来是很难争的过他们!”

    “这位阿丑兄弟的实力不错,日后江湖遇上,邀他一同闯荡!”

    擂台下不少江湖弟子,热闹的议论,对阿丑颇为看好。

    ...

    城南,主街道。

    离擂台不远的一座高档酒楼。

    三楼,临街的一间豪华大包厢,窗户视野开阔,可以将大半条街区收入眼内。那擂台的战况,自然也尽收眼底。

    在酒楼内外,数十名天鹰门青年护卫,戒备深严。

    豪华包厢里面,天鹰门柳如风大总管,正在独自嘬饮小酒。

    最近几日,天鹰门上下非常忙碌。

    明晚腊八,寒山真人和王县令一同邀请吴郡各大小帮派召开首届江湖大会。

    再加上这数月以来天鹰门帮务繁忙,柳大总管掌管着天鹰门大小事务,那是片刻也不得闲。

    今天的事情,他差不多都吩咐手下安排妥当。

    路过这城南的大擂台,他一时来了兴致,忙里偷闲在这里小酌几杯,看看那些新出江湖的青年高手们,切磋比武。

    这包厢视野开阔,可以从窗户很方便的观赏远处的擂台切磋。

    寒姝带着一些青年豪侠,下马登上酒楼,来找柳大总管。

    “属下见过大小姐!”

    酒楼内,不断有天鹰门护卫弟子向寒姝行礼。

    寒姝进了豪华包厢,见到柳如风,不由嫣然笑道:“柳叔,你果然在这里。我在总堂没见到你,问了人才知道你在这里看热闹。”

    柳如风见寒姝进来,不由放下杯盏,笑道,“大小姐这副笑容,一看就是有事要找我。说吧,什么事!”

    “这次江湖大会的机会难得,各大帮派的青年俊杰都齐聚姑苏城,我便寻思着这是一个结交各方俊杰好机会。

    我准备今晚在天鹰酒楼设一场盛宴,请各大小帮派最杰出的几十名青年弟子赴宴。这宴席可不能寒碜了,所以需要几千两银子的花销。柳叔你看如何?”

    寒姝笑道。

    天鹰门主寒鸦要么闭关,要么经常不在天鹰门内。将这帮派的财务之权,交给他深为信任的左膀右臂,行事一向稳重的柳如风大总管。

    寒姝虽是寒鸦之妹,天鹰门未来的少门主,但还年轻,目前在天鹰门内并没有什么实权。

    柳大总管掌管着天鹰门的常务和财务大权,没他点头,天鹰门的库房里是绝支不出一百两银子。

    她此番来找柳大总管,就是想要支取这一大笔银两。

    “大小姐现在学会江湖上的应酬了,多结识一些江湖最杰出的年青豪侠,这是大好事啊!柳叔怎会不答应呢!”

    柳大总管不由笑道。

    区区几千两银子,这些都是小事,他也不放在心上。

    寒姝大小姐能继承门主的衣钵,将天鹰门发扬光大,才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柳大总管此时却提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擂台上,朝寒姝说道:“大小姐,你看到那擂台上的那名天鹰门弟子没有?

    此人我留意过,他叫阿丑,是个武痴,短短四五年成为一流高手,武道天赋很高!

    本门这样的青年高手,正是值得笼络的人才啊!柳叔和门主都老了,天鹰门里的事情都渐渐干不动,迟早得交给小姐。还得小姐去费一费心思,多为本门网罗一些青年人才。”

    话说,这位天鹰门新近冒出来的青年高手阿丑,柳如风关注他已经有大半年多了。

    原先他还怀疑,阿丑修炼的如此神速,是不是其它门派暗插进来的卧底,想混入天鹰门的高层之中。

    但他派人仔细调查过阿丑的身世,才吃惊的发现是一名孤儿,六七岁的时候便开始在天鹰客栈当小杂役,连他爹娘都是杂役,后来病死了,没有丝毫的身世背景。

    后来阿丑十余岁时投奔天鹰门,侥幸成了门内的一名苦役。

    他的结交圈几乎是空白,唯有跟药王帮的一名杂役弟子走的近,但那药王帮的杂役也是小角色,不值一提。

    阿丑虽然出身卑微,修炼起来异常拼命,每日高达四个时辰的高强度修炼。偶尔会用低级草药淬体。

    这换成别人,早就修炼成了废人。

    但阿丑没事,反而越炼越强,短短三五年间便一跃成为一流高手。

    他派人仔细查了,也没发现阿丑跟其他帮派的江湖大人物有来往。

    唯一的解释,只能以天赋异禀,骨骼清奇来解释。

    这种罕见的特例,但吴郡江湖上每十多年也会出现那么一两例。

    “哼,他只是咱们门里的寻常一流高手,有什么好笼络的?咱们天鹰门弟子数千之众,各堂口的一流高手有五六十名,比他厉害的多得是,需要我刻意去笼络他?”

    寒姝朝擂台方向看了一眼,见是一个青疤丑脸的天鹰门青年弟子,顿时不以为然,觉得柳大总管有些夸赞的太过了。

    她经常和吴郡四大帮派的青年一代杰出高手打交道,有权有势、天赋极佳的青年才俊,什么样出众的人物没见识过。

    阿丑不止是相貌丑陋,还是低微的寒门出身,哪里值得她看几眼?

    况且,阿丑身为天鹰门弟子,这不是本来就应该为她效力,为天鹰门效力吗?哪有资格需要她主动去笼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