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71 青年豪侠们
    柳大总管见寒姝脸上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便知道她这是以貌取人,轻视那些寒门子弟。

    “大小姐,切不可如此短视!正因为这阿丑是本门弟子,没有身世后台,才值得加倍去笼络。想当年你父亲和你兄长,苦心经营天鹰门七八十载,麾下招纳了众多出色的寒门高手,推心置腹,得到他们的拼死相助,才打下了天鹰门的基业,挤入吴郡五大帮派之列。

    天鹰门的基业迟早要交到大小姐的手上,大小姐也需要培养出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铁杆心腹来,才能稳掌门主的大权。否则空有一个天鹰门主的名头,手下没有得力手下,是掌不了帮派大权,镇不住本门那些几十年老资历的长老、护法、堂主。更别说震慑本门之外那些老江湖,狠角色。

    大风大浪一来,没有赴汤蹈火的死士帮你抵挡那些枪林箭雨,小姐如何抵挡众多强敌的围攻?这阿丑能在长达四五年之久,每日修炼四个时辰,对他自己够狠,这是一个极有潜力的狠角色。他这样的狠人新秀扶持起来,才镇得住本门里那批老资格的长老、护法,震慑得住江湖上那些窥视本门之辈。

    门主便曾亲口断言,这阿丑迟早有一天会威震江湖,令人刮目相看。现在他正年青气盛,尚未江湖成名,是收拢他人心的最佳时机。

    再说,大小姐你的年龄也不小了,这几年便要考虑择一良婿。追求你的各大帮派青年才俊,多如过江之卿。但问题是,他们都有各自的家世、帮派后台,心中指不定在图谋着吞并天鹰门这份庞大产业。

    大小姐若是嫁给他们,那是与虎谋皮,又岂能轻易相信他们是对你一片真心!门主也曾交代,你未来的佳婿,最好还是在本帮的青年一辈,信得过的弟子之中去挑选。

    要么在本帮的高层子弟之中,择一良人。

    要么便干脆挑像阿丑这样寒门孤儿,没有背景后台,稍加笼络便能一心为大小姐拼命,这才可能成为你日后掌握天鹰门的最强助力。何不考虑一下?”

    柳大总管不由轻叹,苦心劝道。他们这老一辈江湖,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哪些弟子才值得托付和信任。

    寒姝闻言,顿时皱起眉头,很是反感。

    柳大总管这话是越说越离谱了,让她去笼络阿丑也就罢了,居然还寻思着让她考虑阿丑这样的夫婿。

    她连笼络阿丑的心思都没有,何况是成为她的夫君呢!

    寒姝不由冷淡下来,断然道:“柳叔,此事绝无可能,别说了!我未来的夫君,一定要是吴郡的盖世英雄,战无不胜的绝世人物。就算比不了我哥一代宗师,至少也要比我这一流顶尖高手强许多倍吧!

    吴郡四大帮派那么多年轻才俊,天赋横溢的内门出色子弟,我大多都认识,尚且看不上他们。

    这阿丑不过是我天鹰门的一个无名之辈,哪怕是一流高手,有些不错的武技,又算什么!我们天鹰门一流高手不下五六十人,从青年高手到本帮的老前辈,数都数不过来,又不差他一个。”

    她心气极高。

    若是找不到这样盖世英雄绝顶人物,她宁可不嫁,也好过委曲求全,嫁与那些庸俗不堪之辈。

    柳大总管不由的苦笑,知道寒姝心气高傲。

    但是挑选夫婿,拿她哥哥这位天鹰门主寒鸦来标杆,这也太高了。

    天鹰门主那可是仅次于寒山真人的一代宗师,吴郡第一绝世刺客,这是谁能比得了?哪怕其他宗师,也无法相比。

    而寒姝也是一流顶尖高手,想要超过她数倍,那定然需要宗师级的人物。

    吴郡哪来那么多宗师啊,最近的一位马帮帮主李朔,那也是十年之前成就的一代宗师,早就有妻室。

    柳大总管还是苦心劝道:“等闲的庸俗之辈,大小姐自然是看不上。你若不喜欢那阿丑,想来门主也不勉强你。但小姐还是要费心思,好好笼络阿丑一番,让这阿丑甘心为你效力!他身世简单清白,可以信任,又是有潜力的一流青年高手,是本门不可多得的人才。”

    寒姝早就听的烦闷了。

    但柳大总管是她哥哥寒鸦的铁杆心腹,天鹰门的核心高层。

    平日里哥哥沉心于武道,总是闭关修炼,一年到头难得见几次踪影,门内的大小事务都由柳大总管打理着,管理着偌大的天鹰门。天鹰门如今在吴郡势力鼎盛,位列五大帮第二,这里面自然也有柳大总管的大功劳。

    可以说,只要她哥哥不亲自出面,天鹰门的事务几乎都是柳大总管说了算。那些老资历的各堂堂主、护法、长老们也只听从柳大总管的吩咐。

    她虽是天鹰门未来的少门主,但也才十七八岁,人微言轻,离执掌天鹰门大权还远。

    而且,她父亲早已经逝世,是柳大总管从小照料她长大,可以算得上是她的半个长辈亲人。

    柳大总管这番苦心相劝,她也不好明着驳柳大总管的面子,只能先应承下来,再做打算。

    “柳叔,好啦,我知道了!笼络之事我会考虑。我先出去一下。”

    寒姝只能搪塞。

    她找了一个由头,旋即出了豪华包厢,心头很是不乐。

    这阿丑被柳大总管,甚至被哥哥如此看重,凭什么!

    不过是在擂台上赢了一个“三连胜”而已。如果阿丑战败,柳大总管失望之下,怕是也不会再提此事。

    豪华包厢外面的客厅,正有十余名各大帮派高层子弟,青年豪侠们在等着她,都是她的追求爱慕者。

    论江湖声望,论家世出身,论修为武技,他们个个才华横溢,相貌堂堂,皆是一流高手,比那阿丑不知强多少倍。

    他们之中,有马帮副帮主乌长庆之子乌青,乃是擅用长鞭的青年一辈鞭术第一高手。

    也有铁剑门门主大宗师韩平山之子,韩云韩大公子,气度沉稳的重剑高手。

    “你们谁去将那个丑脸打下擂台来?!”

    寒姝问道。

    “打那丑汉?”

    大厅内,在场的十多位青年高手闻言,顿时脸色微变。

    他们刚才在这楼上无聊,顺便观看擂台之战,亲眼看了阿丑打擂的实力,很是惊讶。

    这个阿丑的实力非同一般,连胜三场,击败了药王帮一名剑道高手和两名小帮派出身的青年高手,在一流中后期高手之中也是偏上的实力。

    以他们这些人的“尊贵”身份,在吴郡四大帮派要么都是药王帮某位堂主之子,要么便是某副帮主之子,早就在江湖名气极高,是江湖帮派弟子巴结的对象,并没有在擂台上扬名立万的需要。

    他们之前说着上擂台切磋,纯粹只是想在寒姝面前表现一番而已,并不是想借擂台扬名。

    以他们高层子弟的尊贵身份,自然不把阿丑放在眼里。

    但亲自上擂台挑战阿丑这位青年高手,那又是另外一回。

    以他们的实力,也未必就能稳赢阿丑。

    万一他们要是失手落败,那可是在吴郡数千江湖弟子面前丢人现眼,白白给那阿丑送上名望。

    日后江湖中人只要一提起这丑汉,便说,“这位就是那个击败了某某副帮主之子、或者是击败了某帮堂主之子的青年高手阿丑!”

    他们这脸往哪里放?

    风险太大了,得不偿失啊。

    一时间,十余名青年豪侠都沉默,大厅内没人吭声。

    他们心中纳闷,也不知道寒姝为什么在包厢见了柳大总管之后,突然对擂台上那丑汉恼火,要把他赶下擂台。

    “怎么,你们不是一向自夸挺厉害,无人能比吗,怎么遇到一个稍微厉害一些的三连胜一流高手,就露怯了?”

    寒姝看他们这副犹豫,再三考虑的神色,顿时知道他们在掂量战败的后果,甚是失望。

    “这...既然寒小姐要灭那丑汉的威风,在下赴汤蹈火,义不容辞!”

    “寒姝小姐稍候片刻,击败那丑汉不过盏茶功夫,我去去便回!”

    众位青年高手们被寒姝这冷话一激,哪能原地待着,立刻硬着头皮下楼,前往擂台挑战。

    若是这点小事都做不到,他们在寒姝眼里肯定一落千丈,哪里还有希望追求到寒姝。

    虽然他们打擂台的胜算也不高,但还是要去试一试。

    丢面子和失去寒姝的好感,这两者孰轻孰重,他们还是分得清。

    如果谁能在擂台击败阿丑,寒姝高兴之下,虽然未必就会完全倾心。但至少也能博得寒姝小姐的好感,比别人更多几分追求上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