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75 赴宴
    傍晚时分。

    这吴郡豪门第一盛宴邀请的豪侠们,陆续抵达天鹰客栈,被王大掌柜笑迎进了客栈三楼。

    此时,却见一名富态臃肿的华服公子哥带着几名随扈,牵着两条哼儿哈儿的土狗,大摇大摆的往天鹰客栈而来。

    那富态华服公子来到天鹰客栈前,看了看大字匾牌,朝随扈问道:“咱吴郡青年豪侠第一宴,就是这儿了吧?”

    “是,大公子,就这里!”

    那几个随扈喽啰连忙称是,他们打听得一清二楚,寒姝大小姐摆下的盛宴就在天鹰客栈,不多会儿就将开席。

    “王大公子?”

    站在客栈大门口迎客的王大掌柜,看到这位公子一副前来赴宴的意思,顿时有点懵.

    这县令家的大公子王富豪怎么来了,今晚的宴客名单上没他的名号啊!

    王大掌柜慌忙上前,拦着王大公子,满脸的讨好之色劝道:“王大公子,今晚咱客栈摆的是江湖宴。您乃县令公子金贵之躯,是姑苏世家子弟,并非江湖中人,这身份不合适!”

    “混账东西,瞎了你的狗眼。本大公子乃是这姑苏城第一等一的大豪侠,哪个江湖人见了本大公子不夸赞几分。今晚这吴郡青年豪侠的第一宴,岂能没本公子的座?就算你们少门主寒大小姐,她...她也是承认本大公子的大豪侠身份。再敢叫嚣,打断你这不长眼的狗腿。滚!”

    王富豪瞪眼睛,一个大巴掌朝凑前来的王大掌柜脸上扇过去,怒叱道。厚厚的肉掌,把王大掌柜打的昏头转向。

    几个喽啰随扈一把将王大掌柜和几个大伙计推开,簇拥着王富豪往客栈三楼而去。

    王大掌柜抱着被扇红的老脸,真是欲哭无泪,不敢再去拦。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混人呢?今晚的宴客名单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位姑苏县令老太爷家大公子什么事。可是王大公子愣说成自己是吴郡一等一的青年豪侠,不请自来,非要入席这吴郡青年第一宴。

    他一个客栈的小掌柜,也拦不住啊!

    除非寒姝大小姐亲自出面,才镇得住这位,否则谁又敢拦这位姑苏县令大老爷的大公子。

    ...

    苏尘和阿丑在县城里逛了一下午,见天色渐渐晚了下来,腹中有几分饿了,便前往天鹰客栈赴宴。

    “尘哥儿,你说等下王大掌柜看到咱们俩一起出席这盛宴,会是个什么神色?”

    阿丑大笑道。

    “哈哈,估计是一副活见鬼,终身难忘吧!”

    苏尘笑道。

    他们两名青年高手,朝天鹰客栈而来。

    天鹰客栈内众江湖中人不由翘首张望着,猜测着这两位是来凑热闹的,还是晚宴受邀的贵客?

    王大掌柜带着大伙计,在大门口毕恭毕敬的候着,看到这两名青年人远远过来,他脸上的一堆肥肉,开始不停的在轻微的哆嗦。

    这两位,还真来了!

    他老早就拿到了今晚宴请的青年豪侠名单,早看到了二个熟悉的名字。

    苏尘,药王帮贵客。

    阿丑,天鹰门贵客。

    刚拿到这份二十余位青年豪侠的名单,看到在名单最末尾的这二人,王大掌柜也是一阵瞠目结舌,无法置信。

    这二人,他都认识啊,五六年前看着这两小子长大。

    苏尘是周庄渔家小子,以前经常随他爹来天鹰客栈卖鱼。后来听说这小渔民去了药王帮混,自此就没见过了这小子出现过。

    阿丑,更熟悉了,从六七岁就是天鹰客栈小伙计,挨过他不知多少个耳刮子和大骂。听客栈的老伙计说,阿丑脑子不知抽什么风,血一热,投天鹰门去了。

    王大掌柜对此,一向是嗤之以鼻,根本不以为然。

    江湖,岂是那么好混的?

    历朝历代有多少人奔江湖大潮去了,连个泡都没冒出来,就沦于庸碌之中,彻底沉寂无声。甚至参加帮派厮杀,死在荒郊野外,被饿昏的野狼、野狗叼去吃了。

    一晃四五年过去,他果然再没听过这两人的消息,多半是没混出个鸟样来。

    可是,突然之间,苏尘、阿丑这两人的名字,居然再次出现,而且还是一起出现在今晚大小姐的吴郡第一青年豪侠盛宴邀请名单上。

    王大掌柜拿到这份名单,又不敢去问天鹰门的高层管事,这是怎么回事。

    他很不信,猜测可能是江湖上的同名同姓之人。

    可是,王大掌柜现在真见到了这两位一副神采飞扬,气宇轩扬的青年人出现,朝天鹰客栈大步走来,也由不得他不信了。

    “哎呀,丑爷,苏爷!小的给您老二位请安!”

    王大掌柜整了一下百味交加的复杂心思,连忙堆起笑脸,快步迎了上去。

    “呦,这不是王大掌柜吗,多年未见,哪敢让您老请安啊!您老别赶我这小伙计走,我就心满意足。”

    阿丑神采奕奕,笑道。

    王大掌柜整个脸都扭曲,直感到火辣辣的。

    但他看不敢露出丝毫不满情绪,依然是一副毕恭毕敬,点头哈腰,赔笑讨好道:“丑爷,瞧您这话说的,您当年是鱼困浅池,在这客栈酝酿潜伏。如今飞黄腾达,已是一朝化为在天飞龙。小的如今,也就配给您当踏脚石!”

    阿丑颇为得意,朝苏尘道:“尘哥儿,瞧见没!当年那日离开客栈,我就说了,一定要让王大掌柜叫我一声丑爷!瞧,果然叫了吧!”

    “是是,当然得叫您丑爷!”

    王大掌柜抽笑的脸都僵了,却又不敢不陪笑。

    这份二十多人的青年豪侠宴客名单里,随便挑一个出来,也都是吴郡四大帮帮主、堂主、大护法等最高层的子弟。

    阿丑竟然有资格列席这吴郡帮派最顶尖青年一代高手的晚宴,和众豪侠们并列,早已经今非昔比,俨然成了天鹰门的新贵,那是飞黄腾达的明显征兆,未来前途无可限量。

    他一个天鹰客栈的掌柜,哪敢丝毫怠慢得罪。

    况且,他儿子也在天鹰门,只在外堂口当一名护刀客,远不如阿丑现如今这显赫的地位。

    他现在也不指望自己儿子能有多大的出息,在天鹰门外堂口要是混不好的话,回来能接掌这天鹰客栈的大掌柜位置就不错了。

    王大掌柜现在是一丝一毫也不敢得罪阿丑,万一阿丑以后成了天鹰门的高层,想起当年在客栈受了那么多委屈,心中一个不痛快,拿他在外堂口的儿子出气,那他可就哭爹喊娘,悔的肠子都要断了。

    “行了,闲话不必多提!今儿大小姐在咱们天鹰客栈举办盛宴,你可得把咱们客栈里最好的美酒、佳肴,全都端上来,好生伺候着,别替咱省银子,更不能丢了咱天鹰客栈的脸面。”

    阿丑嘿嘿一笑,朝王大掌柜吩咐道。

    他从小在客栈打杂干活,丝毫不当自己是外人,回到这天鹰客栈,简直跟回家一样熟悉又亲切。

    “那是自然,都是客栈的拿手招牌菜,绝对伺候好大小姐和各位爷。丑爷、苏爷,二位楼上请!三楼的宴席座位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两位上楼就座。”

    王大掌柜擦着汗,脸上抽笑着,一副尴尬的笑容。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阿丑才是客栈大掌柜。

    ...

    天鹰客栈,一楼大厅内早已经是高朋满座。

    一楼的最角落里一桌,张铁牛和他爹张屠夫正吃饭,两人正唠嗑着闲话,不经意间抬头,朝客栈大门口望了一眼。

    “苏,苏尘师弟,还有那阿丑!王大掌柜这是怎么了,亲自迎他们两人上楼。难道...他们俩是去赴这吴郡青年第一晚宴?”

    张铁牛却看到了他毕生难忘的一幕,惊愕住了,塞满了猪蹄肉的嘴巴,震惊的完全无法闭上,连手里他最爱的红烧猪蹄子,失手掉在桌上,都浑然无觉。

    张屠夫也看到,阿丑、苏尘被王大掌柜亲自送往天鹰客栈二楼,不由也惊愕了半响,突然气恼的拍了张铁牛后脑勺一巴掌,“臭小子,你不是说小苏子在药王帮干杂役吗?你瞎眼了,这哪里像杂役?早知道,你就该和他搞好同门关系!”

    张屠夫很早便听张铁牛,说什么苏尘被师父淘汰,去了杂役堂成了杂役,没什么出息之类的话,一直信以为真。

    没想到,他居然看到苏尘赴今晚大小姐摆下的盛宴。

    这是有多眼瞎啊!

    张铁牛跟苏尘可是拜同一师父,真正意义的同门师兄弟啊!如果前几年张铁牛能跟着苏尘搞好同门关系,指不定今儿也能攀上高枝,在江湖上混出一副大摸大样来。

    张屠夫想到这些,都快被张铁牛这榆木疙瘩脑袋,给气炸了。

    “爹...这,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啊,这几年跟他也没什么联系。他们俩不会是来蹭饭的吧?爹您瞧着吧,他们肯定是来蹭饭的!”

    张铁牛摸着后脑勺,欲哭无泪。这世上,哪来这么多早知道啊。

    啪!

    他又挨了张屠夫一记后脑勺子。

    “蹭你个大头鬼,你也上三楼去蹭一个!看看大掌柜会不会打断你的狗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