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76 相逢何必曾相识
    天鹰客栈一楼大厅,全是大桌,早就爆满,满身汗臭的江湖汉子们挤一挤,一桌也能坐下个八九条汉子,在客栈里凑一个热闹。

    而上了二楼,却大多都是三四人一桌的雅座。座席要比一楼少大半,位子自然比一楼更紧张。

    今晚吴郡青年豪侠盛宴在此举办,能在天鹰客栈的二楼占上一个雅座沾沾光,那绝对需要在吴郡江湖上有足够的脸面的人物才行。

    寻常的江湖二三流汉子,那是连上二楼的资格都没有。必须得一流的江湖身份,方有可能。

    李魁带着王富贵和李娇,在姑苏城里到处拜会各帮派的前辈宿老,乘着江湖大会的热闹,帮两个爱徒在江湖混个脸熟。

    他无意间探听到有天鹰门的弟子提起,寒姝大小姐在天鹰客栈摆下青年豪侠第一宴,遍邀青年一代顶尖豪侠,得到的消息立刻带着两徒弟赶到天鹰客栈占了一个好桌位,让二人也见见这大世面。

    以李魁这位药王帮资深药师兼一流高手,在吴郡江湖也算是响当当的老前辈份,自然是有资格在客栈的二楼占了一处雅座。

    而且他们来得早,占的是靠近通向三楼过道,位置极好的雅座。

    李魁这也是一份苦心,对王富贵和李娇,反复的叮嘱交代道:

    “天鹰门少主寒姝大小姐今晚摆下的宴席,乃是吴郡青年豪侠的第一大盛宴。众江湖中人趋之若鹜,早早守在这天鹰客栈。

    此宴绝非等闲,所邀请之青年豪侠宾客,每一位都可能在日后成为吴郡各大小帮派的掌权者,他们代表着吴郡江湖未来二三十年的大势。

    你们二人虽然没资格列席其中,但也要在这里瞧上一瞧,提前认一下这些江湖上的青年翘楚人物,将他们的面目记牢。日后在江湖遇上,万不可得罪,要想法子结交其中的一两位。

    在江湖上混,还是需要靠这样的新贵提携,才能更快的追随他们一起出头。你们二人都还年轻,才十七八岁,要全力抓住这一波的江湖大潮,方能一朝崛起。

    否则,错过了这一波的机会,他们身边都挤满了人,再想跟这些新贵结交就难了。等上了年纪,那就只能像师父一样苦熬资历,五六十岁才能在吴郡江湖上混出一个老前辈的地位。”

    “是,师父所言,句句金玉良言!弟子谨记于心。”

    王富贵认真点头。

    他屡遭打击,也认识到形势的严峻性。

    早上打擂台输给了天鹰门那丑汉,可见在高手辈出的吴郡江湖上,想凭借武技出头绝非易事。

    有另辟蹊径,结识今晚赴宴的一两位青年豪侠,才有望在吴郡江湖上熬出头来。

    “嗯!”

    李娇也迎合着,但心不在焉。

    她本是富家女,家世寻常,并没有多少野心想在江湖上成名。

    现如今,她在药王帮的炼药堂已是一名药匠,对现状是很满足了。假以时日,能成为李魁师父一样的资深药师,在江湖上也算不错的地位。

    李魁药师继续向两人传授种种辨识高人,结交新贵的心得。他们师父三人正在这二楼的大厅雅座,低声交谈之间。

    此时,王大掌柜亲自领着两位年青贵客,上了二楼,带往三楼而去。

    王富贵听到楼梯响,连忙朝楼梯口看去。这一看之下,他一副见鬼了一样的神色,张合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们这一雅座是特意挑选的一桌,离楼梯口最近,面朝楼梯,刚好可以跟上楼的人照上一面,混个脸熟。

    “怎么了?”

    李魁看到王富贵这副见鬼了的大惊之色,顿时有些不满。遇到点事就一副沉不住气的摸样,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江湖大豪客!

    李魁朝楼梯口看去,一眼看到一名熟悉的青年。

    苏尘!

    李魁不由呆愕。

    苏尘和阿丑正随着王大掌柜上楼,也没想到在二楼楼梯口旁边的雅座,会突然看上李魁、王富贵、李娇等三人,不由停了下来。

    “师尊!”

    苏尘朝李魁,恭敬的行了一个礼。他又朝另外两人微礼:“王师兄,李师姐!”

    “咳,原来是苏尘徒儿啊!你这是来赴晚宴?...真巧啊!为师刚刚路过此地,在这里用餐!”

    李魁药师从神色震惊中回过神来,脸上烧红,应了一声。

    苏尘!

    那个被他所不喜,第一个淘汰的外门弟子,居然被王大掌柜迎接,正要往三楼而去。

    客栈的三楼都被天鹰门包场,有天鹰门的弟子把关,无关的闲杂人等是上不去。能上去的,自然是参加寒姝小姐邀请赴宴的青年豪侠。

    而他这位药王帮资深药师,最为赏识的内门弟子王富贵、李娇,却根本无缘这场吴郡最高端的青年盛宴聚会,只能在这二楼抢了一雅座,眼巴巴的张望,羡慕。

    这算什么?是他有眼无珠,错把金玉当顽石,错把朽木当隗宝吗?

    李魁心头翻腾,百味交织,不知是什么滋味。

    苏尘的一句师尊。

    更是把李魁的脸色,烧的一阵通红,挂不住。

    可是想到当年,他将苏尘淘汰到杂役院的种种算计,屁股下顿时如火烧一般,

    “啊~,为师突然想起,帮里还有点要紧事要忙,先走一步。”

    李魁是一刻也无颜在这天鹰客栈待下去,留下一句话,叫上王富贵、李娇两人,匆匆出了天鹰客栈。

    王大掌柜领着苏尘和阿丑到了二楼,他瞧见李魁火急匆匆的离去,无比纳闷:“哎,李爷,您三位的菜还没上呢...这怎么就走了?这晚宴还没开席呢,这二楼的雅座可紧俏的很,您老不坐,那旁人可就占了!”

    李娇芳脸上一片茫然。

    她弄不清楚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这是什么情况?苏师弟怎么会前来赴宴,师父这一副火烧屁股一样,又是怎么了。

    苏尘看着李魁一副狼狈的匆匆和王富贵、李娇等人离去的身影,不由一愣,却是摇头一叹。

    其实,他是真没怨过李魁。

    当年那场淘汰,李魁师父打发他去杂役堂的时候,曾教训苏尘,“江湖险恶,你不适合江湖!”

    苏尘将前半句牢记在心,引以为戒。在江湖上小心翼翼,才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

    若是没有师父给他的这次沉痛的教训,自己过于轻视江湖中人的话,只怕会在江湖上栽更大的跟头。

    ...

    在王大掌柜的领路下,苏尘和阿丑,上了天鹰客栈的三楼。

    三楼大厅内摆了七八张桌席,已经有十余位吴郡江湖的青年豪侠到场。

    苏尘和阿丑两人,被安排在大厅内边缘偏僻的一张桌席处坐下。这显然是经过刻意的安排,不想两人占在显眼的好位置。

    大厅前面和中间最好的位置,无疑是准备给寒姝等人入座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苏尘不在意,阿丑在座席方面也是粗心,浑然无觉。

    “哎呀,这位...莫非是风雷门的‘奔雷刀杨兴’,久仰兄台大名,却未逢一见!”

    “呀,这位想必就是马帮的乌青兄!久仰阁下‘无影鞭’乌青的大名,今日方得一见,果然是不凡!”

    陆陆续续,又有一些青年豪侠宾客到场,相互热情的打着招呼,称呼着彼此的江湖名讳,三楼大厅内,越发的热闹起来。

    苏尘和阿丑进来的时候,自然是没人跟他们两人招呼。

    根本没谁认得他们,哪怕是偶尔有药王帮和天鹰门的青年豪侠出现,跟他们两人也完全不熟。

    苏尘看着这热闹的场面,颇为有趣。

    这座大厅里十余人之中,真正的一流顶尖高手,屈指可数。像阿丑一样可以同辈较量拿下擂台五连胜,估计也就一二人。

    其他的青年高手,更多的还是吴郡各大帮派的核心高层子弟,有着雄厚背景后台的青年豪侠。

    而且,这宴席除了他和阿丑不太受欢迎之外,还有一位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那便是王县令的王大公子王富豪。

    王富豪一副充着自己也是青年豪侠的摸样,自来熟的跟众人打招呼。

    可惜,众青年豪侠没人搭理他。

    这姑苏县令大公子的身份,也只能在王大掌柜面前摆阔气,在他们这群真正的吴郡江湖帮派高层权贵子弟眼里,也就寻常而已。

    若不是看在姑苏王县令,是本地父母官的面子上,怕是早就赶他出去了。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受邀请的二十余名青年豪侠宾客几乎全都到场了。

    天鹰门少门主寒姝,陪着一名相貌威严的白袍老者,在众多天鹰门精锐护卫的簇拥下,终于出现在晚宴会场上。

    “见过柳大总管!”

    “在下等,见过柳大总管!见过寒姝小姐!”

    众青年豪侠们纷纷起身,神情变得恭敬。

    天鹰门柳大总管,那可是真正的五大帮老一辈的实权大人物,江湖上权势滔天,曾追随天鹰门主一代宗师寒鸦,打下天鹰门偌大的江山。

    跟他们这些青年晚辈,江湖地位自然是截然不同。

    柳大总管和寒姝在首席坐下,众青年豪侠这才敢纷纷落座。

    “今日本是你们年青人的聚宴,本不该有外人。老夫这是厚着脸皮,给自己添了一副碗筷!大家不要有顾虑,老朽也就是过来坐坐,和你们年青人絮叨絮叨几句。

    今儿还是你们的主场,当我是寻常的老人家就行了。以后这吴郡江湖,迟早也会是你们的天下,今日大小姐举办的这场晚宴,目的也就是为了让我们吴郡最出色的一群青年豪侠,彼此结交一番,日后在江湖上也好有个相互照应。”

    柳大总管笑道。

    “今日吴郡青年豪侠盛宴,乃是吴郡的一等一大事,自然要开一个好头。老夫为这场盛宴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请来了一位在姑苏城,在吴郡江湖极负盛名的神秘嘉宾,为今晚盛宴开场。”

    三楼大厅内,顿时为之一静,众青年豪侠们翘首以盼,究竟是哪位神秘嘉宾,得柳大总管如此慎重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