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77 《醉渔晚唱》
    在天鹰客栈三楼大厅,旁边隔着珠帘幔布的一座雅室。

    一曲古色古香的古琴名曲,悄然而起。

    众人仿佛如见,在夕阳西下的吴郡江南水乡,有一渔父泛舟松江,酣酒醉歌,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

    这琴音仅仅起了一个调子,便引人入神。

    “这...这琴声好耳熟!”

    青年豪侠之中,不少人流露出惊讶之色。甚至有人豁然站了起来,惊喜的朝那雅室的方向翘首张望。

    “这~,这不是阿奴小姐的琴声吗?!”

    “不错,这是她的琴声!我曾听过一次!”

    “当今吴郡江湖,只有阿奴小姐才能弹奏出如此,仿若身临其境的琴音。只是,她是烟雨楼一等一的顶级清倌人,从来只在烟雨楼内单独为客人弹奏曲子,几乎很少离开烟雨楼外出应酬。没想到柳大总管把她给请来了,为今晚的盛宴助力,这果然是一个大惊喜!”

    “难怪,刚才我在楼下,还看到几名烟雨楼的一流高手,驾着一辆烟雨楼的马车出现!我还纳闷这是谁来了,原来他们是护送阿奴小姐,前来天鹰客栈。”

    大厅内,众青年豪侠们,都露出惊喜振奋之色。

    “安静,切勿出声!听完阿奴小姐的这一首,再谈闲话!”

    “对对,切不可辜负阿奴小姐的琴音!”

    厅内众青年豪侠们连忙正襟危坐,自觉闭言,细听那脱俗出尘的琴曲。

    ...

    寒姝听到这琴音弹奏一响,顿时脸色变了,暗道一声不妙,“居然是她...柳叔糊涂啊,怎么把她请来了!”

    今晚是她精心设的盛宴,助自己大幅提升江湖威望。

    她才是晚宴上众星捧月,光芒无二之人。

    可是没想,柳叔为了给这场盛宴添色,给众青年豪侠们一个大惊喜,居然请了姑苏城里另一位艺色双绝的美人。

    柳叔上午说要替她操办这场盛大晚宴,她一高兴之下,也就没有再过问安排的细节,忙着邀请各方青年豪侠去了。

    柳叔也没时间跟她说,便直接请来了那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清倌人阿奴,前来弹琴助兴。

    早知如此,她就不该完全交给柳叔操办此宴,弄出这让她措手不及的意外“惊喜”。

    寒姝一时心头懊悔无比。

    可是事已至此,无法挽回,只能在稍候的宴席上,尽量表现自己,弥补回一些光彩。

    ...

    阿丑一听这古琴声响起,顿时惊觉,竖起耳朵。

    很快,他脸上通红,激动的摇苏尘的手腕道:“尘哥儿,你快听。来了,她也来了!之前我说的,冠绝吴郡,无人不知的两大美人之一,除了寒大小姐之外,另外一位正在隔壁的雅室之中弹奏!”

    苏尘神情恍然。

    他在这琴音响起的一刹那,也听出来,那奏琴者是谁。

    早在他还是三流武者的时候,夜探寒山道观,曾在烟雨楼待了一个时辰,便听过这淡雅如素的琴音。

    但是,那日,这琴音还有一些生涩。

    而现在三年过去,琴术已然是步入了煌煌大成之境,如行云流水,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流畅,没有丝毫的青涩之感。

    ...

    一缕渺渺妙曼的琴音,清澈,淡素,幽远。伴随着古琴之音,一名少女婉转清唱。

    “明月太虚同一照,浮家泛宅忌昏晓;

    醉眼冷看朝市闹;

    烟波老,谁能惹得闲烦恼;

    笑傲烟云,醉乡酣美;

    瓮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暮色苍茫之中,步伐踉跄,泛舟酣醉老渔翁;

    人影婆娑,歌声断续;

    晚霞斑斓,渔歌四起,满载丰收,欢欢喜喜把家归...欢欢喜喜把家归。”

    这琴音,仙音渺渺。

    这歌吟,如梦如幻。

    一时间,整个天鹰客栈内外,连二楼、一楼,无数江湖大汉们都停下手中的碗筷动作,沉浸在渺渺的琴、歌弹唱之中。

    ...

    “人影婆娑...晚霞斑斓,渔歌四起,满载丰收,欢欢喜喜把家还归...”

    苏尘听着古琴歌音,低声呢喃着。

    刹那间,他脸上苍白似雪,宛如陷入魔怔般失神,心痛如刀绞,十指紧拽入肉中,痛彻心扉。

    “呀呀~..欢欢喜喜...把家归啊~!”

    阿丑正听的痴醉,欢心,忽觉旁边的苏尘脸色有异,不由诧异,低声问道:“咦,尘哥儿,你这脸色是咋了?”

    “没什么。”

    苏尘闭目,轻叹。

    淡淡摇头。

    半晌,渐松开了十指紧拽的双手。

    ....

    这一曲渔家隐流之古琴音,仿佛停滞了晚霞下的时光,挽留了渔歌声中的岁月。

    也不知过了多久。

    寂静无声的三楼厅内,众青年豪侠们才突然惊醒,发现琴音早已经消失了良久,顿时心中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一点什么。

    “好!好一首《醉渔唱晚》,好一首‘暮色苍茫之中,步伐踉跄,泛舟酣醉老渔翁’!老夫早听说阿奴小姐盛名冠吴郡,琴歌无双。一直没能有机会得见,今日方得机会一闻,果然是名不虚传。

    此等仙音,仿若置身于红尘世外,非我等尘埃奔走、粗心浮气之辈,所能领其趣也!在阿奴小姐的仙音面前,我等皆是庸俗之人啊!”

    柳大总管流露出惊色,赞叹道。

    一首《醉渔唱晚》,惊艳了四座。

    “阿奴小姐!”

    “我等可否有缘一见?”

    众青年豪侠们几乎都神情激动的站了起来,热情鼓掌,纷纷朝大厅隔壁雅室,翘首以盼的望着。

    江南水乡,吴郡子弟多风流,谁不爱慕绝色美人?!

    可惜,一席幽帘,阻隔了大厅和雅间,看不到那女子的真容。

    姑苏十万户,吴郡更是近百万,历朝历代以来江南水乡美人无数。

    但想得到“冠绝吴郡”两大美女之称号,那可绝不是长的漂亮就行。哪怕是寒姝,若她没有一代宗师的兄长,不是天鹰门少门主,得众青年豪侠的热烈追捧,也得不到冠绝吴郡的两大美女之一的头衔。

    非名动吴郡江湖的美人,无法得如此之盛名。

    能和寒姝小姐齐名,也唯有姑苏城妇孺皆知的烟雨楼阿奴小姐!

    吴郡江湖盛传,阿奴小姐善琴奕,书画,歌舞,丝竹之乐,间作诗词,博通古今。在烟雨楼精心学艺三载。自出道以来,以一手出神入化的琴术,艺冠吴郡。她在江湖的盛名,还在寒姝之上。

    吴郡江湖众多帮派江湖弟子,都是她的簇拥,欲一见而不得,只求能亲耳听得她弹上一曲。

    尤其是,最近一二年来,阿奴如今已经是烟雨楼身价最高的清官人,成为烟雨楼最有名气的台柱,马帮的摇钱金树。

    她一天最多只弹一曲,一曲一百两银子。

    这在是烟雨楼,甚至整个姑苏城,都是最顶尖的价位。

    但依然有众多的大富商,富家公子,江湖大豪客,愿意掏这一百两银子,只为听她单独为自己弹奏一曲。

    但凡是听过阿奴小姐弹奏的富商、富家公子、江湖豪客,都是听的如痴如醉,成为阿奴小姐的坚定簇拥。

    许多江湖弟子都以能在烟雨楼内,听她单独为自己弹上一曲为荣。只是,大多人付不起这惊人的价钱。

    哪怕付得起,也要排日期,轮到了方能有幸听。很多大富商听完之后,想再听一次,却发现这日期已经排到了一个月之后,短时间内也没了机会,懊悔不已。

    其他痴迷之人无法登堂入室,只能在外面沾光,听一听过瘾。

    阿奴小姐极少外出应酬。每次出门,必有马帮的一流高手,架马车护卫随行。她若出现这姑苏街头,怕是万人空巷!

    今日,她能前来赴这吴郡青年豪侠盛宴,那是极为罕见的特例。

    “好,好听!阿奴小姐的琴术太出色了,我见犹怜啊!”

    县令家的王富豪王大公子,满脸红润,兴奋的拼命鼓掌。显然,他也是阿奴的最为狂热簇拥之一。他本是来宴会上凑一份热闹,没想到还有如此意外的惊喜。

    “柳大总管,还请阿奴姑娘赏脸,入席今晚之盛宴!”

    “既然来了一趟,总不能弹完一曲,就走了吧?!”

    众青年豪侠们都很是惊喜,纷纷道。

    一旁的寒姝,却是说不出的心头郁闷。

    这明明就是她的主场,怎么就变成了阿奴的盛宴呢?!这不是抢了她的光芒么!

    寒姝知道柳大总管是出自一份好心,帮她的晚宴添色,但好心办了件坏事。

    “诸位稍安勿躁,宴席即将开始,阿奴小姐自会出来入席。”

    柳大总管沉醉在琴音之中,一时也没留意到寒姝的脸色有点不快,抬手安抚着众青年豪侠们,笑道。

    他是过来人,自然深知众青年豪侠的喜好。请这样的名家出场,才能让晚宴的气氛火爆起来。

    很快,烟雨楼的几名一流高手护卫和两名丫鬟,一同护着一名身姿婀娜的少女,从雅间走出来。

    那妙曼少女年芳十六七左右,红唇齿白,肌肤蔻丹如雪,淡染蛾眉,美目四盼。虽是少女,却已经是美貌绝伦。

    正是烟雨楼,阿奴小姐。

    “阿奴小姐的琴术果然名不虚传,令人沉醉!老夫只听江湖中人称小姐阿奴,却不知阿奴小姐的高姓大名?”

    柳大总管笑问道。

    “回大总管,我本姑苏城的孤儿,也无什姓名。况且,青楼女子,妓、乐,皆是官衙登记在册的贱籍。若不销这贱籍,纵天下之大,也唯有小小青楼一隅之地可以寄身,也无需什么高姓大名。柳大总管只唤我小名阿奴便是了。”

    阿奴淡笑道。

    “唉~,阿奴小姐如此琴术,实乃我吴郡才艺之冠绝,却未有姓氏,这倒是令人有些遗憾。”

    柳大总管不由有些遗憾。

    那烟雨楼是马帮的产业,他也不好多嘴。

    柳大总管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吩咐在附近伺候的本门弟子道:“来人,为阿奴小姐奉上白银二百两!这是老夫额外赠予阿奴小姐的,不算在你这次出席宴会的费用上。”

    很快,便有天鹰门弟子,端上一盘沉甸甸的二十块十两一锭的白银赏钱。

    “多谢柳大总管的赏赐。”

    阿奴淡笑,微微欠身,当是谢过。

    在她的示意下,旁边的一位丫鬟,帮她接过那一盘满满的银锭子,退了下去。

    ------------------------

    ps:唉~~...。

    (诠释:这是本书作者百里玺的一声长叹,意思是叹息、无言、沉默,不想说话。

    歌,是红尘世外的歌。书,是安静如水的书。

    静心体味琢磨,心细如发,才能宛若身在这红尘世外的世界里。

    书中自会解答诸位的一切疑惑,不做额外的赘言。

    答案其实很早之前就揭晓,只是无人静心去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