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0 三大宗师
    天鹰客栈,众位青年豪侠们交杯换盏,正热闹,谈论着明天穹窿山狩猎和晚上江湖大会的种种安排。

    阿奴、苏尘、阿丑也在商量着一同去穹窿山狩猎游玩。

    此时,在三楼大厅的另一侧远处,一间豪华包厢内,另有三名吴郡帮派高层大人物,围坐着一张酒桌在闲聊。

    酒桌内侧坐着一位身穿药王锦袍的和蔼老者,年约七八十岁却精神炯炯,白须飘飘,腰间挂一只八卦葫芦,颇为儒雅出尘。

    酒桌的左侧是一名面容冷峻,身姿魁梧修长的大豪客。身后是一杆丈二粹银枪,一副裂风宝弓和一袋穿甲铁羽箭囊。

    右侧却是一名温文尔雅,和气敦厚的中年男子,身侧放着一柄沉重的镔铁剑。

    锦袍老者手持琉璃杯盏,品了一口美酒,笑着感叹道:“江湖易老,一代新人换旧人。看今晚这场宴席上,二十余名青年豪侠聚聚一堂热闹无比,犹如咱们当年意气风发的过来,常常聚宴,结交各路豪侠。

    这一眨眼,当年的老友就只剩下我们这寥寥数人。只是寒鸦这家伙,都五六十岁的老头了,还在天天闭关修炼,独自苦修。再怎么修炼,他还能突破这一代宗师的境界不成?这腊八节的日子,也不出来跟我们这些老友喝上一杯。以后吴郡便是他们这些年青人的天下,咱们不服老也不行啊!”

    “我辈事业后继有人,也是值得庆幸之事。寒鸦兄就不说他了,不追上寒山真人的实力,怕他是不甘罢休。”

    那中年敦厚男子不由点头,感慨道。

    “当今吴郡各大帮派十六七岁以上到三十岁以下的青年佼佼之辈,应该都在这今晚这场宴席上出现。以老夫的观察,其中真正有潜力的,仅在五人之数!”

    那锦袍老者淡笑,颇为自信的说道。

    “哦,孙老浸淫江湖五六十载,眼光一向奇准,却不知这晚宴上哪五人入了你的法眼?”

    中年敦厚男子不由好奇问道。

    要论吴郡江湖资历谁最老,整个吴郡排下来,恐怕也是锦袍老者数一数二。

    “天鹰门寒鸦之妹寒姝,她虽是女子,武道天赋却是极高,十七岁便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在这满堂青年豪侠之中,武技能及她的人,不超二三人。”

    “天鹰门阿丑,此子出身微寒,极为能吃苦,有着一股狠拼之劲。再过二十年,修为和武技登峰造极之后,恐怕没人敢他一战,潜力犹在寒姝之上。”

    “马帮无影鞭乌青,豪气冲天,只略显心急浮躁。若能沉下心来打磨一番,也能成大器。”

    “铁剑门韩云,继承了韩老弟的大气淳厚。”

    “此四子,二十年之后皆可成大器,有一番作为。”

    锦袍老者说道最后,有些沉吟起来,撸着白须道:“不过,最后一人,老夫还是看不透。此子有些奇怪,他虽坐在这热闹的晚宴大堂之中,却仿佛身迥然于世外,和其他人颇有些格格不入。”

    “哦,这江湖上还有孙老也看不透的青年人?这倒是稀奇!”

    中年敦厚男子不由笑道。

    “此子的内家真气之精纯深厚,气息之沉稳,犹在其他四位之上。但他在这青年豪侠宴上,却丝毫不谈江湖之事,似乎并不热衷。”

    锦袍老者沉吟道。

    “阿奴小姐是吴郡极负盛名的两大美人之一,他的心思估计都在旁边的这位阿奴姑娘身上吧?”

    中年敦厚男子奇道。

    “不然,他多半的时间心神游离,似乎另有心事。只是偶尔和天鹰门的阿丑,还有烟雨楼的阿奴姑娘闲聊几句家常话短,乡村田间虾蟹之类的生活小事。

    可见,其心志不在江湖之中,而在山水之间也。只怕对这位阿奴小姐也没上心。老夫观人,向来能猜个十有八九,但此子却深晦莫测,颇为看不透。”

    锦袍老者还是摇头。

    “连孙老都看不透的人物,恐怕并非凡俗之辈!我们在这里瞎猜也没用,不如叫他过来,我们亲眼瞧瞧是何等风采的青年人物!”

    那魁梧豪迈的枪客,干脆的说道。

    “也好!让柳总管带他过来吧。”

    锦袍老者微微点头,口中微张,似乎朝包厢外面说了几句话,却没有任何声音出现。

    ...

    宴席上,众年轻豪侠们在彼此交谈吹捧着。

    正在和寒姝闲聊的柳大总管突然停下,耳朵微动了一下,似乎在倾听什么。

    苏尘无意间瞥了柳大总管一眼,发现柳大总管耳朵微动,似乎在倾听什么。他不由眉头一皱。

    他是宗师,柳大总管仅仅是一流顶尖高手。

    正常情况下,他都听不到什么异常动静的话,那柳大总管更不可能听到。

    苏尘突然想到一个可能,顿时脸色一变。

    “传音入密!”

    宗师境级技法!

    这技法本身并没有深奥的秘密,只是以极强大而精准的控制力,令咽喉部位震颤发声,用真气将这声音凝聚成一条细线,精准的传到数十丈范围内的某一人耳中,令周围近在咫尺的其他人也无法听到这声音。

    它对咽喉部位肌肉的精准控制,对真气传送声音的要求太高,以至于连一流高手都施展不出来的。

    这是宗师境级的高手,才可能炼成的独门技法。

    苏尘平日练一练,控制咽喉部位的发声,也能做到传音入密。

    这附近有宗师境高手出现,在跟柳大总管说话?

    苏尘心头震动,他竟然未能事先察觉出来。

    很快,柳大总管似乎得到指示,神情变得肃然起来。

    “苏小兄弟,过来一下!”

    柳大总管很快起身,目光望向大厅内最偏僻一角桌席,直接抬手朝苏尘招呼。

    苏尘自然也是疑惑,也不知道柳大总管突然叫自己单独出来是为什么。难道刚才柳大总管听到的传音入密,跟自己有关?

    他起身,跟着柳大总管,前往大厅隔壁,离的有点远的一座包厢。

    宴席上,众青年豪侠都是一阵错愕不解。

    柳大总管自入席以来,除了刚开始和阿奴小姐、寒姝大小姐等多聊了几句,也没有跟其他青年豪侠单独聊过。

    突然叫苏尘过去,这是做什么?

    “苏小兄弟,这里有三位吴郡江湖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在包厢内要见你。等下他们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切记不要胡乱开口,更不要多问。”

    柳大总管走在前面,神情肃穆,回头低声朝跟在后面的苏尘叮嘱道。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按照药王帮孙帮主的吩咐行事。

    苏尘微微点头,心头却是震动。

    三位老前辈?

    柳大总管是天鹰门的大总管,仅在门主寒鸦之下,天鹰门门内大小事务几乎都是他说了算。

    以柳大总管在天鹰门如此尊贵的身份,提及三位老前辈,居然还如此恭敬。

    再想到刚才的“传音入密”之术。

    他已经猜到,自己此刻要去见的三位老前辈里面,至少有一位,甚至多位是大宗师。

    这让苏尘心中不由很是担忧。

    虽然这几年来他的实力成长飞快,一流顶尖高手早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依然隐忍低调,不敢展显自己。

    他很清楚,这吴郡江湖至少还有七位超过他实力的宗师境高手存在。包括吴郡第一世外高人寒山真人、吴郡五大帮派的帮主,以及极少露面的白莲教教主。

    苏尘也已经是宗师。

    但宗师之间,依然有着明显的高下之分。宗师越强,感知力也是越发的敏锐。

    他们三位的感知力,怕是在自己之上。

    苏尘在潜意识里,就一直排斥遇到其它宗师境高手,以免他们发现什么,威胁到自己的安全。

    苏尘也没想到,天鹰客栈的这场青年豪侠的聚宴,居然也会有宗师境高手感兴趣,在不远处听着动静。

    早知如此,他肯定不会来了。

    苏尘神色有些担忧...当然,也不惧。

    宗师的感知力异常敏锐,观察能力超强。但也只限于此了,并不代表别人深藏的秘密都能发现。

    最明显的例子,他上午在街头豆腐摊,一下就发现了一代宗师寒鸦,是因为寒鸦出现的气场太强烈了,而且走路的每一个步伐,浑然天cd带着强烈的神韵。

    但寒鸦并未认出苏尘是宗师,那是因为苏尘才刚成宗师不久,身上并没有独特的宗师境高手的气场,也没有任何表现实力的动作,只当苏尘是寻常的一流江湖高手。

    寒鸦的感知力再强大,也无法直接进入苏尘的脑海,获悉到任何秘密。必须得苏尘展现出一代宗师的高明之处来,才能被寒鸦感知到。

    再比如现在,他只是发现,柳大总管接收“传音入密”,以及柳大总管一副毕恭毕敬的神色,才惊然的猜测这里存在宗师。

    否则,根本无从得知。

    苏尘想到这里,镇定下来。

    再说了。

    就算被这三位前辈察觉自己是一名宗师,又能怎样?!

    也不能怎样。

    吴郡江湖上的每一位宗师都是在机缘巧合,天然诞生的。这只能代表,自己机缘极高,他们无法据此推测出其它东西。

    他们既猜不到青石泪、也猜不出灵山,这是外人无法想象的秘密。

    哪怕,自己不得不把成为一名宗师的具体经历,把自己几年前在穹窿山,中了金环蛇毒,被大鱼怪吞,踏入上丹田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只要隐瞒下最关键的部分。

    他们除了能惊叹一声之外,也什么都得不到。这种成就宗师的经历是无法复制的,试图复制的结果往往是死亡。

    柳大总管召唤他,他也不能露怯不去。否则,被人加倍的疑心,只怕情况更糟糕。

    ...

    柳大总管带着苏尘到了大厅远处的一座包厢,打开门,让苏尘独自进去。

    苏尘沉静下来,进了小包厢,便看到一位锦袍儒雅老者、一位身材魁梧秀才的豪客,一名温和的中年人,围聚一桌在酌着小酒。

    苏尘扫了一眼,暗松了一口气。

    至少,这包厢里面没有寒山真人。他跟眼前这三位宗师,并不认识,也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害冲突。

    这位儒雅老者一身药王袍的装束,显然不是别人,正是吴郡江湖人尊称为“药王”的药王帮帮主孙白鸿。

    苏尘此前没见过,但也一眼就能猜出来。

    至于另外二位,和孙白鸿同桌而坐之人。苏尘一样没见过,但曾听别人说起过这两位大人物的容貌。

    他们两位相貌威严,气宇非凡,仅观他们二人的威势,也知道必然是久掌江湖帮派权柄的大宗师。

    这位身旁放着一杆淬银枪和一副宝弓的魁梧铁汉,应该是马帮帮主李朔。

    而另一位温和敦厚的中年长者,附近斜靠着一柄镔铁重剑,定然是铁剑门门主韩平山。

    苏尘心中震动的厉害。

    吴郡境内,威震江湖的七大宗师,这天鹰客栈小包间内便聚集了其中的三位之多。

    三位前辈宗师的威严如山的目光,一同落在苏尘身上,让苏尘倍感压力。

    苏尘不敢怠慢,立刻朝药王帮帮主孙白鸿执弟子之礼,道:“药王帮执事苏尘,参见孙帮主!见过两位前辈!”

    完全莫不清楚,这三位宗师突然召见他的意图,他心头难免有些忐忑和拘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