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1 长者赐
    药王帮帮主孙白鸿,从头到脚仔细打量苏尘一番,脸色露出惊讶之色。

    “无需紧张,老夫招你来也没什么目的,刚才听你在宴席上淡泊不惊,我等三人对你有几分好奇,故召你过来瞧瞧。

    没想是我药王帮的执事弟子。不错的小伙子,冷静稳重,虽是杂役堂的弟子,却也出类拔萃!

    看来我药王帮,还是能诞生人才啊。药王帮有如此青年才俊,老夫这帮主竟然未发现,实在是失职啊。只是这两三日帮务十分繁忙,抽不得闲。等过上些天,老夫闲下来,再找你好好絮叨一下。”

    孙白鸿不由撸白须,笑逐颜开,越看越满意的赞道。

    他身为宗师,沉浮吴郡江湖五六十余载,阅人无数,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出,一名江湖弟子的性子和实力。

    寻常的江湖武夫,哪怕是一流高手,在他们三大宗师境高手威严气势的重压面前,恐怕当场就要被震慑的心神失守,跪扑在地。

    但这小子居然神情未变,能抗住三位大宗师的滔天威压,从容不迫,足见心性之沉静稳重。

    在宗师面前也能沉得住气,扛得住威压,这是一块干大事的好材料。

    再加上如此年青,还有很大的成长潜力,必定是前途无量。

    “对了,这两位是马帮李帮主、铁剑门韩门主,都是吴郡泰山北斗一般的重量级人物。你跟两位前辈认识一下,日后行走江湖,能得他们两位前辈照应一二,会多许多方便。”

    孙白鸿笑着介绍道。

    “药王帮弟子苏尘,见过李前辈、韩前辈!”

    苏尘再次朝两人一礼。

    “嗯,好了,找你也没什么事情。你先回去吧,等过些日子闲下来,老夫再与你详谈一下!以你的天赋,待在杂役堂太浪费了。”

    孙白鸿找苏尘过来,也只是一时兴致使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见了之后,他颇为满意,也是有心栽培一下苏尘,提拔到执剑堂,或者是炼药堂去历练一番。

    只是,明日马上就是吴郡的江湖大会,他有诸多的大事要忙碌,一时半会也抽不开身,只能等日后再说了。

    “是,弟子告辞!”

    苏尘不由暗松一口气。

    看来他完全是虚惊一场,三位宗师仅仅有几分好奇而已,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既然三人找他没有事情,他也不想多待,立刻便向三位长者告辞,转身离开。

    “且慢!”

    韩平山突然道。

    苏尘正要走人,突然被喊住,心中一惊,不由停下。

    这位铁剑门门主叫住他,这又要干什么?莫非是他看出了什么?

    苏尘的心神瞬间紧张了起来,强忍住手入怀中捏碎一张金甲力士灵符的冲动。

    “和苏小友初次见面,难得缘分,也没什么礼物相赠。”

    韩平山淡笑,从怀中摸出一枚赤色火石,说道:“这是我前些年在火云山游玩,偶得的一块赤火石,可驱寒,冬日放在身上颇为暖融,抵得穿上一件厚实的貂裘绒袄,也算是颇为稀罕的宝玉,我见此物不错,常带在身上。就当是小小的见面礼礼物,赠与这位小兄弟!”

    孙白鸿见状,不由吃了一惊,笑骂道:“好你个韩平山,我上次问你讨要这赤火石,你百般推脱不给,今天却拿出来当人情!”

    韩平山笑着道:“孙老,你手里的宝物可比我还多,何必惦记着我这块赤火石头!送给你这痴迷于炼制丹药的药王,你肯定拿它来磨成石粉,研究奇奇怪怪的丹药配方,白白浪费我一块上好的赤火石!不如赠给小友,留个念想。”

    孙白鸿摇头,朝苏尘道:“长者所赐,不可辞。既然是韩前辈的礼物,你就收下吧。咱们这位韩帮主总是改不了提携晚辈的习惯,见到喜欢的晚辈,随手便送上这价值连城的宝物。倒是让我这药王帮的帮主惭愧了,身上也没带什么像样的好东西,下次再送你一件好东西吧。”

    “多谢韩前辈,谢帮主!”

    苏尘心头却是感动,双手毕恭毕敬的接过这枚赤火石。

    他完全没想到,三位宗师召见他,居然意外收到一代宗师韩平山赠送的一件宝物。

    自他来到姑苏城,在药王帮学艺数年,踏入江湖这几年以来,还从没有人如此礼待过他。

    这位铁剑门主韩平山,不仅面相温和敦厚,气度更是非凡,对待他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江湖晚辈,也这般的厚待礼遇。

    苏尘暗感惭愧,刚才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

    苏尘向三位前辈告辞,离开了这间豪华包厢,回到宴会大厅。

    孙白鸿三人继续在包厢内饮酒,闲谈一番。

    他们亲眼见了苏尘,但以他们三位宗师的超凡感知力,也并未观察出苏尘身上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只是觉得苏尘心性沉稳,颇有潜力和前途。

    他们小谈了一番,便也不再关注此事。

    毕竟,这只是小事。

    还有另一件足以影响吴郡江湖未来百年的大事,迫在眉睫,尚待他们这三位宗师去商讨。

    “明晚腊八,寒山真人和王县令一起主持举办的这场吴郡首届江湖大会,两位老弟是如何想法?”

    孙白鸿沉吟,望着两位宗师道。

    李朔露出一抹寒光,冷声道:“数月前,巨鲸帮洗劫了一批运往北方的官粮,朝野上下大为震动。前任太守围剿太湖水匪不利,已经被革职查办。新任太守即将到任。

    我吴郡这些年越发的动荡不安,只怕天要有大变了。这场江湖大会,必有妖孽出世,翻云覆雨,兴风作浪。我们只管静待其变,看看这妖孽能翻出一个什么天来!”

    韩平山淡淡道:“我吴郡众帮派,耗费一二百年打下的江山基业,岂容落入他人之手!正如李老弟所言,明日这场好戏,我们只管静观便是。

    这吴郡是我们四大帮的吴郡,只要我药王帮、马帮、铁剑门,还有寒鸦兄的天鹰门,我吴郡白道四大帮派齐心并力,以我们的雄厚实力,看看谁能从咱们手里夺走吴郡!”

    “寒鸦老弟和我们数十年的交情,他虽常年闭关,但跟我们肯定是一路人。明晚这场江湖大会,或许能猎出几条深藏水底的大鱼来!”

    药王孙白鸿充满了自信,抚须而笑,举杯痛饮道:“自古江湖征战,马革裹尸,还者不多。两位老弟小心,待这场大战之后,我们几个老兄弟再聚一聚,把酒言欢!”

    ...

    深夜时分,天鹰客栈这场盛大的宴席终于结束,青年豪侠们酒足饭饱各自酣醉散去。天鹰客栈里聚集的众江湖中人也纷纷离去,寻找攀附众位青年豪侠的机会。

    阿奴小姐在几名一流高手的护送下,和苏尘、阿丑道别,乘坐马车返回烟雨楼。

    苏尘和阿丑,漫步在姑苏县城,繁华夜市。

    姑苏夜市才刚刚开始,热闹非凡,沿街商铺、阁楼、民宅的屋檐下,一盏盏红灯笼高挂,灯火通明。

    走卒担贩,游人如织。

    阿丑赴这场盛宴时,颇为开心,只想开开眼界。离开之时,却恋恋不舍,又有些情绪低落。夜幕下,显得的寥寂。

    苏尘记得,以前阿丑遇到什么事情,藏不住心思,要么大哭一场,然后苦中作乐,开怀大笑一场。要么意气风发,总说自己迟早要成为吴郡江湖大豪客,大英雄,谁劝他跟谁急。

    少见他这样沉默,低落,茫然。

    一夜之间,仿佛长大了许多。

    苏尘看得出阿丑有心事,心叹了一声。

    人长大了烦恼的事情也变多,心中总是有一些事情藏在心底深处,不愿意去触碰。

    大欢、大悲、大喜、大痛的时候,不知不觉渐少。剩下的,只是身形的沉重,步履的踉跄,心的彷徨。

    阿丑没说,苏尘没有去问。

    人总是需要自己去承担一些...一些让自己日渐沉重的事情。

    ...

    阿丑回了天鹰门。

    因为次日一早要赶去穹窿山,苏尘并未回五里外的药王山庄,直接在姑苏县城找了一间便宜的客栈暂时住一晚。

    他掏出韩平山送给自己的那块赤火火石,拿在手中,用感知力仔细的探查。

    这块火石刚一入手,苏尘便感觉到此物并非凡品,绝对是一件灵材料。

    只是当时三位宗师在场,宴席上的众青年豪侠也多,他也不便拿出来细看。

    直到回到客栈,苏尘才有了空闲,用超凡感知力探查。

    这赤火石内,居然蕴含着浓郁的火灵气。

    “火系灵石,好东西啊!”

    苏尘不由惊喜。

    如果研磨成粉碎细末之后,完全可以用来当一方火墨来用。

    他前些年,已经零零散散的收集了两张火砂纸和一支火符笔、一块火岩砚台,只缺了一方火墨,成一套制符的器具。

    现在得到这块火墨,他便等于是凑齐了第二套《火球符》的符箓材料,是一种大威力的火系灵符。

    他现在最欠缺的,正是这种强力的攻击手法。

    再加上自己的金甲力士符,这一攻一防齐备,便有两种强大的灵符,实力无疑将再次暴涨一大截。

    苏尘不由欣喜。

    韩平山前辈不想将这赤火石送给药王孙白鸿,是怕被孙白鸿拿去试验炼制丹药,才赠送给他这位晚辈。但是韩平山前辈肯定没想到,他也会将赤火石拿来制作灵符。若是知道,不知会做何感慨。

    但那些制符的材料,都放在药王山庄的住房里。药王山庄夜里宵禁,也不方便进出。

    制作一份灵符,很是消耗时间和精力,等明后两日有空闲再来制出火球符。

    苏尘想了想,睡下歇息。明日一早他便要赶去穹窿山狩猎,晚上也不便来回折腾,耗费精力去做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