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2 穹窿山之行
    腊八。

    清早时分,姑苏县城已经热闹非凡,城中街道张灯结彩,百姓家家户户都早早起来宰杀牛羊牲畜,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来年的丰收和好兆头。

    腊者,同猎也。意指田猎获取禽兽,祭祖祭神。

    所以腊八这一天,民间自古以来,便有前往郊野深山中狩猎,猎取禽兽来祭祀祖先、神灵的风俗传统。

    不过,以前姑苏城的狩猎规模都不大,只有一些猎户和英武青年会象征性的前往深山狩猎。毕竟江南水乡的百姓,早就以田园为生,能掌猎弓在山野狩猎的已经很少了。

    今年姑苏城,将举办吴郡首届江湖大会,自然是与往年不同。

    王县令亲率衙门官吏和姑苏城乡绅百姓,自在县城的西城楼上,高调主持腊八祭祀仪式,与全城百姓同乐。

    祭祀结束之后,他宣布各大帮派弟子们前往穹窿山狩猎,以庆贺今年的腊八节庆。

    晚上,则直接在穹窿山脚下的胥口镇,举办篝火晚会,享受猎来的美味。

    早已经集结在姑苏西城门的四大帮派和众小帮派,数以千计的江湖弟子们,如开了闸放出的汹涌潮水一般,纷纷疾驰,扬起十余里烟尘,奔往姑苏城西郊约数十里外的穹窿山脉,进行狩猎。

    当然,只有大约数百名青年豪侠骑马。而其他大多数的普通江湖弟子没有马匹,马都骑不上,自然也谈不上江湖豪侠的身份,他们只能走路赶过去。

    ...

    苏尘、阿丑,和阿奴小姐约了一同前往穹窿山狩猎,早早便在西城门口汇合,看完了县令主持的这场盛大的腊八祭祀。

    “苏公子,阿丑弟弟,我们也出发吧!”

    阿奴小姐一身清爽的白衣劲装,骑上一匹颇为神骏的白蹄乌驹,嫣然笑道。

    让苏尘和阿丑有些尴尬的是,别的青年豪侠都骑着高头大马,他们俩没骑马。

    姑苏城马市的马匹颇贵,随便一匹普通马都要三四十两银子起步,一等骏马则更是一百两以上。

    阿奴似乎早知如此,吩咐两名一流高手护卫,牵来两匹准备好的青鬃马。马背上还有小袋的烧烤野味调料布袋子。为了腊八的这趟穹窿山之游,她准备好了不少东西。

    “多谢阿奴小姐。只是,我们...不会骑马!”

    “这几匹马都是训练过的,性子温顺。你们两位都是一流高手,身手又好,很容易便能控制它们。骑上数十里外到穹窿山,差不多就能学会了。”

    “也好,那试试吧。”

    阿丑跳上一匹青鬃马,费了一番力气才控制住它。

    “尘哥儿,阿奴姐姐,你们俩反正是出来闲游的,也不是为了狩猎,就一路慢慢游山玩水过去吧。我先赶到穹窿山,打几只野兔、野山鸡回来,晚上咱们在胥口镇,烤野味吃!”

    阿丑朝苏尘挤眉弄眼,又朝阿奴打了一声招呼,便飞快的骑上一匹青鬃马,一路慢跑着,追赶着天鹰门寒姝等一众青年高手们,往穹窿山而去。

    苏尘踏着马镫,骑上了一匹青鬃马。

    他的感知力极好,能观察到青鬃马的任何动静。虽是头一次骑马,拉着马匹的缰绳走上数十步,便适应了。

    他和阿奴各骑着一批骏马,不疾不徐的前往穹窿山而去。

    他们后面还有烟雨楼的两名一流高手护卫,骑着马不疾不徐的跟随着,担负着护卫阿奴小姐的安全之责。不过,那两名高手护卫乘骑的是普通马匹。

    不过,他们与其说是去狩猎,不如说是趁着腊八难得闲暇,骑马去穹窿山游山玩水,放松放松。

    ...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便抵达了穹窿山脚下。

    穹窿山脉,位于姑苏西郊,是太湖东岸群山之冠。天形穹窿,其色苍苍,峻而深。

    到了穹窿山脉,放眼望去,是一片大山峻岭。数之不尽的羊肠小道,在大山峻岭之中蔓延,往各座山峰而去。

    小道两旁山间多是密林。

    大山深处的猎物多一些,容易捕获大型野兽的山猪、麋鹿、羚羊,甚至熊瞎子、虎豹豺狼等等。

    “苏公子,那两护卫跟着太碍眼了,甩掉他们,我们自己在大山里走一走。”

    阿奴朝苏尘轻声道。

    苏尘点头。

    两人随即在山间羊肠小道,纵马飞驰疾奔。

    他们的坐骑是一等一的骏马,一旦飞奔起来速度极快,比之最顶尖的轻功高手。

    再加上这羊场小道地形复杂,岔道很多,稍有不慎就岔道别的小道上去了。想要再拐回来,那得废很大的功夫。

    两人很快便把那两名一流护卫给远远的抛下了,气的他们远远的破口大骂,却追之不及。

    两人一口气策马跑出十余里之外,甩掉了护卫,畅快的欢笑,才渐渐缓了下来。

    现在山中参与狩猎的江湖弟子众多,容易有误伤。

    苏尘为了安全起见,并未进去大山深处,只是和阿奴在穹窿山脉外围山脚下的羊肠小道,树林一带走一走,顺便看看打个水鸭子、山雀什么的,便当是来腊八狩猎一趟。

    “苏公子,这山林里好多蘑菇啊!采一些回去,晚上到胥口镇,煲蘑菇汤喝。野味加上蘑菇汤,最好不过。”

    阿奴见那漫山遍野的蘑菇,不由喜色道。

    “好啊!别采摘那些颜色鲜艳,气味腥刺的蘑菇,通常都有毒。”

    苏尘立刻说道。

    不知不觉,两人骑马到了一片小树林。

    阿奴欢快的下马,在湿润的山林边缘,用布袋子装采摘下来的蘑菇。

    苏尘也下了马,帮忙捡蘑菇。他跟李魁师父学药术,学过蘑菇辨识,那些不能吃的蘑菇都扔掉。

    阿奴采摘着蘑菇,心中似乎想着一件什么心事,欲言又止。考虑了好一会儿,她最终鼓起勇气,道:“苏公子,过几日在烟雨楼,会举办姑苏城花魁大会...你能来看吗?”

    “呃,花魁...?”

    苏尘习惯了留了一分心神,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突然,他耳朵动了一下,隐约听到数十丈外的小树林之中,有两人的谈话声音,听着居然有几分熟悉。

    听到两个颇为熟悉的声音,他眉头一跳。

    “嘘!”

    苏尘伸手指,让阿奴噤声。

    他再竖耳倾听。

    “丁十三,此事关系重大,不能出任何漏子,否则本道爷饶不了你。”

    “道爷放心,这事情我肯定办的妥妥的!等干完这一票,八辈子的钱财都能赚到,以后再也不用愁没银子花了。”

    那两人在林中低声交谈着。

    苏尘不由眉头一凝,他也不知这小树林二人在密谈商量什么事情。

    但是,他听出了这两个声音,正是青河道长和丁十三。

    苏尘不由吃惊。

    他早先曾在寒山道观发现两人勾结,劫掠图谋县城米商李氏的钱财。这次居然又撞见青河道长和水匪丁十三在。

    这可真是巧了,这二人也不知又在这穹窿山脚下密谋,干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想劫哪一户人家的钱财?!

    苏尘竖耳倾听,想多听一些两人的谈话,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阿奴也在倾听,但她没听到任何声音,心中却是有些疑惑。无意间踩到树林地上的一截枯枝,发出“咔嚓”声轻响。

    这枯枝折断的声音颇为清脆,顿时惊动了密林内密谈的二人。

    “谁?”

    “什么人!”

    随着一声厉喝,一名青衣大炮高瘦的老道士从林中,携一阵猎猎狂风飞射而出。

    他左侧手臂衣袖空空,少了一臂,腰间携一柄清风宝剑,双眸精光毕露,太阳穴高高凸起,显然是一流顶尖内家高手。

    紧随其后,则是一名彪悍的中年水匪身影,手持分水刀,从小树林之中猛然蹿了出来。

    苏尘一眼便认出来,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寒山道观的代观主青河道长和水匪头目丁十三。

    青河道长冲出小树林,看到一名穿着药王帮服饰的青年弟子和一名白衫女子,在林地边缘悠闲的采摘蘑菇。

    阿奴吓了一跳,慌忙躲到苏尘身后的两匹骏马旁,惊疑的望着从树林里冲出来的这两人。若是情况不对,也好立刻乘马逃走。

    青河道长皱眉,也不知道眼前这二人,是否听到刚才他和丁十三的谈话。

    “道爷,既然咱们被这两人撞见,活该他们倒霉。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走漏任何风声,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丁十三露出凶悍狰狞之色,阴狠的叫嚣道。

    “丁十三,你别在此耽搁,速回去。这里有本道收拾他们就行了,否则你再被其他路过的江湖中人瞧见,那本道爷这一身脏水,跳太湖也洗不清了。”

    青河冷淡道。

    “也好,那就由道爷送他们两人上路。我回去办事,告辞!”

    丁十三狠狠的盯了苏尘、阿奴两人一眼,转身便钻入了小树林,飞奔往太湖方向而去。

    他丝毫不担心。

    青河道长乃是吴郡江湖上一流后期巅峰资深高手,杀两个青年灭口,那是捏死蝼蚁般,小菜一碟。

    所谓一流后期巅峰境界,指中丹田已经到最高境界,修无可修。

    所谓资深,意味着达到此修为境界已经二三十数年。在武技娴熟、和战斗经验上,无比的纯熟。

    哪怕是同等的一流巅峰高手,缺了武技娴熟和战斗经验,也未必是青河道长的对手。

    在吴郡七大宗师之下,青河道长就是江湖上最顶尖级别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