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3 封喉
    苏尘瞥了一眼青河道长左臂,衣袖空落落的,显然断了一只臂,只剩右臂完好。

    以青河道长的身手,宗师境界以下之高手,想要斩他一臂几乎不可能。

    吴郡江湖上也没什么传言,说寒山道观的观主曾经跟人血战重伤过。这样看来,只怕他是因为丢了仙书,被寒山真人惩罚斩了一臂。

    这点惩罚,跟勾结水匪之罪比起来,当然远远不够。

    苏尘几年前还想着,怎么才能让这青河老道受到严厉的惩罚,甚至想找出通匪的罪证,密送至姑苏县衙,让县衙抓青河老道去砍头。

    不过,现在不必这么费劲了。

    至于和青河道长勾结的水匪头目丁十三,更是百死莫赎。

    苏尘朝丁十三望去,淡道:“丁十三,何必急着走。三年前在姑苏大河上,被你侥幸跳河逃过一劫,今日既然遇上了,那就一起留下来吧!”

    “三年前?...你认得本爷?”

    丁十三正钻入树林之中想走,听苏尘一说,不由惊疑错愕的停下,神色一变。

    他常年带着水匪在大河上打劫货船,每回出手都非常谨慎,先探听清楚船只的情报才下手,失手的时候不多。

    但是大约在三年前,他带着一伙十余名水匪打劫李氏米商的时候,遇到过一名神秘的青衣杂役,遭遇了他最为惨痛的失败,手下的水匪弟兄们一战损失殆尽。

    若非他有着一手“浪里白鱼”的水中逃命绝技,逃得飞快,恐怕也当场被那青衣杂役一刀抹了脖子,丧命在大河里了。

    “当年我在大河遇到的那个神秘青云杂役就是你?”

    丁十三突然回想起来,此人的声音跟那名青衣杂役果然很像,惊恐的倒退数步,差点吓得魂飞魄散,拔腿就想逃。

    但他又醒悟,青河道长这位吴郡内的一流巅峰高手就在一旁,他根本不用怕苏尘。

    丁十三连忙朝青河道长道:“道爷,三年前坏了我打劫李家货船的好事,就是这青衣杂役小子!还请道爷出手,杀了他,以雪咱们心头之恨!”

    “原来你就是那青衣小杂役,坏了丁十三打劫李氏一事,让道爷白白丢了数千两银子。”

    青河道长原本低垂的眼睑,突然猛然睁开,一缕怨毒的目光,从他慵懒的眼中射了出来,打量了苏尘一番,“既然如此,今天本道爷便亲自来送你上路!”

    他从苏尘身上也看不出什么来,既然三年前都追杀不死丁十三,那时也就是二流好手。修炼到至今,顶多也就是普通的一流高手。

    “那得看道长有没有这本事了!”

    苏尘淡笑道。

    “区区小儿,也敢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青河道长冷哼一声,唰的一声,右手抽出了腰间清风宝剑,朝小树林外边缘的苏尘大步流星走来。

    “丁十三,你还不快滚,待在这里,若是再被人发现,我连你一起宰了!”

    “走,这便走!”

    丁十三吓了一跳。

    如果其他江湖中人路过此地,青河道长为了洗清自己通匪的嫌疑,说不定立刻把那杂役和他一起杀了,就说撞见有人跟水匪勾结。

    这种事情,青河道长肯定干的出来。

    丁十三不敢逗留,慌忙蹿入密林中,朝太湖疾奔而去。

    苏尘瞥了树林方向一眼,神情冷然,纹丝不动。先收拾了青河道长,再去追杀那丁十三也不迟。

    “苏公子,那道长是寒山道观的代主持青河道长,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一流高手。我们不是对手,快上马,赶紧逃!”

    阿奴神情慌乱,一跃跳上白蹄乌驹,急声道。

    她认得青河道长。

    但另一个走了的中年彪汉,虽然不认得,但显然是一名凶悍的太湖水匪,颇为厉害。

    她和苏尘无意间撞破了青河道长和水匪勾结的好事,青河道长岂会放两人活着离开。

    “退后三步,闭眼!”

    苏尘平静的朝阿奴道。

    阿奴见苏尘丝毫没有离开的念头,不由脸色惨淡,任命的闭上秀目,不忍看战况。

    她武技低微,在这场战斗上帮不上任何忙,能不添乱就不错了。

    她曾听阿丑提起过,苏尘有着一流巅峰境界的实力,在青年一辈中非常不错。

    可是,青河道长更是一流巅峰资深高手,混迹江湖二三十年之久,在江湖上论资排辈仅在宗师之下。

    虽都是一流高手,但苏尘如何是青河道长这位老江湖的对手?

    她心里完全没底,没有多少信心。

    ...

    青河道长冷笑一声,单手持一柄雪亮的清风宝剑,身子瞬间动了。

    他足尖在地上一点,地面寸裂。陡然从原地爆射而起,周身爆发出强劲的气旋,整个人化为一道狂烈的旋风。

    青河道长的真气雄厚无比,灌注入宝剑内,手中宝剑幻化一抹雪色剑芒,剑气外放吞吐长达一尺,刺向苏尘。

    苏尘神色如常,原地不动。

    放在三年前,他刚刚达到二流境界,正面遭遇上青河老道这位一流顶尖资深高手,只怕是逃命都未必能逃掉。

    但放到今天,青河老道还不够瞧。

    青河老道不想留下他的性命,他还不打算放过这两人。

    就在青河道长剑招刺向苏尘的一瞬间。

    苏尘动了,衣袖中翻出一柄普通的采药小刀,握在手中,注入强劲的真气。

    “嗤~!”

    采药小刀朝前一切,如一尾灵动的银脊刀鱼,在水中游曳。整个天地,刹那间间,仿佛只剩下这灵动的一刀的轨迹,恰恰点在清风剑的侧剑刃上。

    如一尾小鱼,撞上了一头丈大巨蟒。

    但神奇的是,青河道长这灌注了雄浑澎湃真气的惊天一剑,却被采药小刀轻巧的一点,改变了方向,朝苏尘身侧滑去。

    采药小刀却坚如磐石,纹丝不动,依然在坚定的前行,掠过青河道长的清风宝剑,滑向青河道长,越来越近。

    青河道长瞳孔大睁,露出错愕之色,急忙抽身欲退。

    “噗嗤!”

    采药小刀却瞬间加速,追上了欲倒退的青河道长,从青河道长的咽喉轻轻掠过,刺破了咽喉的护体真气,脖子上多出了一道数寸长的细微血痕。

    青河道长踉跄跌退了数步,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的捂住脖子。他的真气护体,居然被一刀切开。

    他是吴郡最顶尖的一流巅峰高手,全力出手,居然不是对手的一招之敌。

    “你...是吴郡...第八位....?”

    青河道长渐渐涣散的瞳孔之中,望向眼前模糊的苏尘,尽是震骇。直到死前的一瞬间,他才幡然惊悟。

    他的咽喉汩汩泄露着气,说不出话来。

    第八位....最年青的宗师?

    ...

    “噗——!”

    小树林边缘,响起一声轻响。

    阿奴任命的闭着眼睛,但是并未听到苏尘被杀的惨叫声。

    她不由惊讶的睁开眼来。

    顿时惊呆了。

    只见,青河道长咽喉被一刀封喉,缓缓的斜倒在一棵树旁,手中清风宝剑掉落在地。惊骇的瞪着一双眼睛,不敢置信,依然断气身亡。

    苏尘则漠然的站在一旁,手中多了一柄短刃采药小刀。

    寒山道观代观主,名动江湖的一流资深高手,青河道长。

    死了!

    阿奴震惊的望向苏尘。

    她有些无法理解,苏尘身为一流高手,为什么可以霸道到如此程度,转瞬之间,一名一流资深高手便当场毙命。

    ...

    苏尘并没有多看那青河道长,立刻一跃,射入小树林之中,去追丁十三。

    追出不远,却发现丁十三已经出了小树林,跳入了前方的太湖之中,沉入湖中不知所踪。

    他不由凝眉,暗恼。

    这丁十三真不是一般的命大,今天又遇上,没想到还是被他溜了。

    苏尘听到,远方传来一群快马飞奔的动静,似乎有一群人朝这边过来。

    “罢了!”

    苏尘也顾不上深入太湖,追杀追丁十三,折身返回。

    “走,有人朝这边过来了,此地不可逗留!”

    苏尘飞身上马,立刻和神情错愕的阿奴,各骑上骏马飞奔离开这“江湖凶杀大案”的现场。

    穹窿山方圆百里之内,现在聚集了不少的江湖中人在狩猎,若是被其他江湖中人看到青河老道死在这里,他无从解释,肯定会引来一场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