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4 江湖大惨案
    阿奴乘骑白蹄乌驹,紧跟在苏尘的青鬃马后面,在穹窿山脚下的羊肠小道一路狂奔。

    她小脸都吓煞白,紧张的问道:“苏公子,青河道长是寒山道观的代观主,还是寒山真人的大弟子。我们将他杀了,会不会被寒山道观发现,遭到整个江湖中人的追杀啊?”

    “除了你,没其他人亲眼看到是我出的手。想知道是谁杀的,没那么容易。”

    苏尘摇头。

    杀了青河道长,他并不太在意。

    早先将寒山道观一卷仙书都窃走了,逼得青河老道被他师父寒山真人惩罚斩断一臂。又隐藏了三年,寒山道观至今也追查不出来。

    现在他又岂会在乎杀了这青河老道。

    “但那水匪怎么办?他看到过我们,还逃到太湖里去了!”

    “看到了也不能证明什么,他既不知道你叫什么,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只知道我药王帮杂役而已。

    况且,他早就潜入太湖回巨鲸帮总舵,并未看到青河老道是怎么死的。况且,他走的时候一副信心满满,觉得我们在青河老道的手里必死无疑。

    青河道长的死讯,必然也只能是别人告诉他。那水匪,他会相信,是我们杀了青河道长?”

    “只怕...那水匪也未必信吧。”

    阿奴被问的愣住。

    如果她没有亲眼见到,哪怕别人说苏尘杀了青河道长,她也是断然不信。

    她只知道苏尘是一流高手。

    可青河道长更是江湖成名已久,一流资深的前辈高手。要是这么容易被杀,岂有今天这般高的江湖地位。

    那水匪丁十三走的早,也没亲眼看到青河道长是怎么死。他如果听到青河道长的死讯,只怕比她还更错愕发懵,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

    因为整个“凶杀大案”,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那就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杀得了青河道长?!

    阿奴亲眼看到了,却还是不明白苏尘是怎么做到的。

    今天在穹窿山狩猎的江湖中人数千上万之众,路过此处小树林的可绝不仅仅他们两人。又没有亲眼目睹的人证,想要知道谁下手杀了青河道长,必须要有一个足够说服力的证据。

    如果解释不清楚“谁有这个本事杀死青河道长”,那么所有的说法都成了流言蜚语,根本没有说服力。

    “这水匪自己都不信青河道长会死,只能靠着别人告诉他青河道长的死讯,别人反而还会倒过来信他的说法?再说,他是黑道水匪,白道上根本不会有人信他。

    他一个黑道上的水匪,得先让白道上的人信他的说法。

    想要查,还得先从药王帮上下查一遍,耗费至少半个月。

    先不管他,今晚上吴郡首届江湖大会,胥口镇肯定很热闹。过了今晚,回头我便去找机会去追杀他,消除这个隐患。”

    苏尘淡道。

    ...

    仅仅在苏尘和阿奴策马离去,过了十数个呼吸的功夫之后,只见六七道江湖高手,快马疾驰,一阵“轰隆隆!”马蹄声,从小树林边缘飞奔而过。

    这六七位大豪客,在吴郡江湖上颇有名气,都是前辈高手。

    来自丹徒县的“奔雷腿”丁大脚,以一双比常人粗三号的大脚闻名江湖,修炼奔雷腿法,腿上功夫异常了得。

    余杭三怪方氏三兄弟,性情古怪,但非常豪爽,在江湖结交甚广。

    阳羡县霹雳门门主雷渤,是吴郡一个数百人小帮派的首领,自然颇有名望。

    钱塘县衙资深捕快大班头秦天,绰号“飞天捕快”,是县衙班头之中罕见的一流高手,跟江湖中人结交甚广。

    他们这一群大豪客,随便一人亮出来,在吴郡江湖也是鼎鼎有名的前辈,一流高手。

    他们准备前往太湖边的小镇胥口镇,赴今晚的吴郡首届江湖大会,正策马飞奔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看到树林边缘血迹,有一名青衣大袍的高瘦老道士斜靠着大树,倒在血泊中。

    他们不由脸色惊变,纷纷急忙勒马停住。

    “不好,是青河道长!”

    奔雷腿丁大脚看到青河道长身边,地上的那淌血迹,顿时知道出了大事,跳下马来,快步上去摸青河道长的鼻息。

    死了!

    “他咽喉部有一道切口,被人一刀封喉!这是谁如此大胆,居然敢杀寒山道观的青河道长?!”

    丁大脚骇然吓的倒退数步,难以置信。

    青河道长可不是什么江湖上的小人物。

    身为寒山道观的代观主,在姑苏县城的百姓之中,那是有着极大的民望。

    在吴郡江湖上,那可是跺一跺脚便能震动一方的大人物,江湖威望在他们这六七人之上。

    这些都还不算什么。

    最可怕的是,青河道长还有一位强大的令人窒息的师尊,那可是整个吴郡江湖第一世外高人,是吴郡数万江湖弟子的精神领袖。

    这青河道长突然莫名其妙的横死在穹窿山脚下的小树林,只怕整个吴郡江湖都会大为震动。

    “青河道长出事,这是江湖大变之兆啊!”

    余杭三怪方氏老大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秦兄,你可是钱塘县衙顶尖的办案老手,经验最丰富。你仔细看看,能否出什么名堂?”

    奔雷腿丁大脚朝秦天道。

    钱塘县衙捕快班头秦天,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绕着青河道长的这尊尸体,仔细勘验了一番青河道长的伤口、瞳孔。

    “尸体没有搬动的痕迹,周围地面的树叶、血迹干净,无拖曳迹象。这里是第一凶案现场!”

    “咽喉部位伤口长三寸,深一寸,切断了气管和血管,一刀毙命!从伤口上,无法判断具体的兵器,应该是很小的兵刃切出来的。”

    “伤口还在汩血,体温还是热的,如常人,显然是刚死不久,在一炷香时间之内。”

    “瞳孔大张,死前很惊愕。额头、脸颊没有汗液迹象,显然是根本没有激烈拼杀。极短时间内毙命,很可能也就一两招!”

    “他的清风长剑出鞘,掉落在身边,又是咽喉部位。这证明他不是被什么人偷袭所杀,而是正面强行被杀。这出手之人,定然很出乎他的意料,才会如此惊愕!”

    “现场留下的痕迹太少,无从判断是谁杀的。青河道长乃是我吴郡赫赫有名的一流高手,唯一能断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可以在一两招之内击杀青河道长,唯有一代宗师能办到!抓住这点,追查下去,才能知道真凶。”

    秦天勘验完尸体之后,脸色反而变得更加沉重。

    以他数十年的捕快捉拿凶杀大案的经验,也感到无比的棘手。

    官府当然不会去管这江湖上的凶杀大案,江湖上的事情,只能江湖上自行解决。

    能一刀封喉,瞬间杀死一流资深高手青河道长的,无疑是一位大宗师。

    这是很简单的推理。

    但问题来了,吴郡江湖上有七大宗师,究竟是哪一位干的?这种凶杀血案,涉及到宗师高手,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案。想查宗师?哪有这么容易。

    当然,还有其它次一级别的线索。

    比如小树林边缘的马蹄印什么的,只是吴郡内马匹何止数千之众,挨个去查验对比,得查到什么时候。

    但那些江湖大豪客,大帮派的最高层,甚至宗师高手的坐骑马匹,也不是谁想查就能查的。

    而且这些都是佐证,不是直接的杀人证据,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因为完全可能是之前路过,留下来的。

    “青河道长,是被宗师所杀?”

    在场的其余众人,面面相觑,无不露出震惊之色。

    众高手们不禁心中生出一股森严的寒意,凉透心扉。

    要知道,今晚就在胥口镇召开吴郡江湖大会,由寒山真人和王县令亲自主持,这是江湖影响力极大的盛会。

    可是,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寒山真人的首徒却被杀了。

    这不是赶着给寒山真人一个下马威吗!?

    是哪一位宗师,在跟寒山真人暗中较劲,铲除其门下大弟子?

    “吴郡内哪一位宗师会杀青河道长?”

    “吴郡四大帮主?可能性很小,他们都是白道上宗师,跟寒山道观同属于白道,没有地盘利益之争,井水不犯河水,不会去轻易得罪寒山真人!”

    “白莲教茅子元教主?白莲教和寒山道观,属于不同的教派,有些冲突。但他几乎不离开娄县的淀山湖白莲教总堂,只是守着娄县,也不卷入江湖是非,犯不着去杀青河道长。”

    “难道是黑道巨鲸帮帮主白面书生刘洪,他杀了青河道长,借此向吴郡白道上的江湖领袖寒山真人示威?他有这份实力,也有这个动机,在江湖大会之前公然挑衅寒山真人!”

    “巨鲸帮是吴郡第一大帮派,帮内弟子和水匪数千近万,横霸各条水系大运河和千里太湖,势力极大。不久之前更是悍然洗劫了数十条官府粮船,囤积了大批的粮草,已经有气吞山河,称霸吴郡之势。现在连吴郡太守府,各县衙门都招惹不起他们了。”

    “寒山真人是吴郡第一宗师境高手,吴郡江湖无可置疑的威望领袖,此时召开这吴郡江湖大会,显然有领袖吴郡江湖群雄的意图。

    这黑白两大派系定然起冲突,要是剧烈厮杀起来,吴郡内将会血流成河,殍尸满地!”

    在场的六七位江湖前辈高手,想到此处,无不胆寒心惧。

    只怕,今晚胥口镇的江湖大会,会生出惊人的大变数。

    吴郡风云变幻,要变天了。

    青河道长只是丧命在最前面,大变前夕的一个小征兆而已。

    -----------

    ps:本来按照构思,丁十三应该是上一章和青河老道一起领饭盒的,反正是一刀的事情。

    但是想到他的绰号“浪里白鱼”,突然想起这个绰号这是小坑,现在死了不填坑,有点可惜。

    既然要死,就死的人如其名吧。

    故而留了一笔,让他多睡一晚的觉,再蹦跳几章,明天早上再死,免得辜负浪里白鱼的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