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5 甲士伏兵(周一冲榜)
    苏尘和阿奴纵马离开小树林十里之外,离了穹窿山脚下,来到了太湖边缘走着。在太湖边缘,也不必担心再被人怀疑上,才渐渐让两匹骏马缓了下来。

    苏尘感觉今天有些晦气。

    来这穹窿山本是散心透透气,没想到又撞见青河道长和丁十三在勾搭什么隐秘的事情,坏了兴致。

    不过,这次杀了青河道长,也算是了却他的一桩陈年旧事。

    再也不用惦记着青河道长的通匪铁证。

    “穹窿山有些危险,我们就在太湖边逛逛,这边水草丰茂,景色不错,人也少,适合闲散游玩。等天色晚些,逛累了,便打几只水鸭子去胥口镇找阿丑,篝火野炊!”

    苏尘想着现在去胥口镇还是太早,便朝阿奴说道。

    “也好!”

    阿奴小姐轻巧的点头。

    穹窿山其实离太湖也不远,西面的山脚下便着邻太湖。

    而大山南面的脚下,则是一座小镇胥口镇,是紧邻太湖的繁华镇子,居住着众多以打渔为生的渔民。

    两人骑马,在太湖边漫步。

    远处碧波荡漾的太湖畔,芦苇丛丛连绵数十里,偶尔有一两只水鸭子拍打着鲜艳的翅膀从芦苇密处飞起。

    再往前走,周围静谧无声,颇为清幽。

    两人骑着骏马在湖边小道溜达着。

    阿奴走在后面,美眸不时闪着犹豫之色,想着要不要跟苏尘再提一下之前她想说的姑苏城花魁大会的事情。

    因为之前在小树林的时候,她的话才说出一半,结果被青河道长、丁十三一事给打扰了,也来不及细说。

    她正欲开口。

    苏尘突然露出警觉之色,一手勒住缰绳,让马停下,朝阿奴微微抬手,让骏马停止前行。

    不对!

    这一带的芦苇丛里水草密集,小鱼小虾丰富,是水鸭最喜欢的觅食之地,怎么会如此安静?

    除了风声和蛙声,仿佛天地都死寂一般,未见一只水鸭子在湖畔游曳。

    苏尘顿时敏锐的感到,在前方上百丈之外,一片茂密的芦苇丛深处,有一股强烈的威煞杀伐之气。

    苏尘神色顿时一变。

    这压力并非江湖宗师高手的凌厉压力。

    而是滚滚如云,翻腾如潮,以极大范围的肃杀之气凝聚成的团,笼罩了前方数里方圆的芦苇丛。

    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藏身在芦苇丛内?

    苏尘脸色惊悚,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阿奴在原地停下,自己独自骑着青鬃马,缓步往芦苇丛方向稍微靠近了一些。

    他放开自己的感知力,朝数十丈深处的芦苇深处探去。

    这一探之下,惊得他倒吸一口冷气,差点就想拍马便走。

    他隐约可以感知到,成片成片身披鲜亮铠甲,手持刀弓枪械的精锐甲士,在芦苇深处盘膝而坐,或刚猛威武,或彪悍冷峻,冷冽肃杀,枕戈待敌。

    这片数里方圆的芦苇丛深处,鸦雀无声。

    至少不下数千甲士,浑然静默,如潜伏的虎豹猛兽,散发着视野无法看到的肃杀煞气。没有任何水鸭子鸟雀,敢于靠近这片芦苇丛。

    “精锐甲士,朝廷官兵?!”

    苏尘脑海中,闪过一道惊人的念头。

    数千名甲士无声无息潜伏在太湖边的芦苇丛内,除了精锐朝廷甲士,其他人绝无法做到。

    哪怕是吴郡四大帮派精锐二流弟子,虽个人武力强大,但向来散漫,做不到如此沉默和纪律森严。

    更不是姑苏县城那些散漫的衙役、城丁可以做到,他们那副吊儿郎当的赖皮痞样,不比土匪的纪律强多少,顶多欺压一下平民百姓。

    这种朝廷精锐甲士,哪怕仅有是一千之数,装备了铠甲和刀盾强弓,也足以让一个毫无准备的中等帮派,一夜之间彻底覆灭。

    这三千甲士精兵,足以和吴郡四大帮的实力相提并论。

    可是,苏尘之前只听说穹窿山有一场腊八节的狩猎和江湖大会,并未听到任何消息,说会有一大批精锐官兵参与这场江湖大会。

    “前任吴郡太守,在围剿巨鲸帮的时候战败,损失了吴郡内的大量官兵,吴郡内的兵力早已经空虚。”

    “这三千甲士精兵突然出现在此地,只怕是秘密从外郡调过来,定然是来执行秘密任务。”

    “江湖数十各大小派在穹窿山腊八狩猎。而在这穹窿山脚下的太湖边,却有数以千计的官兵潜伏,他们想干什么?!莫非,今晚,即将有一场大战要爆发?!”

    苏尘闪过一道念头,整个人都惊悚起来。

    他早先总觉得,这场吴郡江湖大会举办的有些蹊跷,但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因为吴郡在过去的上百年都没有什么江湖大会,整个江湖帮派一盘散沙,各自争斗不休,从未合力。

    但这一次,却无缘无故的,由寒山真人和姑苏县王县令联手,一起号召举办这首届江湖大会。

    而这江湖大会的地点放在了穹窿山脚下的胥口镇。

    这意味着,借助这场穹窿山狩猎和江湖大会的名义,在不引起怀疑的情况之下,已经轻松的将整个吴郡江湖数十大小帮派的上万名精锐弟子,全都调兵遣将,集结到了太湖边的胥口镇一带。

    同时,这里又调动了数千朝廷官兵,无声无息之间,埋伏在太湖边。

    这分明就是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准备打一场大战!

    “这三千甲士精兵,埋伏于此地想要对付谁?这些官兵,要对参加吴郡江湖大会的各大帮派动手?”

    苏尘脑子飞快急思。

    但仔细分析下来,这也不对。

    这里埋伏的大约三千甲士官兵虽不少,但想要灭掉胥口镇上万名江湖弟子,那也绝对做不到。

    太湖周边这一带的山林之中,地形复杂,不利于大规模作战,三千甲士精兵并不占地利之优,反而适合江湖弟子的厮杀。

    况且,官兵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对吴郡的大小江湖帮派出手。

    如今天下局势动荡,流民四起,朝廷对地方管治渐渐乏力。地方官府甚至急切的需要江湖帮派之力,来维护地方治安。

    甚至吴郡四大帮派之一的天鹰门,就是朝廷官府扶持起来的爪牙,在吴郡内协助官府制衡江湖上各方势力。

    所以朝廷官府和吴郡江湖的各大帮派,一向主动交好,最近的数十年也是相安无事,彼此之间没有理由开战。

    那么如此调兵遣将,要打谁?

    唯一下手的目标,呼之欲出!

    盘踞在太湖之中吴郡第一水匪大帮派“巨鲸帮”,向来不服官府管束,甚至胆大妄为抢劫官粮。黑道和白道上的帮派也缕缕有冲突。

    不论是官府,还是江湖上的白道帮派,都有足够的理由向巨鲸帮开战,借助这次江湖大会之机,剿灭巨鲸帮!

    苏尘想到这里,不由心神一震。勒着青鬃马马,徐徐后退,以免惊动数十丈外芦苇丛内的甲士。

    巨鲸帮盘踞太湖已久,聚集了上万之众的水匪,最善水战,实力异常雄厚。

    此战一开,必定是一场血战,恐怕太湖方圆数百里之内,血流成河。

    阿奴也显然也发现苏尘的脸色不对劲。

    他的脸上居然露出惊惧之色。哪怕是之前,遇到青河道长这位一流资深高手的时候,也未曾有过如此震惊之色。

    “苏公子,怎么了?”

    阿奴压低了声音,惊问道。

    “芦苇丛里有数千精兵潜伏。走,此地不可留!”

    苏尘低声道,掉转马头便走。

    阿奴脸色顿时煞白,吓得不轻,骑马紧跟在后面。

    他们怕马蹄声太急,会惊动那些精锐甲士,也不敢急行,只是徐步远离。

    她都惊懵了,前脚在穹窿山小树林遇到青河道长和水匪,后脚在太湖边遇到数千官兵潜伏。这究竟怎么了?

    “苏尘哥哥,这些官兵是准备要围剿在胥口镇里集结的江湖弟子吗?”

    她担忧的问道。

    苏尘摇头,沉声道:“不!朝廷官府现在实力虚弱,不会跟吴郡内的白道帮派交恶。天鹰门就是朝廷扶持起来的爪牙,有大批天鹰门弟子在山上,官兵不会大动干戈。

    三千甲士在太湖边潜伏,各大小帮派近万名弟子今晚在胥口镇集结。胥口镇紧邻太湖,是前往太湖的一个重要渡口。官府和江湖各大帮派,这应该是要联手对付盘踞在太湖的巨鲸帮!

    前些日子,阿丑说,巨鲸帮劫了一批从南方运往北方的官粮,这分明就是造反。恐怕就是这件事激怒了朝廷,准备调兵遣将,同时联手吴郡各大帮派,一起剿灭这股为祸吴郡数十年的水匪大患。”

    苏尘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联想起来,猜测说道。只有这个推测,才能将眼前的种种情况,说得通。

    “那岂不是要打一场大战了?”

    阿奴脸色发白。

    “不错!这些官兵埋伏于芦苇丛中,这里湿气重,他们不可能在这里潜伏太久。最早今晚,最迟不过明天的凌晨,必定跟巨鲸帮发动一场突袭之战。

    此地已经非常不安全,我先护送你回姑苏县城!姑苏县城离这太湖远些,有衙役守着城池,更为安全。你回姑苏县城,战事平息之前,千万不可再出城!”

    苏尘沉声道。

    两人离太湖边远了,这才在官道上策马飞奔,赶往姑苏县城。

    苏尘送了阿奴一程,奔出二十余里到了一条主官道上,眼看远方数里就是姑苏县城,已经非常安全了。

    “阿丑还在山上呢,赶紧叫他回来!”

    阿奴小姐点头,急忙道。

    “无妨,我一会回去找他,劝他回来!”

    苏尘让阿奴自行回城,这才掉头,策马飞奔赶往穹窿山。阿丑跟随着寒姝和众天鹰门弟子,此刻正在穹窿山狩猎,只是不知人在哪里。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片浓浓的乌云,已经沿着穹窿山、胥口镇一带,围绕着太湖,呈压顶之势。

    苏尘神色凝重,他根本无法预测,这场即将爆发乌云压顶的江湖大风暴,谁胜券在握,谁又将一败涂地。

    但阿丑是他唯一好兄弟,可绝不能出事!

    -----------

    ps:这章提前更了,8点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