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89 吴郡风云大会
    “马帮帮主,‘铁骑银枪’李朔宗师到!”

    很快,门口迎宾的大汉,又是一声高呼吆喝。

    众多小帮派的帮主们纷纷朝门口望去。

    只见,一名身材魁梧肤色如青铜一般的铁汉,身穿一副银色锁子甲,手持一杆丈二穿甲银枪,马背上携带一副五石裂风宝弓和几袋铁羽穿甲箭,乘坐着一匹神骏彪壮极品骏马“追风驹”,缓步进入大宅院内。

    他这一身铠甲铁骑战将的装束,端坐高头大马上,浑身煞气,脸上冷峻肃穆,如同一尊即将征战沙场的战神。

    众多小帮派的帮主们抬头望着李朔,都面露惊色,充满敬畏。

    据江湖传言,马帮帮主李朔年轻时曾经是西域边塞的一员将领,只是得罪了同僚,遭到排挤,愤然弃官而去,从此归隐江南一带的江湖。

    李朔归隐吴郡江湖之后,功力大涨,成为吴郡一代宗师境高手。

    但依然保留了昔日战场的作风,每逢江湖厮杀,他总是身披锁子甲乘骑追风驹出战,身先士卒,带领马帮弟子在吴郡打下一片地盘。

    吴郡十三县的茶叶、丝绸等丰厚利润的货物,几乎都是马帮在做,其它帮派也不敢插手。

    “李帮主!”

    这一次,众小帮主们露出敬畏神色,没那么热切。只是站在原地,纷纷客气的向李朔拱手招呼,倒不敢上前去迎。

    李朔这副战将铠甲装束,威煞太重,靠的太近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

    李朔冷肃绷着脸,淡淡的朝众小帮主点头,下马之后,由帮中弟子将马栓在院内,随后在药王孙白鸿旁边的太师椅坐下。

    “铁剑门门主,‘重剑无锋’韩平山宗师,到!”

    又听迎宾大汉高声叫到。

    众人却见,一名魁梧敦厚的中年男人,背上一柄沉重镔铁大剑,沉稳如山,步入大宅院内。

    “韩兄长来了,请入席!”

    众小帮主们见到这位敦厚男子,不少人顿时口称韩兄长,笑迎了上去。显然,铁剑门主韩平山在江湖上,要比李朔更欢迎。

    铁剑门是吴郡扎根数百年的老帮派,主营护镖、钱庄等行业,常年跑江湖,所以跟多数大小帮派都有不错的交情。

    而且韩平山为人温和敦厚,常常助人,江湖风评极佳,吴郡江湖中人都乐意跟他结交。

    “天鹰门,柳大总管、少门主寒姝小姐,到!”

    迎宾大汉一声吆喝,但门调显然比前面三位大帮主,低了几分。

    柳大总管和一身红衣的寒姝,进入大院内。

    “这是怎么回事?天鹰门主寒鸦怎么没来,居然派了一个管事和少门主,这也太敷衍我们了吧?”

    “江湖大会如此盛事,其他宗师都亲自出席。寒鸦这是不是瞧不起咱们,不屑与我等为伍啊?!”

    大院内,众小帮派首领们闻声顿时十分不满。甚至脾气暴躁的帮主,直接破口大骂了了起来,将柳大总管骂了一个狗血喷头。

    今日这场江湖大会,是吴郡江湖上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帮派高层聚会。

    但天鹰门门主寒鸦居然没来,仅仅只派了一个大总管和一个少门主来出现会议,何止不只是不给他们面子,也是不给召开这场大会的寒山真人面子。

    换成平日,柳大总管代寒鸦执掌着天鹰门,手握重权,没有任何一位小帮主会如此冷待他。但今日,却不同。

    柳大总管进入大宅院,顿时迎来众帮帮主们的不满和唾骂。

    他心中自然是有数,唾沫自干,笑脸相迎,连连拱手向众帮主们赔笑致歉:“诸位帮主、门主,海涵!在下怕误了正事便和少门主先一步来,不过门主寒鸦很快也会赶来,绝不会误了今晚的大事。”

    寒姝一向蛮横跋扈,但在眼前这众数十位大权在握,威严的帮派首领面前,也不敢多话,只是老实的低头跟在柳大总管的后面。

    众小帮主们骂了一通,不满归不满,却也没办法。

    柳大总管这老江湖,脸皮厚,被骂成这样也一副笑脸对着他们。

    而且天鹰门毕竟是吴郡四大帮派之一,而且和朝廷官府一向渊源深厚,其他帮派也不能怎么样。

    ...

    又等了小片刻。

    院外传来喧闹声。

    众位帮主们再度骚动起来。

    只见,本次江湖大会的主持者,王县令和寒山真人,在寒山道观青山道长等四大亲传弟子为首的一流道士们的簇拥下,终于一起联袂出现大院门外。

    王县令自然无需多提,在姑苏城经常能见到,身穿一袭宽松的县太爷绿袍官服,大腹便便,脸圆肥油之象。

    有道是“破家县令,灭门知府”,在姑苏城老百姓眼里,王县令自然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大官老爷。

    但这姑苏县令管不了吴郡江湖上的事情,县衙的衙役们更是见到江湖豪客便躲,不愿招惹。

    最近这些年,地方官府日渐式微,就更别提了。

    所以在众大小帮派首领的眼中,这县令也就稀松寻常,都不会太当一回事。他们不惹官府,官府也别来招惹他们,各行其道就行了。

    真正令所有的江湖豪客,众帮主们都敬畏有加的,只有寒山真人。

    他们中不少帮派帮主,还是第一次得见这位吴郡第一高人。

    寒山真人一身风尘仆仆的白色道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势,白眉间充满了历经红尘世俗的沧桑之感,一双深沉眼眸神光如电,眸光所至之处,洞彻心神,似乎连心肝都被看透。

    他在寒山道观众道士高手们簇拥下,一踏入大院,整个大院顿时有蓬荜生辉之感。

    众帮主们一望寒山真人,心神震动,不敢对视,不由心服。

    这等脱凡出尘,飘然如仙的道家高人,果然不是他们这等江湖鲁莽之辈能比。

    王县令快步跑在前面进入大庭院,抢先几步来到首座的座位前,用他干净的官袍衣袖细心的擦了擦座椅,满脸笑意的朝寒山真人道:“真人,请!请坐!请上座!”

    大院的上首,仅有两个太师椅座位。

    “嗯!”

    寒山真人眼帘微垂,淡然的点头,在首座两个太师椅之一坐下。

    他坐在首座,在场众人自然是无人不服。

    但并列的另外一个座空着,在场之众帮主们,没人有资格并肩坐。姑苏王令还没这资格,也没这胆子。

    大院左右两侧,两排座位延伸下去。

    排在最前面自然是吴郡三位大帮帮主孙白鸿、韩平山、李朔,这三位一代宗师。

    接下来的座位,才轮到姑苏城的王县令的座位,天鹰门的柳大总管和寒姝的座位,然后才轮到数十位小帮派的帮主首领。

    这大院内的座席,以官场和江湖的身份、辈分、资历入座,倒也秩序井然。

    王县令见大院内,数十位大小帮主们济济一堂,大略清点了一下人数,这次江湖大会受邀之人,除了天鹰门主寒鸦没来,其他帮主高层全都到齐了。

    王县令朝众大小帮主高层们拱手,肥油的脸庞上满是笑意,说道:“今晚这场吴郡首届江湖大会,在寒山真人的巨大影响了之下顺利召开,由本官这位小县令厚着脸皮,代为主持!

    诸位帮主肯定会奇怪,这既然是一场吴郡的江湖大会,有寒山真人亲自主持便足以。为何本官,身为朝廷官府之人,偏偏要掺和进这江湖大会里来?此次举办大会之目的,估计诸位心中也有所猜测了!”

    众大小帮主们都静默,看着王县令。

    为什么举办这场江湖大会,他们心头自然是有数。

    前几个月巨鲸帮劫了一批朝廷官粮,前任太守大怒之下抽调郡内的精兵,出兵剿匪,结果惨败而归,连乌纱帽都保不住。

    这个时候王县令和寒山真人一同召开这场江湖大会,能没有什么名堂?!

    只是,众人心知肚明,不说出来而已。

    这事情太大了,弄不好吴郡江湖上,一片腥风血雨,血流成河。

    “不错!诸位心里都明白,本官也没必要兜圈子。举办这场江湖大会真正的目的,就是希望借助这场江湖大会,集结我吴郡所有大小江湖帮派,一同发兵围剿巨鲸帮。我上万名江湖精锐弟子,必能摧枯拉朽一般,彻底铲除这股祸害吴郡江湖的巨鲸帮水匪,造福一方百姓!”

    王县令肥油的脸庞上,神情无比的亢奋,双手紧握拳头振臂高呼,试图鼓动会场上众大小帮主们的情绪。

    可是,整个大宅院内静寂,只有周围火炬摇曳,柴火的吡呲声。

    吴郡的数十名帮主,神情都是一片淡漠,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人回应声,只是看着首座的寒山真人。

    王县令一番口舌,唾沫飞溅,却发现他独自一人在唱独角戏,没一人响应,不由陷入无比尴尬之中,回头望了望坐在大院首座,那位面沉如海,闭目养神的寒山真人。

    王县令不由心哀。

    这场吴郡众帮主齐聚江湖大会上,还是得靠实力说话。他这姑苏县令手下只有一群衙门里的懒散衙役和城丁游勇,啥事情也干不了,说话自然没什么份量,得寒山真人发话才行。

    “真人,您觉得呢?”

    王县令连忙放低了身子,满脸堆笑的问道。